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7/系列报道(6-1):震困山中十日,恍若隔世为人

(加拿大中国地震灾区采访队记者胡宪6月17日图文报道)前四川省都江堰供电局局长钟宜昆先生6月17日上午在家中接受了加拿大中国地震采访队的采访。

5月12日,钟先生在汶川地震的“震中的震中”目睹山崩,耳闻地啸,被滚石砸伤,困山中十日,被解放军救出。他用手机记录下来的这一段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惊险经历已经在国内外网站广为流传(题为“汶川大地震十日蒙难记事),但今天面对面听他述说,依然震撼。

钟先生今年66岁,广东人,毕业于重庆大学电力自动化专业,退休后受聘于阿坝州明珠电力建设有限公司任总工程师。钟先生因为脚踝骨骨折走起路来还是有些跛脚,但精神很好,他告诉记者,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二儿子钟静岷曾订了机票,买了登山设备,准备回国寻找父亲。父亲现在已经平安了,可是钟静岷还是放心不下,他将于本月底飞回成都。
钟先生的亲身经历验证了地震自然灾害的恐怖,也验证了中国政府和军队抗震救灾的强大功效。

080617_qk_team_001.jpg
图片一:钟先生向记者显示自拍的震后照片。地震几分钟后,山崩石裂致使钟先生满脸黑灰。

080617_qk_team_003.jpg
图二:钟先生向记者出示“十日蒙难记”。

080617_qk_team_005.jpg
图三:钟先生与采访队记者。


附录

家人亲历的汶川大地震

(星星生活编者注)移居多伦多6年的钟敬岷来自四川都江堰,他在地震后不久接受本地传媒采访时诉说,他已退休返聘的父亲在地震后杳无音信,家人心急如焚。钟敬岷说,地震当日,他的父亲正巧去汶川县一水利工程现场指导工作。近日,钟敬岷从亲人处得知,父亲已平安获救,并给他发来亲历的汶川地震日志,部分内容为手机记录。因是私人家书,征得钟敬岷同意,本文在刊载时略有改动,人名大多略去。

以下是钟敬岷父亲的地震日志

5月11日(星期天)

我考虑到第二天要上山,现场处理一个工作事宜,当天整晚没有睡好,一直在想工作事宜,怎样写好工作备忘录……

5月12日

一早六点多就起床了,吃了饭,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临走时妻子问了一句“您怎么这么早去单位?”,我答了一句说:“我有事情”。也没有多说就走了,平时我受聘于朋友这个单位:“阿坝州xx电力建设有限公司”工作,任工程管理部部长(总工程师),平时上班是在都江堰管理局九楼,上班时间是早上9:00-12:00,下午13:00-17:00。可我一般都是8:30前进办公室的,在五月十二日当天我却7点钟上班……

9点钟我要了一部小汽车上山,与我同去的还有位工程管理部的副部长小吴,我们上午很顺利的到了山上(这个公司发电分公司的凉水井基地),它所处的位置是汶川县境内在映秀镇往汶川县城约15千米(直线距映秀镇不到五千米)左边一条河叫草坡河,从左边一个大桥进去约5千米地方,也就是说从这个公司基地到国道213线有5千米路程远,它在两匹大山之中,每座大山相对高度有300多米,但宽度只有150米,我们这边山下是一条公路,我们就在公路旁一幢三层楼房外工作,对面大山下是一条约25米宽的急河流。

工作很顺利,该交待的注意事项除了用文字性的备忘录外,口头也交待十分清楚了,最后为了更可靠些,我们叫管库房的库工打开库房检查一下所有的材料……。

在14:20(注意,中央电视台统一口径是14:28分),我们正准备上车返回都江堰时,突然地下在抖动五、六下,山上滚了些大石下来,持续时间为十多秒钟,我们大家当时并不害怕,以为只是一般3-4级小震,过了不到一分钟后,首先是一种十分恐佈的声音尖叫,接着就是闷雷似的声音,越叫越厉害,声音越来越大,突然天空一片漆黑,一股强烈的气浪向我们压下来,我们所有的人没有一个敢离开原地,都不自觉地蹲在地下,抱着头部听天由命了!

