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5/彭璿案浴室指模被抹掉,鉴证科探长指有人想隐瞒

明报/多伦多警方鉴证科探长戴维森(John Davidson)昨续为彭璿涉嫌杀女案作供。他在庭上称,浴室一边积有大量灰尘及污秽,偏偏在围绕浴缸的三边墙壁及缸边却干净得不寻常,全无被人触摸过的痕□,就连放在缸边的洗头水瓶子亦没有指模,相信是“曾被人拭抹,目的是要隐藏一些东西”。

此外,戴又称,他曾经进行测试,跑到3楼(案发现场为2楼主人房浴室)浴室开□水龙头,再跑到地下家庭厅沙发,试试能否听到水声,结果发现在没有其他嘈音下,可听到水流过喉管的声音。而案发时,彭璿则正坐在家庭厅沙发看电视。

戴维森昨在庭上指出,人接触物件后会否留下手模、手印,与他们所分泌的盐分及油分多少有关;一些表面粗糙的物件如砖块,亦难以在其套取指模,而外在因素如被水冲洗,也会影响人在其表面留下的指模或手印。

围□浴缸的3边墙壁,上有瓷砖,表面光滑及坚硬,本来最适宜套取指模。但他在墙壁上套取指模时,竟找不到半点指模或其他曾被人触摸过的痕□,浴缸边、水龙头,以至放在浴缸边的洗头水瓶子,也干净非常,找不到半点指模。可是,在浴室的另一边却显得十分污秽,且积存很多灰尘,形成强烈对比。

但辩方律师韦尔斯妮(Kathrya Wells)则盘问证人,指浴缸对上是否安有花洒头,而水又能将指模冲去。戴则表示,即使如此,但花洒射水亦只接触到墙壁某些位置而已。

韦续追问:“浴缸范围经常处于湿润状态,自然会保持干净?”

戴答:“那不一定。若不是经常清洗(浴缸范围)的话,一样可以很脏。”

韦又问:“浴缸水内有清洁剂(有指事发时浴缸正浸泡□厨房用具),清洁剂同样会洗去指模痕□。”

戴答:“也不是必然。浴缸内虽有清洁剂,但清洁剂未必适用于清洗浴缸。”

韦问:“你关注的不只浴缸范围特别干净,你也注意到就连洗头水瓶子也没有指模。依你经验,是有人拭抹过瓶子,原因何在?”

戴答:“有人抹过瓶子,原因与那人抹过浴缸四周如出一辙,是想隐瞒一些东西,例如指模。”

此外,日前戴作供时称,厨房内的两个洗碗盆,保持得非常干净,而且可容得下被指在事发时放在浴缸内浸洗的塑胶砧板。但韦昨质疑戴,戴既没有量度洗碗盆的长阔,他怎能肯定洗碗盆足可容纳砧板?

她于是?戴估计洗碗盆的长阔度,然后又让戴即时用尺量度浴室内发现的胶砧板,结果证明砧板要比戴所估计的洗碗盆尺寸更长。

然而,戴则重申,他作供时清楚表明,估计砧板未必能完全平放入洗碗盘内,但只要将砧板打侧,便不成问题。

审讯下周一继续。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