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6/海外聚焦新疆民族骚乱(数则)

-汉维关系一直十分紧张
-维汉关系为何是中国的难题?
-官方警告乌鲁木齐骚乱死亡人数将增
-政府屏蔽新疆骚乱视频和评论
-中国政策与广东玩具厂斗殴事件密不可分
-看图议政:铁血换不来新疆稳定

海外聚焦新疆民族骚乱:汉维关系一直十分紧张

BBC/据中国媒体报道,新疆骚乱导致140人死亡,约800多人受伤。对于这次多年来最严重的民族骚乱,新疆政府主席说,骚乱是针对政府的暴力攻击。新疆骚乱引起国外媒体和舆论的密切关注。

日本副外长薮中三十二(Mitoji Yabunaka)说,日本政府密切关注新疆局势。共同社报道,薮中三十二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那里的局势不清,日本政府正在尽可能搜集更多的消息。

路透社报道称乌鲁木齐抗议骚乱是多年来中国发生的最严重的民族骚乱。路透社记者说,当地警方在乌鲁木齐加强了戒备,当地街道、电力和天然气公司以及电视台都加强了警戒,防止再次发生大规模骚乱。

记者认为,新疆骚乱说明中国飞速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民族关系紧张,以及中国西北边境地区的政治稳定状况。

中国当局认定新疆骚乱系由热比娅领导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策划。但热比娅本人尚未对此指控作评论,不过流亡维吾尔族组织坚决否认中国政府的指称。热比娅是在美国的流亡维吾尔族商人,被指责分裂活动,被监禁多年。

流亡维吾尔族流亡组织认为骚乱是对中国政府政策和汉族经济主宰的公开抗议,中国当局的指责旨在误导舆论,让人们忽视新疆民族歧视和压迫的事实。

路透社报道,中国当局指责境外势力的手法同去年三月处理西藏抗议骚乱的手法相同。新疆是中国同中亚地区贸易和能源联系的枢纽。

新疆的天然气和其他矿产资源丰富。但据路透社报道,许多维吾尔人说,他们并没有从经济发展和资源开发中得到好处。

北京的咨询公司,Dragonomics的总裁葛艺豪(Arthur Kroeber)说,对中国国内经济来说,新疆地处偏远,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新疆局势失控,所以骚乱对中国经济还没有很大影响。

路透社报道引用独立分析说,资源丰富的新疆发生骚乱因为地处偏远而且旅行限制,所以不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严重影响,但是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会因此受到影响。

美联社报道分析说,在表面上维吾尔族人同汉族人的关系一直十分紧张,维吾尔族激进组织一直在新疆进行各种分离活动,甚至发动暴力攻击。

维吾尔族虽然占新疆人口的大多数,但是在首府乌鲁木齐230万人口中汉族居民占多数,那里吸引了大批汉族移民。汉族移民过多是造成当地维族人不满的原因之一。

维汉关系为何是中国的难题?

BBC中文网记者威克/在新疆当地,维族和汉族的关系紧张由来已久。这次的事件,很可能是压制不住长期民族矛盾,最终在一夕间爆发。

以这次发生的骚乱事件为例,先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号召抗议中国官方处理广东韶关工厂群体斗殴事件的方式。

官方则说,这次的骚乱就是”世维会”在幕后主使。

在过去的这一年左右时间,中国发生了多起和维汉两族关系紧张有关的事件。

“不法分子”

2008年5月,上海一辆公交车爆炸,3人死亡,号召新疆独立的”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宣称是他们进行的工作。

同年7月8日,中国官方说,在一次行动当中,新疆警方击毙了5名官方形容为”意图在乌鲁木齐发动恐怖袭击”的”不法分子”。

两个星期之后,云南的昆明连续三辆公交车爆炸,两人死亡,”东突运动”再次宣称是他们发动的袭击,但是中国当局否认是恐怖袭击。

到了8月,就在北京奥运开幕前不久,新疆的喀什发生了两名维族男子袭击警察的事件,十多名警察丧命。

今年的4月,中国在喀什处决了被当局指控犯下前述案件的两名维族男子。

“压制和迫害”

