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6/出国不再需要惊动国务院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点心)动身来加州前,父亲嘱我到加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代他去拜访一下当年的老同学刘叔叔。

说起这位老同学,我并不陌生,当年他与父亲在武大求学时,虽一个来自经济系,一个来自法律系,却因着对于英语的共同爱好而走到了一起。青青少年,满怀抱国之志,在解放前夕,曾共同为救国护校而走上街头,在血雨腥风中,初结跨越了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友情。

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出国成为一种最热门,最时髦,也是最艰难的事情,海外关系这个条件,不知道卡住了多少想迈出国门,看看世界的莘莘学子的脚步。正是这位刘叔叔,在收到父亲的一封求助信后,立刻着手办理哥哥出国所需的各种手续,又以最快的速度把它们邮寄到中国,不仅就此圆了缠绕哥哥数年的出国梦,也为我们兄妹几个后来的出国奠定了基础。所以说,如果没有这位刘叔叔,我们全家的历史,恐怕就会是另一个版本了。

刘叔叔的样子我很熟悉,他们夫妇的照片早在父亲同我回忆往事的时候,就和那些故事一起熟捻起来,93年武大百年校庆,他们夫妇作为武大校友,曾共同受邀回国,并同父亲小聚,因耽搁时日不长,他们还要同时访亲探友,故未得缘一见。所以我们这次算是第一次相见。

我们两家住的相隔不远,驱车来到刘叔叔家的时候,两位老人已经在门口等候我们了,他谦谦风度,侃侃而谈,我们一见如故,50年的陌生,在他娓娓的叙述里被越拉越近,终于在咖啡袅袅升起的轻烟里,融化为零。

刘叔叔的父亲,解放前曾是一家拥有数千名职员的邮局的副局长,九一八事变,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将东北三省拱手让给了日本人,邮局内主事的英国人法国人都走了,日本人为了更好地掳掠中国,政治上采取部分维持现状,留用和提升当地的中国人,他父亲因年轻有为,被日本人看中,遂请他出任东三省邮政局的局长,为了怕他跑掉,还派人把他看管起来。

作为一名有良知的中国人,刘叔叔的父亲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做汉奸卖国贼的。他最终逃脱看守,并带领三千员工迁局南下,历尽艰险,越过山海关,回到北京,并请当时的国民政府为这些员工安排工作,这其中就有后来做了中共高官的地下党员。

刘叔叔兄弟姐妹7人,其中四人先后在抗战胜利及解放前夕,陆续移民美国,只有老父亲和剩下的三位,留在了中国。

1957年老父亲被打成右派,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原本不高的退休工资,在接下来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更是变成无东西可买的废纸。美国的儿女挂念老父亲的安全,为他办好了移民手续,可是在那个把任何同海外的联系,都定义为里通外国,叛敌投降的敏感时代,别说去美国这样头号的帝国主义国家,就连去香港,也比登天还难。老人这时想起了曾被他掩护过,当时在政府担任重要职位的旧部下,请他伸出援手。老部下顾念旧情,帮他打通层层关系,在1961年送他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刘叔叔就没有那么幸运,文革期间他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同在美国的亲人,也一度失去了联系。文革结束后,政策渐渐松动。在海外的亲人才费尽周折,辗转再次找到他,并为他全家办好了移民美国的手续。这绿卡,他拿在手上几年,却不敢申请,只怕被扣上什么大帽子,不仅去不了美国同亲人团聚,爱妻同需要他教导的三个孩子也将从此失去看顾。

时间终于在无数知识分子的期盼中走到了1978年,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文革中被错误对待的同志先后被平反,辛亥革命元老寥仲凯的儿子寥承志发表关于允许有海外关系的人员探亲的讲话,一切都是利好的消息。刘叔叔在公安局里的朋友以第一时间通知了他,他这才敢着手申请探亲事宜。

十年动乱,一场浩劫,整个国家从巨大的伤痛里慢慢复苏,百废待兴,正是用人的时候。作为一名英语教师,作为一个国家急缺的人才,刘叔叔和他妻子被卡了下来,出国之事,再度搁浅。

老父亲已80多的高龄,思念儿子心切,了解到共和党的议员不日将带团访问中国,因此去信一封给团长,请他帮忙疏通,团长慨然应允。说起老父亲同共和党的渊源,又是一段故事。老人家在世时,一直支持共和党,并多年从自己的老人金中捐出一部分给共和党,为此还收到前总统里根亲笔书写的感谢信,所以当他提出这一极具人情化的要求时,被他支持了多年的共和党怎能忍心拒绝呢?

