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7/中国反疆独外交:北京缺硬度

-中国反疆独外交:北京缺硬度
-武力维稳只会添磨擦:中国种族矛盾进入恶性循环
-群体性突发事件频发:中南海重药治吏
-乌鲁木齐骚乱108名死者身份确认
-新疆事件馀波未平:政府文宣笨拙陷两难
-中国在海外维人中布网监控
-瑞典将开庭审理维族中国间谍


中国反疆独外交:北京缺硬度

香港东方日报社评文章/新疆乌鲁木齐恐怖分子暴乱之后,国际社会涌现一批企图利用该事件大做文章,对中国进行战略牵制的势力。他们明里暗里支持与放纵疆独组织,但中国反疆独外交却乏善可陈,无所作为。

新疆“七五”暴乱,死伤惨重,相当于中国版的“九一一”。如此国难,照理应该有国家领导人出面发表谈话,安抚民心,声讨暴力,这在西方国家是相当普遍之举。但事件发生这么长时间,中共中央常委一级的官员,至今尚未见有人对国民发表正式讲话,这多少令人遗憾。

更可气的是,土耳其总理对今次事件大放厥词,在公开场合无中生有指摘中国进行“种族灭绝”,又声称要将事件提交到联合国,但中方却无国家领导人对其坚决还击,只有外交部发言人不痛不痒地发表一些评论,如果说中国缺乏还手之力,难道泱泱中华连还口之力都没有?

随着暴乱事件的发酵,西方国家已准备利用此事兴风作浪。美国自由宗教委员会近日便要求奥巴马对中国新疆进行经济制裁,并禁止新疆官员访问美国,而澳洲也不顾中国的交涉,继续放映今次北京认定的幕后黑手热比娅的纪录片以及接待热比娅访澳。

雌雄双剑牵制中国

显然,中国愈是骂谁,西方愈是捧谁,今次暴乱彻底捧红了热比娅。这个原本在西方国家没多少人认识的所谓世维会主席,通过西方媒体高度曝光,成为今次事件的最大赢家,接下去这位被捧为“维吾尔之母”的热比娅,或许还会被西方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与达赖平起平坐,成为西方对付中国的雌雄双剑。

其实,疆独这十几年迅速壮大,完全跟西方有些国家的明助暗纵有关。由美国国会拨款的美国民主基金会,实际上是热比娅最重要的资助者,土耳其和德国则是疆独在欧洲的两大根据地,但中国在双边外交中,却从来不敢就有关疆独问题进行正面交涉。

以美国为例,中国购买美国各类国债近万亿美元,雪中送炭帮助美国走出经济危机,但其实这些钱中很大一部分,又被美国用来遏制中国,除了支持热比娅之外,美国国会近期又通过对藏独流亡政府的资助,一出手便是上千万美元。至于德国,中国则是多次派出采购团,动不动便是上百亿欧元的采购额,但这些国家并不会因此感恩戴德,反而觉得有机可乘,中国的反疆独外交可谓一败涂地。

实际上,西方国家对中国采取的是抓辫子外交,但凡中国害怕的,他们便抓住不放,上下其手,勒索中国,而中国对他们采取的是贿赂外交,花钱买平安。然而这些国家却贪得无厌,中国奉之弥繁,他们侵之愈急,这种抱薪救火的外交,只会愈来愈被动。中国只有回过头抓住他们的要害,在他们的核心利益插上两手,他们才会老实。

武力维稳只会添磨擦:中国种族矛盾进入恶性循环

苹果日报林和立/乌鲁木齐的“七五群众事件”正演变成汉族与维吾尔族人民长期严重对立的历史悲剧。上周的族群冲突本来只缘于部份新疆居民抗议同胞在广东一间韶关工厂受到歧视与虐打,虽然几个钟头内恶化为两族人民殴斗并死了一百八十四人,但如果新疆与北京适度处理,完全有可能把对立面尽量缩小。

汉维不两立马上发酵

但中央政法委与马上赶回国的胡锦涛一开始便撇开矛盾的核心,即维吾尔族人长期争取不到相对高度自治的挫败感,并只把矛头指向由流亡海外异议分子热比娅领导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世维会),把合法争取宗教、文化、教育与经济权益的新疆人一竹篙打成“分裂分子”。

更遗憾的是,一般大陆老百姓从官方媒体上只看到从去年八月几宗“疆独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到这次一百三十七名无辜乌市汉族人民被杀害的煽情报道,“汉、维不两立”的思想马上发酵。过去几天主流网站的留言区都充斥了“民族主义愤青”一面倒的“仇疆”情绪;

