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2/加拿大原住民新闻选摘(1)

20160412/政府派专家帮印第安人社区解决自杀问题
20160321/努拿维克一村庄三个月五名年轻人自杀
20150820/土著人比其他加拿大人寿命短得多
20150727/原住民首领年薪几何?加拿大政府起诉8个原住民部落
20140801/一个80人的原住民部落首领去年领取薪水近百万
20140730/印第安部落许多领袖不愿意公布自己的年薪
20150519/嫁了外人就得走:魁省原住民保留地驱逐与异族通婚的居民
20140815/莫霍克印地安保护区的规矩:与非印地安人结婚就得搬出去


20160412/政府派专家帮印第安人社区解决自杀问题
作者 方华 | [email protected]
星期二 12 四月, 2016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加拿大联邦政府卫生部长简.菲利波特在回答记者关于阿塔瓦皮斯卡Attawapiskat印第安保留区发生的自杀危机问题时说,联邦政府除了已经派遣3位心理咨询专家和社会工作者前往阿塔瓦皮斯卡之外,还与安大略省政府合作向该保留区增派了医护人员,并与保留区的印第安部落领袖们一道在密切关注情况的变化。

百人尝试自杀

阿塔瓦皮斯卡印第安保留区位于安大略省北部边远的靠近杰姆斯湾的地区,人口不到两千人。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口不多的印第安保留区,从去年9月份以来已经有至少1百人尝试自杀,其中一人自杀身亡;仅4月9日一天就有11个人尝试自杀。自杀的方式主要是过度服用毒品、或者是过度服用作为毒品替代物的药品。

阿塔瓦皮斯卡印第安部落领袖布鲁斯.史石石在星期六的多人自杀事件发生后宣布保留区进入紧急状态,并寻求联邦和安大略省政府的紧急救助。

毒品问题

阿塔瓦皮斯卡保留区的印第安部落领袖布鲁斯.史石石Bruce Shisheesh指出,滥用毒品和药品是保留区的一个大问题,因为许多保留区的土著人觉得没有前途、活着没有意思、得不到关爱、又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问题,结果是借助毒品和药品麻醉自己以减轻痛苦,但麻醉药品的药性过去之后又觉得更加无助。

加拿大联邦政府卫生部长简.菲利波特女士指出,阿塔瓦皮斯卡印第安保留区遇到的自杀潮问题是一个长期积累的问题,以多人在同一天尝试自杀的危机形式表现出来;而且,还有其他一些土著人保留区遇到了类似的问题;所以联邦政府卫生部正在与省政府和一些土著人保留区领袖协商解决问题的长期性办法。

教育和住房问题

简.菲利波特女士认为,长期性的解决自杀问题的办法离不开提高保留区土著人的受教育水平;有了好的教育才能就业挣钱,才能有过较好生活的机会。


阿塔瓦皮斯卡保留区位于安大略省杰姆斯湾地区 © CBC

但阿塔瓦皮斯卡印第安保留区的部落领袖布鲁斯.史石石认为,还有比教育更紧迫的问题,这就是住房破旧和拥挤的问题;保留区内一个不大的房子要挤进15个人居住是常事,这样拥挤的居住环境不要说年轻人没有自己的隐私环境可言,就连做作业的地方都没有。

预算削减之过?

加拿大联邦议会反对党新民主党议员查理.安格斯 Charlie Angus的选区包括阿塔瓦皮斯卡保留区在内;他认为阿塔瓦皮斯卡土著人保留区出现的自杀潮危机不是偶然发生的问题,而是是多年来联邦政府对保留区内印第安人的生活、教育和医疗服务经费持续削减的结果

自由党预算拨款84亿

加拿大联邦政府卫生部长简.菲利波特女士表示,她正在与联邦政府印第安事务部的部长卡罗琳.贝奈特Carolyn Bennett磋商长期性的解决办法;并指出自由党政府在其上台后的第一个预算中已经宣布拨款84亿加元用于改善土著人的生活、教育和卫生问题。

安大略省省长卡瑟琳.韦恩Kathleen Wynne在多伦多表示,她对阿塔瓦皮斯卡保留区发生的自杀潮问题感到非常的担心,并已经在星期一从安大略省的Mississauga地区动员了一个医疗队紧急前往阿塔瓦皮斯卡保留区帮助当地居民、缓解自杀危机。

政府派专家帮印第安人社区解决自杀问题


图片来源: CP / SEAN VOKEY

20160321/努拿维克一村庄三个月五名年轻人自杀

作者 天和 | [email protected]
星期一 21 三月, 2016

魁北克省北部的努拿维克(Nunavik)地区,在一个人口只有2500的因纽特人村落Kuujjuaq中,从去年12月份到现在,共有5名年轻人自杀身亡。除此以外,这个村庄还发生了其他数起自杀未遂事件。这些事件再次敲响了土著人自杀问题的警钟。

