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0/争鸣:安省中医Bill50法案引起的后果

2006年11月10日第267期《星星生活报》/安省中医立法的Bill50法案就要在下周通过三读成法。纵观整个法案的条款内容,立法精神和立法过程,无处不透露出强烈的不公。如果立法成案,不但中医药针灸事业的前途在安省会一片黑暗,几千中医从业人员的举家生计也将立刻成为问题。我们如何能对得起祖先留给我们的中华瑰宝,如何能留给子孙后代使之继承发扬?

首先,如果安省中医立法的Bill50三读通过成法后,所有中医以外的健康专业立即成为在法律保护下的针灸合法操作者。而现实从业的中医针灸人员,根据法律,在成立中医管理局,提出条例标准,完成考试,发放牌照这所有的步骤之前将变为非法。同时保险公司将名正言顺地拒付非法治疗的费用。

两者法律地位的改变将导致严峻的后果!中医针灸人员将不能合法执业。在安省从事中医针灸的业者有几千人,而从事其他健康专业的人数有好几万。大量没有学习过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没有经过正规中医针灸培训的其他健康专业人员将马上充斥针灸市场。安省民众的健康安全保障何在?中医针灸的专业尊严何在?

根据已经中医立法的加拿大BC省的经验,组建针灸管理局、审核从业资格、发放执照的过程,至少需要2-3年。在这两三年之中,以华人为主体的中医针灸市场将一落千丈,而其他以西人为主体的健康专业对针灸的骤然扩张,将夺走大部份中医针灸师的饭碗! Bill50并不保障现有中医针灸师的利益,将来会有多少中医被淘汰,或被迫转入“地下”,朝不保夕。

根据安省中医立法的Bill50法案第11条。中医管理局在颁发牌照之前必须通过试。根据美国康州中医立法的经验,它的立法与现实安省的Bill50非常类似,允许所有健康专业人士自由提供针灸治疗,不必通过美国中医针灸师资格考试。也就是在立法通过后和取得执照之间的过渡期允许已从业人员继续行业。

而安省中医立法的Bill50法案中却没有此条款。Bill50法案中又明确规定必须通过考试才能取得执业牌照。这意味着,所有中医从业人员不论年龄大小,经验长短一律要通过考试。而且考试语言不能确定包含中文,日文,韩文等语种。根据安省中医立法的Bill50法案。中医从业人员没有诊断权和处方权。中医师将逐渐失去行医合法性。

在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有些善良的同胞还在抱有幻想。把希望寄托在立法后成立的所谓“过渡委员会”制订出合理的管理条例。我们要说明:

1、任何法律条款大于管理条例。法律条款一经议会通过,谁也不能违背。而且短时间内很难修改。其难度甚至大于立法。想一想,我们为了争取中医立法花了多少年?难道我们要再花五年,十年,二十年去修改吗?

2、既然如“祖辈法”等条款可以出现在其他健康专业的立法中,为什么政府在草案,一读,二读这漫长的过程中,能不顾中医界全体长期的呼声,坚持不将此条加入中医立法中呢?这能说明他们的立法诚意吗?政府在立法一读,二读之间完全有时间听取意见,修改哪怕一点点不合理部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在二读通过时政府强行建议省议会马上通过三读使立法成型?

中医药针灸自从几十年前来到加拿大,一直为加拿大民众的健康默默做着贡献。始终处在主流医学的边缘状态。中医是不同于西医的拥有完善理论基础和几千年临床实践经验的传统医学。无论她的历史,经验,可治愈疾病的种类和丰富的治疗方法,都不是那些只有十几年,几十年历史的所谓其他健康专业可以比拟的。

为什么这些从来与中医针灸不搭边的行业可以堂而煌之的从事针灸治疗,可以不经过考试,可以自订标准,而对所有从事中医针灸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医治好无数疑难杂症,解除过无数大众痛苦的中医师却如此压迫。不但要经过严格的考试,甚至连过渡时期的生存权都不给我们。华人组织为了争取中医立法,已经奋斗了二三十年时间。我们要求的是一个公平合理的法案来保护中医药针灸这一世界文明的瑰宝。严峻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中医业者已经没有退路。

(本文由安省争取中医平等立法大联盟提供)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