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05/(留学生猝死专题之4)谁帮这个悲惨的留学生家庭走出恶梦?

“没有了弟弟,等于一切都破灭了!”5月4日深夜,半个月来难于启齿的蒋曙终于说出了内心更大的焦虑: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了,姐弟俩曾是整个家庭的唯一希望。蒋曙手捧阔别五年多的弟弟蒋宇的遗照,已是欲哭无泪。蒋曙说,整整五年来,就由于拮据的家庭、勤工的弟弟、俭学的自己都面临经济的压力,而无法相聚,无法在一起再团圆一次。(摄影:星星生活记者)

(星星生活特稿记者周星复报导)但愿噩耗之后不再有恶梦!骨肉同胞情深,蒋宇的姐姐蒋曙难道真的只能辍学,才能找到时间来疗伤?难道真的只能辍学,才能减轻经济压力?她现在已是目无主张,而社区已经伸出关爱之手。蒋宇不幸猝死事件经星星生活网报导后,许多读者和网友都发出了“留学生不容易”的感慨。更多的人则非常同情这个可怜的孩子,同情他的父母,同情他的姐姐,说他们真是太不幸了,踏上加拿大,一次也没回去过,竟然成了不归路,与姐姐五年前的一别却成了诀别,就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这样的人生确实是太残酷了。

而更冷漠的现实却摆在面前,当巨大的心灵创痛要一个身子单簿的弱女子亲身承受时,人们可以想象那需要一种怎样的坚强。蒋曙,一个年仅26岁的女生,就读哲学硕士课程,五年前来到法国,也和弟弟一样靠的是亲朋好友的东拼西凑和偶尔打打散工,借以维继学业和生活。满脸憔悴的蒋曙哀诉,近70高年龄的父亲也为此负债累累不说,仅这次来加料理弟弟的花费都是从同学和朋友那借的钱,这么重的担子,这么大的伤痛,她说她无法再回到法国,无法再继续学业了!这已是别无选择!

5月4日深夜,半个月来难于启齿的蒋曙终于说出了内心更大的焦虑: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了,姐弟俩曾是整个家庭的唯一希望。蒋曙手捧阔别五年多的弟弟蒋宇的遗照,已是欲哭无泪。“没有了弟弟,等于一切都破灭了!”

多位社区人士决定通过媒体发出公开呼吁:帮帮蒋宇的姐姐,帮帮蒋宇一家。绝少有人尝过70高龄丧失20出头儿子的痛,绝少有人知晓略长两岁的姐姐面对胞弟遗像的伤。直到5日凌晨三点多,蒋曙还数次向星星生活记者诉说,这些有关蒋宇的点点滴滴,也不能不让你的心跟着碎。

**蒋宇是留学生的优秀代表

蒋宇的几位生前好友都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他们都向星星生活记者多次提及蒋宇是如何的重情重义,也挺无私,并且与房东、同事、同学的关系都挺好。一次,一位朋友要从Guelph搬往渥太华,他就一直送到渥太华,以自己身强力壮为理由。他曾经捡到一个手机,一直要找到拾主为止。还捡到一本护照,实在没对方地址可寄时,就交给了老板处理。当知道有朋友从多伦多去他那里时,有时还放下手中的工作去陪朋友。

多伦多社区人士谢京湘向星星生活记者称,看到这么多小留学生无私地帮助蒋曙处理蒋宇的后事,就知道蒋宇这个好孩子的为人,他真的就是留学生的优秀代表。蒋曙回忆说,弟弟上小学时有一个同学叫赖阳,弟弟整个暑假都在帮助那个同学复习功课,让他得以顺利考上重点初中。而在升高中的时候,也有一个叫王冲的同学,同样是弟弟给补的课。蒋宇的英语成绩一直很好,一来加拿大更是进步神速,还常与主流社会的人对话,原来在电话中常听他讲起,现在他身边的朋友也是这样说。

蒋曙陷入深深的回忆当中。她说,弟弟还非常知书达理,很孝顺、很懂事,来到加拿大后,也总是在每个亲人过生日的时候,寄贺卡、写电邮、送礼物的,还给爸爸买过加拿大特产花旗参。可是,他对自己却总是非常节省。同学告诉她,蒋宇整个2004年没怎么理发,一个夏天就剃成光头,长得长长的又重新剃成光头。蒋宇出国后从来没有开口向家里要过一分钱,有一个月一日三餐都光吃面条,在加拿大没买过一件厚大衣,冬天下雪走很远的路,为的是省下一张张巴士票。

蒋宇来加拿大快三年了,而与五年之前留学法国的姐姐约定今年夏天回湖南长沙给父亲过七十大寿。蒋曙嗯咽着说,弟弟一直对我说,最好是混出个名堂才回去见爹娘,没想到,我作姐姐的来加拿大与他永别,我一个人回中国都是没有路的路了!

**这样的留学生家庭,你不帮还有谁来帮?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对蒋宇罹难一事,早就表达过关注。李正明副总领事、周立民、祝迪等早于4月中下旬多次与Guelph当地的警方联络、协调,并协助蒋曙从法国及时赶来加拿大。周立民在接受星星生活记者的电话咨询时称,总领馆对蒋宇的不幸事件深表同情,当家属提出要求时,只要是能做到的,会尽力而为。周还说,在4月20日蒋曙来到多伦多之后,她却绝少向领馆提要求,也少有联络,一般都是领馆主动设法找寻警方与亲属。

一直在帮助处理蒋宇身后事的好几位留学生,也陪着蒋曙度过了很多个不眠之夜。加拿大湖南同乡会更是轮流值班,在交通、联络、协助等各方面出力出策。会长谭耕,和龙牧华、肖虹、廖俊国、黄幸来、彭良健、谢京湘等人都设法为蒋曙排忧解难。同乡会会长谭耕向星网记者说,面对蒋宇、蒋曙这样的留学生家庭,我们、当然包括你,你不帮还有谁来帮?获知蒋宇悲剧的多伦多当地华人还立即向谭耕表示要捐款,以表心意。

而蒋曙说,她会把弟弟的骨灰带回湖南老家,快70岁的父亲曾是老来得子,从小对弟弟是倍加爱护,今天却成了白发人送黑人,当这万万不曾想到的噩耗传到整个没有家庭支柱的亲人耳里时,个个都是肝肠尽断。

多位社区人士深知自身之力实在微弱,呼吁各界出钱出力,给予关爱,至少要寄予同情和怜悯。也可以帮助找寻一些有关劳工法等方面的信息。谭耕对星网记者说,帮助蒋曙度过难关,避免蒋曙辍学,我们义不容辞!莫让失去亲弟弟的痛苦再眼睁睁地加剧!请伸出你的双手,助蒋曙一擘之力!捐款帐户资料如下:

开户行:Bank of Montréal
开户名:Chen Hongya (蒋曙委托)
开户帐号:29318214083(SAV)

或寄支票到如下地址:311-10 Passy Cr. , North York , ON. M3J 3K9 Canada
蒋曙委托之收款人:Geng Tan
联络电话:416-6503431, 647-2875402.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