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1/朝阳收藏 当收音机即将成为往事

2006年12月11日 09:33:40  来源:中国收藏

“嗒嘀嗒 --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当许多三四十岁的读者对此还记忆犹新的时候,往日如宾士车一样珍贵的收音机,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悄悄地,它走向“文物”收藏之列的步伐也在加速,似乎让我们连感叹的空儿都没有。

■热攒矿石机

说起来,与无线电广播形影相随的收音机历史也只有百年。最先让中国大众熟悉的是矿石收音机。早在1904年电子二极体发明之前,人们就已经发现某些矿石具有单项导电的特性。1906年无线电广播诞生后,随着广播的兴起,美国科学家邓伍迪和皮卡尔德利用矿石晶体进行试验,发现了它的检波作用,将其与几种简单的元件连接,可以接收到广播节目。自20世纪20年代,美国的矿石收音机与电子管收音机同时登陆中国上海等沿海城市,其中以矿石机最受欢迎,原因之一是它无需电源,经济、方便。

1933年10月,上海亚美无线电公司生产出了外观小巧、价格低廉的矿石收音机。解放后的近20年时间,矿石机在民间依旧风光,比它在发达国家的使用期要长得多,因为除电力和电费的因素之外,安装电子管收音机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存在一定的风险,风险在于它能较容易接收到“敌台”的声音,这可是罪加一等的举动。

如此形势下,心灵手巧的无线电爱好者们纷纷自力更生制作矿石收音机。上至花甲,下至孩童,大中城市里的攒机热潮要比现今学生们组装电脑的劲儿还要足,这也许是我国有史以来得到最广泛参与的一项民间科技活动。讲堂、学习班应运而生,一些出版社大量出版《无线电实验范本》之类的挂图,指导作用十分显著。

■“5灯机”的炫耀

1904年,英国物理学家们发明了第一支电子二极体,为收音机的发展提供了技术和物质条件。电子管收音机也叫真空管收音机,无线电界在早期又根据机内电子管的支数俗称为“几灯机”。自20世纪20年代,进口的美国货、英国货、日本货等,从3灯机至10灯机档次不一。洋商们对于各款收音机的推销可谓不遗余力,图文并茂的广告似乎在一夜之间充斥于各大城市的报纸上。虽然许多收音机广告号称特别廉价,如上海亚尔西爱新款4灯机售价大洋187元,8灯机售价375元,但当时一般职员的月收入不过50至100元,而工人的收入只有二三十元,此价确实令大多数顾客望而却步。针对于此,“得力风根”收音机在1928年《北洋画报》的广告中称:“收音器之优劣,不在乎灯泡的多寡,灯泡少(即消耗少)而功效大之得力风根收音器,始允称为--价廉物美!”

1935年至1936年间,湖南电器制造厂(南京无线电厂前身)、上海亚美无线电公司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分别制成5灯收音机,各项技术指标可与进口机相媲美,售价仅为舶来品的一半,开创了中国无线电制造业的先河。

虽然电子管收音机有体积大、耗电多的弊端,但人们并不在乎这些,认为此物件是家中最气派时尚的代言,值得炫耀,这在当年美女如云、梦幻豪宅的月份牌广告画里即见一斑。不仅如此,在上海南华染织厂的“好消息牌”商标画上,高如大柜的收音机也光闪闪的,极易博得顾客的好感。设计更大胆的要数上海立丰染织厂“电星牌”色布的广告画。一位西洋女子裸露着肌肤柔润的后背,静静地坐在浅粉色的丝绸中,轻轻侧目回眸。顺着她的视线能看到暗蓝色的背景中有一张优雅的西洋茶几,茶几上古铜色的收音机是那么抢眼。她在听上海滩的小夜曲吗?这或许就是“电星”取名的真正含义吧。

1935年以来,以南京无线电厂“红星牌”收音机为先导,中国电子管收音机全面实现国产化。1960年,“熊猫牌”601型6灯收音机以优异的技术指标和精美的外观造型,不仅赢得了国内听众,还率先进入国际市场,并馈赠给外国元首。直到改革开放初期,电子管收音机仍有市场需求。

■红旗下的电晶体

美国工程师约翰·巴丁等人在1948年发明了电晶体,为收音机的瘦身与节能奠定了基础。七八年后,第一批电晶体收音机在美国、日本相继问世。据上海地方志记载,1958年1月20日,上海无线电三厂、四厂生产的全部国产化的电晶体收音机投放市场,其中的28A型还在当年被列为周恩来总理出访的国礼。1965年,毛泽东主席为广播事业题词:“努力办好广播,为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服务。”这一指示在随后的“文化大革命”中,对我国收音机制造业产生了超乎想像 的巨大动力,尤其是在1970年前后达到极致,从笔者收藏的百余份电晶体收音机说明书与广告的封面来看,就足以让人心潮澎湃!

红黄两色为主调的一幅幅画面是那么的刺目,革命化的收音机与说明书如同其他物品一样,无不打上“文革”的烙印,主席像、最高指示与太阳、光芒、旗帜、海洋或工农兵、八个样板戏的图画交织出大大小小的封面。特别是上述题词及最高指示、语录和群众发自心底的口号不仅被铭刻在收音机上,也被更广泛地印刷在说明书上、广告上。笔者所集包括人们熟悉的“红灯”、“熊猫”、“上海”、“长城”等品牌,特点更为鲜明的还有“工农兵”、“风雷”、“春雨”、“朝阳”、“向阳”、“丰收”、“东方红”等商标。不过, 当年的品牌专属意识很淡薄,比如:北京、上海同时出品“红旗牌”,温州、常州都生产“风雷牌”,辽宁、天津相继制造“东风牌”等,甚至有的型号或说明书连封面图案都一模一样,无不真切表达着人们对时代的忠诚。

仅仅是 30多年后的今天,各种红色画面或许是历史性地汇集在笔者的收藏册中,它们所透射出的一种怀旧的感染力实在难以抗拒。与此同时,老旧的矿石机和3 灯机、5灯机也愈发被藏家们珍视。那么,就让昨天成为朝阳中的收藏吧,往事与记忆也许不再随风。(游子)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