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02/加拿大国中国的尴尬 

亚洲周刊丁果/加国总理面对魁北克独立压力,先发制人提出「国中国」,高票通过赢赞誉。华裔部长拒绝「分裂」辞职明志,洗脱华人政客花瓶形象。

加拿大总理哈帕提出在加拿大内的魁北克可以成为一个独特的邦国的动议,已经在国会获得两百六十席以上议员的支持,只有不到二十名议员投了反对票。前所未有的事情是,加拿大左右立场不同的四个政党,其中包括魁独政党魁人政团,都投下了赞成票,这可以说是哈帕少数政府执政以来,获得跨党派支持最多的一次投票。显然,哈帕的这个提议赢得了重大的共识,是相当成功的。

总理哈帕提出在魁北克可以成为独特的邦国,这是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原因是出身西部的哈帕,是一个坚定的加拿大联邦主义者,他强调加拿大各省应该是具有平等权力的夥伴,魁北克也应该不例外。举例而言,加拿大的国会议席设置,随各地人口的变化,理应做出调整。不能说东部省份,因为开国时代的地位,就维持大部分议席;而西部人口大规模增加,却增加不了议席。但是,面对魁北克在国会的魁人政团准备再次挑起魁独地位争议,以及自由党党领袖选举也将其视为重要竞选纲领,哈帕于是先发制人,前进一大步,终于提出了国中之国的动议。

显然,从目前的政党反应来看,这个提议赢得了重大的共识。首先是联邦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全力支援,接着魁人政团在一天三变之后,也终于表态支援这个动议。民间的反应也不错。从这个角度出发,可以认定哈帕这个动议,是相当成功的。不但是哈帕服从加拿大政治的现实,从自己的立场上进了一大步,同时也让加拿大的联邦主义进了一大步,因为魁人政团自从成军以来,就以从加拿大独立出去作为政治目标,但如今却不得不承认在加拿大里面。

哈帕这次的动议,是机会主义的举动吗?显然不是,而是他在总理的大位上思考全国的政治现实,跳脱了坚硬的浪漫主义色彩,以及绝对的民主平等价值,一步到位,为魁北克的未来划定了一条联邦主义者所能容忍的最后底线,也就是说,只要魁北克留在加拿大内部,那魁北克可以得到加拿大联邦所能开出的最大条件,那就是国中之国,而这是对法裔加拿大人在历史、文化、语言乃至建国过程中所有贡献的肯定。这样做,显然节省了很多的政治游戏,以及国家为之付出的成本。因为迄今为止,魁独玩的都是蚕食战略,以及将魁独诉求作为筹码的勒索掠夺策略,几年来上一次,使加拿大的政治和经济每次都陷入重大的动汤,损失难以估计。

魁北克成为国中之国,加拿大其余部分等于获得了某种自由。比如,在国会的政治议席的比例,就可以按照人口重新做出调整;加拿大的总理,也不一定非要从魁北克出身不可,非要说法语不行;加拿大的总督更不一定非要从魁北克里面挑选,这样使更多的政治人才可以出头。更重要的是,国际社会不用担心「魁独运动七八年来一次」,加拿大的投资环境和加元的稳固也就能有更为长期的发展。

哈帕以少数政府总理的地位,能够顺时度势,超越自己,超越政党立场,做出一个符合加拿大最大政治公约数的动议,即使下次大选失败,也足以令他青史留名。

反而,在这次投票前,哈帕内阁中最年轻的华裔部长庄文浩,因为不支援哈帕动议,为了不出席投票,而毅然辞去政府事务部长职位,甘愿成为后座议员,引发了政坛的震撼和媒体的焦点关注。庄文浩的理由是,出于对国家的最高忠诚,他相信只有在一个民族不分割的情况下,才能称之为「加拿大」,这个原则绝对不能妥协。

不能否认,庄文浩的观点,代表了一部分加拿大人的观点,但显然有值得商榷之处。以庄文浩的原则做标准,那就只有一个结论,不管用文的还是武的手段,都必须把魁北克留在加拿大内,不然加拿大将会不成「加拿大」。

但另一个方面,从华人参政的角度来说,庄文浩的辞职,则开创了一个里程碑,值得大书特书。

庄文浩这一辞,彻底洗刷了华人政客是花瓶,是依附权力的传统刻板印象。庄文浩是华人历史上第一个正部长级的内阁成员,他如果恋栈,真的有很多理由说服自己改变立场。他有勇气摘掉乌纱帽来坚持自己的立场,这个辞职,将会得到政界和民间的巨大尊崇,把华人从政者的形象,提升到一种风范,一种风格的高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