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9/拯救濒于毁灭的底特律三大车厂就是浪费?

多维社记者纪群编译报导/“在这个美国汽车业的历史上的经济困难时期,”通用汽车发言人上周说,“通用汽车公司董事会对通用汽车公司的管理团队的的支持一如既往。”一如既往?甚至连几乎所有股东手里的GM股票价值也一如既往,没有蒸发掉?

就在通用汽车公司发表声明之际,这个已经形同乞丐的公司正在威胁说,公司即将崩溃和陷入混乱,除非华盛顿能够投250亿500亿美元的补贴到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的口里。该声明在“团队”一词后,用了11个字来说明该公司目前的危险状况是由9月中旬以来发生的事件造成的。这真是荒唐搞笑,就像说通用汽车“太大而不会失败”一样的。

detroit_gm_headquarters.jpg
昔日象征美国形象的三大汽车厂商已在风雨飘摇中,这是通用汽车公司总部(资料图片)

现在,它已经确定失败了,要讨论的问题只是,现在要怎么办?

华盛顿邮报编辑兼专栏作家威尔(George F. Will)题为“在底特律,失败确定无疑”(In Detroit, Failure’s a Done Deal)的文章认为,现在要怎么办?答案是什么?威尔认为,应当是:什么都别做,别耽误了这些破产公司立即进入申请破产保护的程序,以便这些公司的缺乏远见的劳动合同可以拆解,以便这些公司有机会来重新制定合理的商业模式,卷土重来。

那种相反的意见,蔓延底特律的“抢救”的建议,是将政府经营商业的模式扩展到全国,这是一种劫富济贫、惩罚成功奖励失败的财富再分配,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所谓走向“繁荣”的公式。

一些反对破产的人士说:决不能让通用汽车公司失败,因为它将要创造出完美的电池电控装置的汽车,这应当是能够帮助该公司咸鱼翻身的关键。这种车辆能够使得通用汽车的一项长期努力成功,说服国会中力主环保汽车标准的议员们。他们已经投了票税,给予购买这类车的人免去最多的750美元税收。

detroit_house.jpg
外号“汽车城”的美国大都市底特律近年来出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当地很多房屋的价格竟然比一辆新车还要便宜。(资料图片)

国会可以帮助底特律的三大汽车商,允许他们在满足国会通过的CAFE(公司平均燃油经济性)标准的前提下,从他们的海外工厂进口节油汽车到美国来。国会民主党人会反对,因为这些进口汽车并不是美国汽车工人生产的。这些民主党人,他们的言辞虽然如此,但是他们真正最关心的是工会。而“拯救地球”是退居其次的,而汽车公司的健康则是最后才考量。

一些反对破产的人士强调,破产可能终止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退休人员享有的公司医疗保险,而由于他们大多数人又太年轻还不能享受政府的医疗保险福利(Medicare)。他们不妨这样考虑,如果人们想65岁前退休或者是35岁就退休,那是他们的事情。但是公共利益不需要保护年富力强时期就退休的奢侈,因为那份在公司的全盛时期由工会和公司定的私人合同没有考虑到后来的变化。

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罗伯特萨缪尔森(Robert Samuelson)在他的新书“通货大膨胀率及其后果”中回忆说,1950年,当通用汽车公司与联合汽车工人工会签署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合同,财富杂志还庆祝地称之为“底特律条约”,在这种“典范式谈判”影响下,福特和克莱斯勒的类似交易也步其后尘,似乎从此消除了劳动力成本上的相互竞争。1950年代,三大汽车巨头占了美国国内汽车市场的约百分之九十五的市场份额,日本和德国的因战争折损的经济还没有恢复,大众汽车公司的甲壳虫,几乎没有人觉察到它所预示着的巨大威胁。三巨头和联合汽车工人工会的可能毫不疑问他们所达成的不朽的寡头垄断统治的未来命运。

uaw.jpg
50年代,联合汽车工人工会(UAW)与通用汽车公司达成的合同被誉为劳资合作的经典范例,岂不知,它却为60年后通用走向破产埋下了巨大隐患。(资料图片)

60年过去了,如今的免于破产“抢救”工程,将使得底特律的厂商和华盛顿在一个不公平的竞争中达成合作,

经济学人杂志2005年的报告说,美国人购买更多的汽车比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的总和还多。而今年这四个国家购买的汽车数量将超过美国人,但是这可能对底特律是一个好消息。

美国汽车市场已经饱和,几乎每个到驾驶年龄的人都有一辆车,而在中国每100个人才有3辆车,而在印度,汽车的平均拥有率更低。经济学人的报告说,在未来的40年里,全球的汽车将从7亿辆增加到30亿辆。通过破产后的改组,底特律的车商变成了两个或者一个,可能会更加蓬勃发展。

让我们找到答案了:拯救毁灭,就是浪费,那种努力进行的拯救工作,注定是使得千百亿的稀缺的美元资本浪費掉,而使得能够创造新就业机会的新兴产业得不到应有的投资。

多维专访:为何要救美国车?

