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7/新疆进入多事之秋 中国维稳越来越艰难

-再次弥漫大冲突阴霾,乌鲁木齐市变空城
-政府呼吁储备三日粮水 传有维族人计划闹事
-乌市维稳通宵交通管制 公安厅吁警民合作
-新疆进入多事之秋 中国维稳越来越艰难
-王乐泉去留引发新疆民众热议
-分析:新疆经济发展与收入差距
-治疆还需治心伤
-有人喊扎针 汉人就把维族人打得头破血流
-唯色:关注维吾尔人命运:两位维吾尔精英被杀害、毒打


再次弥漫大冲突阴霾,乌鲁木齐市变空城

明报/表面平静的乌鲁木齐7日晚再次弥漫随时出现大冲突的阴霾。城区市面昨日因恢复上班一度出现喧闹塞车的景象。但市政府在下午突然宣布,市区主要道路从晚上9时至次日早上9时实行类似戒严的交通管制措施,并要求市民提早2小时下班,全市店铺几乎同时关门,至傍晚6时,城区部分地区几乎变空城,只有武警在不断巡逻。汉人之间广泛流传消息称,因前日有2名疑以针筒袭击汉人的维族人被抓后遭打死,维族人正酝酿大报复。有不少汉人纷纷储粮躲在家中避祸。

本月3日至4日接连发生汉人游行抗议事件平息后,乌市一直实施交通管制至昨早解除,学校虽未知何时复课,但昨早8时许开始,上班的市民涌出街道上班,部分公车爆满,加上的士及私家车,商业中心新华北路等一度出现车龙,似暂时从维汉冲突阴影中恢复过来。

但昨午有当地消息传出,有报社的报料热线前日收到一名市民用公众电话举报,指水磨沟区一个批发市场,有2名维族人怀疑用针筒袭击汉人后,在上址被打死。

传维人被杀族人部署大报复

批发市场一名姓杨汉人向记者表示,汉人社区正盛传维族人会酝酿大报复,导致人心惶惶,杨称已准备好3天的粮食,足不出户以求避祸。

至下午当地传言更是四起,传出二道桥维族区有维族人持刀上街,更传有一辆从乌鲁木齐开往北京的火车爆炸。记者到二道桥察看,发现气氛明显紧张,武警增兵封锁和平南路,小路让进,大路不准出,由于武警不断将在街头摆卖的维族人小贩赶入商场,有多名维族人与武警发生口角。

记者再到火车站察看,发现情平静,列车班次也未有见异常。车站有小贩称,自汉人游行后,多了数倍旅客离开,而一名维族人则称,刚刚送儿子上火车去北京,爆炸估计是谣言。

提早下班收铺汉人纷储粮

由于日照时间长的关系,乌鲁木齐目前要在晚上9时后才天黑,但民众一般近8时下班。但昨日下午5时许,政府各部门突然通知员工于6时提早下班,官方也宣布晚上9时至次日早上9时实行交通管制,惹来市民更多猜测,商户惊恐之下纷纷拉闸关门,的士也纷纷亮出停驶牌,其他车辆亦四散,部分地区形同空城,冷冷清清,不少人下班找不到车,只好徒步回家。

政府呼吁储备三日粮水 传有维族人计划闹事

东方日报/新疆乌鲁木齐昨虽未见大规模民众上街示威,但市面气氛仍紧张,大批武警及军车仍然屯驻市内各处。全市中小学校继续停课。

昨晚当局更突然宣布由晚上九时至今早九时实行交通管制,而且范围比之前扩大。

有报道指出,昨日傍晚大批武警和公安在主要路口设置路障,的士司机被下令在傍晚六时后不准载客,大部分商铺亦在六时关门。有消息称,维族社区曾发生打斗。昨日曾有数十名汉人持铁通出现在市内。

