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01/综述:联邦大选揭晓 三华裔进军国会

2004年7月1日22:23:46(京港台时间)(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综合报导)在28日进行的加拿大第38届联邦大选中,连续执政11年自由党虽然击败保守党赢得大选,但失去国会大多数优势,将组建25年来第一个少数党政府。同时,参选的18名华裔候选人中有三人上榜,但热门人物邹至蕙落选。

**自由党赢得大选 魁人党渔翁得利

在全国308个选区中,自由党赢得135个席位,但未能取得国会中组成多数政府所需的155席。保守党则取得99席,魁人党获得54个席位,新民主党列第四,为19席,另有1席为独立议员拥有。这是自1908年由莱利雅(WILFRID LAURIER)领导的自由党以来,首次有政党4度连任。

与第37届国会相比,自由党与保守党的消长明显,当届自由党在301个议席中占168席、保守党73席、魁人政团33席,新民主党则有14席。另有9席为独立议员拥有,4席悬空。

分析人士认为,自由党与保守党两党相争,魁人党渔翁得利。该党夺取了魁省75个席位的54席。魁人党领袖杜锡表示,该党将继续推动魁北克主权独立,帮助魁北克人拥有自己的国家,但这不是该党唯一追求的目标。他说,如果魁人党不当权,就不可能独立,这需要步步为营。杜锡同时表示,在目前阶段,魁人党将在国会推动社会计划、改善医疗保健、环境进步政策、反对加入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等。政治分析家警告说,随着魁人党实力的加强,加拿大人不可忽视魁独运动的问题,这一问题将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新民主党虽然期望打破该党在1988年创下的44个席位的历史纪录,但未能如愿以偿,只比上届增加5席。不过,林顿表示,新民主党取得前所未有的有力地位,获得的选票增加一倍,是唯一在全国所有选区的支持率都有上升的政党,这是新民主党给国家带来活力,而且获得国民积极回应。

踌躇满志的保守党不但距离他们向往的赢得大多数席位、组成一个大多数政府的目标遥远,甚至连组成少数政府的资格都不具备,令众多政治分析师感叹这回看走了眼。不过哈珀表示,该党广泛地增加了议席,显然是得到了全国性的支持,并“剥夺”了自由党的议会大多数地位。

此次大选被视为是近十年来竞争最激烈一次选举。选前的多项民意调查显示,自1993年以来执政11年的自由党的支持率一度被反对党保守党超出。但保守党在大西洋省份、魁省及安省惨败,未能圆执政之梦。

虽然自由党的表现比预期好,但是却因为选民的冷漠和政府财政丑闻而付出了代价。自由党在有“票仓”之称的安大略省出人意料地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在安省106 席中,自由党获高达75席、保守党仅获24席,余下7 席为新民主党。令许多保守党的支持者大失所望,这也奠定了自由党再度执政的局面。

一位民调公司的研究员表示,安省选战的张力所在,是一方面选民对自由党感到失望又愤怒,但另一方面对保守党又感到不安。该人士说,但显然选民最后还是选择了他们所熟悉的自由党。很多观察家分析说,由联盟党和原进步保守党合并组成的新保守党,在东岸地区和安省大多数选民眼中,仍未能摆脱代表西部极右势力的形象。

**三华裔进军国会 邹至蕙功亏一篑

邹至蕙在本次联邦大选中功亏一篑,在Trinity-Spadina选区以1672 票之差败于现任自由党国会议员余欣龙,而4年前两人的票数相差也不大,为1800票。邹至蕙选前的呼声极高,一个是因为她身为多伦多市议员,经常在公众前曝光,另一个是因为其夫婿林顿为联邦新民主党党魁,媒体均预测他们夫妻俩携手出线的机会大,也将首开国会中的夫妻档的先河,但这次失利让两人联手进军国会梦碎。

在这次大选中,共有18名个华裔人士争夺国会议员的席位,但只有三人进入国会山庄,他们分别是安省Wellington-Halton Hills 选区为保守党出战的庄文浩(Mike Chong),卑诗省Richmond 选区的陈卓愉(Raymond Chan),和缅省的麦鼎鸿(Inky Mark)。庄文浩今年32岁,是一名中荷混血儿,这是他首次当选国会议员。陈卓愉则是加西重量级的华裔候选人,曾任联邦外交部亚太事务部长,但在2000年大选中败落,这次终于归队。麦鼎鸿现年56岁,先前已任国会议员两届,此次则为三连冠。

本地中文媒体分析道,本届华裔精英参选阵容显现了几项特色,第一、更多华裔代表跨越政党界限,择党而战,代表不同的主要政党竞选,展现华人参政的方向和政治选择更趋多元化。第二,参选人士的背景包括来自中、港、台和土生华裔。第三、以地域而言,本届华裔参选仍然集中在东、西两岸的温哥华、多伦多两大华人聚居都会区。第四、参与助选或加入关心选举事务的华人明显增加。

