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9/全方位揭秘赖昌星在加拿大的真实生活(组图)

环球华报记者黄运荣/赖昌星,一个熟悉的名字,一个陌生的人物。

1999年4月,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收到有关部门转来的一封举报信,信中反映,厦门远华集团赖昌星等人与有关口岸管理部门内外勾结、大肆走私的违法犯罪问题。这封举报信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1999 年4月20日,中共中央领导作出批示,以海关为主,中央纪委组织协调彻底查清此案。1999年8月18日,办案人员正式进驻厦门。然而,在专案组抵达厦门的前5天,也就是1999年8月13日,厦门远华集团特大走私案涉嫌主犯赖昌星携同妻子儿女举家从香港远走加拿大。

lcx1.jpg
(赖昌星(右)抵加十年前夕接受《环球华报》独家专访。)

转眼间,赖昌星在加拿大一“赖”就近10年。10年来,这位受中国政府通缉、遭加拿大政府遣返的经济大案涉嫌要犯,在加拿大的司法体系庇护之下,似乎日子越过越好,最近更获得加拿大工作许可(Work Permit)。赖昌星还向本报透露希望找一份地产相关的工作。

消息曝光后,引起海内外一片哗然。不少人第一反应都是十分惊讶。因为赖昌星在加拿大一不是移民,二不是难民,三不是特殊人才,而是长期受到国际通缉、又被加拿大政府确认要驱逐出境的外国逃犯,加拿大为什么会向这样一个外国人签发工作许可呢?这是否意味着赖昌星可以合法地留在加国呢?为什么要求遣返赖昌星回中国,和向赖昌星签发工作许可的机构,都是加拿大移民部?这说明了什么?另外,这位昔日在中国“呼风唤雨”的人物,10年来在加拿大到底是怎样生活的?《环球华报》记者采访了有关专业人士和赖昌星本人,为大家解开种种疑团。

获发工作许可的法律依据

熟悉《加拿大移民法》的法律界人士对于移民部向赖昌星签发工作许可这一举动并不感到奇怪,反而认为这是依法行事。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加拿大给予赖昌星工作许可表示不满。温哥华资深移民律师钱路介绍说,加拿大政府发给赖昌星工作许可,依据的是加拿大《移民与难民保护条例》。根据这个条例第206条规定,已经进入加拿大的外国人,如果没有工作就不能自立,在两种情况下可以获得工作许可:一是已经提出避难申请,但加拿大政府对其申请尚未做出决定;二是加拿大政府已经拒绝其避难申请,而且下令将他驱逐出境,但政府发出的驱逐令因故无法执行。

赖昌星符合第二种情况,这种情况有三个必要条件,一是加拿大政府向当事人发出驱逐令;二是这个驱逐令因某些原因暂时无法执行;三是当事人如果不工作就无法维持生计。钱路律师指出,头两条是没有什么争论的,关键是第三条,如果移民部接受赖昌星不工作就不能生活的说法,就没有理由拒绝向赖昌星签发工作许可。因为这是法律条文规定的。

立法原意保障纳税人利益

曾在赖昌星案中担任移民部专家证人的加拿大刑法改革与刑事政策国际中心高级研究员杨诚,则解释了“工作许可”背后的司法逻辑。他说,加拿大法律制度的设计和运作中,考虑到“犯人也是人”的观念。在加拿大人看来,外国的逃犯不该在加拿大饿死街头。如果这些人的案子拖延太久,而他们在加拿大又没有收入,就可以考虑发给他们工作许可。这样,一来可帮助他们自食其力,二来也可鼓励他们依法纳税,减轻因这些人长期滞留而对加拿大纳税人造成的经济负担。

杨诚指出,加拿大设置这种法律制度,更多的是基于人道和国内福利压力的考虑,不得已而为之。当然,任何法律制度都有被滥用的可能。加拿大这种制度会不会被滥用,则要视个案的具体情况而定。从这种制度实际运作的情况看,如果加拿大政府发现一个被拒绝避难申请的外国逃犯拥有大量金钱,不需要工作也能正常生活,则不会向他发放工作许可。按此常规,可以推断,赖昌星这次获得工作许可,说明加拿大政府认为他在生活上已经遇到相当程度的经济困难,而有工作的必要。不过,这个判断是不是正确,就见仁见智了。

工作许可不等于居留许可

那么,赖昌星这次获得工作许可,是不是意味着加拿大政府接受了他的难民申请,或者改变了要将他驱逐出境的决定呢?

