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17/中专协黄政无辜成箭靶 刘秉纯为华社团体抱不平

明报/安省自由党政府的“贿赂基金”(slush fund)拨款风波引发重大争议,受到反对党穷追猛打,省长麦坚迪上周在饱受压力下,终于同意要求审计总长介入调查,风波才暂告一段落。但事件中受牵连的社团,例如中国专业人士协会则大受困扰,老牌保守党员,现时士嘉堡爱静阁选区国会议员保守党候选人刘秉纯医生(图)昨天指出,这一“丑闻”令华人社区无辜成为箭靶,十分不公平。

刘秉纯认为,这一“丑闻”令公众产生错觉,误以为华人社区的社会服务机构是靠政治关系,而不是服务社区的成绩获得政府资助。其实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机构申请政府拨款,以便有更充裕的财政资源去成功推行各种服务计划,游说组织代表他们的服务对象和政府周旋,没有人会批评这种做法,中专协不应被视为例外。

刘秉纯称,就各机构的申请进行评估,并且决定何时发放拨款,是政府的责任。中专协获得政府拨款,不管是否比正常程序更为迅速,错也不在该协会身上,因为协会并不是决策过程的一部分。

他又认为,黄政的身分问题,即使真有其事,他和他的的同僚曲涛利用他们的关系去协助一个社区机构取得政府资助并没有错。很多其他组织以同样的方式和手法取得拨款。这些支持者会向政府提供重要资料,以便政府在评估其机构提出的项目是否值得支持时,作为参考。在中专协这宗个案中,未有任何证据显示黄政曾参与申请拨款工作,更遑论他以个人关系令协会的申请获得通过。

他表示这笔拨款的审批速度所引起的批评,掩盖了协会提供服务的成绩,诚属不幸。

刘秉纯认为,这“丑闻”的最主要问题,应该是政府审批拨款时的机制和过程:重点不在于个别机构拿了多少钱,又或是其如何迅速取得拨款,而是拨款的用途,这笔拨款用来支持了甚么计划?谁人可以申请?以及审批时所根据的条件是甚么?

他认为政府应该以公开,公平和透明的方式批出拨款,不应该漠视标准程序,而以个别机构的政治联系给予其财政支持,这种做法,他认为不单在道德上错误,也显示出政府在谨慎理财的责任上,缺乏承担。

行贿基金闹风波 华社无辜成箭靶
刘秉纯为中专协鸣不平

星岛日报/加拿大保守党士嘉堡/爱静阁区国会议员候选人刘秉纯医生(如图)昨日表示,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员协会被指责用政治影响力向自由党安省政府申请拨款的事件,他感觉到是对华裔社区十分不公平,因为中专协虽然利用了关系,但并非用不合法或不道德手法,而且争取到拨款亦是用于华裔社区。如果要指责及追究的话,大家应该追究及指责自由党政府利用拨款来收买政治本钱。

他又称,丑闻近日引发重大争议,令华人社区无辜成为箭靶。这一丑闻令公众产生错觉,误以为华人社区的社会服务机构是靠着政治关系,而不是服务社区的成绩获得政府资助。部份媒体对这项丑闻的处理手法实在令人不敢苟同。

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机构申请政府拨款,以便有更充裕的财政资源去成功推行各种服务计划。游说组织代表他们的服务对象和政府周旋。没有人会批评这种做法,加拿大中专协也不应被视为例外。

未有证据显示黄政曾参与申请拨款

就各机构的申请进行评估,并且决定何时发放拨款,是政府的责任。中国专业人士协会获得政府拨款,尽管是否比正常程序更为迅速,错也不在该协会身上,因为协会并不是决策过程的一部份。

至于黄政的身分问题,即使真有其事,黄政和他的同僚曲涛利用他们的关系去协助一个社区机构取得政府资助并没有错。很多其他组织以同样的方式和手法取得拨款。这些支持者会向政府提供重要资料,以便政府在评估其机构提出的项目是否值得支持时,作为参考。在中专协这宗个案中,未有任何证据显示黄政曾参与申请拨款工作,更遑论他以个人关系令协会的申请获得通过。从现况看来,他似乎被政府利用为政治棋子,以进一步推展其政治议程。他只是错在曾经跟协会有深厚关系,我相信他的信誉是被不公平地玷污了。

这笔拨款的审批速度所引起的批评,掩盖了协会提供服务的成绩,诚属不幸。

吁民反对政府腐败行为

刘秉纯指出,这次件丑闻的最主要问题应该是政府审批拨款时的机制和过程。重点不在于个别机构拿了多少钱,又或是其如何迅速取得拨款,而是拨款的用途,这笔拨款用来支持了甚么计划?谁可以申请?以及审批时所根据的条件是甚么?现时看来,某些机构所得的拨款在上述问题未经考虑之下就获得批准,似乎是有藐视标准审批程序之嫌。这些拨款是基于个别机构与自由党的关系而获得核准,用以促进政府的政治目标。事件给人的印象是政府利用公帑来资助其政治机器。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更加不可原谅。政府的责任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将政党利益凌驾于人民的利益之上。

他又表示,双轨进程是为了保障市民免受任何腐败权力的影响,社区组织无须要依赖政治关系才能获得资助。政府应该以公开,公平和透明的方式批出拨款。更加不应该漠视标准程序,而以个别机构的政治联系给予其财政支,这种做法不单在道德上错误,也显示出政府在谨慎理财的责任上缺乏承担。人们都应该反对政府的这种腐败行为,否则的话,这种行为最终将会破坏加拿大的社会结构和文化体制。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