**政局尚未明朗

由于自由党在联邦选举中未能得到大多数议席,预计该党将和一些小政党合作,组成25年以来第一个少数政府,政治形势尚未明朗。预计执政自由党将与魁北克人党或新民主党等一些小政党合组联合政府,成为25年以来的第一个弱势政府。由于这一可能带来不稳定的政治形势,加拿大可能在未来一、两年内再次举行大选,使加拿大的政局仍现阴霾。

大多数分析师认为,自由党极可能、或许也只能寻求新民主党的合作,否则一个少数政府随时有垮台的可能。事实上,马田在竞选期间即多次暗示,将来会和新民主党合作执政,新民主党领袖林顿更是早就开出和自由党合作的“价码”。为此,保守党的哈帕一再谴责马田为保住政权,不惜牺牲自由党的政治原则。

政治观察家们指出,不要小看新民主党的这19席,因为在国会中,有了这19票加一票的支持,自由党便能通过一切她希望通过的法案,自由党的政权便能维持不坠。当然,在新民主党人看来,他们也达成了选前制定的在国会中扮演制衡角色的目标。在这样微妙的局势下,独立参选获胜的北素里选区国会议员卡德曼 (Chuck Cadman) ,将扮演影响政局平衡的重要角色。

不过,本届大选在几个票数极接近的选区,正面对重新计票,很可能成为影响或决定新政府命运的关键。若结果出现翻盘的话,势将牵动各政党的权力平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新西敏高贵林选区,据初度开票显示,新民主党候选人麦克洛格(Steve McClurg)只输保守党傅西瑟(Paul Forseth)45票。

按照加拿大选举法规,大选中如果得票相差在选区总开票数0.1%之内,则自动展开司法核验和重新计票的机制。麦克洛格指出,如果重新计票后发现他实际赢得选战,新民主党将再添一席,与自由党议席相加,可冲上155席,因此这项计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另一个备受关注的选区是亚省爱民顿布芒特选区。自动验票后,自由党候选人基尔格(David Kilgour) “可能”以32票之差击败保守党欧普 (Tim Uppal)。

**马田对施政表乐观

少数党政府就是执政党在国会中赢得的议席数目不超过半数。一般情况下,执政党必须和另外的一个国会之中的少数党联合组成一个多数党政府,以保证各项议案在国会顺利通过。

历史资料显示,加拿大的少数政府寿命都不长,平均仅18个月。从1921至1979年间,加拿大共有七届少数党政府,执政期长的达3年7个月零21天,短的只有2个月零26天。其中有两届少数党政府因不信任动议而解体,执政期分别为6个月和1年5个月,一届少数党政府执政了近3年8个月后,于再次大选时未能获得多数席位,又一次成为少数党政府,后因丑闻遭责动议,维持了不到3个月。另外三届少数党政府于再次大选时赢得了多数党政府。这七届少数党政府中自由党有5届,保守党有两届。很多政治分析家预料,加拿大可能在一年内再举行大选。

上一次出现少数党政府是1979年。当时由克拉克领导的保守党赢得了最多国会议席,但是就没有超过半数。结果克拉克政府在几个月后提出的财政预算案在国会中不能通过,使该党被迫宣布再次大选。在重新举行的大选中,克拉克政府落败,由杜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组成了多数党政府上台执政。

但马田表示,历史证明少数政府可以稳守多年,同时积极施政,包括1960年代由皮尔逊领导的少数政府建立了医疗护理体制和枫叶国旗,保守党的戴维斯在1970年代在安省领导少数政府也非常成功。马田表示,自由党已取得选民的支持执政,加国会有一个稳定的少数政府;更获得三个反对党党魁的保证,并不急于要令政府瘫痪以至在短期内又要进行大选。他在先后致电哈帕、林顿和杜锡后表示,大家已经同意最重要是通力合作,令政府运作畅顺。

由于在刚刚结束的大选中有数名自由党政府阁员落选,同时又有不少自由党的政治新星加入国会,所以未来的联邦自由党政府内阁难以避免进行大幅度重组,仅在安省而言,自由党就在一夜之间丧失6位内阁成员。内幕人士称,马田将需要长考两周,然后准备在7月中旬公布新的内阁名单和宣誓就职。

另外,在这次联邦大选中落马和未参选的国会议员,不但能领到一笔丰厚的离职金,到了退休年龄,照样能享受国会议员的退休金计划,而这些钱都是纳税人的辛苦钱。加拿大纳税人联盟指出,纳税人每年要向50名退休或落选的前国会议员支付总额近350万元的退休金。另外,至少39名在这次大选中落选或辞职的前国会议员,可一次性获得总额近250万元的离职金。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