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2/彭璿杀女罪成下周判刑

夫当庭洒泪 母誓言上诉

明报/彭璿案的陪审团经过2日的退庭商议后,昨早即达成协议,一致裁定彭璿二级谋杀罪名成立,即时还押监房,等候3月14日判刑。本案主控官在判决后,首次披露被告早在2000年已患有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不过,有关病历从未用作呈堂。

闻判后,彭璿、其丈夫及彭母即呆坐庭上,其中丈夫陈行壮更禁不住流下男儿泪,表现一向硬朗的彭母李宁一方面对传媒表示:“一定要上诉”,另一方面则安慰女儿:“我们会支持你,放轻松点”;然而,她在没人注意时则偷抹眼泪。

宣判后不久,李宁即主动向传媒表示:“这是非常错的审判,(我们)一定要上诉,绝对要上诉。甚么环境证供?没有任何证据便定罪!挑选陪审团期间,有3个华人候选,但未被剔了出来……一定要上诉。”

彭璿的代表律师虽一度以彭的健康为由,请求法官延缓还押监房,但最终被拒。

当庭警接管彭璿时,彭随即双手被反锁在背后,而一向使用发夹将长两侧长发束上的彭,发夹亦除下,任由长发垂下,加上彭闻判后,一直将把头垂得低低,长发完全将她的脸庞遮闭,与平日一副娃娃脸的彭,判若两人。

彭璿痛哭 辩护律师同心酸

此时,本来面无表情的彭终于忍不住哭起来,场面令人震憾,亦令人心酸,就连彭的女代表律师韦尔斯(Kathyr Wells)亦忍不住眼眶红红。

她事后则表示:“陪审团的判决是错误的,而作为彭的代表律师,我会继续相信她是无辜的。”

由5女6男组成的陪审团由周四(2月28日)下午开始退庭商议,直至昨早11时半始作出裁决。候判时,只见身穿白色及粉红横间上衣、蓝色长裤彭璿(36岁)坐在2名辩方律师中间,一直将腰弯得低低,而坐在席间的陈行壮则显得十分紧张,与彭的顾问律师洪秉政商谈时,不时搓手,远远亦看到他双手发抖。

直至陪审团读出判决,良久彭璿并没有反应,反是其丈夫却即时哭了出来。当法官需要休庭,庭内众人起立时,陈行壮似乎未能接判决,与彭母都没有反应过来。此时,彭仍未被戴上手扣,当她走到母亲前面时,即轻轻伏在母亲胸膛上。彭母则表示:“我们会支持你,放轻松点!”

及后,当彭被庭警戴上手扣,等待法官进一步判决时,彭母一直在席间陪伴,期间,由于不能再随便走近女儿身边,故唯有透过彭身旁的翻译,?她女儿不要担心。

辩方律师曼(John Mann)在宣判后即时代表其当事人向法官提出延缓扣押的请求。他表示,有鉴彭在审讯期间一直处于精神紧张状态,加上又有精神健康问题,故希望能维持保释现状,直至作好服刑心理准备,但主控官反对,结果法官亦拒绝有关要求;不过,彭璿在扣押期间,有关方面会尽量配合彭所需要的护理。

彭目前会还押在Milton的Vanier女子监狱,等候两周后的判刑。与此同时,狱中的护士会评估彭的情况,建议她将来应服刑的地点。

彭璿早患躁郁症 曾打破眼镜图割脉

据主控官利维(Joshua Levy)昨首度披露彭璿早在2000年已患有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或称双相情感性障碍),而本案在审讯期间,彭璿曾因身体不适,便要急召救护车到场,将她送院,据估计彭是因为不堪压力,以至情绪失控。但因本案早在开审前,控、辩双方曾就是否将彭的病历呈堂而争辩,最后法官决定有关资料不须呈堂,故在整个审讯过程中,陪审团都不知就里,就连传媒亦不能报道。

据知彭审讯期间入院当日,早上已缺席审讯。到了下午恢复作供时,当其丈夫陈行壮作供至中途,彭的情绪即开始不稳,不断哭泣。到了休庭时间,彭便变得歇斯底里,而彭母则一个箭步上前抱?女儿。事后彭需送院治疗,审讯亦为此而暂停3天。

及后,彭再一次缺席聆讯,由其代表律师递上医生纸,称彭的压力太大,不宜应讯。然控方表示医生纸过简,拒绝接受有关理由。最后彭在当日下午如常应讯。

而在彭刚被捕时,亦曾经打破自己的眼镜,试图用玻璃碎片割脉,幸及时被阻止。

躁郁症成因不明,有能与遗传及压力有关。其特征是躁与郁两种相反情绪会在患者身上断重复出现,其强度与持续性较常人大。

躁的程度可分3种,包括躁期、轻躁及狂躁。其中在狂躁阶段,患者可能在高昂的情绪与幻觉中产生暴力或自残行为,有时也会做出意想不到的行为或决定。在郁期,患者会感到忧郁、伤心、悲痛等。

