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04/是谁令中医针灸业止步不前?

2004年12月04日,星星生活:林枫/多市政府与本地中医师和针灸师就执业发牌等引起的争拗,终因市议员邹至蕙在本周提出的一项动议获得市议会的通过而得到暂时的缓和。

邹至蕙议员这项动议的大致内容是:由于安省政府最近已表明就省内中医和针灸师行业自管实施立法的意向,假若多市政府目前就设立考核委员会及有关发牌问题进行咨询,很大部份与省政府日后就行业自管所作的咨询程序重复,因此,建议多市政府冻结咨询工作及暂停处理涉及中医和针灸师发牌问题,为期一年,等待省府对这两行业自管作出立法。动议还明确要求省政府尽快通过中医针灸的立法。

邹议员这项动议的积极意义不仅在于缓和了多市政府与本地中医和针灸界间的矛盾,而且为多市中医实施监管划下一个最后限期,即一方面迫使省政府就中医监管在一年内应作出相应的反应与步骤;另方面,假若安省政府只刮风闪电不下雨,则多市政府会马上展开相应工作。

对于市议会通过的这项动议,多市业界代表既表赞同,同时亦再次发出呼吁,希望多市政府立即废除在今年7月22日通过的带有歧视性的附例658-2004。

据业界代表反映,所谓附例658-2004,是多市政府在没有征询民意,也没有通过公听会了解民众意愿的情况下,单方面通过的。这项附例将中医针灸行业等同色情业进行监管,是对华人的歧视,必须立即废除。

加国中医业的兴旺,完全可用“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中医”这句话来概括。随着加国近年大量引入移民,其中包括相当一大部份来自中国的各类技术专长,这对加国中医(含针灸)业的兴旺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加国中医业的兴旺除了有广泛基础的华裔受者外,从业者的队伍也日益庞大,原因是很多专业技术人员赴加后,因缺乏加拿大经验,原有的学历知识不被加拿大政府所承认,一些原来在国内从事医务工作的专才,在一时难以找到工作的前提下,只好“触类旁通”干起中医,或者是针灸,或者是推拿等之类的工作,这种“蓬勃”的现象激发了加国中医业的发展,那种旧有的,按照相约俗成的“行规”实行自管的平衡状态被汹涌而来的兴旺所破坏,中医往何处去?中医该怎么管?这个议题已摆在政府与业界的案头上来。

从目前形势发展的状况看,安省政府通过立法,对省内行医的中医师针灸师实施监管已是势在必行。

其实早在四年前,卑诗省已率先通过相应法律,对中医实行相应的监管。而在去年六月,该省卫生厅长还颁发了第一批注册中医师牌照给相关的申请者。在论及对中医业实施监管意义时,该省政府官员特别强调:由于中医已广泛地被该省的民众所接受和使用,因此,通过立法监管本省的中医及针灸行业,目的是承认中医术的合法地位,保障消费者的权益。

事实上,对中医业的监管,不但可以保障消费者的权益,且可以在相应的法律规范下,打击无良庸医,维护中医业的声望与水平。

笔者认识一位朋友,手臂因劳作留有旧患,看了好长时间的西医都不见效,于是有人推荐了一位据说在国内是某中医大学的教授,该“教授”吹嘘他只需使用三次艾草火灸法则可治好朋友的伤患,结果第一次就将朋友的手烫出大大的水泡,结痂后留下一个暗红色的伤痕,之后“教授”连哄带骗为朋友做了好几个疗程,花费近千元,但却毫无疗效。朋友后来追究起他的失误,“教授”马上翻脸不认理地说:“世界上哪个医生敢包自己有十足的把握?”

无独有偶,公司一位同事前不久因肩周疼痛接受某针灸医师的治疗,该同事在完成针灸治疗后感到被针灸的穴位奇疼难忍,回家后对镜检查,发现穴位上仍刺着根银针,此事让她惊恐不已。

类似这样的事情,相信并非仅是笔者的朋友才遇到。加国无良庸医滥芋充数的故事更不是天方夜谭般稀有。因此,中医业要维护其良好的声誉,首先要保证业内行医者的医术水平以及医德,要达到这个目标,必须呼吁政府的介入,呼吁加强中医业市场科学及有效的管理,这是中医业发展的唯一之道。

对中医业的监管其实不仅是由政府发发牌,收收执业费,更重要的是在现有的基础上,通过相应的整顿,促使业内人士由单一的个体,或者是单一的小团体,向一个规范的整体整合。只有整合起一个团结的整体,才能有效地帮助政府正确认识中医业的特性,从而协助政府制定出相应有效的管制措施,发挥政府的管治的效力。

就拿多市政府通过的附例658-2004来举例吧,多市政府将中医针灸行业等同色情业进行监管,且每年要收高达6000元的拍照费,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是一项歧视。不过,在这种“歧视”的背后,我们有没有想过是否还存在着业界与政府间沟通不够呢?或许有人会反击笔者这种观点,理由是业界曾因此约见过市长苗大伟,但都被市长以公事繁忙而拒绝。只是,在这之前呢?在过去几年来呢?中医业是否有一个团结的整体,向政府发出统一的声音?

笔者以为,加强对中医业的管制势在必行,在未来的日子里,相信安省政府会因立法管制中医业而接触业界,征询公众的意见。就此业界应以怎样的一种面貌来迎接政府的征询?有一点相信大家都是认同的,即无论是整合整体的意见,发出共同的声音,还是各自为战,互不相让,结果都会直接影响未来中医业管理规模的建立。

与西人行业管理相比,华人行业在一体化融合上确实做得相当不够。西人行业会通过工会的形式,实现保护自己的权益和福利,他们有自己的行业工会,行业与政府的对话,更具团结性,整体性。

反观华人业界,就算是在同一行业内,各类性质相同、名字相近的团体不断衍生出来,每个团体都想当老大,都要排正宗,这种状况在安省中医业内是否存在笔者不敢说,但假若我们不警惕这种于行业管理不利的恶习,最后的损失者,必将是始作佣者。

在加拿大,中医业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将中医及针灸服务纳入政府的医疗计划内,因为只有在这一平台上寻求发展空间,中医学才能得到弘扬。这个梦想并非只是空想,因为有资料显示,近年来,有愈来愈多的西人从接触中医开始到接受中医。

中医能否被主流社会认可,前提是要让中医为整个多族裔社会服务,而不只是为华裔华人服务。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实现中医业规范化管理,提高中医从业者在医学包括研究、实验、临床还有交流能力水平,确保中成药生产符合国际标准化要求,这个目标应该是中医业走出中国的一个发展方向,而要实现这个梦想,靠一两个人,几个小团体,是做不到的。(林枫)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