难怪乌市已掀起维吾尔人的“避难潮”,而在沿海城市做买卖或打工的新疆人都要低着头夹着尾巴做人。政治局常委在胡总回京后马上开会并宣布要坚决打击、搜捕清剿、甚至枪毙参与世维会阴谋的极端分离主义分子,但奇怪的是,北京这次很少提及官方传媒一直号称是疆独的“黑手”,即据闻与塔利班有联系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突)恐怖主义组织。

其实问题很简单,在九百万维吾尔人中,暴徒、打砸抢烧分子与同情东突或世维会而主张分裂的只占很少数;绝大部份疆人只争取《中国宪法》第一百一十五条到一百二十一条赋予自治区高度自治的权力。但胡温当局对此“主要矛盾”避而不谈。相反,中央军委与政法委主力部署增加驻疆的解放军、武警与公安的力量,过去一周每天都有武警从各地空降乌市。

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则强调要抓紧对维吾尔知识界的控制。例如他指出在大学要“加强对学生的教育管理,开展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等;此外,军警对新疆所有清真寺也加码监控。这些越发严苛的监管政策只会增加两族人民的磨擦。

加强监控只会添磨擦

至于如新疆书记兼胡总亲信王乐泉这批长驻西陲的高干要不要为越来越严重的民族纠纷负责?据新疆公安透露,自韶关工厂事件爆发后热比娅与其同党便“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煽动闹事‘要勇敢一点’、‘要出点大事’”等等。既然老早知道世维会会动手,为何乌鲁木齐的军警当天这么被动?

上周王乐泉强调保稳防乱工作要根据“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严格责任制”;那么老王本人如何?根据中共一贯逻辑,处罚高干等于承认自己犯错。但让僵硬派干部继续掌管疆、藏的结果恐怕是打压的措施会越演越烈。种族仇恨是每个国家的计时炸弹,拆弹的方法只有安抚与对话,绝非镇压。

群体性突发事件频发:中南海重药治吏

苹果日报张华/本星期内,中共最高领导层连下两个“圣旨”,包括《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和《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不约而同的将矛头直指各级中共干部,被视为重药去治吏的讯号。

吏治是历朝皇帝最头痛的问题;中共建政后,问题更甚,在党国体制下,中共对社会的控制无孔不入,中共的直接管治由以往的郡县,“进步”到每条自然村都派驻党员干部,以致官僚人数急剧膨胀,今日吃皇粮的已有五千万人,官民比例由清末一比九百一十一升至今日一比二十六。中共官僚不仅人数众多,且专权弄权贪污腐败不在少数,以致官僚本身成为危害社会稳定的主要因素。

近年全国各地的“群体性突发事件”,也就是官逼民反的骚乱,无论规模,还是反抗的激烈程度,都是日趋严重。据官方数字,一九九三年,社会骚乱一万宗,十年内年均增长一成七,至○三年达到六万宗,前两年进一步攀升至八万六千宗,而参与骚乱的更突破三百万人。从○五年浙江画水镇数万村民抗议化工厂污染,到前两年广西博白计生风暴、去年贵州瓮安一名少女死亡触发万人骚乱,以及上月湖北石首数万民众与公安冲突、新疆乌鲁木齐的维族骚乱等,一次比一次暴烈。

这些骚乱,无论导火线是甚么,背后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跟官僚腐败息息相关。中央要依仗各级官员落实政策,维持政权有效运作,因而赋予他们极大权力;另方面,中共当局对老百姓极不信任,因而夺走公民大部份权利。在此情况下,官僚变成没有民间监督的特权阶层,他们不惟下、只惟上。而且,他们食好、住好、玩好,出入豪华轿车、前呼后拥的排场,钱都是来自老百姓,以致对民众的剥削,日甚一日。

在此体制下,惟有中央可节制地方干部、阻止他们胡作非为。因此,《问责条例》规定,党政干部若滥权失职导致群体性事件,又或处理失当,都会被问责;而《巡视条例》则将派驻“钦差”的做法制度化,增加中央领导的耳目,防止地方官员欺上瞒下,消除“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尴尬。

不过,这种治吏药方只可治标,没法根治问题,过去中南海不知下了多少道类似的“圣旨”,效果如何,有目共睹。要对付官场败坏,防止官员滥权,从而令老百姓安居乐业,只有一个方法,就是让老百姓拥有真正权力去监督官员,追究失职滥权者,其他药方,可以休矣!