许多新疆的维族人认为,大批的汉族移居新疆是中国当局不怀好意、企图进一步压迫维族文化。

不少移居新疆的汉人则说,中国政府的政策一直偏袒维族人,使得汉人的权利受到损害,反而是汉人受到了不公平对待。

分析人士说,韶关事件不过就是工厂的离职员工在互联网上发布虚构的消息,就引发大规模的斗殴。

而照中国官方的说法,本次的骚乱主因是”境外维族团体背后主使”,如果这样就导致如此大规模的骚乱,那么维汉两族的关系似乎比以往更加紧张、更加敏感。

官方警告乌鲁木齐骚乱死亡人数将增

BBC/中国官方新华社公布乌鲁木齐骚乱导致140人死亡,至少828人受伤,同时警告人数还将增加。

这些数据是由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在星期一公布的,不过他没有交代死伤者的民族和身份。

在瑞典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称,死亡人数大大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而且都是维吾尔人。

引栗智透露,骚乱中有261辆车辆被焚烧,其中包括190辆公交车,10余辆出租车。

还说,骚乱损毁商铺203间,民房住宅14间。

最新局势

BBC中文网记者试图从境外与新疆自治区和乌鲁木齐市的政府新闻办公室联系,但截至星期一下午5时30分仍无法接通。另外新疆自治区政府、乌鲁木齐市政府以及乌鲁木齐公安局的网站也无法登陆。

新疆自治区政府指责这次骚乱是”典型的境外煽动袭击”。据赶到当地采访的香港媒体记者称,乌鲁木齐市内靠近解放路与外环路的大巴扎清真寺已经被当局封锁。乌鲁木齐机场的保安也明显加强。

还有报道称,当地网络已经遭封堵,防止有人透过网络煽动民众上街。境外长途电话据称也无法接通。

新华社最新报道称,乌鲁木齐秩序已基本恢复,市区绝大多数路障已经清除。

起因

新疆公安此前表示,当局逮捕了”数百名”涉案人员。

当天凌晨时分,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发表电视讲话,指责星期天(5日)晚发生的骚乱”是一起典型的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预谋、有组织的打砸抢事件”。

努尔·白克力说,在各民族团结坚如磐石的情况下,”三股势力的煽动袭击一定会遭到各族人民的唾弃,敌人的分裂破坏活动注定要彻底失败”。此前新华社报道称,这次事件是”热比娅为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近日通过互联网煽动的”。

但该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对此进行了反驳,并说这是维吾尔族人自发的,针对6月底韶关斗殴事件的抗议活动。

迪里夏提说,中国对他们作出”操纵”指控的目的是转移视线。

政府屏蔽新疆骚乱视频和评论

多维社记者陈湘编译报导/在新疆乌鲁木齐周日晚间发生致命暴乱后,中国政府开始竭力控制对事件的消息传播,包括屏蔽掉Twitter的,YouTube和其他一些互联网论坛,因为那里有许多网民自发上的有关这次事件的视频和评论贴子。一些网民也表示无法登录互联网。外电的评论认为,中国政府此举是担心事件进一步扩大和民族对立情绪蔓延以及批评政府的民族政策。

据路透社和法新社驻中国记者报导说,官方说,周日的暴乱事件已经造成至少140人死亡。不过打造了所谓的防火墙的中国当局同时也不让民众从互联网看到网民发布的有关视频,图像和文字。显然是为了防止互联网上民族仇恨蔓延或用户质疑政府对该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的政策走向。

法新社的报导说,当局对Twitter的和YouTube封锁似乎是从当地时间周一下午开始的,当时从主要的中文搜索引擎上键入“乌鲁木齐”,结果是“找不到”,新疆发生的骚乱就发生在这座中国西部边陲城市。

