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07分离还是共处:中国移民家庭两难困境

环球华报记者宋娜/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论族裔国界,家长对自己子女都是爱无止境。尤其是对家庭观念浓厚的华人来说,亲子关系更被大多数的家长视为重中之重。不过现在,这一观念在加国的华裔新移民中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据报道,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华裔新移民在来到加国之后,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将自己的子女送回中国托由亲人照顾。而这种父母与子女长期分隔两地的生活对亲子关系所造成的影响,更是令为数不少华人新移民家长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

亲子分离的代价

吴女士刚到加拿大时发现已怀有身孕,本来满心欢喜等待女儿的降临,却发现不到一年时间,她不得不把女儿送回中国由亲戚照顾,自己在加拿大饱受孤独。移民前,吴女士从事教师行业,她的丈夫是一名计算机程序设计员,移民加国后,靠微薄的最低工资生活,根本无法负担每月1200元的托儿费用,只好把女儿送回中国。吴女士说,她可能会重返校园学习,因为她实在不想靠着7块钱一小时的工资生活一辈子。

吴女士说,中国人现在正慢慢了解到加拿大的美梦不太容易实现。不论做什么,她都愿意弥补这些年与孩子分开的日子。当她与丈夫1999年移民到多伦多时,他们还计划着一家人在加拿大美好的生活,但事实却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他们本来计划安顿后就把长女接到多伦多,但她第二个女儿在2000年11月出生,那时她的丈夫还没有找到工作。吴女士的母亲将13个月大的次女带回中国,吴女士说,那个时候真的很难过。

她的大女儿在2岁时来到加拿大与父母团聚,那时她的丈夫也找到了工作,但她的二女儿直到4岁时才与家人相聚。吴女士说:“二女儿在机场都不认识我了, 女儿一直在问妈妈呢,妈妈是计算机,因为我们都是通过计算机交谈,那是我们以往的沟通方式。”

在中国,由祖父祖母帮助照顾孩子是很普遍的现象,有些家庭更是三代同堂,吴女士说她就是由她的外祖母带大的,到11岁才与母亲团聚,但她和母亲比较疏远,还是与外祖母比较亲。现在吴女士的两个女儿一个六岁,一个八岁,都已经与父母团聚了,不过吴女士表示,由于分开居住已经造成孩子心理上的不健康,当孩子受伤或是不高兴时,她们总是想找祖母诉苦。吴女士说,当她的小女儿去幼儿园的第一周时,她完全不让吴女士离开幼儿园,而且看起来完全不信任她的父母。

现在,吴女士夫妇也完全不敢与孩子讨论他们分开时彼此的生活,因为怕谈到这些会使孩子伤心。“我们正试着让他们忘记以前分开的日子,我们也可能会惯坏他们,因为我们觉得要好好补偿他们。”吴先生表示,“我见过很多新移民在孩子出生后的三个月后把孩子送回中国抚养,我告诉他们不要这么做,这样在情感上很难接受。”

孩子不在身边时,吴女士也有一些成就,她已经成功的成为一名会计师,但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就由个人来评断了。虽然分离是痛苦的,但是吴女士夫妇现在还没有更好的办法,现在他们的女儿由居住在中国的祖父祖母照顾。吴女士说,“我觉得很有罪恶感,这并不是我向往的移民生活,我移民加拿大是为了有更幸福的生活,结果却更差。”

来自广东的移民陈女士也经历了与孩子分开的日子。六年前她移民加拿大,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多伦多的华埠卖文具。不久,她有了第一个孩子,不过在孩子刚断奶时就送回了中国。陈女士说:“那时女儿只有八个月大,那时候非常舍不得,但是我们实在付不起托儿费用,也没有补助金,而我又需要上学。”那几天她几乎每天以泪洗面,渴望听到女儿的声音。2004年,陈女士又有了第二个孩子。同样的,她也把这个孩子送回中国抚养。“当我独自回到加拿大时,我感觉很孤独,我们从来没有想到我们的生活是这样。”

