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3/克莱斯勒的破产前夜

中国证券网/《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许多观察家都相信,破产对于克莱斯勒是必需的,唯有如此,他们才能达到摆脱债务、终结经销合作和了结其他责任的目的,而只有在做到了这一切之后,他们在菲亚特的眼中才会真正变成具有吸引力的伙伴。

虽然美国财政部为争取克莱斯勒债券持有者的合作已经尽了最后的努力,但是据知情人士称,周三晚间他们的努力还是以失败告终,至此,这家美国汽车制造商几乎已经注定要走上破产法庭了。

克莱斯勒之前正在和意大利汽车制造商菲亚特就可能的合并进行磋商,目前该公司首先要做的显然就是申请破产保护。然后,他们预计将于周一向法庭出示他们和菲亚特达成的协议,希望获得法庭的批准。透露这些消息的知情人士要求对自己的姓名保密,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披露这些细节的授权。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底特律三大汽车厂商都在经济衰退之中遭到了严重的冲击,而就目前的局面看来,克莱斯勒显然成为第一家因此而破产的公司。与此同时,克莱斯勒的经验对于通用汽车相关各方无疑具有借鉴意义,后者和克莱斯勒一样,也在接受联邦政府的援助,而且他们是否能够在6月1日之前成功启动重组计划,目前还在未定之天。

知情人士称,为了达成最后的妥协,财政部已经提升了他们提供给克莱斯勒担保债券的现金额度,将其增加2.5亿美元,使其达到22.5亿美元,这些债券是由一些对冲基金持有的,他们一直坚持拒绝,期待获得更好的条件。假如这些担保债券的持有者能够同意新的安排,联邦政府就可以拿这些现金换取他们手中面值69亿美元的债券,而克莱斯勒也就获得了在破产法庭之外完成重组的机会。

遗憾的是,在周三晚间的借贷方会议上,几支投资基金仍然不肯接受财政部业已提升的报价,遂使得事情陷入僵局。

在白宫周三的新闻发布会当中,奥巴马总统似乎已经为克莱斯勒的破产做好了铺垫,尽管他表示,自己“还不清楚”克莱斯勒是否将迫不得已申请破产保护。不过,总统先生还是强调,“我确实怀抱着非常强烈的希望,这希望甚至比三十天前更加强烈,我希望能够看到一种解决方案的出现,使得克莱斯勒作为一家汽车厂商能够继续生存下去。”

他补充道,“现在的事实是,主要的债券持有者似乎已经做好了让步的准备,这就意味着哪怕他们最终不得不诉诸破产的手段,破产重组的进程也会是非常迅速的。”

拥有克莱斯勒70%担保债务的四大银行已经在财政部的计划上签字,他们也在努力争取其他的借贷方接受新的条件。

假如新的报价无法得到全部四十六个债权人的一致通过,则破产就注定要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借贷方就只剩下了两个选择,要么接受之前的20亿美元价格,要么在法庭上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

知情人士透露,在所有债权人都必须接受债务交换这一点上,奥巴马政府的态度是非常强硬的。他们之所以会如此坚持,重要原因之一在于,这样的安排很可能会面临法律上的挑战。

知情人士表示,尽管克莱斯勒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地会避免清算的命运,而是将作为一家企业继续存在下去,但是至少现在还不清楚和债权人之间的纠葛将在破产时引发多大的麻烦。

政府官员周三晚些时候表示,尽管破产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是和克莱斯勒问题相关各方的沟通还将一直进行下去,直至他们预先设定的最后期限到来——周四晚间11时59分。

政府允许克莱斯勒利用周四的时间和菲亚特进行最后的沟通,争取达成协议,避免出现法庭保护的局面。不过,伴随最后时刻的逐渐逼近,近期以来,许多观察家都相信,破产对于克莱斯勒是必需的,唯有如此,他们才能达到摆脱债务、终结经销合作和了结其他责任的目的,而只有在做到了这一切之后,他们在意大利人的眼中才会真正变成具有吸引力的伙伴。

申请破产保护就意味着法庭上很可能上演一场迁延日久的战争,债权人,经销商,以及零部件供应商等方面必然要激烈争夺,希望能够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好处。此外,即便在破产之中,政府显然还必须为克莱斯勒提供资金,以保证该公司的正常运转。

两位熟悉密歇根州国会议员团情况的知情人士周三表示,奥巴马很可能已经接受了破产方案,破产保护时间最短可能只有六十天。

不过,在公众面前,克莱斯勒的管理层成员仍然坚持表示,自己的企业是有希望避免破产的。在给雇员的信中,克莱斯勒董事长纳德利(Robert L. Nardelli)表示,公司和菲亚特的谈判正在取得进展,有望在周四达成最终的协议。

纳德利在信中写道,“我为这些进展而深受鼓舞,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为了帮助我们达到政府设定的重组目标,很多人都做出了牺牲,我对此深深感激。”

