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9/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61)

第61章 中立国的介入

由于看到美国在板门店进一步受挫后,其好战势头在增长,许多温和国家对美国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此外,再加上板门店停战谈判的突告中断,所以联合国就自然想把结束战争的责任拿到自己手里。这件事显然本是联合国自己的事,尽管从一开始就由美国掌管着。第7届联合国大会于10月14日在纽约召开时,国务院设法争取对美国立场的支持,尽量想阻止住联合国的接管活动。在以后的几周时间中,有不少国家提出过结束战争的方案,其中包括墨西哥人所提出的阿尔曼建议。但11月间,印度所提出的动议却很快成为最引人注目的方案。印度建议由一个4国遣返委员会负责掌管所有战俘,凡愿回家者可一律遣返回去;然后允许双方向剩下的战俘解释被遣返的权利。在90天之后,凡反对回家者可交由战后政治会议去解决。遣返委员会的任何争论,可一律由仲裁人裁决。

印度此项计划很快得到了广泛支持,特别是英国、加拿大和法国的支持。美国则要求对草案进行修改,以保证对俘虏不使用武力,还主张,如停战后的政治会议在30天内未对被遣返者做出决定,这些战俘将重新交给联合国。印度议案于12月3日被通过。这项议案迅即为共产党中国和北朝鲜拒绝。不过虽然如此,但其主张却绝没有从此被彻底否定。

当上总统的艾森豪威尔于12月2日到达朝鲜。陪同他一道去的有将任命为国防部长的查尔斯·E·威尔逊、布莱德雷将军及太平洋舰队司令亚瑟·W·雷德福海军上将。克拉克和范·弗利特两位将军与艾森豪威尔进行了商谈,并在艾森豪威尔3天停留期间,陪他到战地及他处视察。对如何取得和平,艾森豪威尔从将军们处得不到什么新东西。他们所讨论的主要是把南朝鲜军队增加到20个师,使用国民党军队在朝鲜作战及各方面军事问题。艾森豪威尔最后同意扩充南朝鲜军队,但没有承诺使用国民党军队。不过他就任总统后,却取消了杜鲁门总统1950年禁止国民党人对大陆采取行动的命令。对克拉克的8-52作战方案未予讨论,尽管艾森豪威尔事先知道这项计划。艾森豪威尔此行是为了在朝鲜寻求体面停战,而不是想扩大战争,以寻求军事胜利。正如克拉克后来所写的:“当时对于究竟付出多大努力才能打赢战争的问题,根本就未作讨论。”

但这时作为联合国战俘营的暴行,却由于赤色分子继续布置闹事而停止不了。12月14日共产党被拘平民在距巨济岛不远的一个叫做龙草岛的小岛上,又上演了一次有组织的暴乱,结果引起了战俘与南朝鲜警卫部队的对抗。警卫人员向俘虏人群开了枪,当即打死85人,重伤113人。对许多人来说,这一死亡数字未免太大了。红十字会抱怨,苏联也在联合国试图谴责美国在龙草岛大规模屠杀战俘行径。苏联的努力未能成功,提案以45票对5票被否定,但当时却有10个国家弃权,这表明对战俘的局面相当不满。

说来也很奇怪,当时有一件人们很少注意且又与板门店谈判毫不相干的事,却成为打破战俘谈判的僵局,导致双方作出决定在最后达成协议的促成因素。这件事于1952年12月发生在国际红十字会执行委员会在日内瓦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该委员会以15票对2票(苏联和共产党中国反对)敦促双方作为友好的表示,在朝鲜立即释放伤、病战俘。

克拉克在东京看到有关红十字会组织的这一新闻报道后,建议进行这样的交换。他所以这样,并非认为共产党会同意,而是觉得在宣传上有好处。对克拉克的建议,华盛顿根本就像没有听见,但到1953年2月22日时,却批准了这项建议。因为国务院听说红十字会这项建议可能在近期计划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被提出。共产党到3月28日才作出反应。北朝鲜和共产党中国的司令部不但接受这项交换伤、病战俘的倡议,而且还提出了解决整个战俘问题。两天后,又有了更有意义的突破。周恩来总理在北京电台除重申了司令们的意见外,还说:“为实现停战,解决这整个战俘问题的时机应认为已经成熟。”他的解决办法与联合国大会12月3日所通过的印度方案很近似。周说:“在所有要求遣返的战俘遣返工作完成后,其余战俘应交给一个中立国,以保证其遣返问题的公正解决。”

第二天,中国人就这项建议拍电报给联合国大会轮值主席、加拿大的勒斯特·波尔逊。这项方案北朝鲜也同意了。4月1日,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在莫斯科电台上称这一方案是“十分公正的”。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谁也说不清是不是这件事才使共产党的不妥协立场突然化解的。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反正共产党所持阻挠态度已为合作态度所代替。4月20日,交换工作在板门店正式开始。被联合国叫做“小交换”的伤、病战俘遣送工作进展顺利,没有遇到太大困难,于5月3日基本上完成。联合国军遣返北朝鲜战俘5194名,中国战俘1034名,另加446名被拘平民。联合国军接受了471名南朝鲜士兵,149名美国士兵,32名英国人,15名土耳其人,17名其他联合国成员国的俘虏(总数为684名)。

解冻的结果是板门店停战谈判于4月26日复会。但双方代表在提名监督战俘交换的中立国问题上又陷入停顿状态。这一争论一直持续到5月7日。这时共产党突然放弃了一个中立国的主张,而建议成立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这与印度年前秋季在联合国所提方案大体相近。该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由印度代表和四个中立国代表共同组成,各国各出同等数目的军队来掌管遣返工作,这个方案与美国的条件接近。联合国所坚持的是所有军队只由印度派遣;委员会行动要全体通过(不是多数票);对政治会议在30天内处理不完的战俘则予释放,使之成为平民身份。共产党坚决不同意这些要求,但谈判却在继续进行。