乌鲁木齐骚乱108名死者身份确认

BBC/新疆当局表示,乌鲁木齐骚乱的死者当中,有108人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

中新社引述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消息说,截至星期四(7月16日),共有108具“七五”事件的死者遗体获得确认身份,其中39人已经安葬。

中新社报道说,当局已经向死难者家属送去了每名死者1万元人民币的慰问金。

此前,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称,“七五”事件的死亡人数已增加至192人,其中“绝大多数为无辜者”。

王乐泉表示,到目前为止,乌鲁木齐事件还造成了1721人受伤,其中900多人已伤愈出院,仍在医院救治的有881人,其中重伤179人、危重66人。

另一方面,管辖乌鲁木齐与昌吉地区旅游业的乌昌旅游局官员表示,乌鲁木齐即将恢复旅游接待。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旅游部门拟通过补贴旅行社、降低景区门票价格等一系列措施来拉动旅游市场,恢复业界信心。

自乌鲁木齐事件发生以来,中国官方一直强调死伤者绝大多数都是汉人,并指责“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组织及其主席热比娅煽动民族骚乱事件。

不过“世维会”坚持说,中国公布的数据并没有反映出维吾尔人真实死伤数字,并指责中国军警射杀数百维吾尔人。

目前双方的说法都无法得到独立的证实。

新疆事件馀波未平:政府文宣笨拙陷两难

明报钟鸣九/盖达这个国际头号恐怖主义组织对新疆骚乱事件的介入,使中国面对的局势更趋严峻。在处理今次事件中,当局为了“维护民族团结”、缓和维汉对立情绪,一直表现低调克制,但也因此自陷“两难”境地,致使外界在国际恐怖组织大串联的局面下,还在炒作“政府镇压”、“种族清洗”等话题。

“7.5”乌市暴行惨绝人环

内地消息透露,7月7日乌鲁木齐汉人上街抗议后,北京当局采取了高调宣扬民族团结、低调报道罪行的策略。由此导致了外界对暴力事件的真相认识不充分。由于暴行披露不充分,在应对国外的舆论攻击中,政府显得被动,反驳和回击有时也嫌苍白无力。

据亲历骚乱的权威人士说,“7.5”当天状十分惨烈,暴徒的手法极端凶残:妇女、儿童身首异处,割喉、割耳,人死后仍补捅数十刀,将妇女扒光衣服、打杀、关进汽车活活烧死,甚至入户灭门等等行径,令人发指。

同时,暴徒的犯罪时,让妇女、小孩冲在前面,阻挠警方执法,成年暴徒则趁机施暴,在打砸抢烧杀过程中,一些年幼的身影也赫然在暴徒之列。据内地传媒报道,在乌鲁木齐外环路上,7月5日晚上,暴徒在通向团结路的一座桥上放火烧公共汽车,把车上的乘客拽下,活生生从桥上扔到桥下的高速公路上,其中包括老人、儿童、妇女。

报道援引亲眼目睹了那次暴行的一名美国游客的话说,“以人类正常的血肉之心去面对这种血淋淋的暴行,没有人会不诅咒这种灭绝人性的恐怖主义。”

披露部分仅属冰山一角

据悉,在“7.5”事件后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秦刚曾向外国记者提供了大量事件现场和犯罪事实的材料,内容极为血腥、震撼,内地传媒应当局要求未做报道,而外国传媒只有几家选用了部分素材。因此,迄今为止,发生在新疆的恐怖罪行被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

日前,有乌市民众自发向在当地采访的西方记者发出抗议,指其报道偏颇,呼吁他们“到停尸间去看看”,那里的每具尸体都能告诉他们一个可怕的经历。

尽管中央为防刺激汉人情绪,尽快平息乱局,采取相应低调的传播策略,然而在对外报道方面存在的缺失必须检讨。虽然相比去年拉萨“3.14”骚乱的处理有明显进步,但是在过程中却未能把握住有利时机对外澄清恐怖分子的暴力真相,再次暴露出了当局在政治公关中的不娴熟。

暴露公关手段不娴熟

这种不娴熟还持续表现在警方13日击毙两名暴徒的事件上。原本非常清楚的一宗恐怖袭击事件,却由于惯性的谨慎思维,在官方新闻中对事件起因只字未提。令一些西方传媒迅速抓住“警方开枪”大做文章,直到翌日官方传媒才披露整个事件详细经过。类似笨拙情形,亦令内地媒体人摇头叹气。