这时大地在剧裂地抖动,听见两边大山的石头在爆炸,好像两座大山在相互爆炸射石,到处都是火光,岩石大的有五、六吨的射在公路上,突然我眼睛一冒绿光,一个约70公斤重的石头打在我腰部,我尖叫一声说:我遭了……。就倒在地上,其余和我蹲在一起的又有三个给石头打中了,地还在剧烈地动,大家赶忙把我拖到一个卷扬机底下,叫我把头埋在里面,这一震持续时间有半个多小时,但我还是清醒的,马上看表是14:20分(我的表是石英表,SEIKO平时连秒表都十分准的)。

我们能看得见的房子不是全部倒塌了,就是倾钭了,一身都是灰,这个灰是带诸色的灰,略为停一下时,我才发现我穿的长裤给砸成开档裤了,大腿的血和裤子粘连在一起,我看见地上铺着一层很厚的灰,叫小吴用钢卷尺量了一下厚度,足足有20毫米厚,在这里是不能再呆了,立即找了一块农田转移,两边的山都倒下来了,电力通讯全部没有了,出山的路也堵死了,余震仍然不断,但不管多大山岩在跨石,但没有爆炸声音,感觉要好多了,只要留意滚石就行了。

天也慢慢变黑要下大雨了,我们一行有28人都转移在一家农民的猪圈里,因为农民的猪圈是比较矮小房子,结构是木头的,而且是用樁头连起来的,人多无法睡,又不敢睡,大家只能坐着,还好当地农民拖了二床被子,有棉絮垫着屁股也舒服些。没有饭吃,但也不感到饿,下面是我用手机记的当时的日记:

2008-05-12 14:20,我在离汶约30千米的草坡电站进沟5千米凉水井电站工作,突然大地震,我们又在二座大山中间,天黑,地摇山崩,大量的石头爆炸向我们冲来,我们唯一只能在房子中间,听天由命了,大家抱成一团,结果我还是给一个大石把腰和左脚砸了,脚肿起来连皮鞋都脱不下来,现在已经过了五个小时了,还在不停地震,一切通讯均无,束手无策, 现在已是13日0:50,余震数千次,我们只有躲在猪圈里,一步都不敢动,到天亮还有6个小时,二边的大山不断地落下大石!现在已过了12个小时了,大大小小的余震不下2-3千次,伸手不见五指,十分吓人!只有听天由命了!早上6点天亮了一点,又下大雨,不知道如何办!……。

5月13日

白天,不知余震何时停下,又不敢乱走,但我们怕的不是余震,在我们上方有一个大水坝(沙牌大坝),号称亚洲第一高坝(海拔高),水库里面有数亿立方米的水,如果坝坏了或闸门无法提起来,这数亿立方米的水冲下来,我们必然死定了!所以大家想办法安排人员监视外,还得找到一个比较安全的高地转移才行,找到一块高地旁边的房子全部倒了,还埋了几个农民,唯一见到这不到50平方米地里还未见到滚石,立即找了个彩条布搭了一个四面都没有拦的帐蓬,中间烧着大火,烤衣服、烤鞋……。我因为脱不下鞋,所以连脚一起烤,反而还舒服了,脚也不太痛了,其余的人则分别从未塌下的房子里,挖大米、油、盐、大铝锅,准备长期抗战了。把所有的食物集中一起,所有药材集中一起专人保管,然后安排电站的值班人员成立抗灾自救小组,分工负责,男同志负责搭帐蓬,找吃的,找柴火,找水源,而女同胞则负责煮饭,照顾伤病员,我们还好,我所处这个电站(4000kw×2)的职工除了有三个受伤外,其余全部均健在,但他(她)们的房子已全部摧毁了,除了身上的一套衣物,什么也没有了,十分可怜。

5月14日

地震已过两天了,电力没有,通讯没有,到底我们周围怎么样,我们感到千万不能在此等死,必须想办法出去报信去,一切道路已堵死了,只能翻越大山出去,我们选了四个年轻力壮的线路工,带着一把砍树的刀和一条大绳,伴着余震翻山出去报信。由于我没有问题,所以要想办法告诉家人,以免他们担心,所以也托他们带信(事后我才知道他们翻了四天才回到都江堰,把信带到)。

5月15日

我用手机记的日记是这样记的:现在是15日1点了,还未见到一个军队人员和政府人员!草坡沟流域有四、五千人,大大小小的水电厂,装机容量有十多万瓩,还有不少工厂,现在余震不断,而不能怪中央政府和军队,这要怪汶川县政府,连它的行政地域都忘掉了吗?晚上在老乡家里翻到一台1978年出的熊猫牌半导体收音机,二波段的,我拿来清理干净,改了二根线,居然可以收音了,但是在大山里只能收短波,效果不错,才知道这里发生7.8级大地震(后来更改为8.0级)……。而且震中就在离我们五公里的映秀镇。总理和主席亲自到现场,并派部队救我们了,我们才感到有救了,但从收音机里知道这次地震面积太大了,什么北川、青川、茂县、都江堰等,损失惨重,我很担心家人和亲属当时在什么地方?安全不?可是一点信息都不通,心情极度不安,简直要发疯了,但也无法,出山的路给堵死了,就算部队知道了,也要翻二座大山才能到我们这里。

