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8/叶礼庭操生杀权 将迫哈珀再让步

杜锡林顿坚持反对预算案

(渥太华27日加新社电)哈珀保守党政府的命运,执政联盟能否取而代之,现在操在自由党领袖叶礼庭手里。他周三宣布决定,或提出修订案,但魁人政团与新民主党已表明,对预算案投反对票。

自由党人士私下指出,修正案或包括附带条件,市镇要获得联邦基建拨款,不论它们能否拨出对应款项。此外它也可写明,失业者立即领取福利,取消2周等候期。

拟提修订案:失业即领福利

财政部长费拉逖拒绝讨论,他是否愿意改变预算案内这些内容。

在周二晚上与议员团商议后,叶礼庭似乎准备要求哈珀再多让步,否则难获自由党支持。

在自由党议员团会议期间,叶礼庭没有透露太多蛛丝马?。但自由党人觉得,他将提出一份修订案,回应自由党议员指出的预算案缺失。一名资深自由党人证实,若无修订案,叶礼庭不大可能支持预算案。

这名局内人说:“只有两个选择,不是断然否决,就是提出修订案。

预算案发表后不久,叶礼庭只公开提供简短、笼统的评估。“这份预算案有一些正面可取之处,我相信这是施压与反对党联手的结果,但这份预算仍有不足之处。”

叶礼庭说,他担心政府或低估衰退深度,令其赤字预测毫无价值。他也相信,预算案为失业者做得不够,承诺的数以十亿元基建款项或永远不到位。

叶礼庭说,他周三宣布他的决定。他或提出修订案,就算哈珀不接受,只要另外两个反对党支持,修订案仍然足以拉倒政府。

但自由党国会议员是否想这样做,仍未有定案。虽然他们在议员团会议力陈预算案之不足,消息来源说,没有人直接要求叶礼庭推翻政府。

议员团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布里森(Scott Brison)说,预算案是一个“个别措施的……大杂烩,有些不错,有一些做得不够;包含少许错失,以及少许正确方向的小步做法。”

魁人政团领袖杜锡(Gilles Duceppe)和新民主党领袖林顿(Jack Layton),即时抨击周二预算案,扬言投票反对,哈珀政府的命运将完全操在叶礼庭手里。

国会议员邹至蕙:外美内空 坚决反对

明报/身在渥太华的国会议员邹至蕙(图)昨天听罢预算后向本报称,对预算极失望。她说,这是个外表装潢漂亮、内里却是空空的预算,没有切实的内容。新民主党坚决反对。

邹至蕙历数联邦预算的问题。首先是保守党政府未听取各城市市长们的建议,仍然提出联邦基建拨款、需要城市政府出资三分之一配套。大城市如多伦多、温哥华等根本无钱配套,所以没有办法用到联邦政府的钱。

其次,鼓励市民进行房屋环保更新、节省能源的,没有拨款资助,只有退税(tax credit),所以对普通市民帮助不大。因为如进行一个比较大的家庭环保更新项目,安装太阳能装置等,需要1.2万元。这么大一笔钱,老百姓根本无法随便拿出来。

邹至蕙说,保守党政府给石油大公司退税,数以十亿元计;但老人家和年收入在2万元以下的家庭,却一仙退税也没有。这些人和他们的家庭,是经济不稳中受影响最大的,最需要帮助,却得不到。

油公司悭税十亿计 低收入没退税

她说,预算中对于托儿服务也没有帮助。这将使得许多年轻人,即使在衰退中失去工作,也因为孩子的拖累而没有办法去读书或者接受培训。一些华人新移民只能将刚生下不久的孩子,送回国去让老一辈去带。亲身儿女的分隔,是很残忍的事情。邹至蕙称,对这个预算,不但新民主党不支持,魁人党也反对。今天要看自由党的态度了。

文世昌料保守党可免倒台 黄维忠:经济政治化博支持

明报/有华裔时事评论员认为新预算案以政治为出发点,表面上是面面俱圆,令不少人受惠,亦尽量满足反对党要求,却未必对金融海啸有策略性的解决方案。然而,他们均认为自由党推翻预算案的机会不大,保守党倒台危机应只是“有惊无险”。

时事评论员文世昌指,新出炉的是一份“红色(自由党颜色)预算案”,很明显是“步步为营,没有太大的党派利益冲突”,基本上亦做到自由党开出的条件,相信哈珀政府今次倒台的危机是“有惊无险”。

他认为叶礼庭会接受新预算案,但他的首要任务是,于昨晚举行的党团会议要摆平党内对组联合政府的分歧,以便一致对外。

他估计叶礼庭会按兵不动的原因,当中既考虑到该党在经济上债务未清,又想到国民对他自己的认识亦不深。

“自由党大可等待时机成熟,等哈珀出错时,再堂堂正正搞大选,届时亦可避免与有分离主义的魁人政党合作。”文世昌说。

前香港中文大学新闻系主任黄维忠博士则认为,预算案是将经济问题政治化。只在乎争取支持,却欠解决根本经济问题的重点。虽然预算案令很多人受惠,但“只是头痛医头”,没有对症下药。

黄亦质疑,预算案中没有定下每年要创造几多份工作职位的目标,日后将如何令赤字预算返回平衡预算。

很明显今次保守党政府的确收集了自由党的意见,黄估计自由党会接受预算案之余,但就会提出修改。而组联合政府的机会则很微,皆因自由党面对这份预案“难以拒绝”,加上自由党即使要组联合政府,亦要得到总督首肯。

“总括来说,这绝对是一份很讨好的预算案,对个别纳税人、公司都有帮助,但对全球金融危机则没长远策略。”黄维忠说。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