而传统媒体上,也只能看到有关事件的唯一的官方版本,官方指责是穆斯林维吾尔人的种族骚乱。

与此类似的现象,发生在上个月的伊朗政治动荡,当时从乌鲁木齐发出许多关于伊朗局势的图片,视频和及时更新的消息到社交网络和图片共享网站,如Twitter,YouTube和Flickr。

在许多情况下,中国境外的许多互联网用户都会转贴的中国发生的事件,而Twitter的链接会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看到中共当局不希望国内民众看到的图像。

周日晚间,在主流新闻机构报导这次骚乱事件的消息前几个小时,在乌鲁木齐的一名美国学者最先通过Twitter曝光了这次动乱消息,称安全部队封锁了乌鲁木齐的街道。

在星期一中午,官方的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一次用视频显示这次的暴乱,此时已经是该事件发生的录像开始在互联网上传播超过12小时之后了。

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画面显示一名妇女躺在地上,显然被人踢打,示威者向警察投掷石块,车辆起火,两名年轻女孩手流鲜血,互相安慰。

但这个画面,与YouTube上的流传的一些画面给人不同的印象,据说支持这次事件的一个维吾尔流亡团体说,抗议者大部分是进行和平示威的。

YouTube上张贴的录像显示,似乎至少在开始阶段,是一种和平抗议,男子和妇女在游行,还在手机上聊天,喝瓶装水,示威们举起手来欢呼。

YouTube网站上另外一段上贴的视频,显然是拍摄技术不高者拍的乌鲁木齐市的画面显示,戴着黑色头盔的警方在将一些示威者戴上手铐。

同时,另外一些中国的互联网用户都还能够表达他们对删除帖子的不满。一个例子是,一名中文博客Wen Ni’er在谷歌的网站转贴了一个贴子。

“中国大陆网站一再删除我的贴子,这严重侵犯了中国的法律和侵犯了我的自由和权利。在此,我要表达我的强烈不满和谴责,”她写道。

路透社的报导说,一些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居民表示,他们被告知说,将有48个小时不能联上互联网。

“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一直无法上网,”一位名叫韩振宇(Han Zhenyu,音译)的商店老板通过电话告诉路透社记者说。

“这里上不了网。我的朋友们说,他们也无法登录,”一位姓张的手机商人说。

乌鲁木齐市和新疆自治区政府的网站也上不去。

但是,中国政府似乎已经进行了更广泛的网络屏蔽,在首都北京和上海金融中心的用户都抱怨Twitter的社交网站也被封锁了。

不过Twitter网站在中国的竞争对手-Fanfou.com网站,依然能够上得去,不过如果键入搜索的关键词,如“乌鲁木齐”,“新疆”和“维吾尔人”,却并不能进行搜索。

先前,在中国西藏部分地区发生民族骚乱,或当局担心爆发骚乱时,在天安门广场镇压事件的20周年前夕,当局也曾屏蔽一些网站和切断与外界的通讯,因为政府试图控制消息的传播,并让消息公布只能通过唯一的官方媒体来进行。

然而,在中国,电脑高手的青年人还是有办法突破屏蔽,政府已无法完全控制的所有的信息渗出新疆。

在Fanfou.com网站,一名在乌鲁木齐的网民写道:“这一事件已基本平息,但装甲车今天上午还在城里。”

一些热门网站在流传、声称来自暴乱事件的图像,包括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其头部几乎被砍掉。

路透社一直无法核实该图像的真伪,其中许多图像和视频贴子,例如上面提到的那个尸体画面,在在互联网上出现后不久,很快就被拿掉了。

同时,其他许多互联网用户在网站表达他们对的骚乱的愤怒心情。

在中国国内新浪网上,在显示乌鲁木齐顷刻间出现的浓浓的黑烟的图片的新闻报导下面的评论中,一个贴子写道:“坚决粉碎分裂势力和恐怖分子!”

