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7/翻翻家底:你对多伦多的历史了解多少?

加拿大都市报李海涛/多伦多的成长在世界历史长河中堪称奇迹。在过去几个世纪中,它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土著村落、法国人的贸易驿站、泥泞的约克、上加拿大的首都到世界级的都市,这种成长速度可以让任何人都为之惊讶。

对于只有300多年发展历史的多伦多来说,从地图的发展变化来看它的成长,就像翻看一个人从小到大的照片,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尝试。多伦多大学图书馆专门有一个地图数据馆,里面存放了大量多伦多历史地图的记录。记者经过三个多月的资料翻查,了解了很多多伦多有趣的历史。比如现在多伦多是海外华人的主要聚居地,谁能想到当年多伦多的发现,竟然是法国人在寻找通往中国之路的偶然所得。他一定没想到当初虽然没有找到通往中国的路,最终却把这里变成了中国人海外的聚居地,这是一种巧合还是必然呢?

土著人的多伦多

最早在安大略湖北岸安家的人是语言为Iroquoian的人,通常被叫做休伦人(Huron),这个词来源于法语。这些土著人称自己是Wendat-Pennisula或者叫岛民。那时他们的地图就是画在木板上的路线图,反映的也仅仅是住所周围近距离内的小路,再远的地方是怎样的,他们一无所知,甚至以为世界就是乌龟背上驮着的小岛。

他们居住在由小树和树皮搭制的长条形房屋中,经常因为附近可食之物耗尽的原因搬迁驻地。多伦多市内的Humber和Rouge河流入安大略湖的河口附近,是他们常驻的地方。还有一个多达21间长屋的村落,坐落在今天Avenue Road以西的Castlefield Ave附近,按照每座房子可以住40人计算,这个村落人口多达840人之多。

在1650年代左右,为了控制多伦多西部的皮毛贩运路线,也由于安大略湖南部的海狸几乎被猎光等原因,来自Seneca(多伦多以西百公里左右的Brantford附近)的土著人Iroquois开始侵入多伦多区域的土著人Wendat。

在这段发生在1649年到1650年的侵略战中,Iroquois最终战胜了Wendat并开始了盘踞多伦多地区几十年的生活。他们继续扩大战果,开始攻击居住在现在Mississauga一带的Ojibwa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完全控制本地的皮毛交易市场,而一些逃难的Huron人撤到靠近魁北克附近,或者北上重新定居下来。

维多利亚时代以后,也就是Iroquois消灭了对手之后,在1660年左右开始移居到多伦多地区,他们由来自五个地方的土著族人组成:Mohawk、Oneida、 Onondaga、 Cayuga和 Seneca。在多伦多他们主要形成了两个聚居区,一个在东区Rouge River入湖口,叫做Ganatsekwyagon。另一个Teiaiagon在Humber和附近,也就是现在的Bloor Street附近。

虽说Iroquois人战无不胜,但后来也遇到了新问题。1634年到1640年之间,法国人为了做动物皮毛生意来到了这里。法国人和这些土著人进行交易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传染疾病,这是他们所不能抵抗的天然力量,土著人在疾病的折磨下力量日渐削弱。这次传染病使北美洲五大湖地区的土著居民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甚至美国纽约附近的土著Iroquois也难以逃脱。疾病和频繁的战乱,使得土著人苦不聊生。

如果这是一场细菌战的话,法国人堪称鼻祖了。他们此时趁虚而入,在1667年形成定局,法国人最终打败了还十分活跃的土著Ojibwa人占领了多伦多地区。

Ojibwa人残部也并没有闲着,趁着战后的和平时期进行重组和休整,直到1695年他们还一直在和法国人纠缠战斗着。到1700年他们在Mississauga沿着安大略湖岸安顿下来,那里也是一个控制皮毛交易的好地方。占领多伦多的法国人为了防止他们卷土重来,才在Humber河入湖口处修建了著名的York城堡,后来英国人也是和他们谈判来购买土地的。

