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4/深挖“双面朱海洋”那14天发生了什么?

南方周末/“要开学了……”, 这是在2009年1月15日,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朱海洋在自己的Q-zone空间写下的最后一条记录。

六天后的1月21日晚上,没有人知道,25岁的朱海洋怀着怎样的心情来到学校研究生生活中心的Au Bon Pain咖啡厅。而他随身携带的,除了背包,还有一把大号的厨房用刀。

在这里与朱海洋约会见面的,是来自北京的22岁女生杨欣,弗吉尼亚理工商学院会计专业的新生。

19点06分,弗理工校警接到报警电话。4分钟后,当警官Nicole Irvine赶到咖啡厅时,在餐桌边,杨欣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此时的朱海洋浑身鲜血,手中正提着被害人杨欣的头颅。

目击者称,当时两人的谈话平静,并没有争吵迹象。然而,朱海洋却突然挥刀向杨欣刺去。

这一天,仅仅是杨欣来到美国的第14天。在短短两周的时间里,两人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所发生的事情又引发了朱海洋内心怎样的激荡?记者多方采访求证,试图拼凑那14天的经历,探寻凶案的原因,却发现了朱海洋多种完全不同甚至冲突对立的性格和形象。

英俊,爱旅行,关心朋友——阳光的朱海洋?

案发后,朱海洋被警方当场收押,并控以一级谋杀罪,关押在蒙哥马利县监狱,不得保释。在美国司法体系中,“一级谋杀”为重罪,通常是指那些连环杀手 的多重谋杀,或折磨、极端可憎的谋杀。“没有人知道这个可怕举动背后的原因。”学校里一名要求匿名的华人教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尽管不那么熟悉,但在他的 印象里,朱海洋“曾经是一个正常、阳光的人,而且很被他的朋友们接受”。

弗理工电子工程系的中国留学生夏涛也告诉记者,他有朋友认识朱海洋,而大家都觉得他是一个“正常的人”、“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并且,他们觉得朱海洋“很关心别人”,甚至连好友的QQ签名档变了,他都会主动去询问。

实际上,他此前25年的人生之路的确并无太多惊奇之处:

朱海洋,宁波人。父母均为大学教师。2001年,他考入上海海洋大学(原上海水产大学)经贸学院,英语成绩突出。在这里读完本科和硕士后,朱海洋于2008年秋季获奖学金,进入美国弗理工攻读农业经济学博士学位,同时担任农产品行销课程助教。

而在与异性交往方面,朱海洋也不像有些人想象的怪异。案发后,有人以朱海洋“亲密朋友”的身份在互联网上发帖,称由于他相貌英俊,在上海读硕士期间曾吸引很多女同学。

在2008年3月,朱海洋还在博客中就感情问题写过一首《念娇奴 春怨》:

拾起晶粒颗颗,洒下玉珠点点;

愁绪刚下眉头,旧情又上心头;

往事不堪回首,长夜漫漫难熬;

但愿佳人欢颜,芳心终有所归。

到美国读书后,朱海洋饶有兴致地记述了他发现的“美国特色”,其中包括到处都是汽车,超市里肉便宜、绿色蔬菜贵,美国人不睡午觉、喜欢资源浪费等等。

并且,初到美国的朱海洋还觉得,“基督教教人行善,很好;赞美诗和圣歌的旋律很优美”,他甚至有打算“今年圣诞节皈依基督教”。

尽管向人抱怨过功课太重,朱海洋还是像很多出国留学的新生一样,对这个陌生的国度充满好奇。他去看弗理工引以为豪的美式足球比赛,参加万圣节活动, 甚至去华盛顿旅行时还见到了来访的胡锦涛主席。在寒假,朱海洋还去了纽约和波士顿,在哈佛大学、华尔街和时代广场等地游玩,直到1月初才返回弗理工。

“压抑的”学校,“压抑的”朱海洋?

