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8/托夫勒:中国的经济不会崩溃 要不断地变革

tuo.jpg
曾以《第三次浪潮》一书风靡中国大陆的著名未来学家托夫勒,十一月接受中新社和《中国新闻周刊》专访。他说“二十年以前,没有人能想象中国的崛起。现在是一个奇妙的时期,所有的变化都进行得十分迅速。在这样的时期,人们很难准确预测各种趋势,但总体的预测是:变革,不断地变革。” 中新社发 张炜 摄

中新社洛杉矶十一月二十七日电 题: 托夫勒:中国的经济不会崩溃

中新社记者 李静 张炜

阿尔文?托夫勒,当今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思想家之一。今年深秋的一个午后,这位一九二八年出生的老人,在洛杉矶一家酒店接受中新社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独家专访。

他一九八0年出版的《第三次浪潮》曾风靡中国大陆,销量达千万册之多,给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人带来极度的思想震撼。

“很长时间我们不知道《第三次浪潮》在中国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有一次我们到访巴黎,偶然在一本法国杂志上看到报道,说我们的《第三次浪潮》已经成为中国最畅销的图书。我们对此感到十分惊讶。”托夫勒说。

托夫勒第一次到中国的是一九八三年。说起此前对中国的印象,“那是一个封闭的国家,在那个时候,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也有些紧张,有些敌对。”他说。

他的夫人海蒂说,一九八三年我们把关于《第三次浪潮》的影片带到中国。“很多人骑自行车从十英里以外的地方赶来听讲座,人们问得最多的问题是:如何能直接从第一次浪潮跳入第三次浪潮?” 海蒂回忆说。

托夫勒说,我们得知《第三次浪潮》介绍给中国的时候,中国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那时,中国国内就未来进行着一场辩论。中国领导人做出了决定,要让中国走不同于以往的发展道路。

托夫勒说,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成就可谓显著、惊人。我们当初也没有想到中国能发展得如此之快,能取得这样的成功。在很多方面,中国已经成为领导者。中国是国际社会的一个重要成员。任何事情都不能完全排除中国的影响力,而中国的发展也不可避免地对外界发生着重大的影响。中国发生的变化不仅对中国,而且对全世界都很重要。

他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国便朝着更积极、更开放的方向发展着。当我们二00六年再次访问中国的时候,中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了。当你看到那些高楼,看到高速公路上的汽车,看到中国出口的商品,看到涌入中国的大量资金,结论是:这已经是一个不同的中国。

托夫勒认为,中国在三十年中取得的最大成功,是在社会稳定的前提下进行了政治改革。中国进行的变革是和平的,没有让社会分裂。

他欣慰地说:“大量的中国人开始理解第一、第二和第三次浪潮之间的区别,其人数可能比全世界其他地方懂得以上概念的总合还要多。”

托夫勒指出,当前的世界是一个由三次浪潮所覆盖的地区混合参杂的世界。全球很多地区以农业为主。第二阶层才是工业。发展到第三阶层,人们会更多依赖思想,即知识活动超过体力活动。那将极大地改变经济学,使很多经济学思想陈旧过时。我们现在的经济学不知道如何处理那些无形的财富,因为到目前为止,多数理论都是基于具体有形的货物。但我们的世界已经不再完全依靠有形物品。中国如何适应这个潮流,这是需要我们研究的重要问题。

面对当前的经济危机,这位未来学家说,中国有几个选择:一个是帮助美国走出困境,因为美国是中国的首大贸易伙伴,美国经济衰退势必极大影响中国商品出口,减慢中国的发展速度;一个是开辟新的市场,其中包括拉动内需以及寻找美国以外的出口市场。但由于这场危机的全球性,中国很难找到可以替代美国的市场。在这样的情形下,中国可能会展开另一场辩论,有人会偏向更多的政府干预,也有人支持市场化。

“尽管如此,我仍然相信中国将来会超过现在这些发达国家,因为中国明白第三次浪潮的意义,了解发展知识经济的重要性。”托夫勒说。

他说,从一方面看,中国已经在知识层面做好了赶超的准备,但在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这是最大的问题。我无法预料中国是否能够成为第三次浪潮的“先锋”,但我能断定的是,中国的经济不会崩溃,虽然她朝着第三次浪潮的迈进的步伐会减慢。中国领导人给我的印象是,他们希望发展世界上最先进的知识经济。我相信这是中国的目标。

中国需要努力的另一个领域是教育,即让孩子进入未来。他说:“应该让孩子能学会思想,因为社会的希望在未来。”

他认为,中国的年轻一代已准备好迎接变革,渴望进行变革。这一代人了解复杂的IT技术,清楚与其他人沟通的重要性。我希望这一代人能够给社会带来各种各样的创新,经济的、科技的。只要通过这样的方式,中国方能更加强大,在竞争中更具优势。

“二十年以前,没有人能想象中国的崛起。现在是一个奇妙的时期,所有的变化都进行得十分迅速。在这样的时期,人们很难准确预测各种趋势,但总体的预测是:变革,不断地变革。”托夫勒说。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