家庭悲剧案无赢家 主控官探长皆黯然

尽管彭璿被判二级谋杀罪名成立,两名主控官及负责本案调查工作的探长都未为此而感到“高兴”,相反更形容此乃一宗家庭悲剧,无论判决如何,小嘉嘉亦不能复生,对于彭母来说,不但失去外孙女,亦失去女儿,而陈行壮亦妻子、女儿双失,在这宗案件上,根本没有赢家。

“不过,无论是警方或主控官,我们的焦点一直在于,即使陈嘉嘉有自闭症,亦不代表要为此付上性命,而我们为人父母,亦不想自己的子女枉送性命。”该案探长扎布(Ray Zarb)说。

对于本案并没有目击证人,纯粹以环境证供入罪,扎布则表示,在其多年的警察生涯中,曾参与调查多宗凶杀案,当中有90%以上,都没有目击证人,最后也是凭环境证供入罪,故对今次判决并不感到惊讶。

而在本案中,由事发前彭与丈夫的频密电话来往、浴室缸边被人拭抹、浴室的状态等等,都是有力的环境证供。至于彭的动机,扎布则形容可能是彭的一时失控。

根据加拿大刑事法,二级谋杀罪名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假释期则由10年至25年不等。主控官将于本月14日向法官建议刑期,届时他们将以彭的身体状况及犯案时的心理状态作考量。

彭璿案事件簿

2004年7月12日陈嘉嘉被发现溺毙在家人浴缸

2005年2月28日彭璿被正式拘控一级谋杀罪

2005年5月保释聆讯

2006年6月经初审后,控罪降为二级谋杀

2007年11月彭璿案正式开审,但陪审员再三退审,导致流审

2008年2月28日控、辩双方完成结案陈词,陪审团闭门商议

2008年3月1日彭被裁二级谋杀罪名成立


闻判扑向母亲相拥而泣 彭璇二级谋杀罪成

星岛日报记者/36岁中国大陆移民彭璇涉嫌谋杀4岁女儿陈嘉嘉一案,11名陪审团成员在经过2天的闭门审议后,昨日终于达成一致意见,裁定彭璇二级谋杀罪名成立。法官表示最高刑期可能是终身监禁,但具体刑期和假释时间要等2周后才会宣布,因为辩方律师以彭璇需要接受精神治疗为由,向法官申请延期,得到批准。彭璇及其家属闻之结果,均悲恸不已在庭上流泪。辩方律师表示不服结果,会立即上诉。

由5女6男组成的陪审团昨日上午12时左右进入庭内,由一名陪陪审团代表向法官宾奥桃(Madam Justice Benotto)报告“陪审团一致认为被告二级谋杀罪名成立”。法官又逐一向陪审团成员询问,是否赞同这个结果,11名陪审团成员均清晰一致地回答“同意”。

可能终身监禁

法官指出,二级谋杀最高刑期可能是终身监禁,在她就具体刑期和假释时间做出宣布之前,她希望知道陪审团是否要对彭璇的假释时间提出建议,她提醒陪审团二级谋杀的假释时间介于10至25年之间,即彭璇必须要服满一定刑期,方可假释外出。陪审团退庭审议后答复法官,他们在此问题上没有建议,法官可自行做出宣布。

辩方律师曼恩(John Mann)随即向法官提出保释申请,表示彭璇由于此案的发生,一直处于情感抑郁状态,希望法官同意彭璇继续保释,使她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再服刑。

但法官考虑到二级谋杀罪名已成立,拒绝了辩方要求。

曼恩随后又向法官提出,希望延期至3月14日再宣判具体刑期和假释时间,因为彭璇之前一直在多伦多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接受治疗,该中心的医生也表示彭璇的目前状态还需要继续治疗。法官在考虑后,同意了这个请求。

法官表示, 彭璇将被暂时拘押在安省Vanier女子监狱内,直到3月14日具体刑期确定之后,再或转往Kingston的联邦监狱服刑。至于彭璇能否在拘押的这段时间内,继续接受精神治疗,取决于Vanier女子监狱的决定。

会立即上诉

彭璇得知罪名成立后,开始默默流泪。她被立即扣上手铐,原本束起的头发也被散开,弱小的身体加上披头散发,且一直低头哭泣,形状凄惨。

在最后被带出法庭前,她扑倒在母亲李宁的怀里,母女相抱而泣。丈夫陈行壮更是悲恸不已,在堂上数次流泪,看见妻子最后离去的背影,再次忍不住泪流满面。

彭璇的律师团也对结果痛心不已,主辩律师韦丝(Kathrya Wells)在庭上流下眼泪。另一位律师洪秉政显然也非常吃惊结果,因为就在宣判前的几分钟,在庭内等待的洪秉政还面带笑容,显得信心十足,而当结果出来以后,洪秉政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似乎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彭璇家人昨日不愿面对媒体,其律师团对媒体也不愿多谈。主辩律师韦丝眼眶里似乎还有泪水,只是简单地对媒体表示,彭璇的精神状况非常之差,她们将尽一切力量帮助彭璇获得必要的精神治疗。她说,“今天的结果并不会影响我,我依然相信彭璇是清白的”,“我们会立即上诉”。