团长到中国后,会谈一结束,就立即拿出老人家的信,中央非常重视,马上着秘书速速办理,坚冰打破,一江春水畅快流淌,刘叔叔终于得以和阔别了十几年的老父亲团聚!

来到美国的刘叔叔一家,同许多出国的中国人一样,经历了打工,学习和第二次择业的路程,他的孩子因为在这里读书受教育,所以在事业上的发展一帆风顺,第三代条件更为优越,也因此有了更多的发展机会。年轻的孙女在高中时就因一副画获奖,并在国会山庄展出,故而顺利进入西北大学心怡的专业,可以说他们现在是渐入佳境了。

今年是两老出国30年,也是改革开放30年,考虑年事已高,渐渐到了不良于行的年纪,他们趁着尚能走动,选择在今年这个特别的一年,做了最后一次的归国旅行。

回顾这三十年来的变化,老人家感慨万千。这30年来,他们先后十几次回国,眼见着中国从物资极度匮乏的计划经济,到现在越来越来开放的市场经济,中国在物质生活水平上,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摩登现代的高楼越来越多,私人轿车越来越多,吃的也越来越多。回想起他们1978年离开中国前有钱买不到东西,买什么好东西都要半夜里拍长队,凭票据的情景,真是恍如隔世。

回想30年前初到美国,搬进新租的公寓里,手抚第一次见到的冰箱,脚踩软软的地毯,在24小时热水供应的浴缸里洗澡,那种进入天堂的感觉,如今在中国许多寻常百姓家,已是很普通的事了,而当年的那份惊喜,如今回忆起来,只化作莞尔。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在政治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见多识广的出租车司机是这三十年发展的一个缩影,他们大胆针砭时政,这在30多年前的中国,是不敢想象的。思想上的解放,百姓参政的意识,都有了前所未有的新气象,30年前最恐惧的思想汇报,政治上的压力荡然无存,终于可以直起身子,在蓝天下长长地舒一口气了。

我们这一辈,更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比起当年留学生怀揣20美元上路,几年不敢回国探亲的窘境,或者是象刘叔叔那样,出国要惊动国务院的艰难,我们出国的经济和政治情况,要宽松得多,也宽裕得多。

这三十年,我也从一个懵懂的孩子,渐渐长成了独挡一面的成人,而10年国外生活,也让我对出国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对于千千万万的刘叔叔也好,对于许许多多同我一样的移民也罢,国门的敞开,意味着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开始有了更多自己选择的机会。随着国与国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广泛,交流层面越来越深入,世界在润物细无声里改变着中国,中国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世界,这中间有好也有坏,很难一概而论。

中国是一个拥有5千年文明史的古老国家,她的改变,势必因为悠久,因此也沉重的历史而比其它国家要艰难得多,漫长得多,期望她在一夜之间旧貌换新颜,也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海外的华人来说,对祖国拳拳的赤子之情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这也是出国后我们更关心中国发展的一个原因。

在这里,对于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不愿意单纯地用好或坏来做一个简单的结论,我更想说,这三十年里,中国已经渐渐注意到了人性化管理的重要性,以人为本,打开国门,让里面的人走出去,给他们更多的发展机会,由他们自己决定是留下来还是飞回去;也大开国门,让外面的人走进来,给他们自由选择的机会。用没有人性化的条例来管理国家的时代已经过去,历史翻开新的一页,坦然面对世界挑剔怀疑的目光,也告别胆怯,掀开外国人神秘的面纱,勇敢走进他们的世界。体现了一个愿意发展自己,壮大自己的大国应有的风度和勇气。

世界的全球化已经慢慢变成现实,国与国之间的流动所受到的限制越来越少,中国也在渐渐学习不单纯地用地域来划分人群,而是跳出五行外,再看五行中,以世界的眼光看待中国,看待在这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同时怀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对于刘叔叔来说,这才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最让人感动的变化。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