然而,网络检查员也一直在快速删除有关新疆暴乱的大部分的贴子,显然是为了防止互联网上种族仇恨蔓延或用户质疑政府对该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的政策走向。

周一中午刚过,在上海的pchome.net网站公告栏上,出现了许多对这次暴乱的评论,但几个小时后它们都消失了,标题点进去,显示是:“这个帖子不存在。”

中国政策与广东玩具厂斗殴事件密不可分

多维社记者柯宇倩报导/中国广东省韶关市港资旭日玩具厂6月26日清晨发生数百人参与的群体斗殴事件,新疆籍员工与其他员工打成一团,造成120人受伤,其中2人伤重死亡。旅居瑞典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热西提呼吁,中国政府应立即停止强迫维吾尔人到内地当廉价劳工的举动,广东事件也反映出,中国的维族政策加深了民族间的歧视。

韶关新闻办表示,6月16日,有网友发表“旭日真垃圾”的贴文称,玩具厂中有“6个新疆男孩强奸了2个无辜少女”,在韶关警方的调查下,并没有发现玩具厂曾发生此类事件,根据发文者被逮捕,原为玩具厂员工的发文者称,辞职后再次应聘却被拒绝,因此对工厂不满,但贴文已造成斗殴事件。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热西提6月29日致电多维社,称此事件的发生与中国政府长期推行的新疆政策密不可分。

多维:事件的起因是一篇网路贴文,您能谈谈为何会发生这种事吗?

迪里夏提:这件事和中国政府长期推行的地区性政策密不可分,中国政府在维吾尔族居住的新疆地区,或我们称的东土耳其斯坦,强迫维吾尔人到中国内地充当劳动力,将这种胁迫性的政策美化成扶贫,若要扶贫,为什么不在当地扶贫,反而要重新安置维吾尔人?强迫他们到内地去?

中国政府将这些少女、青年强迫到内地,无非是想达到两个目的,第一是让他们当企业的廉价劳工,第二,是让他们在汉族的环境下,让维吾尔人本身的文化受到影响,消除维吾尔人的民族意识,达到同化目的。

多维:在广东玩具厂的维吾尔人是透过新疆劳动部门招收的。

迪里夏提:都是中国政府强迫过去的,不只在广东,很多省分都有。这个事件,是近5000名汉族带棍棒闯入维吾尔员工的宿舍,殴打维吾尔人,警方在事件一开始也没有制止,而是任事件发展。

多维:是警方慢了一步,还是故意置之不理?

迪里夏提:是故意的,警方没有采取有效的法律措施来制止问题,在观望当中出现人员死亡后,中国出动上百名武装人员,到当地镇压,不分青红皂白,不去制止拿棍棒殴打维吾尔人的汉人,反而首先殴打维吾尔人,在近百名受伤的维吾尔人中,不乏有中国武装人员殴打的。中国政府公布有2人死亡,但根据当地目击者说,有18人死亡,另有近百人在广东各大医院进行医治。我们对这些维吾尔人的安全问题也比较担忧,原因是1997年2月5号新疆发生过伊黎事件,中国的武装人员也采取了暴力殴打,导致很多人送院,但医治当中出现过非正常死亡的现象。

事件发生后,600多名玩具厂的维吾尔人被中国政府转移到其他企业,我们得到的反馈讯息,这些转移的人当中有不少人被政府监禁。

多维:刚提到的18人,都是维吾尔人?

迪里夏提:根据目击者看到的,都是维吾尔人。

多维:所以可说维族和汉族之间的民族矛盾加剧了?

迪里夏提:被强迫到当地的维吾尔人,他们的民俗、文化、信仰,没得到任何尊重,相反地受到侮辱,甚至在休闲、购物时,也受到当地汉族人的歧视,警方还会对他们进行监控。当武装警察明明看见汉族殴打维吾尔族人却不出手,就证明了中国歧视性的政策不只影响了普通百姓,中国的司法人员也是。同时,事件发生时,有上万人在观看,没有人去阻止,反而有人喊道:“新疆人,滚回老家去!”这现象点出,维吾尔人在内地受到普遍的歧视,这是中国长期宣传导致的,这种宣传也让歧视加剧。

而且这些被胁迫到当地的维吾尔人得不到任何工会帮助,中国的劳工法比较适用在汉族身上。这些当地工厂首先应考虑这些维吾尔人的利益,还有维吾尔民族到不同地方工作生活,需要更多的关注,而不是歧视。

多维:但中国政府强调,他们为维吾尔人带来经济建设,这点是不是也是事实?