Kuujjuaq的村长Tunu Napartuk表示,出现自杀事件后,大家都很难过,感到很沮丧,很痛苦,也很愤怒。随后,大家都能团结到一起,共度难关。

目前,自杀预防工作人员、老人、健康工作者和教师们都行动起来,共同对发生自杀事件的家庭提供必要的帮助和抚慰。

与此同时,他们还鼓励年轻人把心中的郁闷表达出来。退休的因纽特参议院查理·瓦特鼓励年轻人遇到困难后努力寻求帮助,他说,他想让年轻人知道,生活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努拿维克地区和魁北克省的卫生医疗人员和社会工作者也动员起来,为这个因纽特人村落提供援助。

2015年12月12日,曼尼托巴省的Pimicikamak Cree Nation相继发生了6人自杀的事件后,该土著人部落实施了紧急状态。但Napartuk表示,Kuujjuaq村不需要实施紧急状态。

努拿维克一村庄三个月五名年轻人自杀


土著人比其他加拿大人寿命短得多
图片来源: CBC

20150820/土著人比其他加拿大人寿命短得多

作者 方华 | [email protected]
星期四 20 八月, 2015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加拿大统计局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土著印第安人的寿命明显短于非土著加拿大人;更加令人不安的是,造成土著印第安人寿命短的因素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加拿大统计局的研究报告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对过去15年6万1千名土著印第安人和250万非土著加拿大人资料的分析,土著印第安成年人在75岁之前死于可以避免因素的可能性至少两倍于非土著加拿大人;特别是土著人中的年轻男性和年轻女性,他们死于可以避免因素的可能性要5倍于同年龄组的非土著加拿大人。

土著人流浪汉布莱恩活不过50岁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凯伦.鲍尔报道说,土著人布莱恩.梅比Brian Maybee今年42岁,在加拿大西部城市温尼伯过着无家可归的街头流浪生活,他抽烟、喝酒、患了癌症。

刚刚从医院出来的布莱恩对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住院时医生已经告诉他,如果他继续过去的生活方式、他不会活过50岁。

在加拿大,75岁之前死亡的人中有70%的人死于本来可以避免的因素。

什么是可避免死亡因素

那么,可以避免的死亡因素指的是什么呢?加拿大统计局上述分析报告使用的“可以避免的死亡因素”包括早期发现可以治愈的疾病如肺结核、肺炎、乳腺癌,不良生活习惯如酗酒、吸食毒品,社会条件如受教育水平低、收入水平低和不易得到医疗服务等。

专家期盼实际行动

加拿大马尼托巴大学土著人健康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卓塞.拉沃伊说,作为土著人健康问题的研究人员,她有时真是觉得郁闷,因为已经有很多的研究指出了土著人健康问题的症结所在,但缺乏的是解决问题的实际行动。

拉沃伊女士认为,加拿大社会长期以来存在的对土著印第安人的歧视、过去实行多年的土著人少年必须在寄宿学校接受英语教育的制度、土著印第安人保留区长期存在的缺乏基础设施投资的问题是导致加拿大土著印第安人健康状况差的主要原因。所以,要改善土著印第安人的健康就必须先从印第安保留区的土著人住房、清洁的饮用水、食品安全和土著人医疗保健入手;在印第安保留区之外,要解决的问题是土著人得到公费医疗服务和得到医护人员尊重的问题。

大选是施加压力的机会

加拿大马尼托巴大学土著人健康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卓塞.拉沃伊承认,加拿大土著印第安人的健康问题是持续了几代人的老大难问题、是加拿大联邦和各省政府都不重视的问题;土著印第安人社团应该利用这次联邦大选的机会,对各联邦政党施加压力、要他们重视土著印第安人严重的健康问题和过早死亡的问题。如果不引起联邦政治家们对土著人健康问题的关注,这个问题就会继续是得不到解决的老大难问题。

马尼托巴省南部印第安人部落联盟领袖特伦斯.纳尔森Terrance Nelson表示,他希望土著印第安人踊跃投票,让联邦政党的领袖们知道,要想得到土著印第安人的选票就要解决土著人面临的问题。

不过,在温尼伯街头过流浪生活的布莱恩.梅比对他自己和与他一样无家可归、在街头流浪的土著印第安人的生活境况和健康状况能够得到改善不抱希望;他认为加拿大政府和加拿大社会才不关注他们的死活,巴不得他们这些人全都消失才好。