我们现在熟悉的Seneca学院,它的名称实际上是来源于一个土著部落的名字,Seneca在多伦多主宰了20多年。在1687年之前,两个居住在多伦多的土著部落Teiaiagon和Ganatsekwyagon突然全部移居纽约。很多村庄因此消失,而法国人在多伦多的军事势力越来越强以及疾病的侵袭,这可能是土著人迁居的主要原因。因为法国人在1687年曾经远袭纽约的Seneca部落村庄,在多伦多更是横行无忌了,Seneca人那时在多伦多已经被驱逐干净。

法国人的多伦多

1615年到1759年的多伦多,虽说还是土著人天下,但是法国人已经逐步成为新的主人。也正是在这段时期,多伦多开始出现在法国人的地图上,发现者和绘制者都是法国皮毛商人。当时法国人和土著人水陆运输的区域介于安大略湖和Holland河之间(一条流入Simcoe湖的河,在Newmarket北部一带),Humber河两岸是主要的运输通道,另一条道路是东边的Rouge河两岸,穿行现在的万锦市而过。

最早发现多伦多的法国人,也就是当年发现魁北克并称之为新法兰西的法国探险家查普兰(Samuel de Champlain)。他在1615年来到了多伦多,7年前他发现了魁北克市。这一次他的目的其实是中国,希望穿过安大略湖周边的几大湖,可以找到一条和中国相通的贸易之路,即使找不到这条路,也希望找到新的皮毛资源。

当初查普兰从魁北克省出发,沿着渥太华河穿过安河的中部,在多伦多以北Georgian Bay一带和当地的土著人(Hurons人)结拜朋友,一起生活,那里成为法国人在安河最早施加影响力的地域。在此期间,1615年查普兰还出征到纽约和那里的土著(Iroquois人)作战,但是他的活动路线多在多伦多以西的地区,常去Erie湖而不是安大略湖,主要是担心遭到领地在多伦多附近的(Iroquois)的袭击而避开多伦多。

从当时的地图上来看,多伦多虽然没有成为通往中国的道路,却成了法国的皮毛货源地,以及这条皮毛之路的主要驿站。

多伦多这个名前缀次被使用是在Seneca人主宰的时代出现在北面的Simcoe湖地区,在法国人的地图上当时写作Taronto,意思是打赌潜到湖底去抓鱼,或者二选其一,或者聚会的地方。在Iroquois语言中的意思是“长在水中的树”,还有另外一个解释是,维多利亚浪漫主义者把多伦多解释为“相遇的地方”。

Toronto这个单词首次出现在法国人的地图上是在1675年,但是它不是指这个城市,而是指这个安大略湖滨的这片很大的区域,现在的Humber河那时叫做多伦多河。

1720年到1750年是法国人的时代,法国人和统治美洲东北部的英国人征战不断,他们本土的战争也从17世纪开始一直持续到18世纪,法国人把多伦多作为海外军事、外交和贸易的重要据点。

1720年,是首次有史记载法国人居住在多伦多的时间,他们选择了Humber河东岸靠近安大略湖的地方住了下来,修建贸易场所。但是却无法和英国人在安大略湖上的交易路线抗衡。法国人1750年对原有的交易站附近建了另一个交易站,也就是在如今的CNE以东5公里的地方,Rouill城堡既是城堡又是仓库,具有贸易和战略防御的作用。此举是在打破密西沙加土著人和英国人的贸易交往和外交往来,并争取土著人和他们联合起来对付英国人。随后几年,为了保卫这条贸易通道和资源,法国人沿着多伦多到魁北克修建了很多军事城堡,比较著名的Frontenac城堡1673年修建在Kingston市。

1750年,法国人的生意越做越大,但抗击土著骚扰的任务也越来越重,因此他们修建了著名的约克城堡。这个号称十分坚固的城堡,当年不过是泥土墙外面包上木栅栏而成,但在1757年的一次战斗中却作用明显。当时11名法国守军击退了90名土著人的疯狂进攻,并赢得时间,得到了来自尼亚加拉瀑布城堡援军的解围。对于读过《三国演义》的读者来说,在他们眼里,这场著名的战斗不过是打家劫舍之举。

