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2/(组图)为亡妻讨说法,何革胜医院门前举牌抗议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22日多伦多报导)因妻子潘敏红分娩不幸身亡一年后仍未获院方实质性解释,万锦市中国移民何革胜今日起在士嘉堡慈恩医院(Grace Hospital)门外进行为期三天的举牌抗议行动,他希望此举能为亡妻讨个说法。

在医院门前的人行道上,何革胜手持两个自制的小型标语牌向过往的行人展示,抗议慈恩医院在事故发生一年后仍未能对亡者的家属有个明确的交待。抗议期间,何革胜曾短暂进入医院,在妻子死亡的危重症治疗部(ICU)门前向妻子献花。但随后的行动遭到一位自称是医院管理部门女职员的制止,她并召来两位保安将何革胜及跟随的媒体记者“请”出至医院的物业区域外。

何革胜表示,他的妻子潘敏红去年5月18日在慈恩医院分娩时死亡,但事故一年后,他仅得到专家小组对事故评价为“不可预计,不可避免,不可干预”的结论,未获得院方的实质性解释。期间他也联系过所在区的国会议员和省议员,但亦未获得积极回应。他聘请的律师也认为按现有证据无法打赢官司而退出。何革胜只好以个人抗议的行为向慈恩医院讨说法,还亡妻一个公道。

记者致电院方的公关部经理Dave Bourne,他在电话留言中称自己在下周一前都不在办公室。巧合的是,何革胜的抗议恰好是周五至周日这三天。

由于抗议活动事先经本地中文网络及报纸披露,因此,抗议期间先后有近二十位网友前来医院门前支持,部分人士还签名声援。预计周末两日会有更多的民众前往声援。

一位陈姓先生说,希望通过这个抗议活动能让医院方面对事故给出合理的解释,也让政府更加重视在医疗体系内的投入。在媒体记者采访中,另一位女子则递过一张Tim Hortons的礼品卡便匆匆离去。这位署名Alex15的网友在卡中写道:“祝福!祝何先生和两个孩子平安健康,坚强!”

何革胜一家于6年前从广州移民到多伦多,除一名新生儿子外,还有一名14岁的女儿。

慈恩医院位于华裔聚集居住的多伦多士嘉堡区,去年经媒体报导的半年内两例产妇死亡事故均涉及中国移民。

img_6782_w.jpg

img_6784_w.jpg

img_6787_w.jpg

img_6793_w.jpg

img_6801_w.jpg

img_6826_w.jpg

img_6831_w.jpg

2 Comments

  1. jackjia (Post author)

    妻分娩不治报告无下文.夫医院外示威讨公道
    [2009-05-23]

    星岛日报记者/妻子于去年5月18日在士嘉堡慈恩医院分娩时疑因出血过多死亡的何革胜,昨日上午手持标语在医院门前示威,要求院方将多伦多大学就这件事的调查报告交给他,让他研究内容后决定是否聘请律师,以民事诉讼方式进行索偿。

    何革胜称,其实示威并非他希望的一种表达诉求方式,他在妻子逝世后第10天及去年7月曾与院方会面,对方均认为医院方面并无医疗失当。

    何革胜称,医院院长曾表示会找多伦多大学研究其妻死亡事件,完成后给他报告副本。至今年2月,何革胜要求院方交出报告,一直不得要领,至5月初何革胜接获院方信件,强调基于卫生保健法的保密条例,报告不能给他。

    何革胜昨天在医院外向记者表示,他较早时曾聘请律师研究如何从民事诉讼向院方索偿,该名律师研究他手上资料后认为胜诉机会不大,所以没有接受委托。何革胜强调,他要知道报告的最新结论,才能确定会否聘请律师向医院索偿。
    发起华人签名运动

    何革胜除了要求院方交出多大的研究报告外,还发起华人签名运动,要求当局就其妻子潘敏红死亡事件,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调查,目前他已经收到几十个签名,事件亦在多个中文网站引起广泛讨论。

    多名网友昨日陆续到士嘉堡慈恩医院签名,及表达对何革胜的支持,黄小阳夫妇是从网页看到这个消息,虽然与何革胜素未谋面,昨日仍抽空到来支持。

    安省中医学会联合会共同主席刘世极到场协助何革胜。刘世极表示,该会在这事上已经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现在更关心是要将事件弄清楚,还当事人一个公道。