有汉族居民称,当局昨午要求民众提早在五时收工回家,并呼吁市民储备三日粮水,据称因为有维族人计划闹事。昨晚九时后市内商铺几乎全部关闭,全市恍如死城。

乌鲁木齐政府机关昨日恢复办公,在早上上班时间,街上人车较多。不过,市面武警人数未有明显减少,仍旧驻守各主要道路,架设路障封锁部分区域,禁止车辆驶入,而在维族人聚居的小区,外围仍然有大批武警戒备。

热比娅物业暂停清拆

另外,被北京当局指控为分裂分子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其在乌鲁木齐的三栋大厦清拆计划突然暂停,未知具体原因。

官方新华社旗下的《了望》周刊则强调,维护新疆社会大局稳定是当前工作重点,批评地方干部在维稳工作中危机意识不强,领导不重视建立健全维稳工作机制,官员急功近利、盲目求快,许多民生问题还未得到解决,消极腐败现象仍在滋生蔓延,引发大量社会矛盾,小问题稍有不慎就成大事端。

乌市维稳通宵交通管制 公安厅吁警民合作

中评社香港9月8日电/新疆乌鲁木齐易帅之后,市面局势大致平静,但仍有暗涌。一方面,乌鲁木齐市民普遍表示满意中央政府免去原市委书记栗智和公安厅厅长柳耀华的决定,以及希望当地恢复正常;另一方面,传有维族人聚集事件引发紧张揣测。但官方回应指乌市目前治安良好,未有大规模聚集事件发生。

大公报报道,七日,官方于下午五时左右开始通过电话向各单位、各部门层级传达,要求在职人员六点前离岗,提早收工;同时学校提前下课,超市等商铺被要求全部关闭。记者在六时后赶至市委市政府大楼前,看到大量警力驻扎,有方阵在进行演练,多辆警车在广场上穿梭。此前,乌市传出该市七日下午六时开始全城宵禁,但官方表示并无此事。

警察预防情况突变

据乌鲁木齐市交警部门透露,乌鲁木齐市区主要道路从七日二十一时至八日九时实行交通管制。记者所见,乌市在下午五点半后,各主要街道车辆拥堵,随处可见赶回家的人流,较以往相比,人流行动速度明显加快。在友好路到北京路以及通往人民广场方向路段,记者发现当局实施了封路。但警察态度未见紧张,市面治安也未见异常。

对于早前传出今日午后在二道桥等多处出现维族人聚集事件,官方回应指目前乌市治安良好,未有大规模聚集事件发生。

市民盼更大决心解决问题

新任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朱海仑日前在全市干部大会上表示,市委目前第一位的任务,就是带领各级各族干部维护好全市社会稳定,不断增强政治意识、责任意识、大局意识和忧患意识,落实好稳控局势的各项有效措施,一定要为全市各族市民营造一个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坚决依法严惩“7?5”事件的犯罪分子和针刺群众案件的犯罪分子,尽快给市民一个交代,让群众满意。

据悉,乌鲁木齐市民普遍表示满意中央政府免去栗智和柳耀华相关职务的决定,不过,他们亦反覆要求当局迅速遏止市内的扎针袭击和起诉“七?五”事件的疑犯。乌市一家眼镜店的东主对媒体表示,他认为罢免官员绝对有作用,不过要长远地解决新疆的问题,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努力,他希望接任的官员有更大的决心去解决问题。另一家眼镜店的文员则指撤换官员并非治本之法,市民希望的是当局着手解决问题。

市民盼严惩“针扎”犯罪

乌鲁木齐公检法三部门6日联合发布的“依法严厉打击针刺伤害群众等犯罪活动的通告”,在广大市民中产生强烈反响。在乌鲁木齐工作生活了9年的河南建筑商班俊连说:“‘通告’让我们吃了定心丸。”

记者7日在乌鲁木齐光明路、红山路等地采访时,听到警方宣传车在反覆播放“通告”,许多市民驻足聆听。出租车司机也在通过车载收音机收听同样内容。

班俊连说,乌鲁木齐本是个祥和、繁荣的大城市。他回河南老家时,常常向乡亲们说起这一点。但是,前些日子歹徒“针扎”无辜群众,搞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这次公检法联合发布“通告”,就是要让不法分子害怕,让老百姓安心。