李宁也对媒体表示,“这是一个错误的审判,我们决定上诉”,她说冤假错案到处都是,还指原本陪审团选中了3个华人,不知为何被剔除,她认为这是种族歧视,将会在上诉时要求不设陪审团,进行重审。

案件充满伤感

一直参与此案的多伦多警队凶杀组探长扎博(Ray Zarb)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充满感情的案件(emotional case)”,对警方而言,这是庆祝胜利的时刻,也是悲伤的时刻。

警方很高兴彭璇被判有罪,因为嘉嘉不应该死在她母亲的手上。但警方对彭璇和她的家庭也表示深深的遗憾,因为他们也失去了一个亲人。今天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悲伤的日子。

检控官莫特莉(Kim Motyl)也不无遗憾地表示,虽然他们认为这个审判结果是合理的,但当所有一切都结束了时,想起嘉嘉还是很不幸地走了,任何事情都无法挽回一个生命的失去。主控官利维(Joshua Levy)表示,他相信并不是某一件证据或证词导致陪审团做出有罪的决定,而是全部的证据联合起来。他会考虑彭璇的精神状况,再向法官提出假释时间的建议,他指出彭璇一直患有双极性情感疾病。

在被问到彭璇的作案动机是甚么时,扎博表示,正如检控官指出的,彭璇是一时失控而杀人,考虑到彭璇一直以来的精神问题,以及当天她从医生处得知嘉嘉的自闭症无法彻底根治,加上第一次独立面对照顾顽皮的嘉嘉,可能在挫败和失望交织的一瞬间,起了杀机,而将嘉嘉溺毙。

避免彭璇悲剧重演 社区人士吁增家庭辅导资源

星岛日报记者/华妇彭璇涉溺毙亲生女儿陈嘉嘉一案,经历3年半的审讯后昨天终作判决。11名陪审员一致裁定彭璇二级谋杀罪名成立。华社相关专业人士都认为这是一宗令人心痛的家庭悲剧,事主即使被判有罪,亦令人同情。社区人士呼吁政府增加移民安置和家庭辅导资源,避免类似悲剧重演。

多年来处理儿童及家庭法律案例的律师黄严焕卿说,在近年接触的案例当中,移居加国不满5年的新移民家庭出现悲剧的情况,如婚姻问题,虐待儿童等个案常有发生,表明新移民面对的压力与家庭悲剧之间存在密切关联。

移民有问题求助无门

她表示,新移民本身已要面对适应新环境及家庭经济、就业、语言文化等多方面的压力,像本案中家庭再出现有特殊需要的儿童,或是家中成员、老人、孩子有难以解决的问题,可以说是雪上加霜。新移民到新的国度,人生路不熟,对一般的服务资讯尚且不了解,更遑论寻求专业的帮助。他们在遇到问题时往往求助无门,不知如何处理。

她说,本地的移民安置机构可以为新移民提供一定程度的帮助,如资讯、转介服务等。

但这些服务流于表面,对于有特殊需要的家庭和人士,所需要的专业服务往往奇缺。在某种程度上,政府的移民安置服务应该更加细致专业和深入。因为新移民家庭的需要是多方面的,包括语言的障碍,文化差异造成的生活困扰。

黄严焕卿表示,尽管陪审团依据事实,从法律上判决当事人罪名成立,但整个事件而言无疑是一场令人痛心的家庭悲剧,也令人心生同情。如果社会、政府可以多做一些事情,多负一些责任,这样的悲剧未来或许可以避免。

华人家庭专业辅导中心总干事区慕启亦表示,不少家庭中存在有特殊需要的成员,比如急慢性疾病、肺痨(TB)、残障、儿童的自闭症或是过动症等,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家庭成员、特别是父母,无疑要面对巨大压力。因为这些人士需要特别的方式、由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士为他们提供帮助。而面对亲人的特殊需要,其他家庭成员往往不知所措,想提供帮助也无能为力,为此要面对外界难以想像的额外压力。

特殊需要资源短缺

他表示,现时安省对有特殊需要的家庭所能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即使是讲英文的资源也寥寥无几,更不用说讲粤语或国语的资源了。但即使如此,如果发现孩子出现健康、行为或情感障碍,还是要尽早看医生,在最大可能范围内寻求专业帮助。

区慕启特别强调,在家庭遭受特别困难的情况下,所有家庭成员、特别是夫妻之间的相互理解和相互支持最为重要。有时看似孩子的问题,但实质上是夫妻之间出现争议和问题,从而令孩子的处境更加困难。

1 Comment

  1. 赵扬

    证人已证明彭璿非常爱她的女儿。小孩的所谓自闭症其实只是不会说话,其他都正常,其父也是到五岁才开始说话的。我作为翻译,虽然对现在的中国年轻女子印象不好,也认为彭璿没有保护好孩子,但通过整个庭审过程,很肯定彭璿不可能杀害自己的女儿。

    我相信,如果由法官裁决而不用陪审团,一定判无罪。彭璿不是个称职的母亲,但判她无期徒刑,错误太大,太惨了。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