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07/张国焘,中国革命的畸型儿

张国焘是中国革命史上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也是一个口是心非、朝秦暮楚的变节外逃者。研究他的历史,至少可以看出,那些在历史的风云际会中名噪一时的人物,并不见得个个是真英雄豪杰,只不过是历史的误会和机遇,把他们推上不应有的峰颠而已!

张国焘是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发起者之一,代表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并当选为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后的组织主任,担负起发展与壮大共产党的神圣使命。从那以后,和毛泽东不同,张国焘一直处于中央高层,直至“八-七”会议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并参与领导了南昌起义。南昌起义失败后,张国焘并没有积极地活动在武装起义的第一线,却保留着中央高层的政治地位。1931年4月,苏区红军进一步壮大,局面已经打开,形势相对好转的时候,他才出来,奉中央命令,作为中央代表,前往鄂豫皖苏区,担任苏区中央局书记,军委主席。从而借尚方宝剑,把创建鄂豫皖苏区的功臣,曾中生(原中共鄂豫皖特委书记,军委主席。一四方面军会师后,被张国焘下令勒死于林中),刘士奇(前中共鄂豫皖省委书记),余笃三(鄂豫皖军委政治部主任)等排斥在外,近而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权利,并虐杀鄂豫皖苏区红军的杰出将领许继慎(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军长,四军一师师长,鄂豫皖军委会皖西分会主席,红十二师师长)邝继勋(鄂豫皖军委副主席,红四军第一任军长),周维炯((鄂豫皖苏区红军主力师师长)从而大权独揽,将鄂豫皖和后来的川陕苏区当作自己的政治本钱。长征中四方面军和中央红军会师以后,两军本来可以联合起来,顺利地进行松潘战役,打开红军北上通道。但张国焘却利令智昏,野心勃发,竟然挟兵权要挟中央,迫使毛泽东为首的中央,不得不夤夜脱离险地,千钧系于一发,差点使红军酿成内讧。

无疑,张国焘是一个草头大王,而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自古争天下者,无不逐鹿中原,像虬髯客(见《唐宋传奇-红拂传》一样远避海外去寻求发展者,只是中原有了真命天子,没有他的用武之地和市场而已。红军要发展,一要争夺天时,那就是在国难当头之际,振臂一呼,兴亡图存,使四方人心归附。二要争夺地利,那就是要前出敌人力量相对薄弱,而人丰物阜的地域,寻求部队的壮大和发展,不是困在偏僻落后,人丁稀落,缺乏物产的地方占山为王,那是没有任何出路的,只能等待被削弱和败亡!三是永远记住,中国华夏民族,以汉族为主体,得汉族民心则得天下。虽然,个别少数民族首领,在中原政权腐败不堪,民性羸弱之时可以入主中原,那他们也必得收拾中原人心,安抚招徕知识精英,才可以维持统治。后来的结果,不是永远地奴役了汉族,而是被高度的中原文明同化,失去了自我,最终退出历史舞台。在蒋介石大军围剿,红军生死存亡悠关之际,张国焘利欲熏心,心虚胆寒,不是北上抗日,而是西进、南下退避,借以苟延残喘,保存实力,甚至不惜与中央抗衡。只能注定他是政治上、战略上的一个低能儿。只是凭资历、权势到了那一步,而不是对革命的耿耿忠心和文韬武略!所以,他不可能以八万之众随中央红军北上,开辟北方抗日根据地,在民性、物产、地利、天时诸多优势中觅求发展,大展宏图。只能三过草地,损兵折将,凄凄惶惶,一无粮草,二无兵源,无处落脚,如丧家之犬,不得不投奔兵力远在他之下的中央。待到河西鏖战,九军、三十军全军覆没,中央新账、老账一齐算。损兵折将,威风扫地的张国焘只能是落架的凤凰,日暮的夕阳,终止了张主席的神话,结束了昔日的荣光;破灭了问鼎天下的野心,暴露了投机政客、痞子、新军阀的真实嘴脸。什么革命,理想,马列主义,自由平等、民族解放统统都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只剩下逃避、苟且偷生,叛卖这一途,他那里是什么革命家,什么领袖,纯粹是一个翻云覆雨,叛属无常的混混,一个没有灵魂和情操气节的混蛋!可怜鄂豫皖,陕甘苏区两千余忠勇的被假革命、真反革命打成反革命的的红军将校,可怜用生命和鲜血开辟那两个红色根据地的元勋们,可怜长眠在祁连雪峰下的西路军南国儿女!你们到死都不能瞑目,为什么张国焘可以蹂躏我们的肉体,草菅我们宝贵的生命,而在最后的考验关头,极端革命的他,却可以堂而皇之的背叛革命,跑到敌人的怀抱,苟延残喘到天年?

张国焘是中国革命的畸型儿。因为,每逢天下变革,总会大浪淘沙,泥沙俱下。躬逢盛会者未必就是国之栋梁,世之英杰,只不过历史巧合地把他们推在台前,他们就成了人物。在一切革命和革新中,那些总是以极左面目,激进态度出现的人物,未必就是真正的推动历史前进的人。他们更多的是在表演,争取一种资本,进行某种投机;或者,因为思想认识上的偏颇和极端而左右摇摆,首鼠两端。如打着为民旗号的窃国大盗王莽,袁世凯之流,以及那些杀死真正爱国的王以哲将军的东北军少壮,他们,以张学良警卫营长孙铭久为首,似乎抗日情切,可日后都成了真正的汉奸。还有文化大革命中名噪一时,飞黄腾达的那两个红色司令部中的反革命集团。他们曾以革命的名义,迫害了多少忠良!另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不惜余力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革命者们,现在捞起钱来,比任何人都理直气壮,这就是一些所谓人的真实面目。但愿他们不要像张国焘,王莽们,只是政治历史的畸形产儿,玷污了一个真正的“人”字!

1 Comment

  1. 你大爷我

    张国焘是中国畸型革命的必然产物.谁是谁非,人们不过依据”成王败寇”的理论,来论断.中共成立之初不过只是共产国际,也就是苏共的一分枝.中共的经费来源全依靠苏共.中共也完全接受共产国际领导.老毛窃取了中共,他另搞一套,和苏共阳奉阴违(可从俄罗斯档案馆中找到文件记载).张国焘是比较服从苏共的一派.如果依奉苏共为正统的共产主义.那么张国焘才是真正的革命者.

    Reply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