粮食只有一天比一天少的,所以从今天开始要节约粮食了,和站长等人商量,召开一个临时会议,宣布每日只能吃二餐,一干、一稀,把值班人员养的宠物全部丢在河里,怕瘟疫出现,因为在我们周围被房子和大石压死的人,尸体开始发臭了,看见不少苍蝇朝尸体飞去,叫当地农民不能等政府人员验尸了,先尽快埋了再说……。

5月16日-5月18日

大家仍在防余震和防山上大坝下来的大水,紧张,不安地度日子。从5月12日开始至现在没有洗脸、刷牙,没有脱衣物和脱过鞋子,就是坐着睡觉也是一样,一身就是这样,晚上特别冷,站上的值班员给我搞到一件军大衣,穿在身上感觉要好多了,吃饭一点味口都没有,这么多天平均一天进食不到150克米饭……。5月18日听说武警派了五个人到乡政府了解情况,我们感到有救了。

5月19日

11:30分,山西晋中武警、XXX师、XXX部队来了一个排到达我们这里,他们是每人背了70公斤粮食走了一天一夜到达乡政府,放下粮食就来救我们,到达我们这里,坐到田里就一个个睡着了,十分辛苦,每个战士不过20多岁左右,纪律严明,除了喝我们的水外,什么都不沾,如果不是连长和指导员发话叫他们坐在树下(太阳太大),他们决不会坐在树下,就是曝晒。我才真正感到军人伟大!

这个部队卫生队医生张建勋给我们伤病员逐个看病拿药,并要求我们撤到乡政府去,说余震不断在这里太危险了。我们立即开会,安排能走的人随部队一起走出大山,翻山到国道213线118公里处,走一公里即可坐军车到汶川,然后从理县、马尔康绕一大圈从雅安返回成都,走出一个人算一个人。

我则因脚肿痛无法走,再呆几天等部队直升飞机来救我们。但是当时我处的地方直升飞机根本无法降落,非要我随部队转移到草坡乡乡政府,一方面较安全,另一方面有医生在那里服务……。我只好答应了,刚开始我觉得平路可以自己走,军医给左脚大量喷麻醉药,可是走不到十几步,脚使不起劲,站不住,他们留下一个班的战士,和二个电站站长轮流背我,顺着流石的山坡边观察山上流石,边一段一段地跑,短短三公里路程走了四个多小时,才到乡上。武警十分辛苦,甚至在路上我大叫起来了,要他们放弃我了,不愿危险顾及到他们,但他们还拿着电视剧“士兵突击”许三多的话鼓励他们自己:“不抛弃、不放弃!”我眼泪哗哗地流来下来。这就是我们伟大的军队,一个个才20多岁左右的军人……。

当晚到乡政府,把我放在球场上,医生马上给我作检查,虽然我伤不算最重,但因脚上的伤和年龄关系,不能再走了,只能等军用直升飞机给我转移,我在球场上又度过一个不眠之夜,天冷下雨,好在有一床小学生的被子盖一下。

5月20日

一早部队要全部撤出去,再背给养进来,听说直升飞机已联系好了,7:45分给我做了一付担架,七八个战士轮流把我抬到四公里之外的一个平地里,说飞机会在此降落,他们就走了。护送我的二个电站站长准备等我送上飞机再走。我要求他们先走,不然直升飞机若是下午来,把我送上飞机后他们则当天是走不出去的,要他们快走……。我则坐在地里望着天空,白白等了一天,连个直升飞机的声音都没有听见。晚上,下起小雨,我束手无策时,我的朋友又派三个电站站长找到我,把我转移到农民的防震棚里,找了一个烂沙发扶我坐上去,虽然整天米粒未进,但感到是最舒服的一晚,因为有一个软的沙发坐着,希望寄托到第二天……。

5月21日

早上当地农民煮了一大锅稀饭,里面放了些新鲜碗豆,一些盐,因昨天整日米粒未进,所以美美地吃了二碗稀饭,问当地的小青年平时直升飞机什么时候来?他们也说不清楚,只说直升飞机来停过二次都是下午二点多钟来的……。10:40听见直升飞机来了,绕了两圈降落下来。电站站长和当地的农民把我的担架抬上,第一个冲向飞机,飞机上有人拉我一把说,他是汶川县的县长,“老钟,我们来救您了”!我赶忙找到一个角落坐下来了,第一反应是我得救了。

