20090527/鲍朴认稍改序言:英文回忆录因应读者拟题

明报专讯/赵紫阳口述回忆录英文版Prisoner of the State译者及中文版《改革历程》出版人鲍朴,27日回应协助赵紫阳留下口述回忆录的中共元老杜导正在新一期《明报月刊》(6月号)刊登的说明。鲍朴表示,英文版的书名和标题是因应英文读者阅读特点而定,中文读者应以中文版为标准去了解。他承认书中杜导正的序言有少许改动,但都是他经过事实核证后所作的最基本编辑,认为自己的出版“是站得住脚的”。

《明月》:说明按杜导正要求刊登

《明报月刊》总编辑潘耀明27日晚表示,该篇说明是按杜导正的要求刊登,鲍朴如有任何质疑,可自行求证。

鲍朴27日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表示,杜导正在该篇说明中指英文版标题不客观,但杜导正只是听别人说,没有亲自看到原文。鲍朴认为,英文版是“平稳”的,中文读者应以中文为标准去了解这本书,“例如英文读者多数不知道什么是改革,如果英文书名起‘改革’,对读者是不负责任”。

鲍朴说,自己的确并非直接从杜导正手中拿到录音带和杜所写的序言,出书过程中也未直接接触杜导正。但他表示,决定在六四20周年前夕出版,是综合考虑很多意见后决定,“杜导正并不是原作者,他的意见只是其中的一种”。

至于杜导正在说明中称自己的序言是为《光明日报》前总编辑姚锡华根据赵紫阳录音而整理的手稿而写,鲍朴说,他接到序言后的理解是,“杜老先生写了序言,就是为了出版”。

鲍朴强调,出书过程中他做了大量的事实核证,序言因此也有些改动,“例如序言中赵开家庭会议时讲的话,当时杜导正并不在场。我采访了当事人,问赵是如何说的,然后做了正常编辑”。至于删除的部分,他说,“主要是有些不敢肯定的,和事实可能有出入、有偏颇的,宁可不写”。

杜导正受到软禁威胁?鲍朴反驳杜导正不是原作者

协助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口述回忆录的前新闻官员杜导正,近日发表声明指,该回忆录的英文标题扭曲原意,他不同意该书在今年出版。另外,海外网站消息指杜导正受到软禁威胁,但杨继绳澄清没有此事。(自由亚洲电台海蓝报道)

赵紫阳录音带回忆录发生争拗风波,协助口述录音的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在香港《明报月刊》发表声明说,赵紫阳回忆录英文版的序言和标题不客观。负责录音者把材料交给赵的家人,从未交给其他人。他强调反对现时出版回忆录,赵的家人同意其意见。

杜导正在声明中强调,赵紫阳录音时尽力客观冷静,他肯定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领军人物,但该书的序言和标题夸张赵的个人功绩,那是不客观的,经不起历史推敲。他并说序言以《明报月刊》所登为准。

另外,海外博讯网站引述北京消息指,杜导正因涉及参与、私藏赵紫阳录音带等罪名,受到永久软禁的威胁,为顺从当局,他讉责英文版回忆录扭曲原意。

炎黄春秋副社长、前新华社记者杨继绳向本台表示,他刚与杜导正见面,对方没有受到当局压力,威胁软禁的消息实属谣言,近日他没有跟外界接触,因为妻子患病住院,不想家人受干扰。杨继绳又指,杜导正对赵紫阳录音回忆录有意见,都是有关英文版及出版日期方面,但杜导正只是听人转述,没有亲自看过。

他说:我想他不可能受软禁,他不会受压力,我晓得他没有。他说序言歪曲,应该是指那英文翻译的词,他没看到,可能是对英文翻译有意见,他肯定这书要出版,问题是晚一点出版,他想回避六四这个敏感时期。

早前曾传出炎黄春秋网站涉及杜导正问题被封,杨继绳表示,网站在周六打不开,但周一巳修复,网站没有被封锁。现时炎黄春秋杂志正常运作,没有因为杜导正参与赵紫阳录音一事而受影响。

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出版人及编辑鲍朴,对杜导正指不同意今年出版,序言并以明报月刊为准,他感到不理解。鲍朴向记者表示,杜导正可以对出版日期表达意见,但不代表由他决定,而且他亲自收到杜导正的序言。至于英文序言标题Prisoner of the State,没有不正确,只是翻译的标准不同。

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杜导正为什么还写了序,那大家来评判,对我来说,编辑收到序言,我认为他同意出版,在出版过程中,每个人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是杜先生你不是原作者。

另外,鲍朴拒绝透露怎样取得该录音带,他指,现在不是公开的时机,至于杜导正把录音带交给谁,他不知道情况。

据赵紫阳录音回忆录中文版《改革历程》刊登,杜导正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写出的序言,题目为“历史是人民写的”,序言中杜导正说出替赵紫阳录音的经过,及参与笔录及录音共有四个人,包括前中共中央纪委副书记萧洪达、前《光明日报》总编姚锡华、前国务院秘书长杜星垣,录音内容详述六四事件经过、起因和后果看法。杜导正又指,赵紫阳巳逝世四年,当局仍未作出平反,及正确评价,是时候恢复其地位。赵紫阳在六四事件上,对得住历史、国家及人民。