乌鲁木齐一家期货公司的总经理李辉说,他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对这块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乌鲁木齐”是蒙古语,本意是“美丽的牧场”。近期美丽的乌鲁木齐备受“针扎”等不法分子滋扰,公检法部门对他们严厉打击,完全顺应了老百姓的呼声。“对犯罪分子的打击就要从重从快,这样老百姓才有安全感。”

另外,“通告”也对“故意编造、散布扎刺无辜群众的虚假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人规定了惩处办法,这点十分重要:“谣言加剧了恐慌,造谣者同样可恨”。

吁警民合力打击“针扎”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七日发布公告,公告称:为了有效防范、依法打击“针扎”犯罪活动,保护人民群众,维护社会秩序,特发布公告。

公告指出:无论使用何种工具,针刺伤害他人,危害社会秩序,都是犯罪行为,必须依法严惩;故意谎称被针刺,制造恐怖气氛,扰乱社会秩序,属违法犯罪行为,也应依法惩处。

公告要求各单位、社区、经营场所等要加强管理及内部防范,教育所属人员自觉承担维护稳定的社会责任,遵守社会主义法制,发现“针扎”犯罪活动和可疑情况,立即向当地公安机关或执勤武警报告。各级公安机关要协同武装警察部队,公秘结合,多措并举,切实强化防范、打击措施。

公告明确每个公民都有义务配合公安机关依法处理“针扎”犯罪活动,对于正在实施犯罪或犯罪后逃跑的,任何公民都可以将其立即扭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任何人不得谎报警情,不得在涉案现场围观滋事、煽动民族对立,不得妨碍公安民警、武警依法执行公务,严禁殴打违法犯罪嫌疑人,构成违法犯罪的,依法惩处。

新疆进入多事之秋 中国维稳越来越艰难

联合早报韩咏红/新疆乌鲁木齐市9月3日万人大示威爆发两天后,中国中央领导与新疆当地政府祭出了两名主管:中共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以及公安厅厅长柳耀华前天在民怨沸腾的社会氛围下被迅速免职,成为首两名遭惩罚的官员。

官方媒体新华社周六下午发出快讯公布上述消息时,没有说明任何理由或交代两人的责任属性。模糊的信息发布方式,透露了当局做出这项决定时的匆促与自信不足。

9月3日的示威造成了五人死亡,到9月4日还有示威活动持续。在巨大压力下,紧急撤换官员是为了安抚民众情绪,为急泻的民意“紧急止血”。另一方面,身处政治漩涡核心、被示威民众呼口号点名要求下台的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丝毫无事,也表明中央“弃车保帅”的策略。虽然在当前情势下,这或许已代表中央为数不多的选项中较可行的一种。

在中国媒体报道中,58岁的栗智是“亲民务实书记”,他在处理乌鲁木齐市流动商贩问题时体现出人性化手法,将街头小商贩形容为“宝”,要求“有感情地管理小商小贩”。去年1月中央级报纸《中国青年报》据此做过长篇报道。

外界对栗智更新近的记忆,是两个月前当汉人第一次上街大示威时,栗智站在警车顶上,手举扩音喇叭劝老百姓信任政府。在9月3日汉人再次示威时,直接面对群众的也是他。这个画面,与9月3日新疆党委书记王乐泉对群众喊话时,遭愤怒民众砸矿泉水瓶的景象,构成鲜明对比。

乌鲁木齐市在短短两个月内,接二连三出大事。本市直接主管自有难以推诿的责任。栗智在新疆工作长达40年,过去一直主管经济工作,处理公安与政法事务不属于他长项。不过,对抗疆独组织其实超出了乌鲁木齐市的能力范围。栗智实权有限,以他作为“七·五”、“七·七”与“针刺案”的最高负责人,要自圆其说未免也显得为难。他甚至不是自治区党委常委。

另一方面,临危受命接替栗智职务的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朱海仑(51岁),从政履历包括主管喀什、和田两个南疆维族地区,而且当地知情人士评价他为“有魄力”,他的接任被认为乌鲁木齐市将加强法制的信号。

