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0)

第20章 “我们要守住这条战线”

第4师在洛东江江湾的遭遇证明了北朝鲜军队正在面临一场新的战争。这期间,针对大邱的集中行动中所发动的另外两次联合进攻也证明了这一点。由此可见,7月29日沃克将军发出的“死守”命令已被前线将士认真执行。

敌人对大邱的第一次进攻,是从大邱西北穿过洛东江,在倭馆以南不远的地方发起的。第二次进攻是从城西南高(灵)大(邱)与洛东江交汇处的一个名叫永普的小村庄发起的。

从大邱西北发起进攻的是当时已具传奇色彩的北朝鲜第3师。该师在战争一开始就第一个攻入汉城,曾与第4师联手在锦江和大邱打败过美军第24师,并从永同追击第1骑兵师。从西南的高(灵)大(邱)公路发起进攻的是刚刚组建、尚未投入过战斗的北朝鲜第10师。

8月9日凌晨,北朝鲜3师7团在倭馆那座残桥以南2英里的一个渡口涉水过江,开始了集中进攻。第5骑兵团的士兵发现了北朝鲜人,迅速调用早已装备好的大炮进行集中轰击。然而一部分北朝鲜士兵已经过江,并向东边挺进。之后不久,北朝鲜第3师另外两个团企图在南边更远的地方过江。那时,对面的整个美军前沿防线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当两团人马走到河中间时,美军照明弹与照明灯将上空照得通亮。美军的大炮与自动武器雨点般倾泻在两团人身上。大部分北朝鲜幸存者逃到了西岸的安全地带,这次进攻瓦解了。但是,第7团约有1000人冲上了江东的268高地,那里距江岸不过10英里。268高地被称作三角形高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汉釜公路与铁路都从其下边通过。第1骑兵师师长盖伊将军立即派遣第7骑兵团的一个营前往消灭北朝鲜人。战斗持续了两天,在重炮、迫击炮和坦克的联合进攻下,该营将北朝鲜300名士兵赶回了江对岸;其余的700名敌军伤亡,大部分死在了迫击炮和浓密的炮火之下。

美军火力重又显示出了它在二战后期所拥有的雄威。在美军的频频进攻下,高傲的北朝鲜第3师沦为一支仅有2500人左右的溃散队伍,不得不彻底退出战场,重整旗鼓。

对于北朝鲜第10师在永普的进攻,美军也给予了同样致命的回击。8月12日凌晨,10师的一个团强行过江,但第7骑兵团一个营在大炮和飞机的支援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8月10日,敌人又卷土重来,但在第一骑兵师空中和地面的重炮反击下又被赶了回去。第77野战炮营一连发射了1800多发炮弹,榴弹炮筒都给打坏了。在永普渡过洛东江的北朝鲜1700人中,有1500人被打死,而整个师的伤亡人数达2500人。

尽管北朝鲜军队在洛东江边的进攻十分凶猛,其主要攻击目标仍是从西面和北面向大邱方向推进。然而,麦克阿瑟却和其他指挥官一样,认为敌人主要是从西部发起进攻,并正在倭馆以北的洛东江西岸集结大批军队。根据远东司令部情报部门提供的一些报告,这一地区集结有4万名北朝鲜士兵,整个防御圈上北朝鲜的实际兵力已减至7万人以下。远东司令部所使用的有关北朝鲜兵力的数字带有很大水分。与其相比,这个数量仍然令人难以置信。

尽管如此,8月13日,麦克阿瑟将军把远东空军司令乔治·E·斯特拉特迈尔中将召到了他驻东京的办公室,向他布置了一项空军战史上最为惊人的战斗任务。麦克阿瑟说,他想动用空军的B-29轰炸机,对据说是北朝鲜军队集结的地方实施地毯式轰炸。

远东空军轰炸机指挥官小埃米特·(罗齐)·奥唐奈少将估计,他可用每枚500磅重的炸弹对3平方英里的地方进行饱和轰炸,但他却沮丧地发现,麦克阿瑟司令部选定的轰炸目标竟有26平方英里之大(3.5英里宽,7.5英里长,位于倭馆以北洛东江沿岸)。奥唐奈深知,即使动用轰炸机指挥部在冲绳的98架B-29超级堡垒式轰炸机,也不可能对那片26平方英里的地区实施饱和轰炸。那地方是山区,峰峦起伏,沟壑纵横,再猛烈的轰炸也都会受到遏制。轰炸机指挥部的军官们将那片地区分成12个面积均等的区域,由12个B-29轰炸机分队分别对中心地带进行轰炸。

空袭于8月16日开始,在半小时内,98架轰炸机从5千到1万英尺的高空对指定目标进行了轰炸。超级堡垒投掷了500磅重的炸弹3084枚,1000磅重的炸弹150枚。这是自诺曼底进攻以来对地面部队直接援助中动用空中力量最多的一次,其重创效果相当于3万发重型炮弹。