中国在海外维人中布网监控

多维社记者陈湘编译报导/今年6月,一名旅居瑞典的维吾尔流亡人士被以“难民间谍”(refugee espionage)罪逮捕,暗示着中国政府在监视他们认定可能威胁到中国国家利益的少数民族组织方面。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刊登里特·戈尔茨坦(Ritt Goldstein)撰写和发自瑞典的一篇题为“中国在海外监视维族人?”(Is China spying on Uighurs abroad?)的报导。报导说,分析人士和维吾尔流亡人士都认为中国有一个间谍网络,用于监视在海外散居的维吾尔人,并力图在散居的维吾尔人内部挑拨离间。这个间谍网络中有维族人,他们经常被中国当局威逼利诱,进行间谍活动。

派遣、渗透和威逼利诱

baburmehsut.jpg
这是被控为中国间谍的巴布尔·梅苏特(Babur Mehsut),摄于2007年7月(资料图片)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这篇报导说,今年于6月4日瑞典的情报安全机构(S?po)下令逮捕了巴布尔·梅苏特(Babur Mehsut),已经入了瑞典籍的一名维吾尔族流亡人士。据瑞典国际检察官办公室首席检察官托玛斯·林德斯坦德(Tomas Lindstrand)表示,此案的控罪涉及到“一个外国大国从非法获取和分发有关个人的资料而获益,”这个大国就是中国。

林德斯坦德先生指出,被指控的这些罪行发生在从2008年1月到今年6月,地点是在瑞典和国外。今年5月梅苏特先生出席了在华盛顿召开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另据西方媒体的报导说,这名中国间谍嫌疑人梅苏特今年61岁,维吾尔族人(维吾尔族和回族的混血儿),汉语流利。他出生在兰州,少年时代在天津度过。1969年全家搬到和田市,梅苏特曾任和田地区副专员,90年代末在瑞典申请政治庇护,2002年获得瑞典公民身份。今年5月,他还以客人身份参加了在华盛顿召开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第三届会议。

分析人士和维吾尔流亡人士说,中国有一个情报网,专门监测海外维吾尔流亡人士的动态,并试图挑拨维吾尔团体内部和团体之间的关系。此外,普遍认为,中国当局还往往强迫一些维吾尔人参与这个网络当间谍。

这些旅居海外的维吾尔族侨民还受到中国当局威胁,要他们当间谍,否则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将受到迫害,中国当局要他们协助“制止当局不喜欢的行为,或鼓励当局希望做的行为,”印第安纳大学布鲁明顿(Indiana University in Bloomington)分校的内陆欧亚专家加德纳·鲍文德(Gardner Bovingdon)说。

随之而来的中瑞外交争端

报导指出,就在梅苏特被捕之后不久,瑞典政府因此驱逐了一名中国外交官;作为回报,北京也立即驱逐了一名瑞典驻华外交官。双方起初都不愿就此事对媒体发表评论。

不过,瑞典外交部的发言人塞西莉亚·朱琳(Cecilia Julin)还是说话了,她说瑞典外交部的行动是符合安全部的网站声明的,那就是“民主国家不鼓励对难民的间谍行动”。

追踪关塔那摩被拘留者?

报导还说,实际上,中国和瑞典之间因为在瑞典的维吾尔族而弄得关系紧张,起源至少可以追溯到2007年11月,当时一名曾经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的维吾尔人阿迪尔·哈金简(Adil Hakimjan)获得释放后,来到瑞典寻求政治庇护。那时瑞典有大约100名维吾尔族人。

按首席检察官林德斯坦德所说,梅苏特涉嫌从事间谍活动是在哈金简到达瑞典两个月之后,即2008年1月开始的。

他补充说,“这个时间非常重要”,内陆欧亚事务专家加德纳·鲍文德教授说,关塔那摩监狱里的维吾尔人“就是这场游戏中的主要棋子棋子,用来说服人们相信,维吾尔恐怖份子真的是存在,所以维吾尔异议份子应该被视为恐怖份子”。他还补充说,北京有可能寻求用“维吾尔对维吾尔”的方式来支持中国的说法,以显示给美国或反恐战争有关方面看。

今年5月解禁的一些瑞典政府的文件详细的显示了,在那段时间里,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曾向瑞典外交部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要求瑞典政府不能给哈金简以政治庇护。

中国称哈金简是一名“恐怖份子”,不过瑞典和美国的官员都认为,哈金简是无辜的难民。08年4月,瑞典政府批准给予哈金简以政治庇护。

总部位于瑞典的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Dilshat Rashit)表示,有一段时间梅苏特曾经与哈金简在一起。

哈金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拒绝对梅苏特被捕一事发表评论,不过他指出,他“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出于同情,让梅苏特的妻子和孩子离开中国,到瑞典与他团聚”。