“弃车保帅”、“紧急止血”,加强新疆法制管理,这是这次闪电换人对外传递出来的主要信息。不过,中央试图将责任追究限制在乌鲁木齐市这一级,并采取不温不火的处置力度,是否能够平息事态,实际还存在问号。

短期看来,新疆事态平息取决于“七·五”事件是否能够给予民众满意答复,以及“针刺案”的早日破解。但是长远来看,新疆稳定问题的解答,必须要回归到民族关系重建的方向中寻找。这其中,治疆官员的能力、水平与廉洁程度,都与民族关系能否重建有莫大的关系。

不需要再争辩的是,新疆主政者自我感觉过于良好,才会让犯罪组织在眼皮下连续策划出大型的、制造恐慌与危害社会的行为。此外,新疆地大物博,更有让人称羡的丰富油气资源,但是居民收入水平低下,城镇居民收入甚至低于宁夏、西藏等资源匮乏的欠发达地区,也是当地民怨长期淤积的原因。

而今,民众感到经济利益受损,安全保障又受威胁;民族矛盾与官民矛盾叠加,凝聚成汉维两族老百姓都对政府强烈不满。

成千上万的群众,对一个中共政治局委员高喊“下台”,这在中国社会上是罕见的。这一幕,本周在少数民族地区出现了。在普遍反对声浪中,有“新疆王”称号的王乐泉仍屹立不倒。本文前面提到当局“弃车保帅”之不得已,所顾忌的必然包括因民意惩处高官会对其他地区产生示范效应,眼下也没有非常适当的人选能取其而代之。

新疆进入真正的多事之秋,新老问题纠结,民族感情受创,疆独组织的手法又比过去隐密。令人忧虑的是,政府是否有精力与人力资源去反思与根本地处理问题,外界看不到清楚的答案。与此同时,当地矛盾不会自动消失,民众示威过两次,以后示威的力度还可能更强。

事实上,这次大示威还传递出另一个警讯:在全国范围内,中国政府维稳的工程,正变得越来越艰难。

王乐泉去留引发新疆民众热议

英国《金融时报》席佳琳(Kathrin Hille)乌鲁木齐报道 2009-09-07/

上周六晚,当150多位宾客到乌鲁木齐的Phoenix Hall餐厅出席张家的婚礼时,话题只有一个:他会留下来还是离开?

他们谈论的不是新郎,而是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

过去15年,作为统治中国西部幅员辽阔的多民族地区——新疆——的铁腕人物,王乐泉的地位向来无人挑战。但上周,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要求王乐泉下台。抗议者主要是汉族人,他们被一系列据称是出自维族人之手的“针扎”事件所激怒,他们抱怨王乐泉没有处理好7月初的民族骚乱。中国政府表示,在7月初的民族骚乱中,共有197人丧生,其中大多数是汉族人。

有关政府部门上周末试图平息事态,免去了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及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厅长的职务。

就在张家宾客陆续抵达婚礼现场时,传来了最新消息:新疆区委政法委书记朱海仑已经取代栗智,担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一职。但婚礼嘉宾阙伟(译音)认为,这还不够。“王乐泉也必须走,”他表示。“我信任栗智,也信任朱海仑,但王乐泉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

然后,他又滔滔不绝地说:新疆政府对7月份骚乱事件的凶手(多数是维族人)过于温和。

王乐泉不得人心,对于中国中央政府实属坏消息。在培养高级官员的中央党校,王乐泉曾经是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同学。据信,二人目前仍是亲密盟友。

长期以来,北京方面一直仰仗王乐泉,以确保新疆维族人的不满情绪不会蔓延,进而威胁到整个中国的政治稳定。

7月份的骚乱和持续爆发的抗议活动,可能已经损害了这份信任。如今,中国共产党准备通过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盛大庆典,再次展现它对政权的牢牢掌控,所以,此时它打算维持稳定的决心甚至比以往都要大。

