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9/基辛格秘密访华“副产品”针灸在美35年遍地开花

2006年11月09日 10:43:41 来源:新华网专稿

35年前,由中国传入的一场“针灸热”席卷美国,古老东方的针灸术经过多年的曲折历程,逐渐在新大陆找到了自己应有的位置,而其影响也远远超出了针刺对人体的医疗作用,对于东西方科学文化交流起了独特的推动作用。

基辛格秘密访华的“副产品”

对于针灸疗法是如何传入美国的,人们一直有着各种不同的说法,流传最广的版本是说针灸是由陪同尼克松总统访华的记者的一篇文章引起的。美国中医药专业学会会长李永明博士长期以来一直热心于中美医学交流,经过多年的调查寻访,他终于查明了针灸流入美国的源头。

据李永明介绍,经过查证史料和寻访有关当事人,证实了由《纽约时报》著名记者詹姆斯·赖斯顿撰写的一篇介绍他在北京接受针灸治疗的文章是针灸传入美国的历史性标志。它标志着中国大陆的现代针灸正式传入美国,并成为美国和许多西方国家的主流针灸学派。该文发表的时间虽然是在尼克松访华之前的1971年7月,但确与尼克松的那次破冰之旅紧密相关,是为尼克松打前站的基辛格秘密访华的“副产品”,因此也算是中美关系发展史上一段有趣的插曲。

1971年时任《纽约时报》副社长的赖斯顿应中国政府邀请访华。中方原本想让他与秘密访华的基辛格在北京“不期而遇”,但是基辛格却要求中方推迟赖斯顿到北京的时间。于是,一头雾水的赖斯顿夫妇在广州参观了两天人民公社,然后改坐火车进京。?

到达北京3天之后,负责接待的中方官员在与赖斯顿谈话时顺便告诉了他一条“小新闻”:基辛格刚刚访问了北京,中美双方将同时宣布尼克松总统于翌年5月前访华。身为资深记者的赖斯顿马上意识到自己被蒙在鼓里,失去了极有可能是本世纪最大的一条独家新闻。他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刺痛,后来证明这是急性阑尾炎的最早征兆,当晚他体温达39摄氏度。赖斯顿后来在文章中写道:“在朦胧中,我好像看到基辛格飘浮在卧室天花板上,透过黄包车篷布的缝隙向我发出阵阵冷笑。”他认为虽然没有任何医学证据,但他的病很可能“与白宫的基辛格有关”。

中方对赖斯顿的病十分重视,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过问下,赖斯顿住进了当时更名为反帝医院的北京协和医院就医,并立即由多位专家会诊,由现为北京医院名誉院长的吴蔚然医生为其作阑尾切除手术。术后第二天,赖斯顿出现腹部胀痛。征得本人同意后,中国医生为赖斯顿施行了针灸治疗。据赖斯顿说,当时一位年轻的中国针灸师在他的右肘部和双膝下共扎了三针,并用一种“像廉价雪茄烟样的艾卷”灼烤腹部,明显减轻了他腹部的不适。住院期间,因为医院里“没有其它可写的”,赖斯顿就在病床上写下了自己的手术和针灸治疗的详细经历,并电传回《纽约时报》总部,第二天他的文章就出现在该报的头版上,并进而引发了美国一发不止的“针灸热”。

美国中医药专业学会、美国华人医师会等团体5日在纽约举行一系列活动,最终确定赖斯顿当年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文章标志着中国大陆的现代针灸正式传入美国,并成为美国的主流针灸学派。美国中医药专业学会还向赖斯顿家人颁发了奖状,感谢赖斯顿对于针灸进入美国以来35年的发展所做的贡献。赖斯顿的次子,曾在卡特政府时期出任副助理国务卿的托马斯·赖斯顿代表全家对中国人民和美国针灸界对他父亲的怀念表示感谢,对他的文章引发了持续的针灸热并因此使许多病患减轻了痛苦感到十分欣慰。他表示,就像当年中国政府在准备开启中美关系的大门之前,邀请他的父亲在中国各地访问,了解中国社会方方面面那样,今天美中双方仍然需要继续并扩大、深化这种相互了解。