梅苏特是间谍?吓了一跳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这篇报导说,认识梅苏特的维吾尔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对梅苏特因间谍罪而被捕感到非常震惊。

居住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秘书长多尔昆·伊萨(Dolkun Isa)表示,梅苏特看起来不像被指控的那样,他曾经是中国新疆和田市的市长,经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排,从香港来到了瑞典。

当记者问伊萨,海外散居的维族人是否遭遇到间谍活动的困扰时,伊萨承认确实如此,而且他还谈到了生活在中国的父母和亲属受到当局的施压。

“我们将伤害你的家人”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这篇报导最后说,鲍文德表示,虽然梅苏特被捕一事,是他所知道的散居海外的维族人因间谍罪被逮捕的第一个案例,不过大家都知道,这类间谍活动早就存在了。

他表示,“中国政府从中国派人到世界各地,也包括从新疆派人出来,监视其他人。这种事情有,毫无疑问”。他还指出,美国当局曾经找过他,调查类似梅苏特事件的事情。

鲍文德还描述了一些住在海外的维族人亲口对他说的事情,说他们接到自称是中国情报部门人员打来的电话,威胁说“如果你不为我们办些事情,我们就会伤害你的家人”。

瑞典情报安全机构负责媒体事务的秘书表示,梅苏特案件的调查正在进行之中,庭审最早可能会在今年9月开始。

梅苏特的律师伯恩·赫尔提格(Bj?rn Hurtig)表示,“因为我的委托人要求我,同时法庭也有命令”,他不能发表有关的任何评论。

瑞典将开庭审理维族中国间谍

(自由亚洲电台何山报道)被指替中国大陆做间谍在瑞典收集海外维吾尔人的情报的巴布尔(Babur Mehsut)周五将在当地法庭应讯。本台获悉,巴布尔是原新疆和田市的市长,在国内还有一个儿子,被中方指派,在2008年1月到2009年6月间收集从古巴关塔纳摩湾获释后以难民身份移居瑞典的阿迪利的情报。

中国的海外维吾尔间谍案,周五将在瑞典的法庭开审,还不知道嫌疑人巴布尔的妻子及在瑞典的两个儿子,到时会否出庭旁听。据本台粤语部掌握的资料,巴布尔收集的情报,主要与美方无罪释放在古巴关塔纳摩湾的”维吾尔战士”阿迪利有关。而巴布尔是前新疆和田市的市长,80年代在喀什的进出口公司任职。其移居瑞典的经历也相当离奇,10几年前,经香港由联合国高级难民公署以难民身份移民到瑞典。

与巴布尔一同坐飞机,来过华府的维吾尔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说:当时是这样跟我们讲的,是由于受到政治迫害,到了香港,之后到了这来。具体是不是真的,我们无法核实这个讯息。据说家里还有一个儿子,现在和田。

周四,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国际组织、人权及监督小组委员会主席戴拉汉(Bill Delahunt)就召开听证会,要求军方解释,在2002年的9月,即911事件发生之后,为何允许中方的情报人员到美军的关塔纳摩湾审问当时在囚的22名被指是基地组织成员的维吾尔战士。来自麻省的民主党人德拉汉(Bill Delahunt)及一向反共的共和党人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要求军方解释,为什么允许中方情报人员,进行了7到10日的审问,但却不容许美国的民意代表到关塔纳摩湾访问这些维吾尔人。

根据记者获得的消息,当时被中方人员审问的维吾尔人之一就是阿迪利,正是瑞典中国间谍案的关键人物。阿迪利已经无罪,经由阿尔巴尼亚以难民申份移居瑞典,日常工作是派送报纸。

维吾尔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对记者表示,阿迪利在关塔纳摩湾已被获释了,本来就是无罪清白的。阿迪利是在关塔纳摩湾被获释,安置到阿尔巴尼亚,之后到了瑞典。他本身就无罪,他在当地申请了政治避难,后来获得批准。

接近中方情报员巴布尔的消息指,巴布尔来到瑞典之后,很少提及自己的身份,一直低调。直至两年前,巴布尔说是要退休了,可以帮忙社团做一些工作。而巴布尔选择加入的当地维吾尔社团,正是从关塔纳摩湾获释来到瑞典的阿迪利的同一个组织。相信中方人员极希望掌握关塔纳摩湾释囚的动向。

直至今年6月4日东窗事发,巴布尔被瑞典情报部门拘补,瑞典方面并驱逐一名中国外交官。目前,检控官对巴布尔的控罪是,“非法为外国力量,收集并发送使其获益的人士讯息。”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