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9/加国华商亲历“中国造”次货 蒙受双重损失投诉无门

星岛日报记者 崔源明/华裔窗帘商人梁谓祺,首次入中国订制一批焗漆铁窗花,打算运来加国销售。货银两讫后,才发现几乎所有产品,均属次货。面对这批劣质中国产品,退货无门,他亲身赴华交涉,厂商恃恶欺凌,警方坐视;越洋兴讼,费用高昂,何况他对中国司法亳无信心。

现在,产品处置无门,白纳仓租,令他蒙双重损失,更令他痛心疾首的是,中国官员向外界多方反驳,他只希望这些官员正视“中国制造”出口产品存在劣质问题。

一向经营门窗生意的梁谓祺,看到大温的入屋罪案多如牛毛,且有屋主遭贼劫受伤的个案,故此他相信在窗户加置防盗窗花,有一定市场,决定亲身入中国采购,于是在2006年10月到中国广东佛山市一间五金制品厂定制3,885件防盗铁窗花,刚好装满40尺的高身商用货柜,订制时指明表面涂层要经过焗漆处理(喷涂白色)。

油漆整片剥落

该批表层经过焗漆(喷涂)的防盗铁窗花,于2006年12月26日平安运送到温哥华港后,于2007年1月13日清关,提取货柜。他和3个工人费了一整天,将777盒重16,000公斤的窗花存仓,然后开箱检验,发现该批防盗窗花出现“生铁”焗漆剥落的情况,没有一件完整。以他经验,极可能是焗漆过程中,生铁含水分而生锈,令油漆整片剥落。

梁先生质疑,在加拿大制造同一产品,使用10年焗漆也不会剥落,但在中国制造同一产品却出现焗漆剥落;现在即使翻新该批产品,工序繁多,费用更高,得不偿失。

梁谓祺即时将事情告知厂方,要求协商处理,或退回全部产品或赔偿损失,但多月来连续发出多次电邮与传真文件,厂方一概不作回覆。

梁先生于是在今年6月份亲身带同次货样品前往中国广东,又聘律师同往五金厂与该厂老板对质,但该厂老板强指产品是在海运期间受潮生锈,甚至否认样品属该五金厂产品。梁先生形容,厂方喊打喊杀,到场警员也噤若寒蝉,梁先生对当地司法没有信心,为安全计,速速离境回加。梁先生费尽心神,损失数万金钱,事情至今仍未解决,更失去到中国贸易的信心。

本报试图以长途电话联络该间在中国的五金厂,但未能成功找得厂方邓姓领导人。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