在双方几乎要达成协议,所剩问题相对来说都比较次要,已可通过妥协来求得解决时,老独裁者李承晚毫无理性的故意阻拦行为却恰在这个关头发生了,这一行为危及停战的前景。就像瓦格纳的主旋律一样,李承晚对任何形式的停战的反对,贯穿了谈判全过程。他希望在美国帮助下征服全朝鲜,他的这一目标从未动摇过。谈判刚一开始,他即提出许多要求,其中作为他同意停战的代价之一,就是中国军队全部撤出朝鲜及解除北朝鲜武装。他曾发表广播讲话来破坏谈判,还上演过群众集会,发表过新闻述评,以反对联合国谈判。最典型的事例便是1952年4月14日发表的声明。在这份声明中,他说:“有人相信谈判会取得成功。我对这些人所持态度不能理解。我仍然反对置我国分裂状态的任何停火。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决心要用我们的双手统一我们的国家。”

1953年4月,“小交换”正在进行。当最后达成停战协议的前景总算大有希望时,李承晚反对和平的劲头越来越按捺不住了。他表示,如联合国同意停火,南朝鲜很可能单独同共产党干下去。5月12日,李承晚通知克拉克将军说,他不同意把不愿遣返的北朝鲜战俘释放给中立国,而且根本不承认印度是中立国,也不允许印度军队呆在南朝鲜。为了迁就李承晚,克拉克要求共产党同意所有不愿遣返的北朝鲜战俘,在签订停战协定之后立即予以释放。这项方案在5月13日自然遭到共产党拒绝。这件事造成了一段时间内毫无成果的争论,使谈判休会到5月25日。

与此同时,克拉克自信持续空袭能使共产党就范,因此,他决定轰炸北朝鲜为农民稻田供水的水库大坝。炸毁这些水坝,可以水淹没公路、铁路,破坏敌人的交通线,因此,克拉克认为是合法的军事目标。5月13日,他第一次下令轰炸平壤北面靠近德山的一座水库。大水冲毁了6英里铁路,5座铁路桥和2英里公路。同时大水还冲毁和淹没了3200多亩稻田。以后10天中,联合国空军又炸了另两座水坝。但是共产党反应迅速,在第一次遭炸后就放水降低了水位以防洪水泛滥。

就在板门店休会期间,参谋长们在5月20日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开会,就一旦谈判完全破裂美国应采取的方针提出了建议——为美国在决心扩大战争时所做出的决定。也许这就是那句常挂在人们嘴边的那句话的来源,即所谓艾森豪威尔总统威胁说要使用原子弹,共产党才就范的。但参谋长们却绝没有叫美国采取这一行动,共产党也没有接到最后通牒。毋宁说参谋长的建议只是远东局势不可收拾,美国愿冒全球战争风险时的一种应变措施罢了。艾森豪威尔早已表明他是在设法和平解决朝鲜的僵局,并不是要扩大战争。因而参谋长们建议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对中国大陆强化海、空军作战及原子弹的广泛战略、战术使用,这只不过是为了取得最大惊人效果和影响。要求取得惊人效果,就排除了向共产党发送最后通牒的可能性。

到1953年5月中旬时,对停战的威胁却绝不是来自于北京和平壤的共产党领导人,而是来自于南朝鲜领袖李承晚本人。摆在朝鲜和平道路上的障碍不是敌人所设置的,反倒是一个盟友,这真是一种讽刺。

克拉克认为李承晚只不过是少数人。他认为只要美国提出签订美韩共同防御条约,同时给予经济援助,再帮助南朝鲜军队发展到20个师,南朝鲜总统就会服服帖帖。出于这种考虑,在板门店于5月25日恢复谈判后,美国官员就把为安抚李承晚,在停战后立即释放所有朝鲜俘虏的要求搁置到一旁。

在双方谈判代表开会前一小时,李总统接见了克拉克将军和1952年11月接替约翰·J·穆乔任美国驻韩大使的艾利·O·勃里奇。克拉克和勃里奇尽量设法使李承晚消气。他们说,只要他充分支持停战协定,美国一定在军事、经济和政治上支持他,可是李承晚的反应却是完全抵制。他说:“你们可以全部撤除联合国军,并撤销一切军事经济援助。我们将决定自己的命运。我们不要求别人替我们打仗。也许一开头,我们依靠民主来帮助我们就是错误的。对不起得很,在现有条件下,我很难保证与艾森豪威尔总统合作。”

在板门店却是明显的对立,乐观的气氛令人振奋。哈里逊将军提出了联合国军的条件:中立国委员会不得对战俘使用武力;印度必须提供全部部队;全部说服工作(解释工作)必须在90天内完成;如果停战后的政治会议不能就遣返战俘问题达成协议,对不愿遣返战俘的处理应交给联合国大会。对联合国军方面的建议,共产党不是像过去一样进行攻击,而是多少作一些温和批评。然后双方休会到6月4日。那天共产党同意停战,并提出了一个协议文本。该文本与联合国的原文件的不同处,只是限于关于不愿遣返者不由联合国大会处理这方面。共产党提案提出政治会议未作处理的战俘,应立即释放。6月5日,联合国军代表团对共产党代表团的文本,只提出了几处需澄清的地方。

6月8日双方就战俘遣返达成了协议,并就不愿遣返战俘问题签署了《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职权范围》文件。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