正因为如此,乌鲁木齐街头才会流传着这样一种理论: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王乐泉就会下台。许多新疆民众相信,王乐泉与北京方面的关系肯定出现了麻烦,因为自从上周的抗议活动以来,他再也没有在官方电视台上露过面。在此之前,他经常会上电视,而且往往是在新闻头条。

但罢免王乐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驻北京的政治分析人士墨儒思(Russell Leigh Moses)表示:“作为省委书记,除非你贪污腐败或者去世,否则你是不会被降职的。”

墨儒思指出,王乐泉是中国最高政治权力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委员,只有在获得中共中央委员会多数票通过并由政治局做出决定后,王乐泉才有可能被解除职务。

此外,将王乐泉这样的高级官员免职,会向新疆以外的地区传递一个信号:中国民众有能力将政府官员赶下台——而这种概念无法与中国政治制度的核心理念互相兼容。

过去一年来,中国全国各地有越来越多的官员因不当处理本地民怨而被免职。其实,有些官员是在民众举行了暴力抗议活动之后才被免职的,但中国政府一直很小心,尽量不去张扬这一事实。

因此,中国政府面临着一项任务:重新赢得乌鲁木齐心怀不满的汉族人的信任。尽管在警方的强力介入下,该市恢复了难得的平静,但许多汉人仍然怨气重重。

一位拒绝透露名字的50多岁的报贩表示:“对,事情还没完。情况变得更糟糕了——他们现在开始到处朝人们脸上泼硫酸。”

尽管没有发生此类袭击事件的证据,但此类谣言一直不能平息,表明恐慌和不信任仍笼罩着这个城市。

译者/何黎

分析:新疆经济发展与收入差距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席佳琳(Kathrin Hille) 2009-09-08

中国新疆自治区民众的愤怒,令当地政府有些措手不及。

几十年来,新疆的统治者从外地迁来了数百万名在中国属于多数民族的汉族人,在这个多民族的偏远西部地区定居。他们对当地最大的少数民族团体维吾尔人保持着警惕,将他们视为主要的安全风险。

但上周三以来,却是汉族人走上了乌鲁木齐的街头游行,要求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

抗议者之所以愤怒,是由于所报道的“针扎”事件(据称主要出自维族人之手)引起了他们的担忧。但这种逐渐显露出来的抱怨,反映出汉族与少数民族杂居地区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

新疆南部库尔勒市一位因担心政府报复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35岁汉族居民表示:“过去30年,中央政府可能把经济放在了首位,但在新疆,稳定始终是第一位的,经济发展则放在远远地落后的第二位。”

“我们不应对维族人制造麻烦感到意外,即便是许多汉人也不满意。”

在中国其他省市自治区,领导人每隔几年就会轮换。新疆则不同,自1991年以来,王乐泉一直在新疆担任高级职位,任该地区党委书记已达15年之久。新疆流行的一个笑话是,其它地方的公路护栏每3米才需要一根立柱,而在新疆,每隔1米就需要一根,“因为它们由王乐泉的家庭生产”。

尽管新疆自治区政府决心推动经济快速发展,但其方式却造成了收入差距的扩大。

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新疆石油和天然气的开发仍主要集中在北半区。但过去10年,中国石油(PetroChina)等国有企业已开始开发在新疆南部塔克拉玛干沙漠发现的油气矿藏。

根据官方的宣传,这将让所有人受益。新疆电视台播放的一部纪录片解释道:“我们的战略是利用大型国有企业开发新疆,以确保开发的速度和规模。因此我们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迅速提高人们的收入水平。”

但实际上,多数维族人被排除在外,因为新疆的石油公司更喜欢招聘汉族人——汉人讲普通话,往往比当地的维族农民更有可能拥有技术技能。

新疆的广大民众也当地快速发展表示不满。最经常听到的抱怨是:“他们拿走了我们的天然气,却没有给予任何回报。”

通常而言,中央政府所有企业地方子公司缴纳的税款应在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进行分割。