多维社记者李铎报导/“我个人并不认同政府介入私人产业。但现在必须看清,如果损失10分之1的制造业工作,5分之1的零售业绩,这已经是国家经济问题。”分析师林兰说。

美国国会新议期于17日正式展开,对于岌岌可危的汽车工业,250亿低利贷款的援助法案是否会过关?或者说,是否应通过?已是近日关注的焦点。随着本周三的听证会逐步接近,众议院最快将在周四投票表决。对此,多维专访美国汽车分析师协会(SAA)分析师林兰(Rebecca Lindland)。

多维:美国车为何会有今天的危机?

林兰:在这波经济危机之前,美国汽车业正积极进行重组。但由于信用危机,信贷紧缩,金融危机影响了整个汽车工业,许多银行遭受贷款损失,于是减少或停止借贷,导致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无法得到研发、生产的信用投资,汽车经销商也无法获得贷款,用于存货和定期业务支出。同时,消费信心低迷,许多消费者也发现很难获得贷款购买汽车。

多维:为何有许多反对政府援助的声音?

林兰:首先,我个人并不认同政府介入私人企业。但在此时必须看清,如果损失10分之1的制造业工作,5分之1的零售业绩,这已经是国家经济问题。

之所以有许多人反对,我想是因为,长期以来许多经济学家对底特律的汽车工业抱持负面观点。当他们年轻时,也许受到父母鼓励,买了美国车,结果发现有许多瑕疵。但以汽车科技而言,这都是2、30年前的事了。

多维:有国会议员认为,这些年来,美国汽车完全靠低廉的油价在卖车,毫无竞争力,因此主张这些贷款必须限定用于技术研发。你的看法?

林兰:重要的是,美国消费者一直都有选择的机会,而多数人的第一选择总是多功能车。这是过去美国车能拥有7成市场的原因之一,但问题也在这里。美国汽车认为,既然已有了这么大的获利来源,不需太重视剩下的3成市场,也就是小车的市场。结果,给了日本车机会。

然而,当油价回跌,政府依然鼓励消费者买小车,要求车商投入研发。但明显地,从历史上看,这不会是消费者心中的首选。这种心态,与过去是一样的。重点在于,如果获得政府的低利贷款。这些钱从制造、销售到购车贷款,层层分配,对整体经济是有利的。甚至对于媒体也有好处,因为能提升广告收入。

多维:对于这项援助案,支持者关注的是美国整体经济。你的了解?

林兰:今年夏天的金融危机,它给汽车工业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销售达20年最低。其中,通用汽车将在今年底用光所有资金。哪怕只有通用一家倒下,都将引发经济的连锁反应。甚至波及会另外两家公司,以及在美国设立分公司的外国汽车。因为零件供应商,也将因资金耗尽而关门。

根据报告,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直接雇用24万人,为近200万人提供医疗保险,并为77万退休人员及配偶支付退休金。此外,包含50个州的零件供应、服务和经销商,美国汽车同时还支持着500万个就业机会。比如通用汽车,就拥有超过6千的经销商,这些小企业约有30多万个员工。

如果3大汽车公司破产,除了300万个工作机会消失,州、地方和联邦政府,未来3年也将损失1500多亿元的税收。至于经济,美国生产总值约有4%的与汽车相关,相当于10%的工业生产总值。三大汽车公司,去年购买了价值1500多亿美元的汽车零件,也是美国最大的钢铁、塑胶、橡胶采购商。

多维:有些国会议员认为,只有通过破产重组,才有助美国车自救。你认为?

林兰:历经多年的裁员、减少产量,美国汽车的利润已在恢复中。但问题之一是,美国3大车厂,任何一家倒下,都将给外国汽车公司机会,进一步侵蚀美国的汽车零件周边产业,也就是零件生产商。在目前,美国车有超过8成的零件是在北美地区制造。但相较之下,外国车约只有约6成。许多欧洲车,甚至在美国没有组装工厂。而畅销的丰田油电混和车,也是全由日本进口。

目前,省油车的确还是日本车擅长的项目。但比如通用汽车,已尽力于锂电池技术的开发。如果美国车消失了,这些研究成果、商业及就业机会,也将随之流向国外。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