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5/逾百万筹款仍未送川引起社区关注

星岛日报9月4日报道/全加华联、多伦多华联会及四川赈灾委在5.12大地震之后在大多地区筹款135万元,至今捐款中逾百万元仍未送到四川灾区,这一消息引起社区高度关注。有权决定这项款项使用方式的部分基金会信托委员会成员对本报表示,将尽快召开会议决定如何使用善款,对公众的关注做出回应。

基金信托委员会9名成员之一谭新雄表示,所谓“紧急援助”有一个时间的区间。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按照红十字会及CIDA(加拿大国际发展署)的概念,灾后一年内的救助工作都应该算作是紧急援助的范畴。目前基金会主席陈丙丁正在四川考察,待他回多之后将详细情况报告给基金会,大家讨论如何使用捐款,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方法。谭新雄表示,将这笔钱拨捐加拿大红十字会是当初的一个方案,并且华联会与红十字会达成过协议,将筹款转交给红十字会时,对方只收取1000元的手续费,而不采取惯常按比例抽取一成至两成甚至更高(比例)的行政费。后来四川赈灾委决定除4万多捐给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四川学校重建基金之外,其余所筹集到的44万多元交给华联会,而没有单独交给红十字会,这一点(可节省行政费用)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谭新雄表示,这笔捐款来自大众,信托委员会只是“代管”。在如何使用捐款问题上仍然要重视及尊重捐款者的意见。他个人认为,可以听一听陈丙丁由四川灾区带回的最新情况,但如果没有更好的方案,捐款仍以转交加拿大红十字会为好。

信托委员会9人成员中的另一位江邦固表示,基金会主席陈丙丁目前正在中国考察,预计他返多之后应该会很快召开会议讨论基金用途。作为委员,对基金如何使用才算合理有些什么意见与看法,应该先在内部会议表达,形成整体意见及决议之后再向传媒公布,为此她选择现时不向传媒发表评论。至于捐款人有要求尽快将资金拨转灾区,江邦固表示,捐款人人数众多,每一个人的意愿不同,外界有各种声音是正常的。实际上这笔钱不是想送到中国就送到中国,不是想像中那么容易。

9人委员会的另一位成员林立赞同将捐款转交专业的赈灾慈善团体,但可以就捐款用于哪些领域向受捐单位提出要求和希望,华联会可予以监督或让对方出具报告。林立不主张由华联会自行确定救灾项目并支配捐款用途。他指华联会并不是专业的救灾或慈善团体,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与经验,况且华联会在多伦多,很难控制捐款进入国内后千万里之外的情况。所以一定要将捐款转到一个可靠、专业的慈善机构。至于说转给哪一家机构,委员会可以再讨论。

伍卓生:钱应尽快“放出去”

多伦多华联会名誉主席、侨领伍卓生昨天回应本报前日的查询时表示,他个人认为这笔钱是救灾的钱,是非常紧急(very urgent)的,是捐款人捐出为灾区人民“救命的钱”,应该花在紧急救助方面,不应放在其它方面,比如说用于教育或是纪念(education/memorial)方面是不应该花的。

他表示,赞成这笔钱不能“再留下来”,而是应该尽快“放出去”。他表示,9人委员会当中目前有两人不在多伦多,事缘紧急,他希望召集剩余7人开会见面,如果多数人都赞成这笔钱应该不能再留下,就按大家的意见马上将钱“送出去”。

华联会赈灾委筹到的逾百万元善款到哪去了?

星岛日报9月3日报道,有社区人士发出一封致多伦多华联会名誉主席、侨领伍卓生的公开信,敦促多伦多华联会尽快將5.12大地震之后筹集的逾百万元賑灾款尽快送往灾区。

曾参与「生死不离」賑灾义演的华人艺术家段圣义昨天致信伍卓生,「转述一部分为四川賑灾捐款和参与组织社会賑济活动的民眾发出的强烈呼吁」。信中指5.12汶川地震之后,华人通过各种活动筹集賑灾款逾100万,匯集到由全加华联开设的賑灾帐户中,但有部分捐款至今未送到灾区。信中表示,如今汶川灾民已得到安置,这笔救急款可能已经失去筹集之初的作用,如今攀枝花再发生大地震,新的灾民在毁倒的家园中正急切等待著一口粮,一瓶水,一件衣,一粒药,而全加华联慈善帐户中的善款,应立即將这连同加拿大各界人士对灾区同胞的爱心一並送到攀枝花。

信託委员会可决定用途

因全加华联执行主席、多伦多华联会主席陈丙丁目前在大陆访问,记者昨天致电全加华联共同主席(安大略区)、多伦多华联会副主席金龙焕。对方证实由华联会及四川賑灾委分別筹集、之后匯总的賑灾基金一共135万元,就他所知已支付20万元用於购买2,500顶帐蓬,於6月中旬运往灾区,另花费数千元作为运送加国捐赠药品去灾区的运费,而其余逾百万元捐款目前仍在加国。

他表示,基金会成立了一个信託委员会,有权最后投票决定这笔捐款如何使用。信託成员一共9人,包括陈丙丁、伍卓生、林立、沈浩(加拿大华人专业人士协会会长)、江邦固(四川同乡会会长)、谭新雄(四川賑灾委成员)及黄才、张汉贤(华联会副主席及会计)等。

