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06/脱队团员已接到难民申请确认书并完成体检

2004年02月06日 12时02分 来源:星岛日报/维人社区否认煽动‘投奔自由’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UIGHUR CNANADA ASSOCIATION)主席穆罕默德托合提(MOHAMED TOHTI)昨天首次向传媒透露七名新疆杂技团团员由渥太华逃回多伦多的细节。托合提并坚定表示,七名演员决定滞留加拿大并申请难民,这‘百分之一百’是他们自己的决定,绝非受本地维吾尔人策动。本地维吾尔社区只是应他们的要求,提供了必要的协助,当中未涉及任何‘欺骗宣传’。

托合提在接受访问时透露,他在上周六的午夜接到七人当中一位男演员由渥太华酒店打来的电话,要求他协助七人‘投奔自由’。因为这些演员知道,他们次日将由酒店退房,由演出主办单位统一用车送回多伦多,然后在本周一(二月二日)由多伦多回国。这五男二女唯一能摆脱杂技团领队严密监视、脱队出逃的机会,只有周日中午十一点至一点的自由活动时间。他们希望托合提可以提供接应。

托合提透露,这些演员当时甚至不知道他们身处在渥太华何处,只好非常艰难、逐个字母地向托合提拼出酒店附近的一所建筑物–OTTAWA CIVIC CENTRE ARENA,即渥太华市中心一所冰球体育馆的名字。托合提在电话中与这些人约定,次日由多伦多赶往渥太华并在体育馆门口与他们会面。

拿行李飞跑到体育馆会合

次日天亮之后,原本已经掌握全部团员护照和旅行证件的杂技团领队,又将所有团员的行李集中到一个房间内统一保管,房间钥匙由团长保管。七名演员中的一人提出,他们在加国每天演出的酬劳只有三十五加元。他们希望在渥太华卖掉一些头饰和演出服装,以便有钱为国内的家人买礼物。领队于是将(放行李的房间)钥匙交给这七个人。七名演员拿出自己的行李,飞跑到体育馆门前,与已经等在那里的托合提及另外一名前来接应的维吾尔人会合。他们上车后如释重负,庆幸终于逃脱。这些演员于当天赶回多伦多,于次日(本周一)前往怡陶碧谷的联邦移民部办公处申报了难民申请。

素不相识义载回多伦多

近日不断有来自官方及活动主办单位的断言,指这七位演员是在本地维族人士的‘煽动策应’下,接受了妖言和欺骗宣传,才决定停留加国申请难民。一些社区人士亦质疑双方是否早有默契。本报记者针对上述言论向托合提查证时,他非常肯定地表示,这七位人士申请难民,‘百分之一百是其个人的选择和决定’,本地维吾尔人没有鼓动策动他们,反而曾经以朋友和过来人的身份,向他们分析讲解申请难民的后果。

托合提表示,他与这七人素不相识。这些演员通过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的网站得到了该团体在多伦多的联系电话。在抵达多伦多的第三天,就主动与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的两位理事及他本人取得了联系,要求(为其居留)提供援助。他们到达渥太华之后,又再次打电话要求提供接应。在此种情况下,本地的维吾尔人士才派车到渥太华接载他们返回多伦多,并协助其申请难民。

托合提表示,在本地生活的维吾尔人不超过一百人。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共有五十多名会员。他本人原是乌鲁木齐某师范学院的教授,一九九一年他与妻子及出生不久的小孩取道外蒙古、俄国及罗马尼亚,经过艰难旅程最后到达土耳其。他于一九九八年底移民加国。他表示,目前全世界约有一百万维吾尔人难民,大部分生活在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及土耳其,全加拿大只有不超过二百人。政府每年只派发不到二百五十本护照给维吾尔人,因此包括他本人在内,许多维人都是以假造的身份文件逃出中国的。

托合提透露,这七位演员目前均生活在多伦多,他们已接到移民部的难民申请确认书,并完成体检。他们本人仍处于恐惧之中,惊魂未定。除此之外,他们非常担心仍在中国的家人的安全。特别是有些演员夫妇二人均在新疆杂技团工作,目前一人滞留加国,则更担心另外一半在国内将会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被问及七人将以何种理由申请难民,托合提表示,这些是他们的事情,无法透露。

托合提透露,据收到的来自中国国内的消息称,这一事件传回中国后,有关当局已经召集这七个人的家人一起开会,或单独谈话,要求他们的家人‘想尽一切办法’劝说这七个人回心转意,尽快回国。

被问及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是否会举办新闻发布会,邀请七名演员出面说明,以对中国官方及本地社区内种种传言和指控做出回应,托合提表示,的确有过这种考虑。但目前还在密切关注来自官方及各方面对事件的反映,必要时不排除举办记者会的可能。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