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7/拨款事件报告严批胡乱拨款,移民厅长科尔辞职

要15万资助给100万.麦坚迪道歉

加通社多伦多电/安省省长麦坚迪(Dalton McGuinty)周四就“拨款事件”向公众道歉,宣布省公民与移民厅长辞职。

审计总长麦卡特(Jim McCarter)在拨款问题的调查报告中指,3,200万元年终款项未经“公开、透明和可信”的程序,便胡乱拨给了少数族裔团体。不过与反对党指责的不同,没有证据显示,公民与移民厅长科尔(Mike Colle)将钱分发给亲自由党的族裔团体。

麦坚迪在公布审计报告后说,自己完全接受这份报告。他对省府没有达到自我要求的高标准、辜负了民众的期待,而向安省人民道歉。

麦坚迪补充说,科尔的拨款程序“明显是不恰当的”,在此情况下,科尔和他一致同意,厅长应对此负责。

菲腊斯兼任移民厅长

政府服务厅长菲腊斯(Gerry Phillips)将接替科尔去职后的空缺,在10月省选之前,他身兼两厅首长之职。

麦坚迪说,省公民与移民厅在菲腊斯领导下,将改变年终拨款程序。钱将不经手公民与移民厅,而是由公民基建厅划拨。

麦卡特在审计报告中指,拨款全由科尔办公室决定,未与移民厅官员协商。有的组织得到的拨款大大超过自身需要。比如安省板球协会只要求15万元资助,却得到了100万元,结果协会将50万存了GIC。

谈话决定资助

报告指,谁能得到资助、得到多少,往往不取决于申请,而是谈话,甚至许多团体说,他们不清楚厅长是如何得知他们需要资助的。

麦卡特引述科尔的解释说,他本人熟悉那些团体,而时间又很紧,要尽快把钱分出去。对此麦卡特不以为然,认为科尔有足够的时间,也应该做更多工作。

虽然审计总长不认为那些获得资助的团体是因为向自由党捐款而得好处,但他说缺少正式申请程序,令政府很容易被指责为“徇私偏袒”,整个过程存在严重漏洞。

自由党起先在4月份否决了反对党提出的审计动议,导致这一丑闻话题主宰议会两周之久。5月,面临强大压力的麦坚迪勉强同意,请审计总长评估对多元文化团体的年终拨款问题。

庄德利拖财长索伯拉落水

省保守党领袖庄德利(John Tory)认为科尔辞职还不够,因为自由党是被逼无奈才让审计总长调查这个“令人遗憾的乱局”。他认为,缺少正式程序,显示省府“对纳税人的金钱全无尊重”。鉴于年终拨款项目是由财政厅长索伯拉(Greg Sorbara)批准的,庄德利认为他和麦坚迪都应承担更大的责任。

庄德利势必将此问题列入省选议题。他说有的家庭中孩子患自闭症等待治疗,而板球俱乐部却拿着50万纳税人钱存了GIC,“对麦坚迪和他的政府,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评价”。

新民主党议员普尔(Michael Prue)指出,反对党不断追问年终拨款问题,还被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麦卡特的报告算是为反对党洗清了罪名。他认为如果拨款放在银行,那么政府应当将其还给纳税人。

政坛老将对移民有贡献.科尔虽栽筋斗仍会参加省选

星报通讯社电/辞去公民与移民厅长之职的科尔(Mike Colle)周四未有评论,不过他发表声明指辞职不会改变他参加10月10日省选的计划。他在声明中说,自己一向工作勤勉,热衷于帮助新移民安家、求职,为多元社会做出贡献。“但是我管理的项目……最终没有达到本届政府在各方面设定的高标准。这是审计总长的结论,我也接受。”
科尔是多伦多市及安省政界一员老将。

这位艾灵顿-罗伦斯(Eglinton-Lawrence)选区的省议员,周四因为自由党政府的年终拨款事件,辞去了省公民与移民厅长之职。他曾是多伦多约克区和市区选区的市议员,并担任多伦多公车局(TTC)主席。

省长麦坚迪(Dalton McGuinty)在科尔辞职后表示,科尔具有帮助安省新移民以及所有安省人的深切意愿,其诚意不受质疑,只是其部门所依循的办事程序显然是不合适的。

现年62岁的科尔避开了记者,他在声明中说,“作为厅长,我要对厅内项目负总责,要承担起责任。”

庄德利:科尔是“替罪羊”

科尔于1995年首次当选省议员,在夏里斯(Mike Harris)和伊维斯(Ernie Eves)政府时期,他是进步保守党激烈的批评者。作为多伦多前市长拉士民(Mel Lastman)“厨房内阁”的座上客,他和现任省进步保守党领袖庄德利关系密切。

庄德利周四称赞科尔辞职是“磊落”之举,又补充说他是其他自由党人的“替罪羊”。

在麦坚迪2003年初次组阁时,科尔入阁本应十拿九稳,可惜因对一名年轻保守党人言语过激而未能得到任命。坐了两年冷板凳后,他在2005年6月出任安省公民与移民厅长。

科尔任上成功促成加拿大-安大略移民协议,保证在5年内获得渥京9.2亿元拨款。他也通过资助针对外国学历专业人士的新项目,帮助技术移民求职。

科尔二战后期出生在意大利,幼年移民加拿大,从未忘记自己的移民经验。他每年要参加数百项多元社区活动,是本地少数族裔媒体上经常出现的人物。

讽刺的是,他恰恰栽在了向110个少数族裔团体分发3,200万元年终拨款的问题上。

科尔是麦坚迪政府在此次事件中第一个辞职的厅长。他的老友、财政厅长索伯拉(Greg Sorbara)曾因被皇家骑警在一份搜查令中提名,而暂时停职数月,不过索伯拉诉诸司法程序,后又重返内阁。

