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3/支持中医立法,对Bill50的修改建议

2006年11月3日第266期《星星生活报》/目前,安省议会和政府正在以法规的形式即Bill50来将中医针灸学术的受益范围推广到全体省民,以缩短就医轮候时间,降低天文数字般的医疗保健开支,促进人民健康。这一明智举措,得到了各界赞同和拥护。

但是,为了确保达到中医针灸立法的美好初衷,本人认为,尚有严重缺陷的Bill50,应当在开始三读之前,进一步听取业界意见,从善如流,修改完善,以减少实施的困难和阻力。我的建议如下:

1.改“ASSESSEMENT”为“DIAGNOSIS”,授予中医师以诊断权,或干脆不提ASSESSEMENT或DIAGNOSIS,让诊断权成为中医师理所当然、不言而喻的行医职权之一。试想,如果中医师没有诊断权,那么谁来为那些想接受中医(TCM)治疗的病人诊断呢?西医不懂作中医诊断,而中医师又无权作中医诊断,那么结果就是谁也无法为病人提供TCM治疗。于是,原本想给中医针灸法律地位以让民众受益的Bill50,又从实质上自我否定了这一目标,从而形成了一个悖论。

2.应明确规定中医针灸临床作业范围(Scope of Practice),包括:辨证处方、针刺、电针、火针、刺络放血、灸疗、罐疗、磁疗、推拿、刮痧、气功、太极、食疗、音乐治疗等。界定中医作业范围的目的,一是有利于消费者明确TCM与其他治疗专业的区分所在,便于选择合乎自身需要的专业;二是保护中医理论和技术的完整性,以利其在安省的生存发展。

3.针刺治疗是一个专业,在原则上应坚持只有一个专业标准,但在具体处理其他23个医疗专业从事针刺治疗问题上,应该区别情况,分类处理,以体现原则性与灵活性的合理统一。政治上,不同的党派可以各唱各调,皆成乐章;上馆子吃饭,也可各点所爱,各得其味。但针刺是一门治病救人的学科,不应该将其政治化或者菜谱化。另一方面,根据世界针联1999年的规定,西医如想将针刺作为辅助治疗手段要接受至少220小时的培训,若想成为执业针灸师则应接受至少1500小时的专业培训。Bill50可以完全接受这一权威性的规定,以解决安省5类医生从事针刺治疗的资格问题。其次,对于其他不具有诊断权和皮肤穿刺权的医疗卫生从业人员,在过渡期内,可以通过“祖辈法”途径,取得继续从事针刺治疗的资格。过渡期过后,新的从业者则要接受中医管理学院的统一入行资格考试和监管。如上述问题不能在各方之间达成协议,Bill50可予以回避,以留待将来中医管理学院处理。

4.Bill50应明确规定实施祖辈法。应在保护公众安全的前提下,尊重TCM队伍的历史与现状,使大多数从业人员通过公平合理的专业评估,获得继续执业的资格,以维护他们的生计,保护已够细小的TCM行业规模。

5.汉语应作为领牌考试的语种之一。汉语是中医药针灸学术的原创性语言,因而具有不可替代的权威性。事实上,很多深刻的中医理论和某些精微的技术关键,除用汉语之外,目前还没有另外一门语言可以如此准确、全面地阐述出来。这是中西文化沟通上的难题,在这个难题还未解决之前,一定要允许汉语作为应考语种之一,以保障中医针灸理论和技术的纯真性、准确性和完整性。同时,也使众多学验具丰但不善英文的老中医、老教授能够继续贡献他们的宝贵经验。

(毛国云中医师,安省中医治疗保健中心,905-272-2503)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