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2/别夸大,中国政府应确实进行地震调查

多维社记者柯宇倩报导/中国汶川大地震发生至今一周年,但不论是重建工作、赔偿问题或事件调查,均还有一段路要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包瑞嘉(Richard Baum)5月11日对多维社表示,中国政府目前应该做的,就是在否定任何错误前,去确实调查外界提出的问题,否则政府就会显得夸大其词。

中国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杨洪波日前在5•12汶川大地震周年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来看,没有发现主要因为建筑质量问题而倒塌的校舍。

他指出,经过专家人员的勘查结果,汶川地震的实际烈度远远高于房屋抗震设防烈度,这是包括学校校舍等在内的公共建筑倒塌的主要原因,因此重灾区房屋的倒塌是不可抗拒的。

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也指出,经过学校和教育部门核对,地震中四川省遇难和失踪的学生共计5,335名。另有超过500名学生永久伤残。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包瑞嘉认为,中国政府在地震发生后先是对学童死亡情况三缄其口,到了将近一年后才公布死亡人数,应是因为这是很敏感的议题,需要时间来做出回应。

“在校舍倒塌刚开始的时候,对于为什么这么多孩童死亡的问题,还有太多模糊不清的地方。”包瑞嘉对多维社说。

不过,四川官员认为建筑质量不是构成校舍倒塌原因的说法,包瑞嘉表示,这就很难让人信服。

“我虽然不是房屋建筑专家,但有太多有关校舍建筑的负面报导,变得很难相信在工程上没有一个地方出了错。”包瑞嘉认为,若用一般常识去推测,可以说在建设这些校舍时,有人投机取巧,可能就牵涉到贪腐的情况,或是安全检查不足等问题。“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这样的怀疑似乎是合理的。”

CNN报导称,灾难一开始可说带来了号召力,让中国政府能将影响力向外扩展,也能逐渐凝聚中国人的爱国心与人道主义精神。在透明度与公共意识的提升下,地方媒体24小时报导地震救灾行动,外国媒体也得以进入地震灾区。

当时,对于中国的救灾迅速与领导人前往第一线的行动,西方媒体普遍给予正面肯定。不过,当初步救灾工作告一段落后,灾后问题也一一浮现,随之而来的是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声音,尤其是在处理校舍倒塌问题以及学童伤亡的赔偿议题上,学童家长对中国政府多有质疑,他们指责校舍设计不良、品质不佳,在同一地区的其他建筑未严重损毁的情况下,校舍却倒塌。

北京也曾表示,汶川地震造成将近14,000所学校损毁,其中部分校舍是在匆促的情况下建成。如今,有的倒塌学校仍禁止进入。

包瑞嘉对多维社说,如果要平息学生家长的愤怒情绪,应该要好好处理校舍倒塌问题,提出令人信服的说明;毕竟家长要求的是真相。他表示,中国政府应该做的,就是在否定任何错误之前,去确实调查这些被质疑的问题,如果只是以否定做回应,“那也许就是一种夸大的言论。”

不过,在追究问题的同时,这场地震也让所有人都上了一课。包瑞嘉表示,地震显示出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品质管控,因为在这点上做的不够,造成工程倒塌、无辜生命死亡,未来应确保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另外还有许多家长仍要求政府给他们一个答案,也许中国政府应该做得更多,向这些父母保证,每一件事都已经在调查中,包括房屋倒塌的原因,还有是否有一些怠忽职守或贪污的可能,这些人又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包瑞嘉说。

纵使地震善后工作还需努力,但中国政府在协助灾民与地震科技上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根据四川省民政厅厅长黄明全的报告,四川省因地震遇难和失踪人分别为68,712人和17,921人,有超过374,000名伤者,至少1500万人失去家园。

虽然还有灾民仍将继续住在暂时安置的房舍内,但四川省政府秘书长于伟说,政府目前已在农村地区建起100万栋房舍,在城市地区建设33,000套公寓,并帮助129.6万名受灾群众实现就业。

中国政府5月11日也公布了首份减灾工作白皮书,中国地震局震灾防御司副司长杜玮表示,中国近年有望启动一个实验性的地震预警系统,可覆盖地震多发地区。白皮书中也指出,中国已建立包括地面监测、海洋海底观测和天-空-地观测在内的自然灾害立体监测体系。

包瑞嘉对多维社表示,汶川地震发生后,人们对工程可能造成的风险有很大的警惕,也更重视建筑规范,要求提高标准,避免重蹈覆辙,他表示,希望往后公众的安全能真正获得提升。

身为UCLA政治科学系教授的包瑞嘉,研究中国后毛泽东时代的地方政府改革、中国后改革时代的全球化与政治制度、美中关系与台湾海峡的战争与和平。着有《中国观察》等多部书籍。包瑞嘉曾到中国北京大学、日本明治学院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学校参访,參与《当代中国期刊》、《中国季刊》、《中国讯息》等的编辑工作。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