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2/立法恐令经验中医出局,中医界忧见青黄不接

明报/今年9月先行就职安省中医针炙学会注册主任的张关亮冰,昨日在一个中医界的讲座中再次强调,“安省中医药法案必须以公众(安全)利益为最优先(考虑),而不是以中医界或者某个族裔的利益为先”。

而有中医团体负责人则从业界角度表示关注,声称如果安省中医立法未能贯彻中医先辈权,或者注册及考试过程中放弃使用中文,将令业界大批有经验的老中医遭受失业的沉重打击。

安省中医药针炙协会昨日举办讲座,邀请安省中医针炙学会注册主任张关亮冰、安省卫生厅规则计划部门的高级政策分析师Stephen Cheng作演讲嘉宾,讲述有关中医立法的政策,逾百名中医界人士出席了讲座活动。

张关亮冰表示,昨日的活动已是她上任以来举行的第六场讲座,“我的责任就是要广泛地接触中医界,透过讲座为不同社区的中医界团体及个人讲解传统中医药法案(TCM Act)的有关政策。”

她并且表示:“目前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业界)不明白政府要立法的原意,即是要以公众利益为先,而不是中医界或某个族裔的利益为先;未来中医针炙业界的从业标准制订,亦都必须与其他20多个健康医疗管理学会一样,共同遵守RHPA,1991法案,以及在TCM Act,2006两个法案范围内进行。”

经验浅英文好年轻人通过考试

安省中医药针炙协会会长程昭昨日亦表达了所关注的议题,他表示:“我们最关注以下三项:一是协会主张安省中医法案的确立,应Follow(追随)卑诗省的立法经验;二是应借鉴卑诗省,贯彻中医先辈权;三是考虑中医与中国文化的渊源,以及目前80%的从业人员是华裔第一代移民,中医资格的注册及考试过程应允许使用中文语言。”

“否则的话”,他指出:“放弃使用中文,将令一大批有经验的中医师失业,而一些经验浅、英文好的年轻人则通过了考试,这会令中医界出现年龄断层,亦影响从业人员的素质及经验。”

7团体明晤注册主任 关注立法影响执药师地位

明报/本地7个团体包括加拿大中药商会,将于明日(13日)与安省中医针炙学会注册主任的张关亮冰举行座谈会,讨论中医药法案后对中医药界所带来的影响。

将出席是次座谈会的加拿大中药商会一名董事称,资料显示,当局计划立法规管中医针灸师法例,无可避免会涉及到中医师和中药部分;由于该会属下会员不少是具中医或执药师身分,甚至一身兼两职,担心立法后会影响他们生计,例如执药师日后的地位便是关注之一。

他指现时部分讨论是有中医师认为应把“药单”纳入“处方”,先由中医师为病人诊症,然后“执药”;故此认为在中药铺内,应有中医师在场开出处方始可执药,不能由执药师凭经验,或市民自己拿民间的“现方”或“偏方”到中药铺执药服用。

这名人士说此举当然有其支持理由,但如认为执药师不具中医实际经验,那中医师虽知开那些中药给病人服用,但是否可百分百保证如他们亲自执药时,对所有中药皆认识不会执错?相反由于执药师长时间专职执药,执错药机会大大减少,故此在这种关系中,如何取得平衡,便需听取业界意见。

他估计现时本地约有60至70间纯中药铺提供执药,每间平均有1至2名执药师,如当局一旦立法,对这些执药师的生计可能造成影响,希望透过是次座谈会,一方面听听政府立法可能对中医药行业的影响,另一方面向当局反映业界的忧虑,看可否在立法过程中兼顾到执药师的生计。

本地约70间纯中药铺

本身是中医师亦会执药的谭华枝表示,他个人认为在中药铺执药时有中医师在场是应该的。

他指市民拿“现方”或“偏方”叫药材铺人员执药,或执药师凭个人经验去“配药”都有危险,因前者的“现方”不是人人合用,每人体质不同,特别是长者,未经中医师诊症,不知是否有其他病症,“现方”很有可能引发体内暗病,分分钟影响健康;而后者由执药师“配药”亦可能出现同样情况,因有些执药师未正式接受过专业中医药课程,未能“对症下药”,所以有中药师诊症后的配方,即时在药铺执药会更安全。

参加明日座谈会的7个团体分别是:加拿大中药商会、加中医药保健协会、多伦多国际中医针灸研讨学院、加拿大联邦中医针灸协会、多伦多中医针灸临床学院、大多伦多中医学院,以及研商学社。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