在此同时,陈女士也得到了会计师资格,她的丈夫也由在餐馆打工而转行做进出口贸易了。在大女儿四岁时,陈女士把她从中国接到多伦多居住,并请了专门照顾的人接送她上学。现在陈女士已经怀有第三胎,她幸福的说:“我要亲自抚养这个孩子,我要享受与孩子相聚的时刻。”

家庭关系需要维系

多伦多华裔社区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有很多中国移民都把孩子送回中国抚养,由于经济条件,父母与孩子不得不分开生活,但是大部分移民还是认为在加拿大生活对孩子的成长比较有帮助。加拿大人现在熟悉来自菲律宾和加勒比海的保姆把孩子留在自己的国家而来加国打工,这些保姆不断的打长途电话给家乡的子女并用网上视频与孩子交流。现在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也开始把他们的孩子送回中国,专家们把这种新现象称为“跨国养育”(transnational parenting)。

在多伦多圣史蒂芬社区中心(St.Stephen’s Community House)工作的黄女士(Floren Wong)表示,“在2002年,我们社区中心发现有很多大陆移民这样做。”在2002年,针对中国移民的研究发现,70%的妇女表示,她们计划把孩子送回中国由亲戚照顾。该研究结果也得到了来自安省密西沙家社会工作者的支持。

对于那些刚来到加拿大的新移民来说,选择将孩子送回中国已经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实。移民加国的人士认为他们会找到与专业相关的工作,并有较好的收入,但是,以前在国内从事收入较高职业的人,来加后只能找到付最低工资的工作,每月收入1000元的家庭,通常很难支付孩子的托儿费用,也没有额外的钱补贴家用。由于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崛起,使中国人不太向往移民加拿大的生活。申请移民加拿大的人数也急速下降,中国人申请移民加拿大在2004年达到40,000宗高峰,去年已减少到19,000宗,而印度的申请个案却高达132,000宗。

多市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大学儿童早期教育主管贝夏达(Judith Bernhard)说, 中国移民来加后把孩子送回中国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当孩子是青少年的年龄时,父母不在身边很容易使他们犯错误。“最常见的问题就是父母失去了在孩子面前的权威性。”孩子也可能会过早的出现反叛心里,拒绝听父母的话,也不允许父母替他们做决定,还有孩子拒绝在父母面前吃饭。父母,尤其是母亲会觉得对孩子有罪恶感,她们会尽一切可能补偿孩子,但这往往会惯坏孩子,引发更多问题。贝夏达指出,加拿大的移民模式使一些技术移民来加后,不能从事自己的专业工作,而不得不接受一些蓝领的工作,而且加拿大的托儿补助还不完善,不像瑞典,芬兰那样。

加拿大移民部发言人威尔逊(Marina Wilson)表示,移民部现在已认识到在加国得到职业认证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不过移民部现在正在与人力资源部讨论这个议题。她说:“我们已经在移民部的网站上公布了移民加国后的相关问题,新移民来之前可以先参与这个议题,再做决定移民,因为我们不想误导他们。”

中侨互助会创会主席叶吴美琪表示,中侨现在并没有具体数字显示,在温哥华到底有多少家庭将孩子送回中国去抚养,但是确实是有市民因为孩子不在身边而感到孤独而向中侨求助的个案。叶吴美琪认为,由于经济原因将孩子送回国内的家庭确实存在,例如,新移民家庭的最低工资为1,200元,如果每月拿出500元作为孩子的托儿费用的话,只剩下600块付房费及其它开销,这在物价这么高的社会中根本不可能有更好的生活。而如果拿出500元加币寄回中国,按照加币与人民币一比七的比例算的话,那就相当于3,500人民币,孩子就有可能去一个较好的托儿所。

分开居住 有利有弊

家长与孩子不在一起也可能会造成彼此间不信任等问题,叶吴美琪认为,虽然不在一起,还是要彼此间增加沟通。现在的电话和计算机都很方便,家庭也可利用网上视频服务多联系,相较于几十年前来的移民来说,现在的科技确实提供了很多方便。她也说,其实在中国孩子由祖父母照看也是非常普遍的事情,由于孩子的父母白天要上班,祖父母又退休在家,自然的就负起了照看孩子的任务了。

