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4/奥运过后,北京开始头痛负面效应

东方日报/北京奥运会结束至今已逾四个月,“京奥效应”却只是昙花一现,不但入境的外国游客锐减两成,酒店房间的空置率上升,五星级酒店的境外住客急降三成,而且在全球性的金融海啸冲击下,经济更出现衰退、萎缩的象,令北京也陷入有如前两届主办城市雅典和悉尼般的“奥运诅咒”,标志性主场馆“鸟巢”如今冷冷清清,愈来愈少的游客愿入场拍照留念。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其他国家在奥运会后出现负面效应,已为正准备举行二○一二年伦敦奥运的英国政府敲响警号,巨额投资的基建目前已被叫停,而场馆也需考虑到奥运结束后的用途,但中国政府此前却似乎自信能避免有如悉尼和雅典般的命运。

座位过多鸟巢一直丢空

京奥除比赛场馆的巨大投资外,还有大量的道路、机场等基础建设项目投资,具体数额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数据显示奥运对城市的贡献实际出现逆转。耗资数十亿元人民币兴建的“鸟巢”,是北京一个瞩目的标志,但奥运会结束后,“鸟巢”却一直丢空弃用,看台终日一片冷清,连北京的足球队都不愿将“鸟巢”做为主场,原因是座位实在过多。

现时,只有游客会花费五十元人民币购买门票进入“鸟巢”,站在许多奥运冠军曾经踏足过的场馆上参观及拍照留念。管理公司的负责人坦言,一直都在担心如何收回巨额的投资成本,他形容目前的情况可以接受,但必须居安思危。

另一个令人感到沮丧的是酒店入住率,数字远低于业界的期望,有人将原因归咎于当局为加强保安,而对外国人实施过分严格的签证制度。虽然中国的经济仍然以每年百分之九的速度增长,但首都的酒店价格却随空置率的上升而下跌,去年十一月酒店的平均房价已下跌超过百分之七,其中五星级酒店的房价更下跌逾一成三。

旅业埋怨场馆票价贵

在京奥举办之前,全国上下一直憧憬“京奥效应”会带来的巨大收益。可惜事与愿违,京奥后市道非但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差,对旅游业界的影响更是首当其冲,抱怨外国游客剧减导致收入大幅减少,而“鸟巢”、“水立方”等场馆的参观收费过高,更降低游客的入场意欲,要求当局加强配套设施及宣传。

北京的旅行社普遍对京奥后入境的外国游客急剧减少感到失望,虽然“鸟巢”、“水立方”等场馆对游客具一定叫座力,但五十元人民币的门票价格相对过高,必须减价吸引客人。

康辉旅行社市场推广部经理张庆珠表示,原本非常看好奥运后的市场,岂料外国游客数目竟不断下降,仅该公司的接待外国客人已减少了三成。

促开放“水立方”

张庆珠认为,“鸟巢”的门票应该下调至三十元,同时需加强配套,例如“鸟巢”可以多些举办体育赛事,“水立方”也可以考虑开放予公众游泳,增强吸引力。

她指出,场馆方面应与旅行社合作提供优惠,同时酒店业在淡季的入住率也不佳,双方可加强合作自救,减价吸引外国游客,共度时艰。

京奥酒店入住率少于一半

不少专为奥运而新开设的豪华酒店入住率更加少于一半,据官方的统计,十一月入境的外国游客比前年同期下跌达五分之一,五星级酒店接待入境旅客住宿人数更比前年同期剧减三成。有五星级酒店负责人无奈地表示,在奥运前曾投入巨资为酒店进行大规模的改造,岂料现在竟出现三分之二的房间空置。

游西藏旅客减少近半

拉萨去年遭受“三·一四”藏民骚乱事件影响,西藏旅游业大幅下滑损失惨重。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全年接待中外游客仅有二百二十万人次,总收入约为二十二亿元人民币,远低于二○○七年接待游客四百多万人次、收入四十八亿元的水平。

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指出,二○○八年西藏旅游业受到拉萨骚乱事件、汶川地震等影响最为严重,全年呈现出急剧下滑、逐步恢复、迅速回升的态势。

据西藏旅游局官员介绍,今年西藏将力争接待海内外游客三百万人次。

目前西藏旅游业已经开始复苏,而被誉为“西藏江南”的林芝地区接待游客数量出现增长,拉萨市的旅游接待量也已接近去年同期水准。

为刺激观光业,当局推出帮助旅游业复苏的措施,包括设立市场奖励基金、加强宣传、减价促销等,令西藏游的价格比往年旺季平均下降了一半。

二○○七年,西藏实现旅游总收入达到四十八亿元人民币,比前一年增长七成三,乘火车进藏的游客占旅游总人数四成以上。

荣誉过后留下巨额债务

举办奥运会历来就相当于烧银纸,半个多月赛事一结束,大部分主办城市除了狂欢和荣誉,剩下的就是经济衰退和巨额债务,门票盈利谈何容易,场馆归本更是异想天开,成为不折不扣的“奥运诅咒”。

一九七六年蒙特利尔奥运会,由于投资失控,超预算近二十倍,亏损高达十亿美元(约七十八亿港元)。赛后该市推出奥运特别税,直到二○○六年,该市市民才还清了三十年前欠下的奥运债务。

每名希腊人为雅典奥运负债十年一九八八年汉城奥运被认为带动了南韩经济起飞,但两年后,经济开始下滑。十年后的长野冬季奥运后,当地制造业急跌三成,创下二百多家企业破产的纪录,经济衰退程度超过日本二战后的大衰退。

二○○○年悉尼奥运后,当地投资出现大幅下滑,连续三四年未见起色,体育场馆附近兴建的旅馆平均入住率只有三成,奥运主会场很快长满荒草。○四年雅典奥运烧钱一百二十亿元,超过预算两倍多,占希腊○三年GDP的半成,希腊政府先后发行了总额近五百亿美元的债券。为了十五天的狂欢,每名希腊人要背负十年以上的债务。

结束后三年内经济现衰退

自一九八四年洛杉矶奥运会引入商业化运作后,所有主办城市都未能避免“奥运低谷效应”。据专家分析指出,这种效应源于奥运投资膨胀所带动的远期需求急剧萎缩,其表现为奥运前两年,场馆及基础建设投资剧增,当地经济发展强劲;奥运期间,人流涌入带旺消费;奥运结束后的三年内,经济通常出现衰退,步入低谷。

历届奥运数据显示,奥运主办国在赛前两年内都会出现经济过热现象,直接投入与间接投入的比值愈接近,主办城市产生经济风险的可能性愈大。莫斯科奥运的比值为零点八,雅典为零点九二,北京投入最多,比值高达零点九四,居奥运史榜首,加上大量资金流向楼市,引发通货膨胀,今年又遭遇金融海啸,经济剧烈波动不足为奇。

投资者抽走资金

在过去十一次奥运举办前,主办国的股票指数平均增长二成五,奥运结束后,投资者急于抽逃资金,重创当地投资环境。北京奥运前夕,内地股市牛气冲天,也为京奥后投资极速暴跌埋下伏笔。另外,中国经济周期的平均波长为八年,○四年处该轮周期的波峰,○八年进入衰退阶段,这就加剧了奥运后北京经济下滑的速度。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