但对于中国石油通过管道输送的天然气,税款却是在作为管道出口端的上海缴纳。

这是因为,按照国家税务总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Taxation) 2005年发布的一则通知,上海是经营该管道的子公司的注册地。

新疆政府及中石油均没有答复记者有关中石油本地税款支付问题的询问。

新疆天然气供应短缺。在乌鲁木齐和喀什之间的阿克苏,公交车、出租车和小汽车几乎每天都在天然气站门口排着500米的长队。该地区的汽油和天然气价格处于全国最高水平。新疆大多数家庭用煤或木柴取暖,因为大多数天然气都销往了其它省份。

尽管存在此类瓶颈,新疆经济却一直发展迅速。过去5年,新疆本地生产总值以每年11%至15%的速度增长。

大多数石油公司都在库尔勒建立了地区总部,以开发塔克拉玛干的油气矿藏。随着石油工程师和来自其他省份的富裕移民享受着繁荣的果实,每晚都有闪亮的黑色保时捷和宝马聚集在库尔勒。

许多人感到被抛在了后面。一位销售廉价饰品的35岁商人抱怨称,自己商铺的租金是沿海繁华贸易中心义乌市商业区的10倍还多。

他表示:“如果这种情况不能很快改善,我将离开新疆。”

译者/何黎

治疆还需治心伤

中评社香港9月8日电/美国《侨报》9月7日载文《治疆还需治心伤》,摘要如下:

中共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下台了,同他一样黯然离去的还有新疆公安厅厅长柳耀华,二人的继任者都是来自被称作“疆独大本营”的南疆。诚然,有些问题不是“乌市一哥”这个级别的官员就可以解决,但作为一方父母官,栗智有必要为自己治下的不安定负责。当局用这种举动向新疆百姓承诺,将尽一切努力恢复社会秩序。 

自“7-5”事件发生以后,获得安全感成为乌鲁木齐市民最大的奢望。上月底,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踏足新疆,被解读为当局已掌控形势。

然而,胡前脚离开,紧接着就出现了“扎针党”,比起明目张胆的烧杀抢夺,这种背地里的小动作更令人毛骨悚然,防不胜防。而据港媒记者在新疆的所见所感,现在新疆的汉族计程车司机宁愿被罚款也拒载维族乘客,其他场合两族分野的情况也很明显。这表明,横亘在维汉之间的“维河汉界”依然难以消除,甚至有扩大的趋势。

比起天灾对经济社会的破坏,新疆的这次人祸所造成的后果可能将持续更长时间,最可怕的结果是在不同民族之间播下仇恨的种子。

事实上,无论维汉,经历此次事件之后都很伤心。一些多年的老邻居、老朋友,只因为不属于同一民族,便开始用怀疑的目光打量对方,这种心理上撕裂的感觉无异于另一场灾难。

没有安全感的社会必然不稳定,没有信心的社会难以看到未来。当局亟需考虑的是,如何重建民众的信心、弥合不同族群之间的心伤,这是恢复社会秩序、恢复生产秩序的前提,否则类似扎针的事件恐怕仍会发生。

而要做到这一步实仍需多方努力,眼下,最可行的方法就是坚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问民族、严惩犯罪分子,这是恢复民众信心的可行之路,毕竟法律是维护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

有人喊扎针 汉人就把维族人打得头破血流

alimuyushan.jpg
阿力木玉山和妻子

明报/“7.5事件”及“扎针事件”,令到在乌鲁木齐生活和工作的维汉人之间,出现了维河汉界,泾渭分明的状态,鲜见维汉聚集一起的情况。

家住市内红山市场附近小区42岁的阿力木玉山称:“是否真正的扎针?现在是只要有人大喊一声‘扎针’,就有四五百名汉人冲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把维族人打得头破血流”。他称,9月3日的事件源于一名维族女子与汉人发生争吵。但不知为什么,竟传出有汉人遭“扎针”,她就被集体殴打。最终导致几万汉人聚集人民广场。