钱路认为,这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必然联系。赖昌星之所以拿到工作许可,是因为加拿大的法律给了他这样的权力。但这与是否接受他的难民申请和是否驱逐他出境完全没有关系。

杨诚分析道,赖昌星的案子拖了十年,主要是由于加中两国在法律制度和文化观念上仍然存在巨大差异,双方开展涉及刑事罪犯的司法合作上还有很大的障碍。两国在 1994年签订司法协助条约后,竟然至今没能订立引渡条约,按移民法遣返罪犯也困难重重。而另一个原因是加拿大有的法官和官员对中国的法制缺乏了解和信任。要那些对中国没有多少了解的加拿大风险评估官员来论证,赖昌星回国后不会有风险,确实不容易。加拿大的行政司法官员对中国司法制度长期以来形成的偏见,不是在短期内可以改变的。所以,赖昌星的案子可能还会拖上更长的时间。

lcx2.jpg
(赖昌星近照。 万斌 摄)

华人社区反应趋向两极化

本地华人社区对此事态度两极化,有人称赖昌星是“英雄”,有人则大骂加拿大是“白痴”。

支持或同情赖昌星的人士认为,赖昌星过去在中国犯下的走私漏税,是当时那一代中国生意人十分普遍的做法,有人更用“历史共业”这句台湾术语来形容赖昌星过去的所作所为,认为应该既往不咎。不少人认为赖昌星与高山、李氏兄弟不一样,他并没有贪污,没有坑害老百姓,而且在加拿大已经呆了将近10年,比许多新移民在加拿大的时间还长。所以应该让他留下来。有人在网上发贴,恭喜老赖,终于熬出头了!

然而,大多数人就将矛头对准赖昌星个人和加拿大政府。认为加拿大政府为了一点钱,就收容海盗、罪犯和流氓。一个中国通缉犯,怎能让他留存加拿大,现在居然还准许他工作呢。应该早点将赖昌星遣送回国。有人说政府这不是在鼓励所有中国贪官都来加拿大吗?不是让加拿大真正成为犯罪的天堂?也有人要总理哈珀下岗,指责他成心和中国对着干,整一个脑子进水。不少人指出,经过这一事件,更加证明加拿大的法律体制应该改革。

采访赖昌星相约五帆酒店

赖昌星在加拿大的生活一直是神秘的,本地媒体也经常不知其所踪。他也甚少向媒体透露其生活情况。当记者致电赖昌星,表示想让他聊聊在加拿大的生活时,赖昌星犹疑了很久,连声说“没有什么好说的”。最后,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他终于答应了。本想采访生活状况应该约在家里,不料赖昌星却说,“我们在五帆酒店见面吧。”

记者问为什么约在五帆酒店,“那里风景漂亮,拍照好看,还可以推广一下温哥华的旅游。”赖昌星答道。没想到,在加拿大藏匿10年,赖昌星竟然成了温哥华的“ 义务推销员”。他说自己十分喜欢这个地方,闲来无事也会到这里逛逛,特别是这几天,想到如果找到工作上班后便没有这么多空闲时间了,更是希望多来几趟。

这天下午,记者如约到会,只见赖昌星早已站在酒店门前等候。他身穿羽绒背心,头戴浅蓝色暗格帽子。他说,本来想穿西装来拍照,显得精神点,不过,天气实在太冷了,所以只好作罢。我们绕加拿大广场一周拍了一些照片后,便到酒店楼上的咖啡厅坐下。记者问赖昌星来加拿大快满10年,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很艰难!”赖昌星回答道,“再过两个月就是420立案10周年,到8月13日,我到加拿大也满10年了。”

抵加之初泡赌场麻木自己

赖昌星说,在刚刚来到加拿大还未被抓的一年多时间里,他平时经常是白天泡在赌场,晚上在酒店与中国的朋友打电话了解案情进展。“特别是在头两个月,”赖昌星透露他当时喜欢玩二十一点,“听到这些多不好的消息,白天不想多想,所以到赌场麻木自己。”他说,后来听到许多人因牵涉案子而被处决,也没有心情再去赌场了。

“2000年11月至2001年3月,我被关了4个月。放出来之后,又多次被抓,进进出出拘留中心十多次,直到2007年4月19日取消宵禁令才比较自由。”赖昌星坦言10年的加国生活感到很艰难,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