没有丝毫证据证明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狂轰滥炸炸死或炸伤了一个北朝鲜士兵。沃克将军报告说,由于浓烟滚滚,尘土飞扬,空中观察无法进行,因此难以评价所造成的破坏;由于离得太远,也根本不知所发生的情况。派出去侦察的地面巡逻部队根本就没有到达那里。后来,从战俘那里得到的消息证实,北朝鲜的几个师早已渡过洛东江到了东岸,而不是像远东司令部所想的那样,还在洛东江西面集结。奥唐奈将军本人乘飞机在空中侦察了两个半小时,也没有发现任何活动的迹象——没有军队,没有车辆,没有装甲车,也没有防空炮火。他提出,今后如果不是地面形势危在旦夕,就不要再执行此类任务。后经斯特拉特迈尔将军出面斡旋,麦克阿瑟将军决定取消8月19日第二次对洛东江以东地区实施的地毯式轰炸。斯特拉特迈尔告诉麦克阿瑟,空军的战斗轰炸机和海军的俯冲轰炸机就可以给第8集团军提供最好的空中援助。在高级指挥部只限于小圈子内的一套礼仪中,精心表现出的礼貌斯文往往会把很大程度上的责难掩饰起来,有人告知远东最高司令官,他把一个本来很精确的器具当作大棒来用了。

在大邱以北和西北方面,美军防线转向东边,穿过崇山峻岭,直向日本海延伸过去。北朝鲜人在8月份的进攻中,在这里付出了很大努力,其矛头直指南朝鲜第1、第6和第8师。北朝鲜军队在这里取得了重大胜利。攻打南朝鲜人的有北朝鲜第15师,他们在倭馆以北几处地方分头渡过洛东江,并利用了水下桥梁运来了重型装备。第13师从洛东里东南直向大邱推进,第1师从军威沿南北公路进攻,另有第8师从义城南边向大邱东北的山区渗透。(参见图1)

进攻于8月5日开始。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战斗后,北朝鲜第13、15和第1师已直逼离大邱正北方向15英里的多宝洞。南朝鲜第1师封锁了那里的道路。这的确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如果不迅速挡住北朝鲜军队,他们就很可能沿着多宝洞走廊一直推进到大邱,从而打乱整个环形防御圈的防线。

到8月16日,北朝鲜军队的渗透已危及大邱的安全。大邱城内人口骤增,除了平常的3万名居民外,又来了4万多难民。8月18日,北朝鲜的炮弹有7发落到了大邱火车站附近,造成1人死亡,8名平民受伤,立即引起了一阵惊慌。道政府下令撤离大邱,李承晚总统也把首都迁到了釜山。这一举动让成千上万的南朝鲜人惊慌失措,他们拼命向南逃难,这给部队提供给养带来了麻烦。北朝鲜炮手又两次炮轰了该城,最后一次是在8月20日。尽管如此,第8集团军还是采取了果断措施,遏制住了撤退的浪潮。

沃克将军针对北朝鲜对多宝洞走廊的威胁也采取了果断措施。8月18日,他将手下的“救火队”,即约翰·H·(迈克)·米凯利斯中校统率的第27团投入战斗,并给予坦克和大炮的支援。该团属第25师,前不久曾协助扫除了渗透到洛东江江湾以东灵山附近的北朝鲜人。而此时此刻,第5海军陆战团、陆军第9团和第24师正在激战之中,他们要把北朝鲜人从洛东江江湾内苜蓿叶式高地和五峰里岭上赶走。

北朝鲜指挥部兵力严重不足,便从多宝洞战区撤出第15师,将其火速派到北面战线。那里,北朝鲜第8师正被困在义城以南。在此时刻,迈克·米凯利斯统率的一团人马,再加上一个M26中型坦克连和两个炮兵营(第8营与第37营),向多宝洞压来。与此同时,北朝鲜第1师正在北区向南挺进途中,尚未抵达多宝洞。

尽管北朝鲜指挥部在防御圈战斗中得到了唯一一次坦克的强大支援——共计21辆新T34坦克——在多宝洞一带进攻的北朝鲜第13师得到了其中的14辆,但北朝鲜第15师的撤离远远拉平了多宝洞走廊双方胜败的机会。

正是在多宝洞以北这块地方,朝鲜战争中最不寻常的一场战斗持续了7天7夜。这里的战场是一条1英里长的南北走向的公路,路两面是绵延数里高耸入云的山峦,山上根本无路可走,因而被称为“保龄球道”。如果北朝鲜军队想要突入到大邱,就不得不从这里通过。美军第27团扼守在路的南段,而南朝鲜第11师则镇守在公路两旁的山峦上。

