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2/三鹿毒奶宣判:两农民判死,田文华无期

1月22日下午二时,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开始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被判无期,张玉军、耿金平被判死刑,高俊杰被判死缓,张彦章、薛建忠被判无期。另有多人被判有期徒刑。

中新网报导,1月22日下午二时,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开始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石家庄市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原三鹿高管王玉良、杭志奇、吴聚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8年和5年。

生产销售含有三聚氰胺混合物的张玉军、张彦章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已经做出一审判决:张玉军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彦章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生产销售含有三聚氰胺混合物的高俊杰等4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今日也在石家庄中院作出一审判决:高俊杰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薛建忠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彦军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肖玉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法院对向原奶中添加含有三聚氰胺混合物并销售给三鹿集团的耿金平等2人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做出一审判决:耿金平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耿金珠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50万元。

此次一审宣判的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还包括:向原奶中添加含三聚氰胺混合物并销售给三鹿集团的张合社等4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案;向原奶中添加含三聚氰胺混合物并销售给三鹿集团的董少英等5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案。上述案件从2008年12月26日起,已陆续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三鹿毒奶粉案宣判多人获刑(全名单)

田文华原三鹿董事长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无期徒刑

王玉良原副总经理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有期徒刑15年

杭志奇原副总经理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有期徒刑8年

吴聚生原集团奶源事业部经理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有期徒刑5年

张玉军奶贩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死刑

张彦章奶贩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无期徒刑

高俊杰劣质奶生产者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死刑、缓期两年

薛建忠行唐县化工试剂店店主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无期徒刑

张彦军劣质奶生产者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有期徒刑15年

肖玉劣质奶生产者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有期徒刑5年

董少英赵县富康奶牛养殖区负责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董英霞董少英妻子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宇文对奶贩子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赵胜茂奶贩子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卞更顺奶贩子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耿金平正定金河奶源基地负责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死刑

耿金珠金河奶源基地送奶司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有期徒刑8年

张合社奶贩子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张太珍奶贩子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杨京敏赵州银海奶牛养殖区负责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谷国平某奶厅站负责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


李平:三鹿案两农民判死 无人追究高官刑责

苹果日报/造成近30万婴儿肾脏损伤、至少6人死亡的内地三聚氰胺毒奶粉桉,22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作出一审判决,虽然有两名罪犯被判处死刑,虽然生产、出售毒奶粉的三鹿集团前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处终身监禁,虽然已破产的三鹿集团还被判罚4,930多万元,但是,同一宗案件以三种不同的罪名判罚,被判死刑的只有两位农民,这样的审判能否服人?况且,法院继续拒绝受理受害儿童家属的索偿诉讼,涉案高官继续逍遥法外,民怨岂能息?民愤岂能平?

被判死刑的农民张玉军、耿金平分别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及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但田文华等三鹿集团管理层被指控的罪名则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等同一早已免他们一死。但是,田文华等高层在8月1日确认奶粉含有三聚氰胺后,仍继续生产至9月12日,共生产了900多吨、销售813吨。他们为甚麽不是同样被控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

其实,内地法院全部拒绝受理毒奶粉索偿诉讼,早已表明三鹿案的审讯只是由中共政法委及政府在幕后导演的一场骚。毒奶粉几乎祸害全国各省市,这种案件本应由最高法院指定异地审讯,以免案件的起诉、审讯受到河北当地官员的干扰。但是,当局连这种门面工夫都不屑做,就交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审讯,不论控方、辩方上诉,按内地法例,案件的终审权在河北省高等法院,即案件不出河北就可落幕,不用担心有不识趣的检察官或者法官或者律师,问出更震撼的内幕。

三鹿集团在8月2日书面报告石家庄市政府,坦承奶粉验出三聚氰胺,还主动要求召回产品。但是,政府不只没要求三鹿停产,还反对召回产品,更决定「拿钱堵嘴」,防止消费者上访及传媒炒作。儘管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市长冀纯堂及两名副市长事后已被革职,但是,检察官为甚麽不追究这些高官渎职罪?法庭为甚麽不传召这些高官,追查他们作出草菅人命决定的缘由?

海内外传媒早已质疑,三鹿毒奶粉真相被掩盖至9月才曝光,是当局不想影响8月8日开幕的北京奥运的气氛。问题是,那些高官签阅过三鹿的书面报告?吴显国、冀纯堂甚麽时候开会讨论过?还向谁报告过?三鹿毒奶粉桉的问责为甚麽只局限于石家庄市和国家质检总局,未像其他问责事件一样追究当地省长责任?河北省长胡春华为甚麽可以置身事外?

今年46岁的胡春华,是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爱将,曾任中共西藏区委副书记,后出任团中央第一书记,去年4月调任河北代省长,本月中旬在河北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当选省长。胡春华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并未反省政府在毒奶粉事件中的责任,反而邀功称河北「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尽可能做好医疗救治、保护奶农利益、桉件侦破等各项应急处置工作,努力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覆」。

人民群众真的满意河北省政府的作为吗?看看那些被禁止进入法庭听审的民众,看看那些无从入法庭索偿的受害婴儿家属,看看那些因上访被驱逐、被殴打的受害者家属,就知道胡春华的邀功是多麽讽刺,而河北省人大则维持橡皮图章的角色,对事件保持缄默。如此政治制度、司法制度,真的是最方便官商勾结,真的是官逼民反!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