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9/《旅游》爱德华王子岛掠影

(世界日报,文/星学)从疾行离去的车上回首眺望,爱德华王子岛既清晰又朦胧,海上仙山教人毕生难忘。

欧式的田野    

早年侨居德国,几度去巴伐利亚、瑞士、奥地利揽胜,沿途山水草木,精舍古堡,宛若巨大的盆景园艺,让我深感悸动。旅居不列颠时,远足英伦三岛,处处田园风光,如诗如画,恍若梦幻。可惜当时没带相机,高速公路上又不能停车拍照,只有深印在脑子里,日后凭着记忆复习回味。

后来辗转美、加,赏山玩水,横贯美国东西岸,所见却是不同的地貌风情,再没邂逅心仪的那般景致,心底不觉一丝怅然。直到最近去了趟爱德华王子岛(PEI,爱岛),才意外地重温了欧罗巴式旧梦,原来北美也有同样的蓬莱仙境。

爱岛是加拿大地域最小的省分,形状很像它的盛产物---龙虾,蜇伏在大西洋西北的圣劳伦斯湾中。其面积为台湾的1/6,人口仅14万,多为苏格兰人后裔,以农耕、水产为业。岛上一半的土地未曾开垦过,仍保持着原始的郁郁葱葱,故又名花园之省。初夏踏上海岛,走马看花,果然名不虚传,感觉又回到了我在欧洲的那些日子。

海中桃花源  

与欧陆略有不同,它虽无山峦层层叠嶂的景深,但因土壤富含氧化铁而泛红,衬托着青青的植被,别具一格。金光灿烂的麦田,漫坡遍野的黄花,油油绒绒的绿茵,星罗棋布的草捆,错落相间;懒散悠哉的牛群,啾啾婉转的鸟语,野鹤闲云,美不胜收。幢幢农舍,锦簇花团环绕,粉垣黛瓦,造型各异,像是积木搭成的;不时有白底黑尖、玲珑小巧的教堂掠过,与赤崖之上雪壁丹顶的灯塔交相辉映,意境迷离扑朔,令人疑是置身世外桃源。

在加文迪什(Gvendish)海滨驻足,细品岸边那奇特的地质构造,潮汐把礁石击磨成怪异的形状,可谓鬼斧神工,层岩尽透赭色;又有银色的沙丘冠于其上,蓬生茅草,迎风摇曳,与波谲云诡的蔚蓝海天相傍,构成了一幅美丽天然的风景画。而且自岛上任何一地出发,驱车不超过15分钟便可抵达海边,融入这画中,令人心旷神怡,不能自已。

安妮小绿屋

别以为这片全加农民比例最高,北美薯条原料---马铃薯的最大供应地,就缺乏了历史文化气息。在首府夏洛特顿(Charlottetown)的省议会厅里,古香古色的陈设,原样保存的史料,让我们见识了150年前在此签署成立加拿大联邦的会址与纪录。原来这不起眼的小城,竟是世界幅员第二辽阔之国的诞生地!而蜚声全球的小说《清秀佳人(Anne of Green Gable),也是出自PEI。故事原型的那座充满19世纪格调的绿色小楼及其静谧优雅的草场山林,长年吸引着无数的书迷、影迷们前来参观,每个夏季造访者的数目竟高出岛民人口的五倍之多。可见这部已译成几十种文字、屡次被搬上荧屏的名著,名副其实地成了爱岛观光业的“拳头产品”。所以,称呼著名的女作家露西-蒙哥玛丽为“岛母”,恐怕不为过吧。

龙虾与大桥

到了PEI,不品尝当地的生猛海鲜,那是不成游的。在North Rustico镇的超级龙虾餐厅,早已垂涎的我们,大开啖戒,饱享了口福。这种需时七年方能长成磅余重的海珍,吃起来口感确实不同以前常吃的那些,也丝毫不逊于我曾在美国波士顿消受的那种,令人叹为鲜止。另外,青口的味道亦迥异于纽西兰所产的,倒让我忆起了儿时在青岛常食的那种。海味佳肴当然也不失为来此一游不可或缺的诱人项目之一。

归程途径的联邦大桥,为爱岛的旖旎风景线再添了靓丽的一笔。这座举世最长的跨海大桥,将近13公里,有130个桥墩,墩的水下部分深35米,水上部分最高处达60米,蜿蜒耸立在万顷碧波之上。它是耗资八亿多加币、六千岛民用了五年功夫建成的,1997年通车,从此天堑变通途,结束了PEI漫长冬天靠破冰船开轮渡与外界交通的艰难状况。流连忘返的游客们至此,纷纷在凌空海滔的水泥巨龙起始处留影为念,也算是此番岛游的收山之作了。

从疾行离去的车上回首眺望,爱德华王子岛既清晰又朦胧,海上仙山教人毕生难忘。不过这次来我已是相机、摄影机“全副武装”,随心所欲、贪婪地边走边录,将那迷人的景色不失时机地抓住、收入,将来或印出、放大作壁上观;或随时重放,一览无遗,不啻再历其境,故地重游,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图、文/星学)

2007-08-05

http://www.worldjournal.com/pr/travel/travel_news.php?nt_seq_id=1571236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