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05/(留学生猝死专题之3)蒋宇餐馆猝亡引过劳死疑云?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陈明琰、孙北辰报导)被称为皇家之城的贵湖市(Guelph)是安省南部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城市,人口不到11万。但在4月12日,一名来自中国湖南长沙的留学生蒋宇在当地一家中餐馆打工时突然昏倒,后送院抢救不治。当地的英文报章《贵湖信使报》(Guelph Mercury)以“突然死亡”为题在事发后对这一事件进行简单报道,一个24岁的鲜活生命就这样离世。

其实在这个新闻事件的背后,掩藏着留学生求学之外的另类辛酸经历。为进一步核查该事件,星星生活记者驱车百公里,来到蒋宇生前打工攒钱挣学费的工作场所——新新餐馆进行采访。

新新餐馆(Sun Sun Restaurant)在当地颇有名气,位于市中心闹市区的麦克丹内尔街44号(MacDonell St.),邻近的大教堂(Church of Our Lady)则为贵湖市的标志性建筑。


(图:蒋宇生前打工的新新中餐馆,在当地颇有名气,位于闹市区,图中的大教堂(Church of Our Lady)为贵湖市的标志性建筑。)

餐馆的经理陈贻强先生在接受星星生活记者采访时表示,蒋宇在这家餐馆打工是从去年开始,距今大约有一年左右,最初只是Part-Time工,后来,他想多做一些,以便多挣钱攒学费去读书。陈先生说,他在这里干的不错,反正是餐馆请人,也要支付这笔工资,最后同意将他的工作转为全职。


(图:蒋宇平日工作场地,他在餐馆后面主要从事洗碗与打杂工作。)

蒋宇在餐馆的厨房主要是洗碗与打杂。对于蒋宇来说,新新餐馆所提供的全职,是指除周二休息外,每日从早晨10:30工作至晚9:30包括吃饭在内共11小时,即每周的工作时数是66小时。此外,新新餐馆地处贵湖市闹市区黄金地段,每日凌晨12时至早3时半或4时餐馆还有街边的夜宵。因此,蒋宇每周实际的工作时间在73小时以上。

关于工作超时这一点,陈先生并不否认。但他认为,“这间餐馆的工作量不大,工作强度和压力也不大。如果扣除每天员工吃饭,吸烟,中途外出等时间,每天真正的工作时间只有8、9个小时。”关于夜宵,陈先生认为,辛苦的不是劳力,而主要是熬时间。

餐馆支付给蒋宇的薪水是每周400元现金(六天),而夜宵是作为加班来计算,每周7小时共70元。按此计算,如果不算加班,蒋宇的时薪为6.06元现金,算上加班则是6.44元现金。

陈先生介绍说,事发当日是周二(4月12日),这原是蒋宇的换休日,但此前因故和工友调整,蒋宇在周日、周一连续两日休息。陈先生说,在出事那天的早晨,蒋宇和朋友外出吃早餐,随后回到在餐馆后面二楼的房间。大约10点左右,蒋宇准备换衣服上班。不久,同住此房的工友看到他呕吐的很厉害,便问他是否前晚喝了很多酒,蒋宇摇头表示不是,并先后下楼上班。


(图:如果上后半夜的夜班(凌晨12时至早4时),蒋宇就会留在餐馆后面的楼上睡觉,第二天早晨10点继续上工。)

蒋宇大约是在10:25分左右由餐馆后门进入厨房。陈先生说,由于当时刚刚开门,他并没有作什么。10时半,一位送货工人向餐馆送货,进出后门期间,发现蒋宇先坐下来,然后不支倒地。该送货人便急忙进入前台找经理。

陈先生回忆当时的情形说,他看到蒋宇昏倒后,俯下身问蒋宇发生什么事,但蒋宇没有回答。陈先生便立即致电911报警,这时的时间是10时35分。不久,救护车,消防车相继抵达餐馆的门前,医护人员对蒋宇进行现场救护,并随后送往医院。


(图:蒋宇4月12日上午10时就突然昏倒在紧靠后门的工作台前。)

中午12时左右,陈先生接获警方电话,证实蒋宇不治身亡。由于事关人命,警方随后将餐馆封闭数小时,各类检查人员相继进入店中调查、取证、拍照。餐馆后来在1时半才重新开门。

陈贻强先生进入新新餐馆已经十多年,去年晋升为这个店的经理。陈先生说,蒋宇去世后,厨房的员工很难接受,因为毕竟他在这里打工,大家朝夕相处,关系不错。陈表示自己在心里也感到不安,他形容蒋宇人很不错,休息的时候很爱讲话,如果大家同桌吃饭,说话声音最大的一定是蒋宇。


(图五,餐馆的大厨林师傅说,蒋宇平日工作认真,是个能干的小伙子。)

据陈先生透露,店方已经支付蒋宇处理身后事的丧葬费用。他说,由于这一事故发生在餐馆的厨房间,但已经基本认定是意外,店方在情义上已经尽到力。由于餐馆涉嫌非法雇用留学生以及蒋宇命丧餐馆,陈先生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该负什么责任,政府有关部门可能会罚款。

而据略知加拿大劳工法的相关人士则向星星生活记者透露,蒋宇之死是单纯的生理原因,还是长期超负荷所致,或与其它的不安全环境因素有关,应当由其家属蒋曙想方设法问个水落石出才是。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