土著人比其他加拿大人寿命短得多


图片来源: PC / FRED CHARTRAND

20150727/原住民首领年薪几何?加拿大政府起诉8个原住民部落

作者 吴薇 | ch[email protected]
星期一 27 七月, 2015

在加拿大,人们经常听说的是某团体或个人把联邦政府告上了法庭。反过来联邦政府起诉别人的事相对来说比较少见。但是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日前加拿大政府向联邦法院起诉八个原住民部落,因为它们拒绝在网上公布财政报告和首领及部落政务委员会成员的年薪。

加拿大议会在2013年3月通过了“第一民族财政透明法”(First Nations Financial Transparency Act)。按照这项法律,加拿大全国各地的原住民部落必须在财政年度结束后120天之内,在联邦原住民事务部网站上公布经过审计的年度财政报告和首领及部落政务委员的年薪。

有八个部落拒绝公开

2013-14财政年度的期限刚刚过去。在580多个原住民部落中,现在有570个已经公布了法律要求的所有信息。有4个部落正在核算数据中。但是还有8个部落拒绝公布。联邦政府的原住民事务及北方发展部一方面向法院递交诉状,一方面暂停对这几个部落除教育、医疗等基本服务外的所有财政拨款。

八个被政府起诉的部落中,有两个反诉政府。它们是阿尔伯塔省的索里奇部落(Sawridge )和萨斯喀彻温省的葱湖部落(Onion Lake)。它们认为,第一民族财政透明法违反了政府与原住民之间的原有协定,损害了原住民利益,而且违反了加拿大宪法中关于歧视的条款。

钱不是政府的,为什么要向政府报账?

索里奇部落在提交法庭的文件中表示,部落的收入来自在私人公司里所占的股份,公布财政报告会让该部落在商业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另一个拒绝公布财政报告的部落,阿尔伯塔省的阿塔巴斯卡.奇普怀恩部落也持同样观点。

奇普怀恩部落通过向石油公司提供服务和拥有公司股份获利颇丰,堪称原住民中的阔佬。该部落是迈克穆雷堡的Acden公司的主要股东,公司净资产为2亿5千万加元。部落首领和政务委员都是董事会成员。据该部落发言人艾丽耶尔.德朗热说,他们的工资都是公司发的。“我们为什么要向公众公开不是来自公共资金的钱?”

德朗热女士还说,部落的大部分支出也来自公司。 公布这些数据和首领的年薪会影响公司的市场竞争力。联邦政府确实为医疗和教育拨款,但也不是直接拨给部落。而是拨给相关的委员会。

原住民法律师:奇普怀恩和索里奇部落的说法站得住脚

精通原住民法律的温哥华律师肖恩.琼斯说,原住民的公司参与市场竞争,财政方面的信息被竞争对手或谈判对手知道了确实不利。他预言联邦政府和八个原住民部落之间的官司可能会旷日持久,因为其中牵涉的问题不仅是八个拒绝公布财政状况和首领年薪的原住民部落是否违反第一民族财政透明法,还有对法律条款的质疑。

在这项法律实施之前,联邦政府和原住民的拨款协议中已经有公开收支状况的条件,但是没有要求在网上发表有关数据。原住民事务部长瓦勒古表示,原住民和所有加拿大人一样,有权利要求被选举出来的官员增加透明度。增加对基本财务信息的了解,才能对资金的去处做出更合理的决定。

原住民首领年薪几何?加拿大政府起诉8个原住民部落


图片来源: CBC / Facebook

20140801/一个80人的原住民部落首领去年领取薪水近百万

作者 亚明 | [email protected]
星期五 1 八月, 2014

据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个不足百人的原住民部落公布的信息,他们的首领去年的工资总收入加起来接近百万元。

这位首领名叫罗恩·吉斯博瑞彻(Ron Giesbrecht),是奎克维特姆原住民部落的首领兼经济发展主任。根据该部落的网站公布的信息,虽然罗恩的年薪标准是84,800元,但去年他拿到的奖金却有80万加元,加上其他福利和出差补助,他的年收入总共达到91万4,219元。

网站上解释说,罗恩拿到的奖金是按照创收比例的分红。去年该部落最大的资金来源是省政府与该部落签署的土地协议,金额为800多万。但按照土地协议,省府的拨款应用于部落和管理委员会,不能给个人。据说今年新的合同中已经取消了这一分红。

加拿大联邦政府原住民事务部的发言人伯纳德·沃考特对此表示,如此高的年收入无法不令人担忧,该部落的民众有权要求进一步的解释。该部前不久要求全国600多个原住民部落公布其首领的年收入。