目前登记住家在本拿比市

在咖啡厅坐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赖昌星已显得有些倦意,他说是因为晚上睡眠不足之故。于是,我们便离开温哥华市中心,驱车前往赖昌星的住家。赖昌星对记者说,他现在的住家位于本拿比市,这也是他向边境服务处登记的住处。这所公寓大楼坐落在繁忙的洛歇公路旁边,楼高30多层。该处邻近架空铁路车站,不远便是大型的购物中心,交通及生活倒是十分方便。赖昌星的这家住所是一间两房一厅的公寓房,面积约100平方米。

lcx3.jpg
(赖昌星登记的住所就在这幢公寓大楼之内。 黄运荣 摄)

这10年间,赖昌星在大温地区已经换过十多个住处,广为人知的包括温哥华西区、本拿比丽晶大厦,以及温哥华市中心的房子。不过,也有人指他是“狡兔三窟”,拥有多处物业。赖昌星说,这些住房多数是朋友租给他住的,自己现在并无置业,“我哪来的钱买房子?”

看央视春晚最喜欢小沈阳

进入房间后,赖昌星忙着带记者参观他的公寓。“客厅是我看电视的地方。”他介绍说。记者好奇地问他到底是看中文电视还是英文电视。“我不懂英文,都是看中国的电视,”赖昌星说他在家里装了麒麟电视,可以收看到中国几十个电视台的节目,而且可以随时点播,十分方便。赖昌星说他最喜欢看电视连续剧,最近比较喜欢的电视剧是《亮剑》。“扮演男主角李云龙的李幼斌,我特别喜欢,演得很好。”赖昌星讲起影评也有一套。

“电视新闻我喜欢看凤凰卫视和中央四台的。”他边说边打开电视,点播了他常看的中央四台“海峡两岸”节目,并告诉记者怎样使用快进和暂停的功能。赖昌星说,今年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整台节目他都看了,最喜欢就是小沈阳和赵本山的小品《不差钱》。记者问他在加拿大生活是不是也不差钱,赖昌星强调自己并没有收入来源,生活靠朋友帮助。“钱不是最重要的,在我的心目中,身体第一,自由第二,朋友第三,金钱至多排在第四位。”

lcx5.jpg
(赖昌星在收看中央四套节目。 万斌 摄)

沉迷线上游戏“斗地主”

接着,赖昌星带我到他的书房,这里的书桌上摆着一台大屏幕的苹果电脑。“这里就是我一天中呆得最长时间的地方,”赖昌星说,他平时没有什么事件好干,除了看电视之外,就是上网“斗地主”。他说,如果有朋友来的时间,他喜欢与他们一起玩扑克游戏“斗地主”。不过,朋友不会天天来,所以,赖昌星迷上了网上的“斗地主”游戏。

“我都是上QQ玩‘斗地主’游戏,对手是在中国大陆的网友。”赖昌星说他经常一玩就是几个小时,最多每日玩十几个小时,“所以弄到睡眠不足。”记者问到赖昌星的QQ名字时,他说本来想实名注册,可是QQ的系统不允许他用“赖昌星”的名字注册,只好随便取一个名字了。

“除了上网‘斗地主’之外,我还会上网看新闻。”赖昌星说,他最常上的网站是新浪,其他的新闻网站平时偶尔也会浏览。他强调自己来加10年,生活平淡,“在这里,我从来没有上过歌舞厅、卡拉OK和夜总会。”赖昌星说,喜欢自己在家里做些家乡菜。

lcx6.jpg
(赖昌星说自己平时喜欢上网“斗地主”。 万斌 摄)

最爱地瓜稀饭自己种青蒜

说着说着,赖昌星将记者引入厨房。“这就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他指着锅里的地瓜稀饭说,“我吃东西很简单,只要有地瓜稀饭和咸鱼就满足了。”

他强调并不是自己没有钱吃好些,而是几十年来他都是喜欢这两样东西。“几乎每天都要吃,有时候一天三餐都吃地瓜稀饭。”

记者还记得,在上几次打赢官司时,赖昌星都表示会以“吃地瓜稀饭”的方式来庆祝。

赖昌星说他还十分喜欢吃台湾青蒜,过去在福建老家经常吃,但在加拿大则很难在市面买到。有一次,朋友给他一些种子,但他因居住在公寓楼不能种植,所以特别到有后院的朋友家里借了一块地来种台湾青蒜。