在经济条件允许下,新移民也可将父母接来温哥华住,这样他们就可以安心工作,由老人接孩子上下学了。叶吴美琪说,参加中侨耆英会的老人们就有很多人要担任照顾小孩的任务,通常都在早上送孙子孙女上学后,到中侨参加活动,到了下午再去接孩子放学。有老人就说,他们很乐意这样做,因为儿女不用担心家里的事情,只要专心工作就好了。

有很大一部分的华人家长认为分隔两地会对亲子关系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身为一名母亲的赵女士就认为子女最好还是与父母在一起才能健康的成长,“小孩子嘛,应该还是要放在身边比较好,这样起码每天都能看见。也能知道他每天都做些什么,是不是吃饱了,都跟什么朋友在一起。要是不在一起的话,这些事情也都看不见,小孩子学坏了都不知道。”绝大多数的家长都认为与子女分隔两地会对小孩子的成长和亲子关系产生影响,另一位因为生意而不得不经常奔波于中国与加拿大两地的李先生就表示,这种空中飞人式的生活造成了他与自己5岁的儿子经常见不到面,除了不能陪伴着儿子成长,更严重的是儿子对他的陌生感与日俱增。甚至见到自己的父亲反倒像见到了陌生人一样害怕的躲在母亲的怀里。而如今,李先生就表示希望能够早日结束这种生活,重新建立与儿子之间的感情联系。

有专家就认为,大部分家长都觉得与子女分隔两地会对子女的身心健康造成一定的影响。可是实际上,这种对健康产生的影响也同样的作用于家长身上,甚至比对子女所造成的影响来得更为严重。由于小孩子比较没有忧虑感,在离开父母后一段时间就会渐渐适应。而父母对于孩子的羁绊则绝对是挥之不去的烦恼。

根据香港大学之前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长期与子女分隔两地的父母,比较容易罹患抑郁症的倾向。该项调查在香港境内访问了一百三十多名与子女分隔两地的父母,而主要的原因都是因为工作。调查结果显示,两成受访者的抑郁程度,必须要经由专业人士进一步的追踪;而多达八成受访者表示,长期无法全家团聚经常会令他们感到烦闷及无助,并觉得未来缺少希望。调查又显示,如果以十分为满分,这些父母的忧郁指数是四点八分;其中十二个被访者的忧郁指数,更达到八分的危险水平,他们主要认为自己未尽父母责任,而感到内咎。

不过,也有受访者觉得父母与子女分隔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好。而很多目前离开父母,旅居加拿大的留学生就认为与父母家人分离固然是一件不愉快的事,不过却也有他好的一面。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王先生就表示,自己在15岁,初中还没毕业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出国外留学,转眼就已经5﹑6年过去了。起初与父母分离的时候虽然感到很难过,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就慢慢的适应了,并且在独自留学的生活变得更加自立和自信。虽然难得能够利用假期回家探望父母,一家人的感情却没有变淡。他还笑着表示,自己出国前的时候有些叛逆,经常惹父母生气,可出了国之后因为想念家乡和父母,反倒加强了与父母的沟通。现在与父母的感情反而比在一起的时候要好。

也有一些家长对于与子女暂时性的分离所造成的各种不良影响嗤之以鼻。在本地工作的郑先生就表示,子女有的时候也不能总放在身边,他认为现在的这一代小孩子对父母的依赖性太强,与自己这代人所经历的相差太远。而如果不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培养他们自立的能力和性格的话,长大了恐怕很难在社会上成功的立足。而另一位受访家长就表示,自己刻意将两个儿子送回中国一段时间,主要是让他俩体验一下独立生活,并且可以在国内将中文的基础打得更为扎实一些,从而能够熟练的掌握两种语言,为以后自身的竞争力打下基础。至于是否担心会影响到自己与儿子们的关系,这位家长就表示,儿子们与自己的感情很好,自己也很注意与儿子交流与沟通,相信距离并不会破坏自己与儿子的感情联系。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