迪里夏提:这是中国政府欺骗性的一个宣传,其实维吾尔人在自己的家园中失去了生存和就业的机会,汉人被大量移居到当地,维吾尔人若不接受到内地当汉族不愿意做的廉价劳工,就会在经济上受到处罚,例如土地被没收。

多维:这样会不会促使维吾尔人以更激烈的方式来做回应?

迪里夏提:维吾尔人是热爱和平的民族,长期以来在自己家园和在内地受到歧视和压制,维吾尔人一直都在克制和忍辱中国的政策,现在的导火索就是中国煽动性的宣传还有汉民族主义,是在歧视下导致的冲突。

多维:所以类似广东玩具厂的事件未来还会再发生?

迪里夏提:广东玩具厂的事已经无法隐瞒、已经曝光了,不过从我们不同管道得到的反馈讯息,在中国其他省分,被中国政府强迫到内地当廉价劳工的维吾尔少女中,有不少被迫卖淫,这个现象很普遍,所以中国政府对这种潜在社会问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们希望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强迫维吾尔人充当廉价劳力,重新妥善安置他们、让他们返回家园,并在那获得生存和就业的机会。

我们也希望中国政府在有关事件上更加透明化,并吸取教训,对那些被打伤的维吾尔人妥善的提出一个解决方式,也容许国际独立调查机构协助调查。我们同时也希望国际社会对这个问题给予高度关注。

看图议政:铁血换不来新疆稳定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这些天下决心不写文章,不看帖子,偶尔上网看看,还是被发生在新疆的最新事件震惊了。看了一些视频,上面浓烟滚滚、枪声阵阵,媒体报道说新疆又发生了骚乱。很快有朋友传出消息说,军警已经屠杀了100多名维族人。

随后看了一些图片,有维族人在自己的家园被游街示众的图片,有他们在我的家乡青岛被警察踩在地上像狗一样抓捕的照片,还看到一个维族青年眼角流血、一脸的忧郁、悲伤。

网上汉族的网友说,维族人不识好歹,他们有高考加分,有计划生育优惠,他们的孩子却跑到全国各地当小偷,他们还要在新疆闹事,应该被无情镇压,就像当年左宗棠和王震那样,不用给他们好脸色。

也有一些汉族的网友为维族人说话,有个在新疆长大但是对维族深怀歉疚的汉族兄弟说:

确实维吾尔族高考是要加分,在你们心中他们占了大便宜,你们会觉得不公平。你们有想过对新疆的维吾尔族考生而言,汉语并不是他们的母语,即使对从小接受汉语教育的“民考汉”考生来说,他们跟汉族考生能一样吗?我们从小听、说都是汉语,他们呢?用汉语的考卷(语文、数学、政治)进行高考,对比他们,我们汉族难道没有先天优势吗?这公平吗?更别说民考民考生了,他们所有的教材都是维语。其他的因素不胜枚举,新疆的教育水平(软硬件)与内地存在巨大鸿沟…

这位网友说:这些所谓占了“大便宜”的维族考生在内地上了大学后,回新疆根本很难找到工作。一位公司老板说:维族大学生我们一个不要,我们只招汉族人,除非他们老爹是自治区领导。如果你们仅仅以为这是个案就错了。真实的现状就是在新疆大的企业,事业单位、政府机关都不愿招聘维吾尔人,维族大学毕业生只能去小的维族人本地小企业或内地找工作,大部分毕业生毕业的同时就意味着失业在家。

