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13/安省中医药针灸抗争之路

2005年11月13日,来源:北美时报记者杰克

关键新闻一:

7月29日,安省卫生厅正式公布中医针灸咨询委员会所提交的建议报告,该报告由议员黄志华起草。共有10条,包括承认中医生为“Doctor”,但是同时在第九条表明任何其他医疗专业都可以制订针对针灸的行业标准。就是该条引起了安省中医界的不同声音,引发了安省中医历史上的第三次立法之争。

关键新闻二:(关于第九条内容等,请详见本报10月28日的有关报道)

10月21日,号称拥有近1600名会员的安省最大的全加中医药针灸协会开新闻会,提出明确反对第九条,表达自己在中医立法建议中的立场。而就在同一天,安省另一家中医协会——加拿大中医针灸学会会同西医成立的针灸协会AFCI(Acupuncture Foundation of Canada)在《明报》上刊登题为“共同声明——安省中医界的心声”的广告。

广告中说,“希望大家支持安省政府,尊重立法程序,我们的愿望会达成的”。还是在这天下午,在安省各中医针灸协会举行的和立法建议起草人黄志华议员之间的对话会上,面对众协会的指责,他说,没有歧视色彩;而且,目前只是向安省政府提供建议,待到中医立法草案提出后,会在省议会经过一至三读,届时公众还有充分机会表达意见。

关键新闻三:

10月13日,安大略省财长索伯拉因丑闻辞职,财长职位由能源厅长邓肯(Dwight Duncan)取代。旅游厅长布德利(Jim Bradley)则将接替邓肯在省议会的自由党领袖职务。这条消息表面上和中医立法草案无关,但是知情人透露,推动中医立法、支持中医立法的幕后人就是这位辞职的前任财长。他走后显然对立法一事会有一定影响。

关键新闻四:

原本应该在11月4日左右出台的安省中医立法草案并没有按时出来,11月9日,持中间立场,即表示要对第九条进行修改的全加中医针灸协会再开紧急理事会,表达对立法的隐忧。该会秘书长表示,目前立法可能延后,也可能暂停。

目今, 正当新时代电视以广东话热播韩国长剧《大长今》之时,本地的华人观众,惊讶地领略了韩国的古代御医们竟然会用娴熟的、来自当时中国的针灸技艺为朝鲜皇帝施针治疗的壮观场面。

然而,也就在此时,在咱们居住的安省,也正在历经由于中医立法而引发的中医界大讨论,中医针灸和西医针灸也在明里暗里较劲,究竟中国的中医针灸能否在西医的围堵中奋勇挣脱,为泰医、阿拉伯医学、印度医学等等这些同为古代医学的旁落争一口气呢?还是一味忍让,最终让西医渐步蚕食呢?本文并不奢望包罗万象,但借此为中医打气。

中医与北美:为什么西人认为针灸就是中医

最早有中医生存在北美地区,是在19世纪90年代的事情,第一批中医生登陆加拿大,但是当初因为华人本身也很少,而中医生也主要是给华人看病,后来华人慢慢多了,中医师的生意也逐渐好起来,日子也好过一些了。

中医及针灸真正被西方世界所认识和流行,是近30年来的事情,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都公认针灸疗法是随着尼克松访华正式传入美国的。有很多美国人都知道引发当年“针灸热”的导火索是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一篇报道。

上个世纪70年代,在尼克松访华团成员中,有一名年轻的随团记者,《纽约时报》驻华盛顿记者站主任詹姆斯·雷斯顿,在中国期间不慎患了阑尾炎,住进了中国北京协和医院。在中国政府总理周恩来先生的关心下,组织了强有力的中国医生治疗队伍。中国医生为他在做阑尾切除术时,没有用麻药而是用了针刺镇痛麻醉,手术十分成功。

这位记者回美国后,写下了题为“现在让我告诉你们我在北京的阑尾切除手术”长篇报道,如实地介绍自己的亲身经历,从而引发了美国的针灸热。当然也有人认为这件事情发生在尼克松访华前夕的一次记者采访活动中。