金龙焕指他本人不是信託委员会成员,对於这笔钱究竟是用於在灾区建学校、办教育,还是帮助农民,抑或是用於城市重建,自己都不便置喙。基金会內部如何討论、目前进展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但他个人认为,这笔賑灾款应该尽快送到灾区,用於紧急救助用途;第二,华联会组织賑灾筹款义不容辞,但賑灾救援並不是华联会擅长的专业领域,这笔钱应该转交给有信誉、又在中国灾区具备救灾能力、直接从事救援工作的慈善团体或国际组织,比如加拿大红十字会、联合国儿童基金等。

在四川賑灾筹款活动中尽力的段圣义表示,她早前与多位社区领袖交换意见,呼吁將这笔基金尽快送往四川灾区,她並致信侨领伍卓生,她指伍卓生在收到其信之后10分钟即回电给她,表示完全同意她的意见,並著手召集有关人士开会,討论尽快將賑灾款送往灾区。

本报昨天傍晚致电9人信託委员会成员之一的谭新雄,对方表示暂未接获伍卓生的开会通知。记者试图通过电话、传真等方式联络伍卓生就事件做出回应,但至截稿时仍未与伍卓生成功联络。

谭新雄:善款可以更快一点送到灾区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www.newnews.ca 9月4日讯)社区人士段圣义发表致伍卓生的公开信,质问为何华联会筹到的逾百万元地震赈灾款项到现在还没有送到灾区,更有网友致函本网称华联会的筹款没有送到红十字会,所以不符合政府的对等基金拨款。

关于对等基金拨款,华联会的“中国四川地政赈灾基金“信托委员会成员之一谭新雄在回应本网查询时表示,网友有此疑问,是由于他们不清楚事件的具体规定。华联会基金会的筹款完全符合政府对等拨款标准。华联会基金会在加拿大国际开发署(CIDA) 规定的截止日期之前向CIDA 发了一个 Letter of Attestation of Eligible Donation, 满足CIDA对等基金拨款的规定,因而基金所收捐款获得了对等基金拨款。

他又表示,现在大部分款项确实还在加拿大,尚未送到灾区,基金会主席陈丙丁前段时间亲自飞到灾区视察,看看灾区到底哪些项目是灾民的迫切需要,过几天陈丙丁飞回多伦多,情况就应该清楚了。据他所知,从筹款开始到现在,这逾百万善款只动用了2笔,首先是动用了20万元购买2500顶帐篷,已经第一时间送到灾区;其次是多伦多Apotex药物公司捐赠给灾区,其部分运费约5800元是基金会出的,除此之外,善款分文未动。

对于网友的心情,谭新雄表示完全理解,无论是捐款者还是社区人士,都希望善款能够尽快到灾区解决灾民的实际需要,他本人也认为华联会筹到的善款可以比现在更快的送到灾区,但是实际运作并不如此简单,基金会也是希望把大家的爱心捐款应用得更加妥当而已。

当问到网上有人质疑款项的去向,谭新雄回答说,信托委员会规定,任何善款的动用,一定要信托委员会开会讨论同意,而且要有书面决议。 他认为委员会对善款的管理和使用是非常严格和谨慎的,一定会用于赈灾工作。另外,他说善款的应用有许多规定,不如网上有人想向那么简单。 一切须按有关规定办。

段圣义:致伍卓生的公开信

伍先生:您好!

今天给您写信,是向您转述一部份为四川赈灾捐款和参与组织社会赈济活动的民众发出的强烈“呼吁”:

“5?12”中国四川汶川发生的特大地震,震撼了世界。加拿大社会各界,包括联邦政府立即纷纷捐资捐物,向灾民们表达一份关爱。在这一筹款活动中,我们加拿大的华人更是表现出空前的团结,通过各种活动筹集到赈灾款一百多万,汇集到由全加华人联会开设的赈济汶川灾区的慈善账户中,而且联邦政府也已拿出对应的赈灾款项。但是,从媒体报道中获知:在全加华人联会开设的慈善账号下的这笔善款至今未见送到灾区。

在捐款者的队伍中,大部份是收入不多的草根阶层,大家从衣食中节省出开支给灾区同胞,为的是给他们一口水喝,一口饭吃,一件衣服裹体……但不知何故,这笔善款却迟迟不见送去“救急”。

现在,汶川的灾民已陆续得到妥善安置,这笔“救急”的款可能已经失去了筹集之初的作用;然而,攀枝花地区正在发生的大地震,那些还在瓦砾堆下等待着救援、那些在震中毁倒家园的灾民们正急切地等待着一口粮、一瓶水、一件衣、一片药……

而全加华人联会慈善账户中的这笔由全加拿大各界人士捐出的善款为什么还不去救急,把加拿大各界人民的爱心送给受灾的灾民呢?!

强烈呼吁:请立即把这笔赈灾款,连同加拿大各界人士对灾区同胞的爱心、关切、鼓劲的心意,一并送到攀枝花灾区。“雪中送炭”还待何时。

段圣义执笔
2008-09-02 3:46p.m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