一名在芝加哥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向弗理工的朋友刘平(化名)打听朱海洋案,刘平半开玩笑的回答却吓了她一跳。他说:“不太清楚,你知道我生活得一向很封闭,不干坏事已经是心理素质很好了。”

刘平不建议来弗理工读书,因为这里“太压抑”、“心理有问题的不止这个”。他说:“地方小,碰见一些无良老板(研究生导师)真是没办法,比如我那个该死的老师。”

刘平还挺认真地告诉朋友,朱海洋案发生后,“老板现在还真是比较怕我,不敢惹我。”

案发后,有人在网络论坛中称,朱海洋数学不好,而且第一学期玩得太疯,学业成绩并不好,GPA低于3.0——而根据校方规定,若全学年GPA低于3.0,则有可能被取消奖学金资格甚至休学。

据该校中国留学生夏涛回忆,认识朱海洋的朋友都记得,他曾经多次抱怨作业多、功课压力大。也有人称朱海洋炒股赔钱很多。

至于杨欣和感情问题,是将朱海洋推向极端的主要力量,还是压在他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人们不得而知,众说纷纭。

关于朱海洋的性格,网络的声音也不一而足。大部分认识他的人称他温和友善、热情阳光,但他的房东威尔·森格接受媒体采访时却称他“粗鲁好斗”,因为 朱和他的室友冬天不开取暖器,将水管冻坏,以及在地毯中堆放火柴等事,多次与其冲突。朱的公寓管理员也认为他的性格“非常怪异”,因为朱曾经无理指责工作 人员偷了他的鞋子。

但房东的说法也遭到朱海洋的支持者们的不屑,有人干脆说,在美国,80%的房客都会和房东不和,根本不足为奇。

某社交网站“朱海洋”的页面还登出了《股票大蚀,最近很烦,都想杀人或自杀》、《在北京,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金钱衡量的》等三篇博客。但随后,明眼的网民很快指出,该页面为假冒朱海洋博客,并怀疑该网站篡改时间及用户资料来自我炒作。因为根据搜索引擎1月5日缓存的网页快照,该博客用户名并非 “Haiyang”,而且性别为女,居住地点是北京海淀,甚至日志内容也明显不同。

而打开朱海洋“真的”博客之后,在博客标题“Ocean’s ocean(海洋的海洋)”之下,他的签名档为:“Don’t worry, be happy!”背景音乐是M.L.T.R的Complicated Heart(复杂的心)。

他日志的最近一次更新,是2008年9月17日的一篇《(转载)困惑我们人生的62个问题的答案》。这是一篇朱海洋转载的对生活中困惑自问自答的小文章。

其中的第58个问题,现在看起来让人有些触目惊心:“我相信人生最大的幸福、最高的目标在于美满的爱情。但我对它没有把握,这个时代很多异性靠不住。”

文章给出的答案是:“有爱情的生活是幸福的,为爱情的生活是危险的。”

那14天发生了什么?

杨欣本科毕业于加拿大纽芬兰纪念大学(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并且已取得加拿大永久居民资格。据ID为“明艳”的网友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的文章,杨欣在接近毕业的那个学期修了 6门课,还打两份校内工,并曾经在快餐店打工做到经理助理。

杨欣的个人网页中“好友”栏里有朱海洋,由此有网友推断,二人应当在杨欣来美国之前就相识,至少是保持网络联系。

但弗理工国际中心主任科姆·贝斯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二人应当是最近才刚刚相识。贝斯克说,杨作为新生,朱海洋曾帮助其熟悉校园情况。

不论如何,朱海洋似乎一度甚得杨欣信任。在学校的文件中,杨欣在“紧急联系人”一栏,除了母亲,填写的正是朱海洋。甚至,杨欣在刚刚抵达弗理工之后,还在朱海洋的公寓借住了4天。案发后的调查中,警察发现了杨欣开具给朱海洋的40美元支票作为报酬。