根据当时的报导来看,当时纽约中国城针灸师像国宝一样被追捧,求医者之多,使针灸师根本目不暇接,有的只好租用旅馆接待病人,而在收入方面,据说针灸师当时的生意之好,仅仅一周的收入就可买一栋房子。

尽管当时的针灸热没有持续下去——当然也不可能持续下去,毕竟,任何一种治疗手段都不是神奇妙药,不可能包治百病。但是即使如此,后来在美国大部分州都通过了针灸立法管理,美国的保险公司从1998年1月起就把针灸治疗纳入医疗保险可支付的范围,这也是历史的巧合和机缘吧。

但也是因为有了这样一次的巧合,让西方人在接受中国针灸术的同时,却在他们的头脑中固化了针灸就是中医药全部的这样一个观点,而且至今还没有完全改变过来。比如,今天在美国的多数州,在加拿大的绝大部分省,中医药的地位仍未得到法律的确认,所谓“中药不是药,中医不是医”的说法让中医药面临尴尬。

中医针灸在加拿大的现状

由于美国的影响力,在加拿大,主流社会一直认为针灸是中医药的代名词,西人只认定针灸,却对中医药持怀疑的态度,以至于长期以来,大部分在加拿大成立的中医协会,都必须在名头上表明自己是“某某中医针灸”协会或者学会,似乎离开了针灸,这个协会反而就不是正宗的中医协会了。

何锦添先生是23年前来加拿大的中国大陆南方医生,在1983年至今23年的行医生涯中,他亲眼目睹了中医药在加拿大特别是安省曾经经历的阵痛,以及可贵的发展。同时,他也是1984年安省第一个中医协会——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协会的创始者之一,至今留存有当时建立时的文章。

他对记者说,83年的多伦多,大概只有100多个中医生,大多是从中国大陆来的,而现在中医生已经有几千名了。在当时,中医生多是自己开个药铺坐堂看病,也有的和药铺联合,自己再坐堂诊治。不过,那个时候,单靠中医连维持生活都不可能,还必须打工。因为中医药没有立法管理,针灸及其他中医疗法都没有被列入安省健康保险范围,刷不了OHIP。

即使当时的政府采取既不承认也不反对的立场,但在坐堂看病方面,安省的中医师也不能自己写是“Doctor”,只能在招牌上写“CMD 中医”(CMD为Chinese Medicine Doctor)的字样,在申请的时候也不是以医生的标准来衡量,而是以小生意(Small Business)的名义来申请的。在后来慢慢有了一些大公司把针灸列入保险范围之后,中医师的收入好一些了,但是也只有加入了各个协会的中医师们才能Claim这些保险,否则医生个人是无法Claim这个保险费用的。

正是由于不能Cover保险,多数来求助中医师的华人和西人,基本上是在免费看西医后不能解决问题,才来求助中医师的,而且基本上又是求助针灸这个疗法,因为针灸的主要功能就是镇痛,而西医对身体有些部位的疼痛没有消除的好办法。有的时候,病人在家庭医生那里看不好的时候就来求助中医师的针灸疗法。

另外,在医院里,也偶尔有病人自己提出要用针灸疗法,这个时候,有的医生也会请中医师来帮忙,何先生就表示他做过好几次这样的帮忙,在医院里针灸一次收费大约60元左右,比前来中医师的诊所治疗后刷OHIP的费用还要略高5元钱左右。何先生对记者说,“比方我现在的病人中就有近1/3的病人是西人,而且在找我看病的病人中也不仅仅局限于针灸这个疗法了,比如还有癌症病人找我来看病,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

刘增玉医生也表示,自己80%的病人是西人,而他的西人病患中又有60%左右的是拿公司保险的,为了吸引更多的西人病患,他在西人区开设有一个专门的诊室,吸引了很多西人病患前来诊疗,他认为,一个面向西人社会,以西人病患为主的中医师,他们的收入甚至比西医的家庭医生还高。