法国人和土著印第安人的战争持续到1760年为止,也就是那时法国在北美洲失去了实际控制力。1758年,法国人相对坚固和最具实力的尼亚加拉瀑布城堡被英军攻破之后,Rouille城堡的法国守军自知末日来临,一把火烧了城堡落荒而逃,从而宣告法国人在多伦多的失败。

英国人的多伦多

我们今天所说的多伦多市,英国人统治期间曾经被更名为约克。美国独立战争后,有将近10万英国人留在新美国,还有几千名不愿意继续留在美国的英国保皇派人无路可走北上加拿大。英国政府为了安置这些忠诚的子民,立刻开始在安大略湖北岸的多伦多地区为他们开辟新的聚居地。

起初英国人想用武力把魁北克的法国人征服,不料当英国军队进入之后却发现,那里的法国人十分友善,都是想安居乐业的小商人,毫无反抗的意思。于是在1791年,英国人决定保留这片法国人的圣土,已经被法国人充分开发的魁北克省被一分为二,一部分是现在的魁北克省,叫做下加拿大;还有一部分就是安河,叫上加拿大。就这样,这批逃落到加拿大的大英帝国忠诚子民,得以在下加拿大这片英国殖民地下,继续遵照英国法律和受英国保护,而不必和魁北克的法国人混杂一起。

英国皇家也十分绅士,特别仗义地在1763年宣布,魁北克省以外的土地都归土著人所有,任何人想占有这些土地,都要向土著人谈判购买,而且都要通过官方的谈判,不能私下交易。

英国人自己说了也是这么做的,1787年英国人希望通过谈判把多伦多这块地买下来,并给了土著价值1,700英镑的面粉和衣服。当时盘踞在Mississauga的土著酋长Brant才开始意识到土地也是有价值,并和英国人讨价还价,不让英国丈量师越过Humber河去西边丈量土地和绘制精确地图。

英国人一看讲理没用,在1797年以政府号令宣布冻结土地交易,这样一来有价无市的地产交易当然就毫无意义了,土地突然失去了价值。几年下来,土著酋长感到不如恢复谈判,还能换些东西。无奈之下在1805年8月1日,重开谈判结果是英国人买下的面积不仅包含多伦多,而且西边一直延伸到Burlington湾。虽然这次英国人答应再多付10先令(1英镑等于12先令)给土著,不过最终也没有支付,他们实在想不通土著人多要这点钱可以干什么。

英国人的子民安置计划都是沿着安大略湖北岸湖滨,规划出了许多长方形的宅基地。从地图上可以看出,从湖边算起那些长长的笔直的分界线,每家都拥有大块的土地,地界的北段就是现在的Queen St.,测量规划师Augustus Jones因为功绩卓著,被赏土地300英亩。

当时的上加拿大前后任长官都希望在多伦多建一座象样的城市,无奈最初首府选在尼亚加拉镇,不能在多伦多大兴土木。后来因为美国人的追打,1793年才迁移到有港湾可以当作很好军港的多伦多,抵抗能力有所增强。

1793年8月26日,上加拿大总督Simcoe为了纪念当年5月英国战胜法国人的一次战斗,那场战斗的指挥者是英国国王乔治三氏的儿子约克公爵,就把多伦多更名为约克,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在多伦多经常看到York这个名字的原因。为了显示英国占领地的特征,总督Simcoe给很多地名都换成了英文名字,Humber河也是在那个时候得名。

多伦多在原名是约克的时候,于1812年和1860年代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经受了两次来自美国的军事侵袭。其中1812年战争期间,美国占领了约克(多伦多),并进行大肆抢掠,这令到英国非常恼怒。英军大举反攻,一路打到华盛顿,并放火烧了今天的“白宫”。美国为了掩盖白宫被火烧后的痕迹,随后涂成了白色,即得名“白宫”。战后的1834年,约克开始扩张,新上任的市长把约克改名多伦多,在当地印地安语里的意思是“会聚的地方”。

至于作为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多伦多真正的发展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多伦多才被众多的移民所青睐,城市面积城爆炸状发展,一直持续几十年,以至于形成了汇集加拿大大部分人口的金马蹄区域。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