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03/瓮安事件当事人:李树芬常私底下哭还喝酒

金黔在线/“希望早日给孩子们一个说法”——

当事人家属细说事件经过

昨日,记者找到李树芬死亡案中两位当事人——刘言超和陈光权的老家瓮安县草塘镇那乡村岩门组。一提起儿子的事,44岁的刘扬富有些激动,46岁的陈世华则显得沉默很多。

儿子来电:“出事了”

据刘扬富介绍,他儿子刘言超两年前从草塘中学毕业后,一度坚持要上职业高中,但他认为读职业高中没有前途,就劝说儿子到县城学门手艺。

刚开始,刘言超很生气,经常和父亲顶撞。那段时间,刘言超在家里帮忙打理田里的活路。不久,儿子想开了,竟然主动提出想学点修车技术,刘扬富很高兴,便将他送到县城一家摩托车修理店学艺。

在修理店呆了一个多月后,经亲戚的介绍,刘言超又转到贵阳学电焊技术。但干了半年左右,因为“眼睛受不了”,刘言超又返回瓮安县城,两个月前,进入陈光权所在的铝合金店当学徒,每个月有150元的收入。

刘扬富说,儿子和陈光权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两个人非常要好。陈光权比儿子早毕业两年,在铝合金店打工的时间比较长,由于技术比较熟练,每个月有几百元的收入。

6月22日晚7点钟左右,刘扬富还在村里一个矿井干活时,突然接到铝合金店老板打来的电话。电话中,铝合金店老板向他询问儿子的去处。“当时我觉得奇怪,我儿子不是在他店里当学徒吗?”因此,挂了电话后,刘扬富立即打通了儿子的电话:“你在哪?”

“我在玩!”听到儿子这样说,刘扬富大声责问:“昨晚你怎么没去店里?”儿子听了表示马上过去,他也就挂了电话。

大约半个小时后,儿子打来电话,第一句话便是“出事了”。在刘扬富的追问下,儿子才说,“一个姑娘(指李树芬)和我们出去玩,跳水死了”。闻言,刘扬富“心里咯噔了一下”,但因为当时身边有人,说话不便,他挂断了电话。

问明情况后稍感宽慰

回到家后,刘扬富坐在凳子上发呆,在妻子的询问下,他才想起给儿子打电话。在电话中,刘扬富厉声质问儿子:“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但儿子一直表示,他并没对李树芬做什么,他还跳下水去救人,“自己差点被淹死了”。

“我相信我儿子,他不会做出什么坏事。”刘扬富说,详细问了一些情况后,他觉得心里稍微宽慰些,并打电话让在县城的一个亲戚赶到儿子所在的地方,详细了解情况。

“晚些时候,店老板和那个亲戚先后打电话来,说没事,让我们放心”。第二天一大早,刘扬富便和陈光权的父母一起赶到铝合金店。到的时候,“他们都还没睡醒”。

通过儿子的讲述,刘扬富大概了解了事发经过。“当晚,儿子与另外3人一起到河边玩,那姑娘(指李树芬)突然跳入河里……”事发后,由于害怕,儿子一直没有和家里人取得联系。

刘扬富说,他当时觉得很奇怪,质问儿子“这姑娘怎么会跳河呢?”儿子回答说,可能是心情不好,“听她同学说,她私底下经常哭,还喝酒,可能在家里受了委屈”。

3人一起配合调查

6月26日晚,远嫁四川的大女儿前来探亲,刘扬富也随即赶到家里。第二天,为了和大姐见上一面,刘言超也回家了。

“他还和他大姐一起上街去赶场,有说有笑的。”刘扬富回忆说,6月29日中午,县公安局打来电话,让儿子到县城里,“他们说有些事要问他”。

当天下午,刘扬富将儿子送到县城,一辆警车到街上将他们接走。“进了看守所,但儿子在里面能自由活动”。

直到目前,刘言超和陈光权、王某均被要求住在一起配合调查,“白天聚在一个办公室里,可以通过手机和家人联系,晚上则睡在办公室里,每个人一个房间。”

借钱补偿死者家属

据刘扬富和陈世华介绍,事发后,警方多次找到他们做工作,表示虽然经过调查,没有犯罪事实存在,但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希望他们能给死者家属做些补偿,“李树芬家属提出要我们3家每家补偿2万元”。

“我们认为,虽然那姑娘的死与我们无关,可毕竟当晚4个孩子是在一起玩出的事,我们愿意尽我们所能来补偿,不过,2万元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承受能力。”刘扬富说。

事发后,刘扬富曾到事发现场看了一下,发现李树芬的家属情绪比较激动,便没与他们接触,“怕出事”。在此期间,刘扬富和陈世华及王家私底下就补偿金额进行了协商。

6月24日,有关部门在雍阳镇政府召开了一次协调会,参加者有4个当事人家属及政府人员、公安局领导。王某也到了现场,当看到李树芬的母亲时,她当场哭着跪倒在李树芬的母亲面前:“我家没钱,我给你当女儿……”

看到王某不停磕头,刘扬富于心不忍,将她拉了起来。经过当场协商,“3个家属都答应在每家补偿3000元的基础上,承担安葬费。”

回到家后,刘扬富向一个亲戚借了1000元,并把家里的积蓄一起拿了出来。陈世华为了凑足补偿款,接连向11家亲戚借了钱。

6月25日,3家凑足1万元补偿款,并将这笔钱交到了雍阳责任区刑警队。

希望早日查清真相

自从儿子“出事”后,陈世华再也没有心思干活,经常坐在家里发呆。回忆起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他的表情十分痛苦。

“我不相信儿子会做坏事。”陈世华说,儿子为人老实,虽然在县城里打工挣钱不多,但他一有空就回家来看看,“每次走时,都摸出一些钱留在家里”。刘扬富也始终相信,“儿子不会撒谎”。但是,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传言,“让我们觉得没脸见人,太难听了。”

刘扬富说,之所以发生“6.28”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很多人听信了社会上的各种谣言,并受到一些不法分子的煽动。同时,县里有些部门在处理事件过程中,可能“有做得不好的一些地方”。

两位父亲表示,希望政府能早日查清事实真相,给他们的儿子一个说法。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