–鲍彤被公安带往南方旅游

临近六四事件二十周年,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被公安邀请到外地旅游,目前巳离开北京。鲍彤儿子鲍朴向记者证实,在赵紫阳录音带回忆录出版前,公安局向其父亲提出,希望他近日到外地旅,他是自愿接受邀请,并选择到黄山旅游。鲍朴澄清,父亲离京与赵紫阳录音回忆录无关,公安也没有强迫父亲离开。

鲍彤在北京的外孙女表示,鲍彤及夫人在公安陪同下,周一巳离开北京,到江苏、浙江、安徽及黄山地游,大约两星期后才返京。

赵紫阳回忆录突起波澜,杨继绳:这本书没曝什么新料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回忆录中文版《改革历程》定于本周五出版,但星期二晚大陆中通社发出长文,批评外国媒体炒作回忆录。而香港明报周三也说,中文版序言作者杜导正又发表声明,指回忆录英文版序言、标题扭曲了赵的原意,并称他反对现时出版回忆录,引来热议。而前赵紫阳助手鲍彤已被公安请出北京。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六四事件20周年前夕在海外发行的赵紫阳录音回忆录英文版受到各方关注,该回忆录的中文版定于本周五出版,不过香港明报周三说,中文版序言作者杜导正在即将出版的6月号《明报月刊》发表声明,指赵紫阳回忆录英文版(美国学者麦克法夸尔)的序言、标题不客观,扭曲了赵的原意。

记者多次致电杜导正核实,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对此,北京的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高瑜表示:“是不是扭曲将来拿中文(版),英文(版)对照,实在不行还有录音,我认为他(杜导正)在录音当中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的,这都是干的好事,这都是得人心的事”。

本台致电该书的翻译和出版者鲍朴,但对方关机。记者又致电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杨继绳了解情况,他已经获悉此事并表示,将中文翻译成英文,会出现出入,但他没有看过英文版:“他(英文版)说六四大屠杀,对赵不爱护的话,或者那种语言,写序言的那种语言,跟大陆……,他不是讲看赵紫阳原文嘛,可以吧,赵紫阳没直接用大屠杀这个词,当然赵是共产党人,当然不会有,意思有没有,不知道,写前言的人是个人的看法,前言也不代表赵(紫阳)”。

据香港明报报道,杜导正又强调他反对现时出版回忆录。杜导正还强调,他不同意现在出版赵紫阳回忆录,尤其是今年国家遇到很大困难,“不出版为好”。杜导正又说,他的序言以《明报月刊》所刊登的为准,“也仅仅是为那个准确的赵录音稿而写的”。而此前杜已发表了在三月就写好的序言。

本台曾致电赵紫阳女儿王雁南,但电话关机。高瑜表示:“什么叫困难啊,今年是六四20周年,人家那些死难者困难不可能,人家赵紫阳家属困难不困难啊,那么多年,受着软禁,我觉得这个问题他做不了主”。

杨继绳对出书一事认为:“有书就出呗,有什么赞不赞成,书都写出来了为什么不出呢?”

记者:杜导正怎么说,他一直反对现在出回忆录啊?

杨继绳:他有他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看法不一样,04年我就出书了,出了64的书嘛,写好的书压着干什么呢,我觉得可以出了。他现在正在谈他的看法,他八十多岁老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

记者:他反对出书的话,为什么要写序呢?

杨继绳:就是啊,这位也搞不清楚。八十六岁了,你知道他干什么,你那个书海外出,里面看不见,我觉得影响不大,这本书不要看太重,这本书没曝什么新料,没曝料。

另一位曾与赵紫阳有过多次接触,日前见过李锐的知情者表示:“书既然已经要出版了,你说这些话还有什么用,这个人很矛盾啊,如果你不同意的话,你为什么为回忆录写序,在李锐家的时候,他们都说好啊,评价很高,甚至说比胡耀邦还有勇气,是政治家,是在中国历史上能够留下来的人物”。

而北京中通社星期二晚发表五千多字的长文,批评外国媒体在六四20周年前夕炒作赵紫阳回忆录是“不合时宜的言论”,又指有人企图以此书为“1989年北京政治风波”翻案,挑起中国内乱。文章重申,邓小平才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这也是官方首次透过媒体对回忆录作出回应,而负责出书的赵紫阳助手鲍彤,在本周一被当局送离北京,到华东地区“旅游”,鲍彤的女儿鲍简周三对本台表示:“现在不在北京”。

记者:他去了外地啊?

鲍简:对对对,前天晚上走到,浙江、安徽,反正是6月7、8号回来。

六四临近,不仅仅是鲍彤,其他“敏感人士”也被当局限制离家。大陆作家余杰当天告诉记者,他也被当局禁止单独出门:“今天中午准备出门去,到我们小区里面一个小书店借书,结果,刚刚出门,然后就要两个便衣上来,阻止我出门然后他们说是接到上级的命令”。

余杰表示,公安告诉他,即使出门,须乘坐他们安排的车辆,持续到六四之后。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