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2/左派学者猛批温家宝“砍旗”

亚洲周刊/看惯了官员一脸正经、满嘴官话的民众,乍一见到这么容易流露真情的温家宝,无疑心中热乎乎的。但是“事不过三”,看多了,也就跟看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李毅中赶赴灾难现场屡屡大发雷霆一样,产生“审泪疲劳”,说一句“温总理又哭了?”不再当回事。

流泪“亲民秀”?

温家宝感情丰富,动辄热泪盈眶。

1998年,面对九江决口,时任副总理温家宝与朱镕基总理就一道流下了忧心的泪水。当了总理,出镜多了,他流泪的镜头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全国民众眼前。

2004年陕西省铜川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166名矿工不幸遇难。2005年元旦,温家宝专程来到铜川,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慰问,来到殉职的陈家山矿副总工程师牛铁奇家,他流下了悲痛的泪水。他和牛铁奇的儿子一起流泪的照片,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

2006年7月,湖南郴州、衡阳等地暴雨成灾,毁掉了许多村民的家园。温家宝到灾区慰问,面对无家可归的村民,他又一次流出热泪……

2005年1月2日,温家宝在遇难的陈家山矿副总工程师牛铁奇家慰问时,和牛铁奇的儿子一起流泪。

温家宝不只是在忧心和悲痛的时候流泪。2003年4月,温家宝访问泰国时,接见中国驻曼谷使馆人员讲话时,引用林则徐的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语带哽咽;2003年4月25日,他欢迎法国总理拉法兰,又眼睛湿润。一个高层政治人物竟如此控制不住感情,不由得让人诧异。第二天他去看望北大学生时解释了前一天何以如此,原来,他联想到SARS灾难。温家宝说:“面对这场天灾,我们不怨天尤人,我们接受挑战。昨天我在欢迎法国总理拉法兰的仪式上,看着眼前飘扬的五星红旗,我的眼睛湿润了。我当时想,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多灾多难,但始终是压不垮的,愈挫愈勇,愈挫愈奋。”

又过些天,他对记者又披露:“这几天我躺在床上,常常不自觉地泪流满脸。”

看惯了官员一脸正经、满嘴官话的民众,乍一见到这么容易流露真情的温家宝,无疑心中热乎乎的。但是“事不过三”,看多了,也就跟看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李毅中赶赴灾难现场屡屡大发雷霆一样,产生“审泪疲劳”,说一句“温总理又哭了?”不再当回事。

中共十七大前夕,更有一批被视为左派的学者,以空前猛烈的火力抨击改革开放,讥讽温家宝流泪是“亲民秀”,矛头直指温家宝主政的国务院,前所未有。8月25 日,由书店、沙龙、网站三位一体的中国左派文化机构“乌有之乡”,在北京大学资源宾馆举行的主题为“当前理论与实际形势交流”座谈会上,围绕民主社会主义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国际资本与中国金融安全等问题作了交流。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张勤德说:“要发动人民群众控诉砍旗集团带来的罪恶”,“旗帜问题是当前最大的政治,举哪个旗帜是对党员、干部、十七大代表的严峻考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左大培更直接批评温家宝,“国务院的路线是错的,总理天天跑到老百姓那里哭,解决了什麽实际问题?实在有作秀之嫌”。猪肉去年降价今年涨价,“你国务院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是失职;知道,则是渎职”。

左大培还说:“整天只知道卖国企、卖银行,搞歪门邪道,宏观上就是压着不敢调控。改革派没能解决问题,反而在改革中不断制造问题,路线完全错误。”

众多网民虽然觉得温家宝眼泪太多,但还是认同温家宝的工作及难得的平民情怀。温家宝下矿井与矿工聊家常,探望爱滋病人,与山区贫困农民一起,考察农产品市场时与市民交谈,这些被左翼学者指责为“作秀”,网民听了却不答应了,纷纷反击:“亲民的内在是爱民,这是一种个性情怀”,“温总理就像普通百姓隔壁家的邻居”,“关注民生,倾听民意,体察民情是温总理执政的工作作风”。还有细心的观众指出:“从照片上看,温总理相隔十年后去山东农村,竟然还穿着当年那件羽绒服”,“哪一个高官不是旁人为他撑伞的,温总理下雨天去基层考察,自己打伞”。

2007年8月22日,温家宝在给中华基督教会桂华山中学师生的亲笔信函中,再次抄录黄遵宪的诗:“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啼血之情、填海之心,被认为是温家宝面对指责的自我明志。

9 月初,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作为特邀嘉宾,随同中国人民大学前副校长、着名理论家谢韬前来香港演讲“关於民主社会主义问题”,杜在多个场合都会一字一句朗读温家宝的讲话:“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不是背离的,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我们要完成两大任务,推进两大改革。两大任务,一是集中精力发展生产力,二是推进社会公平与正义;两大改革,一是推进以市场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二是以发展民主政治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

杜导正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说,“左派批判改革开放的声浪确实很大,但十七大政治报告对他们的观点没采用一个字”。(杨韵、方延鸿)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