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1/接卫生部禁令通知,中药商会吁同业停售中国牙膏

明报/由中国制造的多款牙膏,怀疑因含有对人体健康造成影响的二甘醇,近月来在全球多个国家禁止发售,加拿大卫生部除日前公布24种来自中国生产的牙膏要零售商立即从货架取下停止出售外,前日更通知加拿大中药商会,要求该会通知有售卖上述中国牙膏的会员,立即停止出售。

另一方面,加拿大中药商会会长翁志道称,该会短期内将举行会议,商讨有关中国“毒牙膏”事件,包括呼吁会员配合卫生部要求停止出售中国制造牙膏,并向会员解释如何处理有关牙膏,包括销毁或把牙膏退回给进口商等。

有代理中国制造牙膏国盛行负责人兼加拿大中药商会副会长张瑞端向本报称,联邦卫生部前日致电商会,要求该会通知属下会员如有出售政府公布的24种中国制牙膏者,立即要从货架取下不能出售,处理方法有二:(一)把牙膏销毁;(二)把牙膏退回给代理的入口商。

他说如零售商把中国制牙膏退回给入口商,他用“损失惨重”来形容入口商。

恐中国生产商拒收毒牙膏

他解释,入口商把“毒”牙膏退回中国生产商困难重重,首先是中国海关会否准许这些牙膏“进口”,因这些被认为有问题的牙膏,在中国国内并不认为有问题,因此除中国海关不易准许入口商甚至连该牙膏的生产商亦有可能不肯收回产品,他认为是次事件中合法入口商是无妄之灾的一群,因不知道这些牙膏是“有毒”的。

张瑞端又慨叹现时在市面上出售的中国制牙膏,“水货”充斥,售价低廉平均是“行货”价钱的1/3。以“黑人牙膏”(Darlie)为例,“行货”225毫克装每支售3.99元,但“水货”曾见过8元3支,他称中国“水货牙膏”问题可说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商会早于两年前向政府反映过,可惜当局未有积极采取解决方法。

水货牙膏问题严重

他说是次中国“毒牙膏”事件中,联邦卫生部已知会所有零售商不能出售当局公布的24种中国制牙膏,但当中未有把“黑人牙膏”列入。

他指由于美国著名牙膏制造商“高露洁”(Colgate)是黑人牙膏股东之一,因此在今次“毒牙膏”事件中只被当局要求把货品从货架取下暂时停止出售,但不需要销毁,主要是等候当局化验是否含有“Flouride”(氟化物),预计一至二星期内便有结果,如一切顺利,将会是“毒牙膏”事件中唯一仍可在市面上售卖的中国制牙膏。

张瑞端解释,“Flouride”原是一种杀菌物质,通常含有单氟磷酸钠和氟化钠,但要分量适中才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影响,且要经联邦卫生部化验发给合格证始可,“行货”是不含有“Flouride”。

他同时提醒消费者辨认“行货”与“水货”的方法,包括:行货包装有英文、法文对照,不含“Flouride”,进口商是“Par Trading (Canada)Ltd.”等文字,“水货”黑人牙膏则含有“Flouride”,并没有英、法文说明及上述入口商名称。

毒牙膏事件催化 严管中成药法例料升温

一名对联邦卫生部管制中成药有认识人士称,在政府正进行立法规管中成药问题之际,郤发生中国制“毒牙膏”事件,可说是件极遗憾事件。他指由于毒牙膏事件发生,相信当局对制定更严格法例去规范中成药,绝不手软。

他说当局管制包括中成药在内的“天然健康产品法例”分阶段进行,到2010年1月1日,所有被列入规管的中成药,包括中药牙膏,届时都要有最基本两类执照, 才可在市面发售:(一)政府发出的天然产品编号(Natural Product Number,简称NPN);(二)要有政府发出的储存药物厂房牌照(Site Licence);而其中尤以前者的NPN编号更为重要,因政府在发出此编号前,考虑因素包括制药厂要具有药物品质管制组(Good Manufacture Practice,简称GMP)优质制度生产药物证明等,一点不能含糊,与管制西药标准同等看待。

他说政府进行上述管制后,一旦发生问题如今次件等要回收牙膏,或欲知药物流向,当局都能在第一时间处理,不像今次不知毒牙膏在市面的流向。

他说事实上牙膏是属于药疗物之一种,今次被发现有问题主要中药牙膏,是中医师经常向患有口腔疾病的病人建议使用,因此在当局立法规管中成药时,已把中药牙膏列入规管内,他指现时市面上出售的中国制牙膏主要是由零售商自行进口的所谓“水货”,无经过当局品质化检,当中又出现不少是假冒货,可说问题“缠绕不解”。

他表示,现时市面上出售的中成药约有5000种,其中约有200种已领有联邦卫生部药品DIN编号,30多种取得NPN编号,余下约 4800种估计3%至4%是被当局指为含有禁制的中药成分将不能出售。但取得前述DIN编号的200多种中成药,亦要在2009年12月31日前取得 NPN编号,才可出售。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