头天晚上,即8月18日,天刚一黑,北朝鲜迫击炮和大炮一起开火,为发起进攻作好准备;接着,两辆T34坦克和一门76毫米自行式火炮头前开道,步兵紧随其后,有的徒步,有的乘坐卡车,浩浩荡荡沿着“球道”开来。走在前面的坦克轰鸣着驶向前去,并没有向敌人开火,跟在后面的那辆坦克却胡乱地向不同方向打炮。27团的火箭炮分队一直等到坦克靠近美军防线时才予以回击:一发火箭弹摧毁了第二辆坦克,有两枚火箭弹打到了打头的坦克上,但没有引爆,不过已被吓坏的坦克手却扔下坦克,掉头就跑。与此同时,第8炮兵营的穿甲弹摧毁了敌人的那门自行式火炮,打坏了两辆卡车,打死了100多名步兵。后来又有3辆T34坦克沿着“球道”开来,不过看到战友们的遭遇后,急忙掉过头向北开去。

接下来的6个晚上,双方之间的交战就这么持续着,紧张而富有戏剧性。先是由迫击炮和坦克轰击一阵,然后北朝鲜军队便沿着“走廊”向前推进,而美军等待有利时机向他们开火。感到畏惧的美军士兵眼瞧着T34坦克在走廊北段列成一线,并不断向路南端的美军阵地发射穿甲弹,企图摧毁那里的M26坦克。枪炮发出强烈闪光,高速炮弹像红色的圆球一样在黑夜里急速划过。炮弹落地时引起的爆炸声和枪炮的射击声在山中引起的回响震耳欲聋。一些美国士兵因此把这段公路比作1英里长的“保龄球道”,唯一不同的是,巨人掷出去的不是保龄球,而是具有爆炸力的巨大弹头,企图打翻公路那头的坦克。

这场奇特的战斗还出现了其他一些花样。北朝鲜人运用照明弹来配合自己的行动,而美国人很快就意识到,绿色的照明弹是个信号,标志着即将对某一地点实施进攻。因此,只要开始进攻,美军就在自己的阵地上方发射照明弹,经常让北朝鲜士兵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地进入到等候在那里的美军枪口下。美国人还在这狭长的“球道”中埋下了反坦克地雷,有效地阻挡了敌军坦克。当北朝鲜士兵企图清除地雷时,美军的照明弹就将那地方照得通亮,早已待命的大炮、迫击炮和瞄准好的自动武器一起开火,弹雨铺天盖地地落到不幸的北朝鲜人身上。双方的火力都很猛烈。8月21日夜,第8炮兵营的一个连就发射了1660发105毫米炮弹,4.2英寸迫击炮排发射了900发,81毫米迫击炮排打了1200发炮弹。而整个“球道”只不过几百码宽。在那一晚的战斗中,北朝鲜就伤亡了1300人。

白天的时候,北朝鲜军队也没有多少喘息的机会。美军的飞机反复向北朝鲜军队阵地进攻。8月20日,飞机对敌人的阵地进行扫射,由于离美军士兵太近,0.50口径的机枪乏弹竟落在了27团所构筑的散兵坑里。

北朝鲜第13师在这条“保龄球道”中被打得七零八落。北朝鲜指挥部好像迟迟意识不到,他们一直在按美国的规则玩这场游戏,而不是按自己的规则来玩。他们一次又一次进入美军布好的陷阱。美军阵地拥有强大的火力,而依靠北朝鲜的那点力量,根本无法突破阵地,况且他们每天还要受到美军炮火和飞机的骚扰。

他们必须采取行动。北朝鲜人于是又回到他们那种已被实践证明是可行的老套路,即侧翼包抄,并设法在美军阵地后方设置路障。到这时为止,北朝鲜第1师已到达“保龄球道”以东地带。8月21日深夜,北朝鲜一个团从东面山区峡谷向敌人阵地渗透,中午时已来到27团阵地后方6英里处。那地方在大邱的北面,距大邱仅有9英里。北朝鲜军队迅速以轻兵器火力控制住了一段5英里长的主补给线。当天下午,他们又进攻了第2师23团的一个营,该营几天前被派来执行保卫任务,以保护部署在大邱以北8英里的两个支援炮兵营。此后不久,密集的炮火便落在第8炮兵营阵地上。几分钟后,一枚炮弹正好击中该营火力指挥中心,炸死4名军官和两名军士。

然而,过去在锦江和大田那段被动挨打的日子对于美国人来说已一去不复返了。空军、海军和澳大利亚的飞机不断向路东北朝鲜人聚集的山岭发动攻击,B-26轰炸机的一次打击就投下了大约4.4万磅炸弹。第二天一早,第23团发起了对北朝鲜军队的进攻,一天时间便肃清了山岭上所有的敌军。

“保龄球道”的战斗结束了。精疲力竭、士气低落的北朝鲜士兵停下来休整。第27团返回马山,回到了他们所属的第25师。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