坎坷发展最终确立合法地位

18世纪华工移民美洲后美国就有使用针灸疗法的记载,但只局限于华人社区,美国主流社会对针灸几乎一无所知。据1970年出版的《人类、神话、魔术》杂志介绍,当年全美仅有几十位针灸师(这一数字显然不包括华人社区)。当时许多西医将针灸视为古老而随意的神话,没有逻辑和解剖基础。

在美国针灸热刚开始时,由于中国尚未实行对外开放,美国针灸人才奇缺。据说,在一段时间里,每天都有大巴士将患者从其它城市接到纽约找针灸医生看病。许多针灸师生意红火,应接不暇,甚至连取针的时间都没有,只好雇助手帮忙拔针。1972年全美第一家针灸中心在纽约成立,两周内接待病人达8000多。

但正像其他医疗方法一样,针灸并非万能的灵丹妙药,它有着自己的适应症。经过上世纪70年代短暂的狂热之后,针灸随后在美国步入低谷。它首先遭遇到的是法律障碍。美国许多州都明确规定,只有开业的西医师才有资格针灸。在加州还出现了不懂针灸的西医师请针灸师开针灸“处方”,将需要扎针的穴位贴上标签,然后由西医师扎针的怪现象。在美国的一些州还发生了针灸师因给病人扎针而受到起诉的事。

面对逆境,美国的针灸师通过针灸的实际疗效,帮助有关当局和医学界认识针灸,将针灸逐步纳入正规化的轨道。例如,纽约州的华裔针灸师就曾为当时的副州长和参议员等官员用针灸治好了腰扭伤、坐骨神经痛等西医没有良策的顽疾。他们还鼓励、安排有关官员访问中国,对中国的针灸进行实地考察。

他们的努力最终导致纽约州议会1990年通过法案,确立了针灸的合法地位。同年年底,纽约州针灸理事会成立,对于改进完善针灸从业者的培训、标准化考试、资格认证等做了大量的工作。

目前,全美已有44个州通过了有关针灸的法律,针灸正逐步纳入正规的医学教育体系。全国现有50多所针灸学校,两万多名针灸师,全行业年产值约16.5亿美元。

比中医“先行一步”遍地开花

尽管目前美国大多数州尚未以立法的形式对中医的地位加以确认,但是针灸却先行一步,已在美国遍地开花。这与针灸本身的因素以及华人医师和社团的努力有很大关系。

李永明指出,与中医药相比,针灸的机理相对明晰,比较容易让西方人理解。针灸设备简单、易于操作,副作用比较小,对一些西医束手无策的病症疗效显著,这些优势为针灸被美国民众接受、进入美国主流社会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此外,针灸在美国与其他补充替代医学的一个显著区别在于从一开始就有很多西医参与针灸的临床应用与研究。例如,美国西海岸有个医学针灸学会,30多年来几乎每年都有一批美国西医到中国大陆学习针灸,其足迹踏遍中国各大中西医院。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也为美国的针灸发展输送了一大批人才,这些人一般都接受过国内中医学院正规的中西医基础教育,起点比较高,比较容易和美国同行进行有效的交流,并得到他们的认可。

针灸进入美国后在规范化、现代化方面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在华人医师和社团的积极推动下,针灸在美国的许多州正逐步纳入美国正规医学教育的轨道。就连针灸用针也被纳入受美国食物与药品管理局监管的第二类医疗用品的范畴,出现了更细、钢质更好的针灸用针。针灸师培训和针灸器械两方面的显著改善使针灸成为一种几乎无痛的过程,尽管其疗效会因人而异,但许多美国患者都觉得针灸使他们感到很舒服。

近年来,在社会各界和国会的强烈呼吁下,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逐步增加对替代补充医学研究的资金投入,李永明也受聘担任该院替补医学中心的科研基金评委。据他介绍,从近几次评审的情况来看,中医项目逐年增多,占替补医学项目的30%左右。例如,哈佛大学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布鲁斯·罗森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一直致力于以核磁振和基因手段研究针灸对人脑的作用,该小组2003年获得590万美元的联邦政府资助。新英格兰针灸学校彼德·韦恩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也得到2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用于针灸疗效和安全性的研究。 (记者 王波)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