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30/通钢事件:陈国君之死疑团待解

关于陈氏死因,目前舆论的种种说法,无不归为“上万工人抗议改制,总经理遭围殴致死”,意谓打死陈国君者系通钢工人。《财经》记者连日采访显示,此种推论并不符合事实

【《财经网》长春 通化专稿/记者 罗昌平 欧阳洪亮】7月24日在通化钢铁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因公司总经理陈国君之死备受关注。关于陈氏死因,目前舆论的种种说法,无不归为“上万工人抗议改制,总经理遭围殴致死”,意谓打死陈国君者系通钢工人。《财经》连日采访显示,此种推论并不符合事实。陈国君重伤之后仍被扣为“人质”,不允官方及医护人员进入救治,最终因“颅骨骨折、颅内出血”而死,其间的蹊跷仍有待破解。

两次被殴

40岁的陈国君在7月24日出任通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之前,曾任公司副总经理。当时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为“老通钢”国企时代的领导人孙玉斌。陈本人过往在公司并无实权,与工人接触甚至发生摩擦更是机会有限。《财经》记者采访的当地工人或企业经理人员,多对陈印象不深。一位与陈接触较多的公司本地高层则表示,他印象中的陈国君人品比较好,比较正直,而且工作勤奋。他不认同网上关于陈国君如何嚣张的传言。

在24日事件中,根据《财经》记者采访,抗议人群先是堵截铁路运输线、让铁水无法运输,迫使1-6号高炉休风和炼厂停产,到接近中午时又转向7号高炉和焦化厂。在焦化厂的陈国君则成为攻击目标。

目前,尚难准确还原陈氏遭殴的详细过程。但初步调查显示,陈国君被打主要分为两次。第一次在上午11点左右。当陈感觉到威胁之后,在保安的保护下避开人群,藏到焦化厂办公楼二楼材料科办公室,保安锁上了两道铁门。

此后,有200多人围攻办公楼,且一直“有人多次破门,寻找陈国君”。搜寻进行到下午4时以后。陈国君第二次被打是4时38分以后。当时,有人呼喊“已经找到”,接着一些人用暖气片将铁门砸开。通化市公安部门已经接获报告,得知陈处于“万分危险的境地”,但营救活动难以展开。

在焦化厂办公楼内,陈第二次被殴,现场曾有人听到“陈国君必须死”的说法。他死后尸检报道显示“颅骨骨折,颅内出血”,足见现场打人者出手之狠,不同寻常。

“人质”

没有确切证据显示,陈在两次被殴期间如网上传言“放过狠话”,威胁“通钢的人都要下岗”等。但在此次抗议活动中,一直有“建龙培训200名管理层要来接管,上万人要被一刀切下岗”,“建龙要让45岁以上工人全部内退”,“建龙已在吉林钢铁厂培训了200多名干部,现有的干部都要换成建龙的人”,“建龙征用吉林5000亩地,通钢将转移到吉林”等种种谣言,在抗议人群中流传。

实际上,在吉林国资委及建龙集团就增资控股通钢集团所达成的协议中,对于“不减薪,不裁员,在效益好转后进一步提高工人工资”,均有明确规定。国资委准备的宣讲题纲详之又详。然而,股东代理人并无可行通道,将实际情况告知广大职工。

有目击者告诉《财经》记者,此次抗议活动中有许多“没有穿工作服的人”。以狠手痛殴陈国君的就是这些人。据悉,通化钢铁四周,已形成灰色经济群,从事倒卖钢材、废铁、运输等经营,其中借裙带经营的特殊利益者甚众。

陈国君的生命一直受到威胁。至下午6时10分,现场向指挥部报告,陈已经被打得不省人事,生命垂危,但仍未能救出。他就躺在距离办公楼大门一米左右的位置,在围观人群的殴打、谩骂中死去。根据事后采访,导致陈国君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没有获得及时的救治。

