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15/王健民: 张国焘访问记 [修订本]

(一)一九一九年三月第一次共产国际大会中国方面有无人参加?谁人?

答:无人参加。

(二)一九二○年,列宁在巴库召开东方民族会议,约在何月?有无中国人参加?

答:无人参加。

(三)一九二一年列宁召开远东劳动人民大会,事在中共第一次大会之后,中国参加者三四十人,此会是否与巴库会议性质相同?

答:性质相同,当时参加者,国民党为张秋白,无政府党为黄文山,共产党为张国焘。

(四)日人波多野干一的“中国共产党史”谓李大钊于一九一八年成立“马克斯主义研究会”,先生曾否参加?请告知其经过情形。

答:未成立,日人有误。

(五)在一九二一年中共第一次大会前,有谓先生曾去俄国,情况如何?

答:未去过。

(六)一九二一年十二月马林谒中山先生于桂林,张太雷同行,张与俄人关系如何?

答:张太雷曾参加国际共党,亦为共青团员,俄文甚好,当时任翻译。

(七)陈独秀曾否正式加入国民党?

答:曾加入。

(八)刘少奇曾否在上海外国语学社受训,然后入东大?

答:是。

(九)中共第一次大会济南代表邓恩铭、王尽美是怎样的两个人?下落如何?

答:邓、王是山东学生联合会代表,原受丁维汾、王乐平领导,因反对五三(卅?--著者)惨案,加入中共开会即被杀,究竟国民党所杀抑日本人所杀,无从稽考。

(十)第一次大会在南湖继续开会,开了几天?

答:一天。

(十一)陈独秀告全党同志书中“张特立”是否先生?高君宇是谁?

答:是。高君宇是高尚德。

(十二)一九二二年中共二次大会国际指导人是谁?(答:无)。“告同志书”中所称少年国际代表“大林”,他处未见,是怎样的人?

答:托派。

(十三)在一九二七年武汉分共前后,蔡和森的“机会主义史”所称“驼背毛子”是谁?

先生致中共中央函,谓同年七月下旬到武汉的国际代表加伦(是否即加伦将军),少共代表为范克,参加南昌暴动的国际代表为纪政,是些什麽人?驼背毛子和道些些人,是否有的即罗米纳兹和纽曼?

答:不记得,但加伦非加伦上将则可肯定。

指导两湖秋收的马同志(外国人)是谁?

答:不知。

(十四)一九二七年中共五次大会之后,决定独秀、先生与李维汉三人组织常委,政治局决定邓中夏为秘书长,蔡和森归国代了些时,再由先生以常委兼代秘书长,鲍罗庭离华前,鲍提议:独秀、平山赴莫斯科,秋白、和森赴海参威办党校,先生、太雷、维汉、立三、恩来五人组织政治局兼常委,自此独秀即不视事(以上见机会主史),是先生地位甚高,何以尔后党权落于秋白之手?是否因先生参加南昌暴动遂予秋白以机会?

答:蔡和森着“机会主义史”未见过,照来信所说,此书真实性颇为可疑,因当时并无常委、秘书长一类名义,若是蔡和森所著,自不应将名义写错。至于南昌暴动失败责任,确为彼等攻击我的藉口,因我主张地主田地在二百亩以下者不分,又要拉拢张发奎军组联合阵线。

(十五)关于“八七会议”:

a、开会于何处?九江?汉口?据李昂“红色舞台”谓开会于汉口日租界一弄堂楼上,瞿秋白利用机会擅行召集,到中委仅三人,即秋白、向忠发、李立三及中央工作人员十人,天奇热,秋白宣读“告党员书”历八十分钟完毕,并无辩论。另写一信致独秀,谓旧中央已推翻。此项纪载的可靠性如何?李昂是何人?

b、据史诺“毛泽东传”毛曾参加八七会议,确否?

c、就先生所知,八七会议出席者及指导者何人?开会情况如何?

答:不详。

(十六)一九三二年鄂豫皖苏区肃清许继慎派,载有曾扩情致许函,情况如何?

答:不记得。

(十七)红四方面军向陕川行军时,波多野谓有俄机空投接济,确否?

答:无此事。

(十八)一九三五年一月遵义会议,秦邦宪总书记垮台,以张闻天继任,张是书记抑总书记?如为书记,党的组织与权力是否有变动?毛所扮角色为何?