行政总监回应调查报告.CPAC工作不受影响

星岛日报/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CPAC)因接受了移民部25万元拨款,及前理事黄政后来成为移民厅长政策顾问一事,而直接卷入行贿基金事件。在本次调查期间,CPAC也接受了多次官方的质询。对于调查结果,CPAC行政总监江志成表示,调查结果虽发现政府的审批程序有问题,但从CPAC一方来看,在申请程序上是没有问题的,他们提交了一份计划书。在同政党和厅长的关系上,CPAC是向政府申请拨款而不是向政党和个人。这次调查结果没有发现拨款的政治牵连,说明拨款的方向是为了社区服务,而黄政本身只是一个政府工作人员,他并没有参与拨款的申请。

江志成还表示,本次事件不会给CPAC的工作造成影响,作为一个社区服务机构,今后还会根据社区的需要,继续向政府申请拨款。CPAC计划在3年内建成一个为新移民服务的职业中心,计划向政府申请拨款100万元,之前获得的25万只是其中的一部份。

省选候选人回应“拨款事件”报告

星岛日报/省万锦市选区保守党候选人李基杰:
发生“拨款事件”后,保守党对此感到愤怒,已作出批评,并要求省府调查此事。当时移民厅长科尔应该要为此事辞职,却一直逃避责任,不承认过错。本来调查报告打算在10月才公布,但保守党要求提早宣布结果,所以在本月发放,而这份报告所得的结论,总算是对纳税人有满意的交代表,即使科尔辞职只是无可奈何的决定,也成为事件的代罪羔羊,省长对此事亦有责任。报告亦显示,自由党政府运用纳税人的金钱时,既没有对官员问责,更缺乏申请程序,只要认识政府的高官,便可以容易获得大笔的资助;或许这些团体把款项用于移民身上,但政府没有跟进拨款是否用得正确。他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从事件中了解政府对运用金钱是否妥当,影响他们的投选对象。

省烈治文山选区保守党候选人袁海耀:
这份调查报告只是对选民有一个基本的交代,但最重要是反映省自由党政府在处理不同机构的拨款时,竟然是没有程序,连填写申请表格和审核程序欠奉,只要与政府内部官员份属好友,就可以得到金钱资助。报告确定省府的运作不好,不仅没有透明度,也不跟进款项的用途是否恰当。对于选民来说,希望政府把税款用得其所,例如是兴建道路、教育、环境及治安等用途,以便改善社会;在私人机构也会跟进营运费用途径,何况政府拨款给慈善团体或机构,应该要跟进如何运用,这是对纳税人的交代。庆幸此报告算是对选民有所交代,否则便是一个腐败的政府,枉自称为廉洁。现时距离省选只有2个多月,自由党要藉这份报告挽回选民较为困难,此事件可以警惕政府做事要谨慎,不能胡乱花钱。

社区人士评论“拨款事件”报告

星岛日报/多伦多社区文化中心行政总监锺新生:这次风波的出现说明政府对新机构、新社区的支持不够,随着近10年安省新移民结构的改变,政府应考虑改变其拨款方程式。对于一些新机构不了解拨款程序、获得拨款后不了解如何取得应有的效果,政府均应给予必要的支援。另外,通过这件事也应从中吸取经验,即社区机构应谨守中立,公共基金只应用于社区服务,而不能用来支持任何政党、政客。当然,个人参政是应鼓励和提倡的。移民厅长科尔的辞职说明政府这次确实犯了错误,他也是有自知之明。

华谘处行政总监梅伟思:这次的调查结果,尽管发现了拨款不透明的漏洞是令人遗憾的,但至少没有发现政治丑闻,也是一件令人比较欣慰的事情。其实政府拨款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不仅存在于移民厅,其他部门也都存在,希望这次事件会令各级政府的各个部门在今后的拨款制度上都有改变。不管华谘处在过去的拨款制度下受益与否,都希望见到一个对大小机构都公平的拨款制度。尽管移民厅长科尔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但他并没有坏的出发点,他还是一个比较明白社区的需要和愿意做点事的人。

社区时政评论人冯玉兰:既然审计总长本次发现了拨款中没有遵循公开、公正、透明的原则,那么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除了要在今后的拨款中制定完善的制度和建立问责制外,对本次的事件更应给纳税人一个妥善的交代,通过不正当程序获得的拨款均应收回,然后再在正当的程序下重新申请和审批。

另外,本次调查结果说整个拨款与政治无关也难以叫人接受。因为从获得大批拨款(20万以上)的机构名单上可以看出,得到拨款的机构均是一些自由党核心成员的盟友。再者,麦坚迪给审计总长的调查时间不够充足,而且选择在暑期发布调查结果,也有故意在许多人放假的期间平息事端的嫌疑。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