他认为,英语能力强的中医师最受欢迎,他们的收入也属最高,因为他们可以直接面向西人群体,既能接那些有公司保险cover了针灸项目的西人病患,也能接那些针灸的西人仰慕者。而这些人,还可以直接把针灸中医宣传给西人,其实比起很多书面宣传显得更为直接有效。刘医生更直言,“西人为什么少?就是因为英文不行,所以80%都集中在Chinatown 和中国人集中的社区,这样一来,以西人为主要对象的中医师生意就会很好,因为西人的市场是很大的。”

针灸这么受欢迎,所以在安省,要做中医就必须先学会针灸术,这是谋生的必杀技,否则就没有办法赚到钱。尽管如此,针灸疗法还只能处于为西医补充的地位。

说起中医针灸师的收入,何先生表示,23年前,看一个病人收的钱差不多是20元,现在也就差不多是25元。20多年了,只是稍微涨了一点,但是没有跟上物价的上涨速度,比方说汽油价格,当时的价格是40、50多分,而现在已经90多分快突破100分了。

中医师面对的挑战和竞争

在世界上,曾经有过泰医、阿拉伯医学和印度医学等等这些古代医疗智慧,可是,目前只有中医成为了能和西医叫板的唯一一个古代医学,这是中国医学的幸事,也是中医师的幸事,更是公众的健康福音。可是,中医并不能因此而做壁上观,以为能静待中医合法地位的取得。实际上,中医在安省正面临着其他医疗专业的挑战和包围,如果中医不奋起抗争,无法取得合法地位,那么中医针灸的“世袭领地”将完全可能被他人逐步蚕食。

目前,在安省的医疗专业里面,作为对OHIP的补充,目前能被医疗保险Cover的大概有这么几个类别,这些类别都能符合家庭成员每年500加元的健康保险,如果以下家庭所工作的公司Cover了这样的保险的话:

1、 家庭医生(MD):被西医把持。
2、 整脊治疗师(DC):西人特有,类似于中医的推拿按摩,但又不尽相同,只着重于脊背部分。
3、 物理治疗师(PT):采取像腊疗、电疗等等这样的方式。
4、 注册按摩师(RMT):以按摩推拿方法治疗。
5、 中医师(CMD):就是大多数中医所从事的这一块了。如果公司Cover这个项目,那么每年每个家庭成员将有500加元的健康保险用于针灸中医治疗。
6、 视光学医生(OD)
7、 自然疗法医生(ND):在加拿大,1926年时就已经存在了,虽然至今也没有在加国真正发展起来,但是已经立法管理。主要是用加拿大草药等进行治疗,也有用针灸疗法。

以上这些类别中除了中医师之外,都是中医的竞争对手,安省的中医针灸师大概有2500多名,但是其他6类的医生加起来至少有上万人,竞争激烈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有的医疗专业甚至声称,他们说用的针灸是西医的针灸学,和中医的针灸学是不一样的,所以在西医里面也成立了西医的针灸学会,他们也在发展这些理论和实践。

可以想见,如果中医针灸不能早日立法管理,针灸市场就会面临被蚕食分解的局面,最终导致难以统一规则和制订入行标准。中医针灸立法这么难,当然也有这几股西医的力量在其中进行阻绕这一原因,他们自然不会乐见中医针灸和他们杯中分羮。

刘增玉医师和何锦添医师都认为,10月21日,西医的针灸协会(AFCI)联合加拿大中医药针灸学会发布公告,这表明他们希望立法尽快通过,并不是他们想中医和他们分食蛋糕,而是看重第九条的内容,通过第九条,他们可以按照他们的想法制订针灸准则和针灸师入行标准,从而达到保护他们的针灸师的目的。

而实际上,西医的针灸协会一直认为针灸是属于西医针灸学或者解剖针灸学的内容,他们也一直致力于在上述的DC、MD、PT、ND甚至DD(牙医)中推广西医针灸。(未完待续,请见下期)

本文感谢何锦添先生、刘增玉先生提供有关史料。

?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