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3/灰狗凶案:李伟光当时想伤害更多乘客?

加国无忧综述 作者:牧涛/虽然震惊全国的灰狗巴士案已经过去了快两周,但是媒体依旧没有放弃对此案的追踪。记者们继续通过采访目击者等方式发掘各样有用的信息,试图还原案发时的完整画面。近日,本地主流媒体CBC在对巴士乘客的采访中又发掘到了一些新的消息,并迅速披露了出来。

李伟光当时想伤害更多乘客?

据被CBC采访的埃尼森夫妇(Stephen and Isabelle Allison)表示,他们当时正好也坐在巴士的最后一排座位上,和李伟光及受害者麦克莱恩只隔了一个过道。埃尼森称,在李伟光行凶之际,麦克莱恩并不是如先前媒体所报道的一样完全无力抵抗,而是曾拼死反击,并试图跳过凶手逃命。后来,李伟光和麦克莱恩双双跌倒在地上,并又在过道上纠缠了好一会儿。而正是这短短几分钟的纠缠,使得司机和其他35名乘客有足够的时间顺利安全地逃离巴士。

埃尼森深深感激麦克莱恩,称他用自己的生命为全车其它的乘客作出“最后的牺牲”(ultimate sacrifice),并表示如果不是麦克莱恩用尽力量拖延李伟光,车上其他的乘客不可能全都安全地逃出来。

埃尼森还表示,当李伟光拔出猎刀准备行凶的一刹那他正好和凶手对视了一下。李伟光的目光让埃尼森不寒而栗,想着没准自己的命就要丢在这里了。现在,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2周,但是那段血腥的记忆和李伟光恐怖的目光还是让自己无法入眠。

埃尼森夫妇的见证和警方、法庭,以及众媒体先前的描述和报道很不一样。按照原先的观点,李伟光在行凶时候其注意力是完全聚在麦克莱恩的身上,而现在埃尔森夫妇所提供信息则或许能推翻先前的说法。按照他们的描述,李伟光当时有可能打算杀更多的人。

不过,网上也有人立刻指出埃尼森提供的信息中有漏洞。据先前的报道,李伟光行凶的时候是带着墨镜的,而当时是晚上9点多,车厢里很昏暗,埃尼森怎么能透过墨镜看到别人的目光呢?

麦克莱恩的葬礼已举行

另据报道,上周六(9日)受害人的葬礼在温尼伯市的一所教堂内举行。麦克莱恩从小就在当地长大,加上人也很好,因此参加追悼的人多达600名。有不少与死者素不相识的人也赶到会场,他们表示自己专程到此参加葬礼只是想对其家人表达同情和支持。

大家都为这位大好青年无辜失去生命感到伤心难过,有不少人忆述他生前种种往事。死者的叔叔Alex McLean 在致词中回顾了侄儿的往事,他表示麦克莱恩胸怀宽广、与人为善,他生前仍然与其高中同窗保持联系;其侄儿也不乏风趣幽默,最近一次是他脱去上衣展示其结实的肌肉,逗得亲友们笑哈哈地乐不可支。  

除了现场的追悼外外,也有大量网友在网站向麦克莱恩致哀,类似的留言数以千计。

李伟光不会被遣返

另据温尼伯当地报纸Winnipeg Free Press 从曼省司法厅得到的消息说,40岁的李伟光于2006年11月7日入籍,成为加拿大公民。因此不论其案件最终结果如何,他均不会被递解出境。

报道还说,李伟光在2001年6月11日和妻子安娜(Anna)一同来到加拿大,当时是从温哥华国际机场入的境,而他也并没有刑事纪录。登陆后,李伟光和妻子先在卑诗居住了一段时间,后搬家至温尼伯,居住在Osborne Village 地区。搬家后,他先在食物分销工厂当司机,妻子则在中国餐馆打工。李伟光入籍后则离开妻子,迁往爱德蒙顿,他在那里做过几份工作,包括Wal-Mart 的汽车零件部、派送报纸及广告传单,以及在麦当劳打工。

而李伟光和他妻子的关系也在网络里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据悉,各大主流媒体在其新闻报道中对安娜的身份描述十分模糊,有“妻子”(wife)、“前伴侣安娜”(Li’s former partner, Anna),以及同居妻子“common-law wife”等。虽然两人的具体关系还不清楚,但可以确认的是,在李伟光入籍后他离开了安娜独自前往爱德蒙顿,两人当时处于分居状态。

据悉,杀害麦克莱恩的嫌疑人李伟光已被控二级谋杀罪(即对无预谋凶杀案犯的指控)。在上次出席法庭聆讯时,法官要求对其进行精神鉴定与评估。而李伟光的下次出庭时间是9月8日,到时法官会根据鉴定结果,决定是否给他定罪。

目击乘客赞砍头案死者 力抗疑凶救同车35人

【明报专讯】灰狗巴士杀人砍头案的1个目击证人说,案中死者麦克莱恩(Tim McLean)力抗疑凶李伟光(Vincent Weiguang Li,音译),他自我牺牲,为所有乘客争取逃生的时间,救了他们一命。

西北地区史密斯港(Fort Smith)的居民阿利森(Stephen Allison)说,在案发当天7月30日晚上,他和妻子伊沙贝尔(Isabelle)乘坐的灰狗巴士从爱蒙顿开出,前往温尼辟。他们从史密斯港出发,前往安省肯诺拉(Kenora)探亲,并要到温尼辟上学。

在巴士上,他们坐在李伟光和麦克莱恩座位的过道对面位置。阿利森说,麦克莱恩曾反抗,在过道上与李扭打。他说:“麦克莱恩实际试图逃生,他跳过李伟光,一度反抗。”

在事件中,车上35名乘客和司机逃离巴士。阿利森说,麦克莱恩的最后反抗,为他和妻子及其他乘客争取时间。“如果不是他,可能我们有更多人无法离开巴士。他作出最后牺牲,其他人逃下车,避过一劫。”

阿利森说,他和妻子的脑海经常泛起杀人的情景,他们无法安睡。他还记得,就在事件发生前,他和李伟光有目光交流。“他拔出刀时,先看到我,然后倾斜身体,开始刺杀麦克莱恩。在那一刻,我想,我完了。”

阿利森说,事件发生后,他和一些乘客保持联系,互相扶持和安慰。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