第一架飞机飞了约40分钟,降落在映秀镇,马上第三军医大学的救护队立即把我弄到他们医院作检查,初步认定是腰部软组织受伤,左脚情况不明,要作进一步检查……。映秀镇死了不少人,虽然前几天处理了不少尸体,但我感到空气特别不好,此地不是久留之地,想立即回到都江堰去。玲等情况不明,更坚定我要离开此地的决心。军医说:到都江堰的路不好走,最好到下游一公里处乘海军陆战队的冲锋舟到紫坪铺水库,然后可以乘军用车辆进入都江堰……。

一会,记者来了一大群,有川台的、深圳电视台的,凤凰卫视台的记者,向我了解山上的情况,我看见凤凰台的记者后,不自主说:这次大地震后,全靠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人和解放军、武警来抢救我们,我真正地体会到国家的伟大,解放军、武警的伟大,若不是他们,我仍然出不来。这么大的自然灾害若不是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后果简直无法想象……。武警和解放军太伟大了!他们太辛苦了!我从内心感激他们来救我们出来。后来据说我上电视了,供电局的职工见到我后纷纷打来电话慰问我……。

我还不知道家里怎么样,手机也没有电了,借凤凰台的记者手机拨通儿子的电话告知平安,我要想办法乘车到都江堰,深圳电视台记者说:千万不要乘车,到处仍在塌方一路都不安全,最好还是乘军用直升飞机出去!刚好我们看见一部米-17飞机正在启动转移运送伤员,我立即朝飞机走去,当兵的看见我受伤,立即把我背到机仓门口,顺利登上飞机,飞机立即就起飞了,降落到成都凤凰山机场,救护车立即拉我进城到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下了汽车后立即对我进行全身消毒、检查,要求我住院,我认为自己是轻伤,不必住院,把病床资源留给比我更重的伤病员,要求离开医院,得到他们同意后,立即到商场买衣物。然后儿子开车来接我,找地方洗澡、洗头,我已足足十天没有洗脸、刷牙了,头发都发馊了、变腊了,儿子接我到一个宾馆,洗澡、洗头,洗了足足三遍才把头发洗干净,香皂用去半块。换上刚买的一套衣服,又变成一个“人”了……

5月22日

早饭后,我自己开车往重庆,好在是自动档汽车,我把受伤的左脚放在左门的门盒内,也不觉得太痛,见到妻子和孙子,我真想抱着她哭一场,忍住了,人好好的,大家平安就好了。

5月23日

到第三军医大大坪医院作检查,唯照片发现左内踝前方可见撕裂骨片影(结论:左内踝骨折伴软组织肿胀)其余腰等属软组织受伤……。怪不得我左脚这么痛,医院要给我打石膏,我拒绝了,回家注意休息一段时间,我想会好的。

当晚我的在重庆大学的同学14人知道我救出来后,全部都来请我吃饭压惊,我想也没有什么惊可压,倒是这14个大学同学多年各为工作难得在一起聚聚了,在一个餐厅里整整搞了四个多小时。

以上是我在汶川大地震整整十个日日,夜夜叙事,没有任何修饰的叙事,下面是我事后的感想。

这次大地震发生,事前没有任何迹像,天气也平常,动物也安静,什么鸡呀,狗呀都和平常一样,没有任何不安的迹像,说来就来了,太突然了。我们要早五分钟开车返回都江堰的话,就死定了,定会给活埋在两座大山中间,老天爷有眼呀!

这次地震山上垮下来的岩石之多,有的整整有半匹山都垮下来,我仔细看了一下,这些岩石是属蛇纹矿,里面含有磷,石棉,云母和硫磺,是生产硫酸和磷肥的重要矿石,但它又是稀松的结构,不像花岗岩和石灰岩这样结实,怪不得地震来了它会成片、成片垮下来,这与植被好坏无关,地震前这里的植被十分好。

患难见真情,我的一个好朋友得知我受困了,他不惜一切代价来救我们,叫当地能爬大山的农民给我们带路,带一个出去给五千元,知道我不能行走,他找到县委书记、县长等人要求直升飞机救我,怪不得我一上飞机汶川的县长对我说:老钟,我们来救您了。他自己有糖尿病却一直在汶川县城指挥,派了多个电站站长来现场找我、陪我,使我少遭不少痛苦,使我感激不尽,我和他的关系,根本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我这次得救,全靠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得力,人民解放军英勇顽强地救助。回来后我听亲人们讲地震后十多分钟,就有直升飞机在空中盘旋侦察,温总理也在当晚赶到都江堰,领导抗震救灾,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捐款捐物,全国动起来了,全民世界动起来了,救灾物资源源的不断运到灾区,我们四川人一定能挺过这一关的,都江堰市也一定会重新建设得更加美丽!

2008.05.24 记叙于重庆

原载于《星星生活》第348期(5月30日出版)

http://www.newstarnet.com/phpcode/web/view_detail.php?news_art_id=77024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