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1/缺乏心理健康辅导,加华裔新移民独自忍受痛苦

(星星生活记者连鹏报道)在7月30日加拿大灰狗巴士发生恐怖斩首血案震惊全球之后,虽然目前该案的动机并未完全厘清,但涉案华裔李伟光作案手法过度残忍,被怀疑可能有精神方面问题,他已被法官要求接受精神问题测试。加拿大社区工作人员对此强烈关注,并表示华人社区目前精神和心理方面问题的病患急需更多文化方面的支持和帮助。

《埃德蒙顿纪事报》(The Edmonton Journal)日前报道,社区工作者赖小姐(Josephine Lai)表示,很多华裔新移民来到加国,生活苦闷无处诉说,仅能从家人的身上寻求帮助,但是由于语言关系,无法从数量众多但仅提供英语的社会服务中获得帮助。

赖小姐表示,“我们希望可以做出更多的预防性工作,我们不希望看到那些问题(新移民心理健康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赖小姐表示,她曾参与过一个包括华裔社区在内的针对五个移民社区的精神健康项目。他们的计划历时四年,当时她也负责曾建立了一个国语和粤语的支持小组,也举行过一系列的心理健康课程,每晚大约有40人参加。她表示,当时有很多有心理方面疾病的新移民从来没有找过相关医生进行咨询和治疗,“在我们中国人的文化中,虽然这不是忌讳的,但是没有人知道如何正确面对和处理。其实是有很多可以帮助他们的资讯,但是他们无法得到。”

不过可惜的是,该项由省府投资的实验性研究项目由于资金有限,不得不在三年前终止。而此后联邦政府和省府都没有任何跟进项目。

卑诗省西蒙菲沙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研究员陈女士(Alice Chen)表示,在1991年至2000年间,卑诗省曾进行过心理健康谘询的华裔人数比率比其他族裔少10倍。

陈女士表示,就心理方面疾病询问过家庭医生的人数就更少。她指出,其中主要原因是文化因素而非语言问题。尽管在温哥华地区会说粤语或国语的心理医生很少,但是华裔医生却很多。“这源于文化障碍,很多中国人并不认为情绪问题,以及心理方面的问题是病,因此没有进行治疗,这就是个大问题。”

陈女士还表示,中国文化本身不鼓励人将自己的喜怒哀乐作为重点,所以中国人很少谈及自己的感受。这跟西方文化有明显差别。

“有精神疾病的人,发生社会和行为问题的几率要大很多,人们需要对心理健康有更多的了解。”她表示,在听到华裔新移民在巴士上割下邻座头颅时,她觉得很恐怖,但并不奇怪,“人们没有觉察自己病了,有时外界对此是束手无策的。”

阿尔伯塔大学咨询心理学(counseling psychology)助理教授约哈尼(Shophie Yohani)表示,从中国来的移民大多有高学历,很多都是律师或工程师。但是由于缺少加拿大工作经验,新移民很难找到与自己经历和学历相符的工作,他们不得不去做收入低的工作,有些甚至得做体力工。这就造成了他们的压抑和紧张,容易产生家庭问题,也有一些人开始酗酒或吸毒。

约哈尼认为:“新移民来到加国后,会发现一切并不如他们当初所想。同时,他们也失去了以前在原居国所能获得支援的人际或社会网络。这些都可能导致心理问题或精神疾病。”

埃德蒙顿门诺移民服务中心(Mennonite Centre for Newcomers)的格尔尼特(Jim Gurnett)呼吁,联邦政府和省府应该拨出更多的经费,用于地区和不同族裔新移民的心理健康计划。此前该省的针对五个移民社区精神健康项目经历四年的实验后,由其他独立专业组织作出报告指出,该实验效果显着。

格尔尼特表示,政府部门和机构都互相推脱认为心理健康计划是“别人的工作。”他指出,目前大部分有限的对新移民的心理健康经费都拨给了难民,也许是因为这些人曾经受到的心理创伤看起来比较明显。

赖小姐表示,她希望政府可以针对新移民拨出更多的资金,尤其是在灰狗巴士发生恐怖斩首血案后。她表示,该案震动了阿尔伯塔省华人社区,很多人为此感到羞愧。因为此案,更多的华裔开始关注心理健康问题。

她说,许多人不知道有不同的心理疾病,比如抑郁症,躁郁症,精神分裂症,但是这些疾病都可以有效治疗的。只是,大家希望知道,却不知道从哪里可以得到这方面的资讯。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