加拿大纳税人联合会发言人乔丹·贝特曼也说,这听起来令人愤怒,一个人口不过80, 常住者不足40人的部落首领,一年领取91万元的薪水。 而这些钱都是我们住在原住民保留地之外的人缴纳的税金。我的年收入要达到同等水平,税前收入需超过160万。

一个80人的原住民部落首领去年领取薪水近百万


图片来源: Yuri Gripas/Reuters

20140730/印第安部落许多领袖不愿意公布自己的年薪

作者 方华 | [email protected]
星期三 30 七月, 2014

加拿大联邦政府推出加强对全国印第安部落财务管理的阳光法案“财务公开法案”,要求所有拿联邦政府拨款的印第安部落在网上公布其预算、开支和部落领袖领取的工资。

印第安部落领袖们对此反应冷淡。有的部落领袖说他们怎么花钱、怎么管理资产只与本部落印第安人有关,而与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公众无关,因此用不着在网上公布帐目。

有的部落领袖指出,所谓的阳光法案对印第安部落提出的要求高于对联邦政府其他部门的消息透明度要求,这有欠公平;此外要印第安部落公布账目会使得印第安部落的经商信息被竞争对手掌握,从而在商业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不过也有一些印第安部落领袖赞成联邦政府的上述阳光法案。

此外,加拿大纳税人协会认为,阳光法案能够帮助印第安部落的普通民众了解他们的部落领袖是怎么管理财务、是怎么花钱的;而在过去,他们是无法得到这些信息的。

印第安部落已经要每年把财务报告报送给联邦政府印第安事务部;现在被要求的是在网上公布其财务报告。

对于不落实阳光法案的印第安部落,联邦政府可以请求法庭强迫该印第安部落公布其财务报告、或者采取停发拨款经费的办法。

印第安部落许多领袖不愿意公布自己的年薪


魁省卡纳瓦基保留地驱逐非原住民的做法引起争议
图片来源: Radio-canada

20150519/嫁了外人就得走:魁省原住民保留地驱逐与异族通婚的居民

作者 吴薇 | [email protected]
星期二 19 五月, 2015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一对夫妇和他们12岁的儿子被赶出魁北克省的卡纳瓦基(Kahnawake)保留地。原因?这个小家庭的男主人是白人。


阿曼达.蒂尔(Amanda Deer)的丈夫是白人,因此无法在保留地存身。 © Radio-Canada

一群由保留地居民组成的示威者把他们的房子团团围住,孩子的母亲阿曼达.蒂尔是原住民。她说,她吓得关紧所有门窗,有人想冲进来,而在场的保留地警察袖手旁观。在被困在屋内几个小时之后,一家人终于离开,去保留地外面的亲戚家借住。

卡纳瓦基保留地自1981年起开始实行禁止与异族通婚的原住民居住(“You marry out, you are out!”)的规定,但并不总是严格执行。2010年,保留地决定驱逐26个非原住民。引起很大争议。过去几个星期以来,有70多个家庭被要求迁走。

一些家庭向法庭提出控告,要求取消这项规定。保留地居民在这个问题上分为两派。但保留地首领Mike Delisle说,为了在占地面积有限的情况下保护原住民的文化,这项规定十分必要。

嫁了外人就得走:魁省原住民保留地驱逐与异族通婚的居民

20140815/莫霍克印地安保护区的规矩:与非印地安人结婚就得搬出去

作者 亚明 | [email protected]
星期五 15 八月, 2014

一位居住在蒙特利尔西南郊卡纳瓦克原住民保留地驱逐了一位与非原住民结婚的女子。

这是一个莫霍克人原住民保留地。大酋长迈克尔·迪莱尔说,莫霍克境内不接纳非原住民居住的禁令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甚至在1876年通过的印地安人法中就有了,但到1981年重申时达到最严格的程度。


莫霍克原住民保留地从1981年起实行这样的规矩,但最近不得不再次重申。因为一位莫霍克女青年和她的非原住民丈夫试图在保护区内翻新房屋,想住在这里。但旧房拆了以后他们收到一封驱逐信件,信中通知他们没有权利住在这里,必须离开保留地。而且也有部落中的人到建房的地址抗议。

大酋长说,卡纳瓦克保留地面积有限,现有6,500居民,人口增长缓慢。如果允许非本地人到这居住,他们就会占去有限的空间,而且享受本来只有原住民才享有的免税的福利。 他说,现在已经有约100名​​非原住民住在保留地,有的是与莫霍克人结婚了,有的是同居关系,或者仅仅是生活在那里。部落也在考虑让他们搬走。

虽然受到驱逐的莫霍克人觉得这是强迫他们在婚姻对象和祖居地之间做出选择,感到为难。但当地原住民大多支持这一规定。

莫霍克印地安保护区的规矩:与非印地安人结婚就得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