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7/大陆移民现状:我现在心情不太好

北美时报记者汉斯/由华人电视台发起、北美时报等多家单位支持的主题为《你的心情现在好吗?》的大陆移民生存状况调查问卷活动近日公布了结果,引起华人社区的高度关注。虽然这只是一个抽样调查,但本次调查回收有效问卷6351份,其结果应该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统计结果和事先预想的差不太多,大陆移民整体状况不容乐观,只有1/4的人可以说心情不错,剩下的3/4的人感到心情不太好,其中有近14%的人对未来没有信心。

洒脱一些过得好

本次调查问卷中,按目前的心情分组,回答好极了与糟透了的人数比例大体相当,二者加在一起不及总数的7%。而将近73%的人心情一般、时好时坏或茫然无助。重新评估当初的移民决定时只有将近1/4的人敢说自己的决定完全正确,连自己是否该移民都怀疑的人,心情怎么能好得了?

当初决定移民时,每个人对此都做过长时间的思考,有的人等签证等了五六年,按说这么长的时间,思考什么都来得及了,那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其实对很多人来说,直到上飞机的那一刻,也没有真正想明白移民加拿大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多人出国前,经常想打听的就是那边天气怎么样,吃的怎么样,住的怎么样,人好不好打交道,工作好不好找,福利好不好等等。确很少思考“我能否在心理上适应新环境,我会不会孤独困惑,我有没有战胜任何困难的勇气”这些大是大非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思考了好几年最后还是没想明白的根本原因。

每个人移民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最终的目的确大体不错,我们是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而来的,没有人说我就是想找个火坑跳的。之所以出现这种大多数人现在不太开心的局面,一是来自于工作、生活、学习的压力确实过大,二是 目前的现状与当初我们设想的结果差距太大,归根结底一句话,还是我们准备得不够充分 。准备工作不充分,就适应得慢,适应得慢就会心里不爽。尤其是那些下决定时就不十分坚决,或者半推半就甚或被别人或周围的舆论“绑架”上飞机的,一旦遭遇些许挫折便会垂头丧气,怨天尤人,最近几年新移民中走上极端之路的大多属于这类人。

从原来的教授、工程师、研究员等等让人欣□的工作到今天生产线上的“勒脖工”,如果谁说这是很容易适应的一种转变十有八九是自欺其人,我们不是神仙,要想做到超然没那么容易。但是绝大多数人能够直面这种暂时的落差,这是我们的选择,任何选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此时来点阿Q精神也未尝不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来点皮肉之苦也是应当的吧。

有人说,很多技术移民总愿意把移民前在中国的处境和移民后的处境相比,这个也没有了,那个也不行了,所以失落,如果把中国的农民移过来,估计他会很高兴的。其实这也不尽然,从福建来的小李是个农民的儿子,出来前住在一个小县城,靠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他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宠爱有加,可以说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他通过一种非正常渠道拿到了合法的移民身份,目前在一家装饰公司打工,每天工作10小时,月收入2000余元,一年之后他的太太也移民到此,进了一家制衣厂打工,月收入1500余元。按说他们应该很满意了吧,可事实上,两口子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这里不好。小李说,他每天干活很累,晚上回来浑身像散了架一样,语言不通,也没时间去学。这种每天干活、睡觉──睡觉、干活的日子他受够了。他的太太也是觉得委屈,经常一个人哭泣。好在两口子目标一致,勒紧腰带,多攒点钱,一旦拿到身份,马上回家。

同样是在工厂里打工,来自河北的叶女士就感到很快乐。叶女士出国前在一家电视台做到了很高的职位,老公在政府部门工作,只有一个女儿在一所重点高中上学。为了女儿的将来,也为了让自己换个活法,她劝服了老公,一家三口来到加拿大。英语不行,专业工作她想都没想,登陆后一周就进了一家工厂。起薪8元,老板承诺3个月后转正就加薪,但由于工作努力,不到两个月叶女士与她同时进厂的几个同事就提前转正。叶女士选择了夜班,路途很远,但她每天都能哼著小曲上路,她说加拿大好啊,东西便宜,空气也好,赚钱也不少,她来加拿大半年体重下降了12斤,而这是她在中国花几千元吃减肥药也没有成功的事。她说我只看那些让我高兴的事,其他的一概忽略不计。叶女士说,她不会在工厂里干一辈子的,一旦她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她准备自己创业。

本次调查问卷中有3/4的人感到心情不太好,然而在华人电视台现场采访中,回答心情不错的要超过50%,似乎二者有些矛盾。这也是我们在衡量调查表时应该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原因。很可能填表者在下笔选择的那一刻心情不好,移民后的种种委屈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反之亦然。去年加拿大普通话华人联合也在专家的指导下做过一个类似的调查,由于他们的调查采用面对面, 电话, 及计算机网络的联合方式进行,58%的受访者对目前自己的工作状况表示满意,对自己的工作状况“不满意”或“很不满意”者占20%。如果对自己的工作状况表示满意,心情好大概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为此我们在关注本次调查问卷中有3/4的人感到心情不太好的结果的同时,也大可不必因此而过度悲观。

还有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大陆移民中许多生活稳定、事业有成的人士很少会参与类似的调查,他们甚至对新移民的生活圈子都很少过问,本次调查问卷中回答年薪超过6万加元的仅占11%,这与真实情况有很大差距。

语言、工作、房子是三座大山

对大陆移民来说,语言关永远是心中的痛,这也是我们无法和其他族裔新移民同等竞争的主要原因,除了语言,我们还有什么不如别人的呢?本次调查问卷统计显示,44%的人当前最大的压力是语言不通。有80%的人认为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是阻挡他们融入加拿大的最大障碍。尽管有一半的人承认文化差异,实际上一旦语言过关,你能充分的了解加拿大的文化,这种差异自然而然就消失了。