一直到晚上9时左右,在多次宣讲终止通钢集团增资扩股决定之后,焦化厂办公楼前人群才开始散去,9时半左右,只剩下几百人。晚11时,通化市邻近白山市赶来的增援警力到达后,才将陈国君救走,送到通化市医院,此时陈已无法救治,被宣布死亡。

谁控制通钢

自通钢集团2005年底改制以后,无论陈国君本人,还是他代表的民营建龙集团,都没有获得通钢的控制权。

《财经》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2005年年底建龙集团参与通钢集团重组后,首届通钢集团董事会董事包括安凤成、张志祥、赵春辉、孙玉斌、崔杰、陈国君、常镇有,其中安凤成任董事长,张志祥任副董事长。建龙集团作为持股36%的股东,仅握有两席董事席位,代表为张志祥、陈国君两人。

在集团最主要的企业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则包括孙玉斌、安凤成、陈国君、刘万宇、鞠忠、孙利军(职工代表),其中董事长、总经理均由孙玉斌担任。建龙集团代表只有陈国君一人,担任副总经理。

拿出8亿元现金和其他资产入股的建龙集团,在通化钢铁并无实际控制力,管理层内部摩擦不断。公司的工会组织事实上仍是旧有国有系统的一部分,工会主席由党委副书记担任。民营股东长期来并无与工人对话的其他独立管道。

通钢集团自2005年改制后,接连上了两个重大新项目,资产负债率从2004年的60%多上升到2008年的80%以上。2008年下半年,经济形势恶化,钢铁企业出现行业性亏损,通钢濒临停产。

企业亏损,职工受损,不满情绪上升。吉林省政府一位官员告诉《财经》记者,在建龙集团进入之前,职工亦有不满情绪,主要指向原国企高管人员,因为他们的亲属大量安排在集团、集团公司的上下游产业。集团企业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利润往私人腰包流走了。但在改制以后,困境重现,职工的不满在很大程度上转向“改制”本身及其代表者建龙集团。

自2009年年初以来,钢铁业形势有所好转,但是过剩压力一直存在。建龙集团提出或者退出通钢自行发展,或者通过增资扩股获得发展,并表示将进一步出资获得控股地位。作为国有股份所有者代表的吉林国资委在国内遍寻其他钢铁企业,希望能找到新的入股者。但是,在比较其他央企或者地方国企的条件后,吉林省委高层领导决定,接受建龙集团增资控股通钢的方案。

2009年3月,因吉林省国资委一度同意建龙集团分立方案,陈国君曾离开通钢回到吉林市。7月22日正式确定建龙集团增资扩股后,接获总经理任命的陈国君正式返回通化。

新桃旧符

在7月22日吉林省国资委宣布的通钢集团新班子中,建龙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志祥担任了通钢集团董事长,该集团常务副总经理李明东任通钢集团总经理,原国企管理班子中仅崔杰暂时任通钢集团党委书记,李明东和崔杰两人共同主持全面工作。陈国君出任通化钢铁总经理。

虽然国资委工作组表示,“通钢集团现有班子成员全部留用;在近期及今后的一定时期内,保持通钢集团现有组织机构不变,中层干部原则上不调整”,原通钢其他领导成员还是拒绝接受建龙控股及相应的重大人事调整。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在确定建龙增资控股后,吉林省国资委和建龙集团都仍希望原通化钢铁集团董事长安凤成担任集团董事长和法人代表,但遭到安的拒绝。58岁的安凤成从1996年担任通钢集团董事副总经理,2002年成为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一肩挑的一把手,是中共十七大代表。

知情人说,吉林省主要领导曾亲自动员安就任未果。

建龙集团增资控股通钢集团的协议中,对于保护工人利益有明确规定。国资委准备的宣讲题纲详之又详。但按惯例,国企所有者代表机构只能通过以前选定的经理人——国企管理层及其领导的工会向职工传达意愿。离开原管理层“内部人”的支持,现有架构中并没有新老股东与广大员工沟通交流的制度性通道。

尽管做好了各种事变准备,尽管所有者在24日曾有对话的诚意,然而事变以更为激烈的方式展开,一切都来不及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