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7/同是奥运做假:舆论对中国澳洲的两种对待

明报专讯/北京奥运开幕礼安排7岁女童杨沛宜为台前表演的9岁女童林妙可幕后代唱,惹来风波,「造假」抨击声不绝。但澳洲媒体近日揭露,8年前悉尼奥运开幕式上,一场由享誉国际的悉尼交响乐团演奏,原来也「造假」,音乐家只是在台上做动作,台下播放的是另一竞争对手乐团的「代奏录音」。

中国京奥开幕式华丽惊艳,起初大获好评,但其后却闹出电视画面脚印烟花是电脑效果的「造假争议」,尽管英国《独立报》社论日前谈到烟花电脑效果时认为,「(是否欣赏此)开幕式也许是个人品味问题」。

相比下「代唱风波」的争议就大得多,在西方尤其招来「造假」批判,甚至扯上意识形态。但《悉尼晨锋报》却报道,原来悉尼奥运会同样为了「追求完美」,安排「幕后代奏」。悉尼奥运会开幕表演团体「悉尼交响乐团」(Sydney Symphony)证实,他们当天的表演并非现场演出,当中有部分更是由其对手、墨尔本交响乐团(Melbourne Symphony Orchestra)演奏。悉尼交响乐团总监克里斯蒂(Libby Christie)承认:「表演全部预先录音,墨尔本交响乐团录了一小部分表演的乐曲。我们基本上只是做样扮演奏。」

克氏解释,乐团没有即席演奏,皆因悉尼奥组委人员「希望万无一失」,而且因为时间紧迫工作繁多,所以要动用两个乐团合作事先录音。墨尔本交响乐团总监格林(Trevor Green)则称:「(由两个乐团分工预录)纯因工作量的问题。没所谓乐团之间孰优孰劣。那是相当正常的做法。假如奥运会在墨尔本举行,我肯定悉尼交响乐团也会有份。」

总监:假如出错很碍眼

克氏承认,悉尼交响乐团「做样扮演奏」,在03年英式榄球世界?揭幕礼上也试过一次。格林则称,其乐团於06年英联邦运动会开幕时亦曾使用录音。他说:「(在那种场合)做样扮演奏是完全正常的。有百万计人在观看,假如有差错,会很碍眼。」

有关报道在北美华人社区传开后,不少华文媒体都甚感不平,质疑西方媒体炒作林妙可风波、给中国冠上「造假之国」恶名,但对悉尼奥运「演奏造假」非但没有批评这个成功隐瞒了8年的真相,甚至连转载报道都没有。以「sydney olympic」在Google搜寻相关新闻,出现的只有《悉尼晨锋报》和《年代报》的报道,以及《纽约时报》一个记者网志有提及。

网民:严对中国宽松待澳

在题为「悉尼承认奥运咪嘴」的《纽约时报》网志上,不少网民都留言,以下为部分观点:

●真惨,我们已堕落到无论是个人、交响乐团和政府,都认为在现场表演中出现瑕疵,比起事后被揭不老实,远远更为尴尬。网民David Paris

●与京奥的咪嘴个案不同,墨尔本交响乐团不是因为「太丑样」不能上电视啊。悉尼的情况似乎较可理解。他们不过是想避免不可预见的错误,但中国的欺骗却是不能接受。网民laura

●真好笑,当主角是中国时,有些人就马上跑出来指指点点;但当是澳洲时,却耸耸肩便算。在西方,虚伪似乎是无疆界。网民KYL

●为何大家就是不把奥运视作一个精彩大骚去欣赏呢?为何硬要鸡蛋里挑骨头?这似乎有一些针对中国的种族主义味道。网民Mini Vinnilli

代唱女童抑郁咬手

京奥开幕式代唱风波,令两名当事小女孩以至家人都备受压力。幕后代唱的7岁女孩杨沛宜,她老师日前便在个人网志中称,沛宜事先并不知道自己成了幕后代唱,直到10天后看到电视重播林妙可「幕前演唱」那段,才听出是自己的歌声,但节目主持却未作说明,之后她便「神情沮丧不发一语」,默默回房睡觉。第2天,老师见到杨手臂上有被自己咬过的齿痕。「不要再伤害她。」老师在网志写道,杨至今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在幕后。

幕前女孩开学恐受压力

但幕前女孩林妙可的亲人,也很担心她的幼小心灵可能不堪压力受伤。《悉尼晨锋报》昨报道,妙可一名亲属表示,家人一直尽力对妙可封锁有关消息,她尚不清楚代唱一事,但开学在即,大家都担心前功尽废。「我们担心学校的朋友会追问她这件事,她会因此心碎。她是一个漂亮的小歌手,但是声线有些弱。」

西方媒体展示其丑陋一面

以下文章节译自《悉尼晨锋报》评论”Western media shows its ugly face”,作者为John Garnaut。

北京奥运向来都不只是体育。它成了中国宣示自己作为崛起中超级大国的机会,也成了世界评价中国的机会。

2.5万名赴京采访的外国记者中,很多都作出这种评语:中国比西方过去所想像的更专制,而最能用来支持西方这种负面评价的一则报道,就是「中国领导人下令7岁女孩杨沛宜不得在开幕式中亮相,因为她『脸孔太胖牙齿不齐』(chubby face and crooked teeth)」。

这则故事以不同形式化身,在澳洲以至西方流传。《澳洲人报》便称,是政治局成员下令必须换掉杨沛宜,因她「不够漂亮在亿计电视观众前亮相」。澳洲《每日电讯报》更称,杨因为「被认为太丑样」而被换。评论员以这些报道为基础高谈阔论。澳洲《时代报》称事件是「中国对奥运以至世界有覑两种嘴脸的缩影」,《巴尔的摩太阳报》评论员Kathleen Park更将事件比作1936年纳粹德国奥运:「感性并不容於极权世界。在这种世界,欺骗是年轻人学得最好的一科。」

「不够无瑕」变成「嫌丑样」

但这种论调的一大问题,是根本没证据支持「杨是因为太丑样或烂牙而被换掉」。博客Roland Song在香港「东南西北」网站,仔细审阅了所有开幕礼主要人士的回应原话,发现他们根本没公开说过这种话,「最近似」的是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向中央电视台说,主办单位找了杨来彩排,但最后临时换人。「(在场观看)的一位政治局领袖给我意见,认为要改……原因是出於国家利益。出镜的孩子,在形象上、在内心感觉上、在表情上等都应该无瑕。」

陈的回应,强烈暗示了一位政治局领袖认为,取代杨亮相的林妙可形象「无瑕」,但说什麽杨沛宜「丑样」、脸孔太胖甚或崩牙,却成了西方媒体的演绎描述,在全球重复千百遍,彷佛那就是中国政府自己说的。

找来陈其钢和张艺谋帮手搞开幕式,反映中国政府肯留下一些空间,让艺术凌驾政治。在京奥中,确有很多突显了官方专制主义的证据,但中国内部的一些变化,却经常被忽略。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