    Reply
  2. jackjia (Post author)

    何革胜慈恩示威 市民到场支持
    誓为亡妻讨公道

    2009年5月23日

    【明报专讯】万锦市中国移民何革胜从昨日起一连三天到士嘉堡慈恩医院门外示威,希望该院对其妻于分娩后因过量出血而身亡一事有个交代,还死者一个公道。他指过去一年来向院方追究仍无结果。有数位华裔市民到现场以示支持。

    何革胜昨晨11时到达慈恩医院,他先前往其妻去世的重病监护室,在门口献上由大女儿亲手制作的纸花,悼念亡妻。两名医院保安此时走来,告知他不得在医院内示威,何革胜只好在医院外举牌示威。

    送礼物卡祝平安健康

    由于媒体之前已有报道此事,昨日有数名华裔市民赶来对何革胜表达支持。一名女士走来向何革胜递交一张Tim Hortons的礼物卡就匆匆离去,卡上写:“祝福!祝何先生和两个孩子平安、健康、坚强!”

    几名华裔市民看到报道后,非常同情何的遭遇,特地赶来表达支持。一些驾车经过的华裔市民,则通过响号来支持。

    路过司机响号打气

    何革胜看到大家对他的关心,非常感动。他拿出儿子和妻子的照片给前来支持他的人看,并讲述事故的情况,看到亡妻的照片,何革胜情绪激动,流下男儿泪。

    何革胜44岁妻子潘敏红,于1年前在该院分娩后因过量出血而身亡,当时何革胜及外母在场目睹医疗人员无力抢救。

    何革胜昨日表示,过去1年来他向院方追究仍无结果,“这完全是拖延,我的起诉期限是2年。”

    他表示,他雇用的一名西人律师,在看过法医官的死因报告后,感觉打赢这个官司有困难,已经决定放弃,意味他要找新的律师。

    安省法医办公室在事发后不久,对事件作出“不可预知、不可预防、无可干预”的结论,而何革胜在查阅医疗记录后,坚信妻子在生产中发生羊水拴塞的情况时,医院存在血液准备不足、忽视典型羊水拴塞特征、错误判断为宫缩乏力,以及过度自信而延误抢救时机的问题,是妻子死亡的关键。

    他表示,去年7月院方与他会面时,曾答应会找一名多伦多大学的医学教授,同时也是省府许可的独立医疗调查员,来调查此事,并承诺他会获得该份报告。

    但到今年2月,院方突然转变口风,以《健康信息保护法》为由,拒绝给他这份报告。

    何革胜也曾求助议员们,他找过两位省议员,一位国会议员,并且也直接投诉至安省卫生厅,但都未获回应。

    面对各方冷漠的回应,何革胜说,他万般无奈之下只有选择示威,个人的示威也是一种方式,“只要我能得到一份公平的报告,任何合法的事情我都可以做。”

    慈恩拒交多大教授报告
    目的为提升医院质素 家属无权获得

    士嘉堡慈恩医院发言人玛莉斯(Anne Marie Males)回应本报时表示,医院对何革胜的遭遇表示同情,这是一个悲剧。医院完全支持安省法医办公室的2份报告,且该结果已经多次对何表达,医院不是想隐瞒什么信息。

    玛莉斯表示,安省法医办公室以及其特别审查小组,对何的案件发出了2份报告,都已交到何的手上。医院完全支持法医办公室的最后论断,这也就是医院对此事的最后结论。法医办公室是医院之外的独立机构,医院认为其调查是客观的。

    安省法医办公室在事发后不久,对事件作出“不可预知、不可预防、无可干预”的结论。她表示,医院早已把上述结果有2至3次告知何先生,但他仍在寻找答案,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手上的两份报告都指向同一结论,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她进一步表示,多大教授的报告,其目的是用来提升医院的服务质量,根据法律,即使是家属,也不能获得这份文件。但医院很乐意将报告的大概结论告知何先生,并已经提出这个会面邀请,但何先生一直坚持要获得该份报告,这是双方的分歧所在。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