网上的一份资料说: 在新疆名义上是维吾尔自治区,但是维吾尔在新疆是弱势民族。仅就汉语的使用,汉族就比当地维吾尔族处于极大的劣势,所有招聘单位都由汉语主导。很多企业排斥招收维吾尔员工。 金融、通讯、银行、石油化工,天然气等诸多领域,维吾尔人都是限制。由于政府的歧视政策,造成维吾尔人就业困难。在内地的企业,因为他们是维吾尔人而拒绝聘用他们。新疆维吾尔人自己的家园,民族歧视更加严重,许多企业明文规定不招收少数民族员工,以各种理由将维吾尔人拒之门外,维吾尔族大学生在新疆国有私企很难找到一份工作。新疆气象局一千多个员工,维吾尔人只有30多个,新疆自治区疾控中心一千多个员工,也只有50几个维吾尔族员工,就连新疆阿克苏粮食局有300多员工, 维吾尔族员工只有20几个。

国家对维吾尔人集中的种族歧视政策,已经使维吾尔人成为高失业的贫困群体,在乌鲁木齐,伊犁,喀什,阿克苏等地, 不少城镇和村庄街道,到处是维吾尔族青年因失业或者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成群而居闲聊或是打闹,这种现象不能不让我们内心很是为维吾尔人的将来悲怜,也不得不产生一种深深地恐惧。

在新疆,由于维族人已经被政府成功地与恐怖分子、分裂势力划了等号,维吾尔人但凡犯罪,只要被扯上民族问题,或上纲上线为民族分裂问题,等待他们的就是重刑甚至死刑。2008年奥运会前夕,乌鲁木齐维吾尔百姓的聚集地——山西巷子,政府严令:严禁超过3个维吾尔人在一起闲谈,否则定性为非法聚会逮捕。维族人不得不谨小慎微夹着尾巴做人。

据说这次事件的起因,网路YouTube上有一段上千汉人砍杀维族人的视频,是现场的汉族人用手机拍的现场,包括发帖的也是汉人(http://www.youtube.com/watch?v=iaBoFdFC9EI&feature=related)。发帖的目的是炫耀暴力和屠杀。看着这些血腥的场面,听着这些疯狂的叫嚣,我们很难不想起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屠杀犹太人的历史,难道我们还要重演纳粹的罪恶么?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2002年执政伊始,提出建设和谐社会的主张,这项国策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是为实现和谐的手段却不能不令人遗憾。特别是在新疆,政府将维族人妖魔化为“分裂主义者”、“极端宗教势力”和“恐怖分子”,垄断各种社会资源,对维族人实行铁血统治,动辄开枪杀人,监狱里关满了所谓分裂国家的“政治犯”。这样的民族压迫和人为的割裂民族关系,煽动、蛊惑民族仇恨的政策,如果说能带来新疆的和谐,岂不是见了大头鬼了?

胡氏“建设和谐社会”的口号提了有些年头了,民族隔阂、民族仇恨像病毒肆虐,毒化着汉维两族人民的心灵,政府对维族人民的歧视和铁血镇压政策,更加激起民变丛生、暴力不断。新疆越来越像一个大火药库,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盛产甘甜的葡萄、雪白的棉花和悠扬的歌声的美丽的地方,就将沦为炮火连天、血流成河的战场了。

从来没有铁血能够营造和谐,从来没有镇压能够维持稳定,也从来没有一个民族能被歧视压倒、被暴虐消灭干净。和平善良、能歌善舞的维吾尔族人民不是暴徒、不是恐怖分子、不是极端宗教势力,中国政府的污蔑即使能得逞于一时,却不能永远蒙骗世人的眼睛。上面的那些图片和视频就是铁证。

作为汉族人,我要说一句话,为了能在自己的家园里和平劳动、过上自由的有尊严的生活,他们也有权利反抗任何邪恶暴政。

中南海的衮衮诸公,你们是否到了该反省的时候?

2009年7月6日于纽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