赖昌星还透露,偶尔也会到菲沙河去钓淡水鱼,有时收获还不错。看来,他在加拿大的生活也并不象他说的那样“平淡”。

赖昌星在加拿大显然还有不少朋友,在记者采访期间,他的电话不停地响,而且还有人上门找他。赖昌星表示,这些朋友都是在加拿大新结识的。“这几年我没有经济来源,也是靠朋友帮助。”他说,包括汽车也是朋友借给他开的,有时是这个朋友的,有时是那个朋友的,“别人说我开豪华汽车,这些都不是我的。”

lcx4.jpg
(赖昌星住所内景。 黄运荣 摄)

想要做地产经纪不够资格

赖昌星1月22日获加拿大移民部签发工作许可后,曾表示希望找一份与建筑或房屋买卖有关的工作。赖昌星认为,面对华人市场,不用使用英文,凭他的经验,有信心可以帮助地产公司提升业务和知名度。不过,有地产界业内人士表示,赖昌星不够资格从事地产经纪。因为在加拿大做地产经纪一定要先考取牌照。

“我不懂英文,也学不来,肯定不可能考到地产经纪牌照。但我可以帮地产公司做公关,出点子。”赖昌星说。

记得在2007年有关当局取消宵禁令之时,赖昌星曾表示最希望开农场,因为他是农民出身。记者问他既然对农场有如此浓厚的兴趣,为什么不到农场求职。“农场的人工不会很高,只有地产行业才能出得起价钱。”赖昌星说自己对农场仍然很感兴趣,他希望能够赚够钱买下一个农场来养鱼种菜。他说,已经有两个地产商与他接触,表示愿意请他。记者采访他的当天晚上,他还要去见工面试。赖昌星说目前仍未决定去哪家公司,希望有能够出更高薪酬的地产商出现。

目前并没有享受公费医疗

有媒体报道赖昌星已经取得卑诗省的医疗保险卡。不过,赖昌星表示他只是向有关部门递交了医疗保险卡的申请,至今还是没有拿到医疗保险卡,生病还是要自费看病,未享受到加拿大的公费医疗。然而,赖昌星觉得,他的医疗保险卡申请应该过一段时间会有结果。

有人说,赖昌星经常上教堂,记者问他是否已经受洗?赖昌星说去过教会,但并非每个星期日都去做礼拜。“但我没有受洗,我有我的想法,要是受洗了,媒体就会报道我以前犯了罪,做了许多坏事,怕下地狱,所以受洗。”赖昌星说,教会里的人都很友善,有爱心,“教会里有一个地产老板,就常常要我去他公司做事,但因为他公司有两个洋人,我怕事情交待不清楚,做不好,一直在考虑,没有决定。”

指发财是因为制度有漏洞

记者问及赖昌星是否承认在远华特大走私案中他已经触犯了中国法律。赖昌星十分小心地回答道,“我只是犯了大部分生意人的错误,在那个年代,中国的生意人有百分之九十都是这样做的。做生意都想多赚点钱,有时候钻点空子,我犯的错不是杀人放火。”

他承认自己生意额较大,“但关键是国家的监管有漏洞。”赖昌星一再强调他并不是靠关系发财的,而是发现了制度上漏洞加以利用。当记者问他能否指出中国海关目前的漏洞时,他却说,“已经过去10年了,不熟悉现在的规定了。”

当问及对在加拿大官司的预测时,赖昌星只是说,官司一日没打完,什么事情都会发生。记者问他是否害怕最后被遣返回国,赖昌星提高声音说,“我不怕国家,也不怕政府,怕的是办案的小人。”他强调自己十分相信中国领导人,只是对下面的具体办案人员没有信心。记者问他会否记恨这些办案的人员,赖昌星说,“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不想计较了。只要他们不再为难我的朋友就好了。”

后记

赖昌星在加将近10载,传闻甚多,他也多次接受传媒采访,但在诸多信息不当中,孰真孰假?就要由读者自我判断了。然而,毋庸置疑的是,近10年来,赖昌星一直是加中关系发展的绊脚石,两国有关中国公民海外旅游目的地的谈判一拖再拖,永无定期,不少人也指是赖昌星问题所致。这次赖昌星获发工作许可,本已处于低潮的加中关系再度交恶。虽然加拿大移民部长康尼多次强调这并非“政治决定”,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两次高调回应此事,并称已向加方“提出了严正交涉”。

赖昌星在加拿大的路究竟还能走多远?事件对加中关系发展的影响还有多深、多广?大家拭目以待。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