答:张闻天继任仍称总书记。毛泽东当时是“政府主席”,周恩来则是军委会主席,到延安后不久,毛泽东首先自周手中夺得军权,至七大毛始当选党主席,正式取得党权。

(十九)先生与朱毛在懋功会师是预行约定抑先生自动接应?有谓先生曾拨两团兵力与朱毛,有无其事?

答:是自动接应。似拨与三团兵。

(二十)八一宣言,有谓陈绍禹在莫斯科以中共中央名义迳行发出,并非先生与朱毛在毛尔盖发出,确否?

答:确。

先生告美国罗尔兹,谓国际七大会议系由林毓英送达毛尔盖,是否连同八一宣言送来?林毓英为谁?

答:是林毓英带来。此人是黄冈人,尚有一兄弟(兄或弟)名林毓兰,其侄即林彪,当时称之为“黄冈三林”。

(著者按:林毓兰应为林育南,则林毓英似应为林育英,毓英二字乃英文译音。)

(二十一)毛方纪载:七月二十四日与八月五日两次毛尔盖会议均为“反张国焘路线”,情况为何?

又谓:先生率兵南下,另组中央,是否成立西南中央局?若然,似不能称为另组中央?

答:另组中央事则无,但部队既单独行动,总要有一最高领导机构,当与朱德、陈昌浩三人代行中央职权(三人均中委)。

先生似曾与毛自毛尔盖北上,经松潘、包座过草地,历时凡六天,始率部南下,与毛分道扬镳,在白龙江先生与毛争夺官兵,相持不下,毛曾痛哭流涕,有无其事?

答:痛哭事则无。

先生与毛分裂情形可否见告?

答:当时两部不在一起,一旦分裂即各走各路,亦无任何冲突。

(廿二)先生南下后与国军作战,朱德与先生在一处,何以朱无甚表现?尔后(翌年一九三六)先生又北上陕北是否朱的意见?

答:是朱的意见。

(廿三)陈昌浩败于河西,走新疆,此后下文如何?此人下落如何?

答:目前似任中共翻译局局长。

(廿四)先生、朱德、贺龙等到达陕北时所余兵力若干?

答:两万多人。

(廿五)在延安,先生曾告罗尔兹,有先生的两重要斡部被毛整肃,是谁?

答:参谋长李特、秘书长黄超。

(廿六)先生谓,洛川会议,先生与毛冲突,先生提“让我们胜利”,毛提“让他们失败”,英文译文如此,原文如何?

答:当时毛同秦邦宪提使日本失败,蒋也失败,我提(周恩来同)日本人失败,中国人都胜利,因此发生冲突,休会三日未能解决,最后只强调独立自主。

(廿七)西安事变,毛本欲危害蒋先生生命(解至陕北公审),何以态度忽然转变为营救?是否莫斯科有命令?详情可否见告?

答:史大林打来电报制止。

(廿八)共军第五军军长董彦堂(原孙仲连旧部在江西宁都附共)下落如何?

答:在河西走廊倪家营子阵亡。

(廿九)蔡和森下落如何?

答:病死,蔡本有气喘病。

以上为台湾王健民先生请问张国焘先生全部问答,由岳骞记录,时为一九六五年十月十七日。

■■■■■■■■■■■■■■■■■■■■■■【以上全文完】

以上《张国焘访问记》,标题为HGC所拟,是以王健民《中国共产党史稿》附录收入之访问全文为发布底本完成数字化处理;原收入HGC在“独立评论”及“罕见奇谈”发布的【成败之鉴·中共首脑 8 】 张国焘 特辑,收入博讯析世鉴时对原发布内容的若干讹误作了订正。

◆如欲转载析世鉴各系列内容以广流传,请务必保留原着有关重要信息(如发表原文的期刊名称与期数等)并阅读HGC关于发布内容版权的声明!

◆除特别注明者外,凡简体字发布内容,原文均为繁体字。除有时对若干内文标题序数作技术性处理及将繁体字原文转换为简体字外,HGC成员对所有发布内容的正文均未作任何改动。凡原文固有讹误,均一任其旧不作改动,必要时另在发布文本中以符号“【 】”插入HGC校勘说明。

◆除特别注明者外,析世鉴各系列内容均是由HGC成员完成数字化处理与发布制作。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