于是,互联网论坛上出现了大量关于二人关系,以及朱海洋行凶动机推测的言论,真假难辨。

最吸引眼球的是,有人以朱海洋朋友身份出现,称杨欣曾以“非自愿”为名勒索朱海洋数万元而被拒绝。还有人推测,两人1月21日晚在咖啡厅的会面,正是就勒索问题谈判,而朱海洋在谈崩之后“就变态了、就杀人了”。

维护杨欣的人则认为,杨是一个勤奋上进、善良热情的女孩。这样连40美元的小账都要算清,一点小便宜都不肯占的人,实在是没有道理勒索朱海洋这样一个“穷光蛋”。还有人说,杨欣在国内有男友,原本计划3月回国结婚。

据弗吉尼亚当地媒体报道,朱海洋弗理工的匿名朋友告诉记者,朱海洋曾说自己很喜欢杨欣,想成为她的男朋友。但即便如此,朱海洋也并没有向这位朋友介绍,杨是否同样对他也有好感。

直至杨欣遇害,也没有人能具体说明他们之间的恩怨如何纠结,必须以这种方式做一个了断。而在3月5日庭审之前,警方也拒绝对二人的关系做进一步细节公布。

“取缔亚洲人”?

这是两年之内,弗吉尼亚理工第二次被亚裔学生的暴力案件所震惊。2007年4月16日,韩裔学生赵承熙用170发子弹和33条人命,留下了美国校园暴力史上最为血腥和黑暗的一页。

该校新闻发言人Mark Owczarski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2007年的赵承熙事件和今年的朱海洋事件“很显然是没有联系的”,这是一起“孤立的、个人的”案件。

尽管如此,朱海洋案发后,校方承认,曾收到数十封信件、电邮、电话或博客留言,鼓吹袭击外国人。在网络上,一名ID为Mr. Drego的网民留言称:“不用说取缔枪支或者取缔刀具,解决问题显而易见的方法是取缔亚洲人。”

一名中国留学生对记者表示,类似言论“可以理解”。他说:“要是你是美国人的父母,你儿子女儿也在弗理工,你也会这样要求……加上经济本来就不好,大家对于外来的工作者会更仇视一些,容易迁怒。”

弗理工校长Charles Steger在案发后给学校师生全体发送电子邮件,称“弗吉尼亚理工是一个开放和包容的社区,对全世界的任何种族、民族和文化都是如此”。Steger甚 至还特地指出,从该校历史来看,国际学生冒犯司法系统的比例非常之低;在美国全国司法统计中,亚洲人可能杀人的概率比白人低十倍。

据统计,弗理工共有约2100名国际学生,其中中国学生约500人。

该校一年级的学生Chase Danieo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可能会有很少的人因为这件事觉得亚洲人、中国人是坏人,“但我和大部分身边的人不会这样判断中国人……我不会因为一个人的 死亡对任何一个群体这样评判。”Danieo也不否认,这起案件给一些同学带来了困扰,因为这将他们带回到2007年的记忆里,甚至让他们抓狂。

美国《侨报》记者余东晖在案发后曾经走访弗理工校园,他发觉大部分华人学生对这件事讳莫如深,一听说是记者,就像“躲瘟神”一样躲开。甚至有中国学生告诉他,“最担心这件事情炒起来,成为新浪头条”。

案发之后,弗理工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也曾给全体华人会员发信,要求大家“不要过多对事件好奇而随意打听或者散播”。在本报记者同联谊会主席赖守文联系时,他婉拒称,“由于目前是敏感期,不便对事情本身发表评论和意见”。

该校计算机工程博士后龚小谨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反华情绪。龚小谨认为,朱海洋案比2007年的赵承熙案影响力小得多,那时尚且没有发生任何反韩或反亚事件,这次也想必更加不会。

弗理工新闻发言人Owczarski也声称,至今为止,就此事而言,弗吉尼亚理工社区的师生没有发生针对某个族群的任何过分举动、仇恨、愤怒或种族主义情绪。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