7.5事件以来,阿力木玉山经常失眠,他直言不愿意看到目前的汉维隔阂情:“小时候一起玩到大的汉族朋友,突然之间被一道无形的墙阻断。不但担心家人,连自己外出,身后总要多长只眼睛”。

妻子遭汉人老板辞退

目前,阿力木玉山一家挤在母亲60平米的房间里。“为的就是一家人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彼此平安”。他称,女儿读的是汉人学校,整个班级60多人只有5个少数民族学生,“为了女儿安全,每天都要亲自接送上学、放学”。

昨日,原本在扬子江路一家私人五金店做店员的阿力木玉山的妻子被汉人老板以“人身安全负不起责任”为由辞退。下个月,他的730元工资将支撑整个家庭。

唯色:关注维吾尔人命运:两位维吾尔精英被杀害、毒打

唯色博客/广受维吾尔人民欢迎的维吾尔歌唱家、教育家Mirzat Alim先生,年约43岁,居住乌鲁木齐,教师,8月2日在他家附近遭暴徒袭击,死于非命。Mirzat Alim先生的遗体被发现时,一只眼睛被剜,全身伤痕累累。

当局要求Mirzat Alim先生的家属对外界的解释是他死于心脏病突发。

Mirzat Alim先生下葬时,有数千维吾尔人怀着悲痛的心情参加了他的葬礼,然而,现场被许多警察和武警包围。

来自自由亚洲维语节目的报道以及维吾尔网站的消息证明了这一悲惨的事件。之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耳其、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塔尔斯坦、阿塞拜疆、美国、德国、日本等国的媒体对此作了报道,这些国家的维吾尔人士举行了隆重的哀悼活动。

Mirzat Alim先生惨死的消息传遍新疆,他在1990年代创作、演唱的《tar kocha 》(狭路)重又流行民间,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http://www.youtube.com/watch?v=jT_NtuKabxE

另一位维吾尔著名人士,被公认为当代维吾尔族最著名的书法家和摄影家卡伊纳木•加帕尔先生,自治区书法家协会、乌鲁木齐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已退休的前《新疆法制报》摄影记者,51岁,9月3日遭暴徒袭击、毒打,严重受伤。

维吾尔在线的前管理员、原《新疆经济报》记者、维吾尔族维权人士海来提•尼牙孜从乌鲁木齐电话维吾尔在线,讲述了这一事件的经过:

9月3日下午,卡伊纳木•加帕尔先生在他家附近的日月星光餐厅买馕,突然遭遇6-7个汉人暴徒的袭击和毒打,他高呼救命,日月星光餐厅的两个维吾尔保安救了他。他被送到兵团医院,但医院方面态度很冷漠,基本未予认真护理。回家后发烧,发现伤得很重,送到自治区第二医院急救,这时已是9月4日凌晨。受伤情况:两只眼睛青肿淤血,视力受到严重影响,额头被缝了7针,右腿膝盖骨骨折。他被送往该院心脏外科病房继续治疗,发现这里有14个都是因相同原因受重伤的维吾尔人,包括两个孩子,14人中后有1人因伤势过重不治而死。

Mirzat Alim先生和卡伊纳木•加帕尔先生,是维吾尔在线站长、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经济学家伊利哈木先生的至交。伊利哈木先生说,当他听到友人遭难的消息,尤其是听到Mirzat Alim先生的噩耗之后非常痛苦。他已给卡伊纳木•加帕尔先生去电慰问,证实了海来提•尼牙孜先生提供的信息。另有维吾尔网友留言说,卡伊纳木•加帕尔先生的实际伤势更为严重。

由于“7•5事件”之后,新疆全面封锁网络、通讯等,客观、独立、真实的新闻调查难以进行,新闻控制权实则被官方控制,汉维民族的冲突真相被遮掩,维吾尔人的遇害实情被掩盖,在巨大的恐惧和压制下,很难听到维吾尔人的声音和表达。

作为藏人,作为中国公民,我在我的博客上介绍这两起令人悲哀的事例,为的是关注维吾尔人的命运,呼吁民族之间的和解。

唯色博客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9/09/blog-post_07.html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