就像一位网友说的那样,英语就该是移民生活的第一语言 。不学英语能不能在加拿大生活呢?这确实是个见仁见智的话题,至少在多伦多生活应该问题不大。但是,我们可能就永远生活在华人圈子里了,这很重要,但这绝不是我们移民后希望的全部生活。不打开生活的圈子,你就会失去很多的机会。看看一所所的语言学校吧,十有八九都是大陆移民,这是一个让人欣慰的事。对谁来说学习语言都不是件轻松的事,特别是年纪一把、又要养家糊口的中年人,下了班还要去读夜校,他们值得钦佩,也值得鼓励。

有许多大陆移民,来加拿大后,认真分析了未来的前景,坚持把学好英语作为开始真正移民生活的第一步,利用平常日积月累不断地坚持学习,或集中精力参加英语学习班,参加各类型的中短期英语培训,或到教堂与当地人交流学习一年半载,终于使英语水平有了质的飞跃,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也逐级尝试在纯英语环境的部门找到了相应的工作。虽不敢说他们未来的前景就必定辉煌灿烂,但他们在今后的移民生活中,英语必定会为他们带来极大的方便和无穷的乐趣。很多人的成功经历验证了这一点。

其实每个技术移民家庭,都深知英语的重要性,都想尽快掌握好英语,尽快融入当地的生活工作之中。在移民以前,大多数都有大学以上的文凭,已有相当的英语基础,至少书面英语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大多数人需要的是听力和口语的磨练,而这需要时间和努力,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对于英语不错的年轻人来说,进学校重新学习显得尤为重要。本次调查显示,在选择半工半读项的人群中,33-40岁的人占了90%。

本次调查显示,47%的大陆移民家庭年收入在3万加元以下,15%的受访者一直没有工作。这也是为什么有一半的人对目前工作不满意的主要原因。 其中移民 2至3年的占总数的 31%,而拿到专业工作的人数占总数的13 %,比例明显偏低,也就是说,大致每三个移民2至3年的人只有1人拿到了全职工作。移民 3至5年的占总数的20 %,而拿到全职工作的人数占总数的23%,比例大体相当。移民 5至10年的占总数的23%,但拿到全职工作的人数却占总数的 43 %。可见新移民大致在移民加拿大3年后工作才会基本稳定,移民时间越长,稳定系数越高。

从移民前在中国所从事的专业看,IT、机械专业人士是拿到全职工作比例最高的,而教育人士失业率高达44%,是最难找到工作的群体,经贸人士88%在半工半读。大约有43%的人从事的是与自己原专业完全无关的工作。加拿大对海外文凭和经验不看重,甚至连在海外加拿大公司的经验也不认可,导致许多在国内事业有成的移民到了加拿大不得不重头开始。找不到对口的工作也要生活,面对困难,移民们的选择各不相同。有些人选择了读书,也有人义无反顾地走进工厂。中国人传统观念里读书可不是拿来做体力劳动的,尽管有人想通了,凭自己双手吃饭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骨子里我们是有追求的。要想彻底从思想上解放自己谈何容易。能达到技术移民标准来到加拿大的,多数都已是年过30的人,读书也并非易事。他们一来心有旁骛,不能跟年轻人比脑筋;二来即使读出来,岁数又长了几岁,和当地青年抢饭碗同样面对挑战。

47%家庭年收入在3万加元以下,这也就是说, 大陆移民 有半数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是不能不引起重视的现实。语言不通导致工作机会减少、收入降低,二者有一定的必然联系。而收入少又直接导致第三座大山迎面而来,那就是房子问题。按照调查结果,租房者占总数的54%,在已经购买住房的人士中九成承受著贷款的压力。

中国人总爱说居者有其屋,这里的有是占有的意思,租房不算。然而加拿大的房价给华人这一传统想法带来很大冲击。近年来加拿大住房价格一直狂飙不已,预期2006年平均涨幅将达9.2%,独立房屋价格在今年5月更是首次突破每幢30万加币,涨幅达12.9%,创了历史新高。而且近年来加币利率一路攀升,目前基准利率已达历史最高的4.25%。华人聚居较多的城市,房价上涨的速度更快,涨幅更惊人。这无疑又加重了华人移民的压力。

从统计结果可以看出,移民加拿大不足半年 的人91 %选择了租房,移民2至3年的人76 %选择了租房 , 移民 3至5年的人36 %选择了租房 ,而移民 5至10年的人只有28 %选择了租房 。可见随著移民时间的增加,工作的稳定,绝大多数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屋。 而 已买房屋的人士中2/3的人购买了独立屋或镇屋,比例远高于购买公寓的人数,这也反应了大陆移民的一种心态。

在12月1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本次问卷结果引起华人社区的高度重视。全加华联总会主席陈丙丁说,当他得知近60%的人在遇到困难的情况下求助同学朋友时,感到很难过。向社团求助的人不足5%,他说这说明华人社团还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为新移民服务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心理学家李昶指出,他个人认为本次调查问卷有关统计数据已在一定程度上勾勒出中国移民总体概况,而他更关注的是问卷所集中反映的问题及代表群体,他说,超过75%的受访者年龄由33岁至50岁,超过8成受访者是技术移民,移民前的专业以IT、机械、经贸比例最高,近七成受访者抵加时间不到5年,当中20%的夫妻两地分居等。这些为专业人士提供了今后工作的方向。

多华会会长韦勇认为,问卷反应出新移民的语言和工作是导致压力的主要原因,这也是多华会多年来关注和努力的方向。本次调查问卷的统计数据将是他们向政府反应情况的重要依据。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