菲亚特方面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假如和菲亚特达成协议,则管理层的人事变动几乎是必然的,2007年8月上任的纳德利也可能离去。本月,纳德利已经明确对雇员表示,自己可能会离开克莱斯勒。

知情人士称,只要得到财政部的认可,新的克莱斯勒管理层就会尽可能快地上任。

假如申请了破产保护,新管理层就将承担起责任,引导公司完成整个重组过程。至于公司的最高职位是由克莱斯勒原有人员还是菲亚特方面的人选来担任,目前还不能确定。

克莱斯勒目前之所以还能继续运转,是因为他们获得了40亿美元的联邦贷款,目前该公司还在要求政府追加70亿美元贷款,来帮助公司度过美国汽车市场二十五年来最大的危机。

不过,总统汽车行业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们却无法确定,假如不进行他们所谓“外科手术式的破产”,这家汽车厂商是否还能获得长期生存能力。


克莱斯勒是美国漫长恶梦的开始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这是个典型的越理越乱的任务,奥巴马总统应该在为时太晚之前收手。

除了已经投给克莱斯勒(Chrysler)的45亿美元贷款,菲亚特(Fiat)收购克莱斯勒的交易原计划是需要政府再投入30亿美元,但奥巴马现在却要投入60亿美元。

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克莱斯勒已经从德国人手中卖给纽约一些投资者,如今又倒手给了意大利人。但对奥巴马来说,克莱斯勒是一个美国标志,是一个传奇的国家资产。因此追加30亿美元又有何妨?

或许一年之后奥巴马就不会这么想了,但到那个时候就真的太晚了。底特律可能会成为奥巴马的越南。

这个类比有点极端?也许吧,但可能差得并不远。

1966年3月,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逊(Lyndon Baines Johnson)承诺美国“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盲目升级”越南战争。但不到一年,美国在越南兵力就增长了一倍以上,此后约翰逊的总统宝座也因此破碎。

你是否看过奥巴马就克莱斯勒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那场发布会有着沉重不祥的气氛。美国总统不应当公开宣称克莱斯勒携手菲亚特很可能会取得成功,也不应该呼吁美国人购买道奇(Dodge)微型车。

这些承诺有失总统身份。它们令奥巴马陷入了越想捞回损失越加剧损失的陷阱。

美国总统和纳税人援助的不是一个处于强盛时期的企业。克莱斯勒破产是有原因──实际上,这家企业有很多破产的理由,从低产量到依赖不良信用用户,再到糟糕的产品组合。

由于此前几位《闲说华尔街》读者指责我不够了解克莱斯勒的产品后,昨天晚上我更仔细地研究了《美国消费者报告》所作的调查,发现情况甚至比我想像的还要糟糕。

《美国消费者报告》写道,在我们对各个车型进行的评比中,很多克莱斯勒车型都排名垫底,目前没有一款车符合我们推荐给消费者的标准。在我们的测试中,即便大多数较新的克莱斯勒车型也表现平庸低劣。

奥巴马将怎样推动美国人买这些汽车?尤其是在未来两年,克莱斯勒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制造出菲亚特的产品。

我并不是在诋毁克莱斯勒或是其饱受冲击的员工,他们甚至会承受更多损失,无论克莱斯勒怎么按照《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的结果如何。

我只是指出奥巴马正在自食其言。奥巴马要求美国人作出艰难决定与牺牲。他说,我们只是不能再耗费纳税人的钱来让这家公司维持下去了。

话说的不错。但这就是他正在做的事。为什么要让自己陷入一个复杂拖沓的破产公司救助过程,一个过去三十年濒临倒闭三次的公司?如果总统现在不能对克莱斯勒作出艰难决定,那么一年后当他已经深陷克莱斯勒和其命运之后,他又将怎样作出这一决定?

我认为,奥巴马清楚自己陷的太深。实际上(纯属猜测),我认为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对将克莱斯勒推向破产保护的“一小部分投机分子”如此愤怒的原因。

奥巴马希望克莱斯勒问题能够迅速解决,重新巩固他的总统地位。但现在这个问题恐怕不会轻易化解。

接下来将是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恐怕只会更加棘手。

因此,我们面临着不可避免的未来情景:频频造访底特律,与国会谈判,不满的经销商进行抗议,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和菲亚特之间的任何小分歧都会消耗奥巴马越来越多的时间以及纳税人的资金。

而这还不是终结。实际上,随着克莱斯勒按照《破产法》第11章进行破产,我们漫长的国有化恶梦只是刚刚开始。

Evan Newmark

(编者按:本文作者Evan Newmark曾在华尔街工作了20余年,目前已远离各大投行、自己在进行股票投资。本栏目文章选自他在Deal Journl上的博客Mean Street。栏目内容都与华尔街有关。)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